91团战场被包围,团长出奇招突围,如何躲过南军追截?

青莲简史?

1951年5月21日凌晨,朝鲜半岛,三八线以南,三巨里,这里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第五次战役志愿军部队所进攻至最南地区,也是整个战役最前沿的突出部。攻打到这里的部队是志愿军3兵团12军31师91团,整整一夜在91团团部里都在研究下一步的进攻计划,团长李长林正和政委确定了天亮之后的作战部署。



实际上李长林此时心里还有一些担忧,从前天起团里的电台就和师部失去了联系,尽管前边的战斗打得顺风顺水,但都是和友邻部队在配合。而且自己的三营也在途中失散,好在已经取得联系,他们现在距离本部较远暂时跟着兄弟部队。但是没有和师部取得联系始终是个大问题,下一步怎么打,怎么和大部队协调配合始终是个大问题。

一夜未眠的李长林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先打好天亮这一仗再说吧,拂晓时分,警卫排战士突然走进团部报告:“报告团长,师部作战科枫科长来了”。李长林先是一惊,紧接着喜出望外,看来是师部也着急找91团所以派人来和我们联系了。31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是老侦察兵了,身手了得,这次师长派他来,看来路上不太平啊。



风尘仆仆的枫亭几乎是被人搀扶着,踉踉跄跄走进了91团团部,一进来就大口喘气连话都说不出来。李长林一看平时倍精神的枫亭今天竟然这幅狼狈模样,不由得感觉好笑,赶忙拿过水壶递给枫亭,一边拍着他说:“枫老弟,别着急,先喝口水,喘口气,慢慢说。”枫亭抢过水壶,仰脖子就灌,李长林接着说:“小枫啊,你先在团部休息,等下我请你看场好戏,我的正南方就是南朝鲜军第三军团的指挥部,等会我把它打下来……”

还没等李长林把话说完,枫亭灌到嗓子眼里的第二口水直接就喷了出来,好似水炮一样,噗的一下子喷了李长林一脸。李长林没防备,突然被喷一脸刚要发火,枫亭直接就嚷了起来:“你还要向南进攻?快撤,快撤啊,大部队都撤了,你们马上就被包饺子了……”李长林和政委张士诚闻言大惊,立时在椅子上弹了起来!



原来,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一周左右,志愿军的弹药和粮食补给已经基本告罄。而美军指挥官李奇微正在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美军于20日在西线陆续开始发动反攻。志愿军司令部根据战场形势和我军后勤补给上的实际困难,决定结束第二阶段作战,全线撤退。但是超出我军预料的是美军的进军速度极快,并且并非全线反击,而是学习我军快速穿插的战法,借助机械化部队的速度优势,抢先穿插到我部分前沿部队的后方,将我部队包围。

志司在了解前线战情之后命令各部队立即加快撤退速度,并且快速靠拢不给美军见缝插针的机会,但仍有少数部队撤军路线被美军堵截,处于不利位置,其中就包括第60军的180师和12军31师,而31师下辖的91团则由于进攻太猛,孤军深入,身陷重围再加之电台联络中断,没有及时得到撤退的命令,还在继续向南攻击。



枫亭猛咳了两下,稍稍缓了一下,随即用袖子把擦了一把桌子上被他喷湿了的地图,对李长林和张士诚说道:“从昨天上午起,美军就开始反攻了,咱们的粮食和弹药快用完了,没办法和他们硬干,彭老总已经下令撤退了。师部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们,昨天就派我带人出来找你们了,师长让我告诉你赶紧撤退,原路返回估计是不行了,我在来的路上到处都是敌军。和我一起来的两名战士也牺牲了,你必须想办法带部队找别的路撤出去。师长特意叮嘱我,咱们师不会丢下你们91团不管,已经派部队开始出击策应你们了。”

李长林现在终于意识到此刻自己的处境已经是身陷重围了,立即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准备,马上集结待命。李长林紧紧地盯着地图,现在看来四周已经到处是敌人的部队,而且肯定还有大批敌军正在从南方源源不断地赶来,必须赶紧找出一条路冲出去。



李长林看着地图,自己北撤的路线现在肯定已经被彻底切断,这条线一路攻下来,是进军的重要通道,现在肯定被敌人封死了。西面的美军已经发起了反击,他们的后续部队肯定已经跟上了,就算有空隙,咱们两条腿也绝对跑不过四个轮子,那边也是死路。李长林最后决定,向东南方向走!

