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中野虎师, 淮海战役俘获黄维, 抗美援朝三巨里撤退创造战场奇迹

德权读历史

国民党军名将、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11师师长胡琏将军在解放战争时期,曾是我中野、华野的强硬对手,他十分用心研究我军的战法和部队情况,认为刘邓之3纵战力强,为精锐部队,有“老虎纵队”之称。因此,3纵主力第7旅(即11军31师)也就有了“中野虎师”的美誉。

铁血征途

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31师是一支具有光荣战斗历史和优良革命传统的英雄部队,其前身为1945年10月,由太行纵队第2支队机关和3分区769团、4支队51团、18集团军总部朱德警卫团在山西襄垣合编成立的晋冀鲁豫军区第3纵队第7旅,旅长赵兰田、政委曾庆梅,下辖第19、20、21团。1946年7月,随3纵编入晋冀鲁豫野战军序列。1947年10月,20团调归皖西军区(后归建)。1948年5月,改称中原野战军第3纵队第7旅。1949年3月,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31师,师长赵兰田、政委周维,所属各团依次改称为第91、92、93团。

91团历史悠久,可追溯到1927年黄麻起义建立起来的红28团和1929年江西星子、港口起义建立起来的红32团,是红四方面军的最早源头之一。1933年7月,两团分别扩编为红4军第10师、12师。长征途中数次精简,最后编为红4军第10师。抗战爆发后,改编为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参加过著名的夜袭阳明堡、响堂铺伏击战、强攻关家垴、南艾铺阻击战等战斗,被誉为“抗战四大名团之一”, 八路军总部赞其“太行山的拳头,主力中的主力”。解放战争时期,769团编入晋冀鲁豫3纵7旅为第19团。该团为老红军团、百将团,作风勇猛顽强,敢打敢拼,攻必克,守必固,是军、师第一主力团,也是二野战斗力最强的主力团之一。这个团发现和培养了与6纵王克勤齐名的著名杀敌英雄和团结模范史玉伦,成为3纵的一面旗帜。


◆31师首任师长赵兰田将军。


92团前身为辽县独立营,1942年9月改名为左权独立营。1945年3月编为769团第4营