东南方?张士诚和枫亭吃了一惊,那可是南朝鲜王牌军首都师的阵地啊,师长白善烨可是个老狐狸,虽然多次败在咱们手下,但现在咱们仅有两个营的兵力,就凭这千把号人,根本没办法和人家打。



李长林笑了笑,向他们解释,现在91团的处境十分危急,四面楚歌,无论走哪条路都是危机重重。咱们这次要想活着走出去,就得给他来个出其不意,你们想不到我要走东南,敌人更想不到,估计他们这回正在西、北两个方向上守株待兔呢。虽然东南方向上有白善烨的首都师,但白善烨守的是大路,在他旁边就是茫茫的原始森林和崇山峻岭,咱们轻装简从,快速行军,到了那边往林子里面一钻,敌人的千军万马就使不上劲了。

东南方线上全是南朝鲜军队,就算遇上敌军小股部队,咱们硬碰硬也能干掉他们。就在这时,和师部中断两天的电台通讯终于恢复了,李长林立刻将撤退计划向师长赵兰田做了汇报。最终,赵兰田同意91团按照李长林的思路,丢下辎重,轻装简行,向东南防线快速穿插。赵兰田告诉李长林,师部等着91团归建。


李长林和枫亭带着侦察连在头前带路,大部队后续跟上,一连负责断后,一千余人的部队快速向东南方挺进。部队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美军的侦察机不停的在上空盘旋,为了争取时间,李长林命令部队带上美军头盔,走大路,迷惑侦察机。美军和南朝鲜部队根据情报知道在三巨里附近有一支中国军队,但规模不大。和李长林判断的一样,联合国军认为这支中国部队应该会快速向北撤退,寻找自己的主力归建,他们也的确在北上的各条道路上设置了防线准备堵截。

无论是美军还是南朝鲜军都没有想到这支部队竟然会向东南方向快速挺进,因此美军的侦察机刚开始将这支装容怪异的部队认作是南朝鲜军队,并没有发出警告。中午时分,南朝鲜军队侦察兵进入三巨里91团营地,发现此地已是空营,立刻报告上峰,南朝鲜军队随即开始寻找这支突然消失的部队。



李长林之所以敢带着部队在身陷重围之际选择偏向虎山行,除了要打敌人一个出其不意,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对手下这支部队有信心。31师91团这个番号并不是太为人们所熟知,但是这次战役志司让王近山带3兵团担任正面主攻,3兵团把12军31师放在最前面,31师又把91团当尖兵,不是没有道理的。

91团的前身就是黄麻起义时的红28团,也是红四方面军的源头部队之一,历史悠久、战功赫赫。这支部队战斗作风极为顽强,曾经培养出了一百五十多位将军,其优良传统得到很好的传承,无论是在反围剿还是在抗战、内战时期都是绝对的主力部队。



这支队伍是抗战时期八路军四大主力团之一,曾被八路军总部称赞为:精锐中的精锐,主力中的主力。解放战争期间,作战勇猛,被誉为中野虎师。后来虽精简为团级建制,但战斗力丝毫不弱,相反部队中几乎全是精兵良将,又有老红军的底子,一直都是先锋尖兵,关键时刻甚至可以作为特种兵部队使用。所以,李长林才有这个底气选这条险路,只要路上不和大规模敌军展开正面对攻,任他谁来也不怕,别说是南朝鲜的杂牌军,就算美国陆一师来了也能和他掰掰手腕子。

由于敌军未能料到91团反其道而行,因此李长林他们很快就渡过了南汉江,下午时分终于进入了深山密林之中。当时时值5月,正是初夏时节,森林里枝繁叶茂,侦察机根本无法探查这里的情况。但是当91团在密林中行军的时候,突然发现有小股南朝鲜部队也正和他们一样正在向东南方向前行。原来,南朝鲜军发现91团已经撤离之后,迅速组织部队搜寻他们的行踪,根据此前的判断,这支中国部队应该会快速向北或向西寻找自己的主力部队。



因此南朝鲜军队一面通知沿途各部队做好防御准备,截住这支部队,一面从南部抽调部队向北追击。于前方严阵以待准备阻击的部队,没有看到中国军队的影子,却等来了自己的追击部队,这支神秘的中国军队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南朝鲜军的指挥官一时之间有点搞不清楚情况,后来经过讨论和分析,他们判断中国军队只有可能去了一个方向:东南。

于是,南朝鲜军队一面通知白善烨的首都师在前面安排搜索堵截,一方面安排沿途部队开始追击,91团在林中看到的就是附近接到命令沿路追击的小部队。为了不耽误行进速度,避免引来敌军大部队,李长林命令部队尽量躲避敌军,非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南朝鲜部队本来的数量并不多,为了抵抗金日成的进攻,才在美国的援助下紧急招兵,临时组建的军队。虽然他们手里拿着美军提供的先进武器,但是意志薄弱、军纪涣散、战斗力不强。这些奉命追击的部队本来也不相信中国军队自己会往老虎嘴里送,不停的抱怨司令部那帮家伙瞎指挥,就会给自己派这些没用的苦差事。

因此,他们并没有仔细地搜查密林,同时由于进行追击的部队不止一支,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李长林也发现了这些南朝鲜军只是在敷衍任务,于是在天色渐暗之后,命令部队继续加速前进,密林中的南朝鲜部队发现91团之后竟不怀疑,甚至还远远的向这边打招呼。91团队伍里的翻译随即回应,就这样几支队伍在密林里有说有笑并行了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在敌军周围行军迟早是要碰面的,李长林率队进入密林之后,他们必须尽快通过林子中的一个绕不过去关卡,元卜洞。就在他们加速向元卜洞挺进的时候,有九名南朝鲜士兵在密林中掉队后迷路,误将91团警卫连认作是自己的部队,竟然主动加入进来,结果立刻被我军俘虏。李长林名翻译立刻审讯,这几个士兵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南朝鲜军指挥部已经判断出了91团的意图和行军路线,追击部队正在向这里行进。前面的元卜洞是重要的阻击点,有一个团正在向元卜洞南边的制高点挺进,等他们在那里布置好工事和火力点,91团就过不去了。

情况紧急,李长林立刻下令更改队形,由一营带伤员迅速通过元卜洞,二营负责后卫,待一营通过之后二营在迅速通过。同时留下一连在南部布置临时防线,以阻挡南部制高点上的敌军侧击,然后再随二营一并通过。敌人没有料到我军速度如此之快,在追兵尚未占据制高点之前,一营快速通过,二营随后在一连的掩护下也悄无声息地安全通过,一连尾随二营也很快通过元卜洞,敌人这次又只能等待自己的追兵了。不过,在二营追赶一营的时候,错认路标与团指挥部失去联系,李长林也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况。



91团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部队,尽管二营和一连在深夜的密林之中与大部队失去联系,但无论是李长林还是二营长并没有因此慌乱。李长林知道二营长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这点意外状况难不倒他,李判断二营在发现走错路之后,应该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向北前进,伺机和同一方向的一营汇合。于是,李长林一面命令一营继续前进,一面派出通讯兵沿途寻找二营。

22日拂晓,一营终于穿过广川,只要通过这里就能进入问坪里地区,敌人的追兵就难以追上了,李长林命令在此休息等待二营跟上来。不久之后,在东南方向突然传来了枪声,并且交火声逐渐向北移动。李长林判断出是苏制波波沙冲锋枪、莫辛纳甘步枪与美制卡宾枪的交火,应该是二营和南朝鲜军交上火了,不过枪声并不密集,应该是小股敌军,以二营的战斗力,问题不大。李长林根据枪声转移的方向,也做出调整,命令部队向北移动,尽快在预定汇合点去寻找二营。



二营的确遇到了南朝鲜军而且还不止一支,上午的时候,二营在剑山一带开始休息做饭,其中六连一排去林中找水,在河边遇到了敌军的一个小型营地,于是发动突袭歼灭了这伙敌军。不过却引来了敌人的大股部队,一排战士边打边撤火速离开,但和二营失去了联系。二营大部队也听到了枪声,随即发现有大股敌军压过来,迅速开始转移避开与敌接触,不久之后,二营六连与另一股敌军遭遇,趁势发起突击歼灭敌军,并俘虏数十人。

二营长带领部队继续向北移动,黄昏时分与李长林派出的通讯员相遇,按照团长指示,二营迅速向松林地区移动。经过两天的艰难跋涉,二营终于在24日与大部队汇合,李长林看着自己手下这支队伍,心里无比的自豪,这才是老红军应该有的作风。



二营在松林地区归队之后,李长林命令大家继续向西北方向行动,基本上就是沿着海岸线向北,为了确保安全,队伍必须绕开大路只走山高林密的小路。对于有着红军优良传统的部队来说,翻山越岭、长途跋涉根本算不上大困难,尤其是曾经翻雪山、过草地的老红军。李长林激励大家,拿出当年红军长征的精神,从这片人迹罕至的山林中穿越过去,穿越过去就是胜利。

91团不愧是老红军队伍,所有战士包括伤员没有一个抱怨、没有一个后退的。接下来的路程,除了山高林密、道路难行之外,最危险的就是要从白善烨首都师和南朝鲜11师防区的边缘穿插过去,一旦暴露行踪很有可能被南朝鲜军队缠住不放。因此,李长林严令部队遵守行军纪律,绝不能暴露痕迹,同时告诫俘虏,行军途中谁要是不听指令,立即枪毙。南朝鲜俘虏跟着这支部队一路走到这里,早就心服口服,根本不敢造次,本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支队伍能走出来,现在又要从首都师眼皮子底下穿过去,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在崇山峻岭和原始森林里行军,根本没有道路可循,可能这里从来就没有人类来过,为了防止大部队迷失方向,李长林命令经验丰富的侦察员先行探路,然后再带领大部队通过。就这样边摸索边行军,沿着两个南朝鲜主力师的防区,一步一步走了一百多公里,并且有惊无险,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敌军。91团离开三巨里的时候已经丢弃了大批物资,并且为了加快撤离,他们只携带了少量的随身干粮,途中还抓了一百多名俘虏,粮食早就吃光了。

现在终于走出了敌军的防区,首要任务是解决吃饭的问题。尽管已经远离的敌军防区,但目前仍然在敌军实际控制范围之内,所以不能开枪打猎,李长林命令部队在原始森林里挖野菜、拔草根,寻找一切可以食用的东西,连南朝鲜俘虏也在帮着找认识的野菜,不然就得饿死了。所幸当时已经是夏天,茫茫林海孕育了无数生灵,也提供了丰富的野生食品,91团战士积极在林子里寻找食物,没想到所获不少,终于不用在这林子里被饿死了。部队继续行进,李长林带领部队从敌军防区的空隙穿插过去,翻越陡峭的铁甲山,终于来到朝鲜五台山下的人民军阵地。一直跟随队伍的一百多名南朝鲜军俘虏对着91团的战士竖起了大拇指,美国人和李承晚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你们竟然能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毫发无损的撤了出来。



李长林在五台山阵地稍作停留,简单补充了给养之后,将俘虏交给朝鲜人民军,然后继续向北行军寻找31师师部。李长林带领91团一千余名战士,翻越过风景秀丽、地势陡峭的雪岳山,随后一面打听主力部队的下落,一面避开敌军部队,几经辗转,历经六天六夜终于到达志愿军文登里防线,与31师主力部队汇合。

正在阵地上焦急等待91团消息的31师师长赵兰田见到这支疲惫不堪、衣衫褴褛的部队时,激动的热泪盈眶、不能自已!91团在与师部中断联络,深陷敌后的情况下,凭借机智和坚定的信念历经千难万险,全身而退,并且还在途中击溃追兵俘虏百余。31师将此事上报志司之后,连彭德怀都为这支老红军队伍竖起了大拇指,志司特地为91团颁发嘉奖令并通报全军。



另外,在剑山突围时与二营失散的六连一排,并没有被打散也没有被敌军擒获,他们潜入了深山之中,凭借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和坚强的意志,坚持向北行进,在几个月之后找到了部队,历经万难终于归建。至此,91团全体指战员在三巨里撤退中,全身而退,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深入敌后独自撤退的奇迹!

91团三巨里撤退,成为了我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灵活应变,机智撤退的经典战例。在这次撤退行动中,指挥员的准确判断,基层战士的坚强意志、强悍的战斗力以及严明的军纪成为能够成功撤退的重要因素。而与之同时陷入敌军重围的60军180师,在艰难时刻犯了犹豫不决、判断不清的错误,最终指挥员命令部队分散突围,导致我军小股部队暴露在美军机械化部队面前,损失惨重。



由此也可以看出,一支拥有优良革命传统的部队,一批能够传承革命精神的部队,是多么的重要,而这些传统和精神才是我军最大的财富!

来源:搜狐网

(浏览 1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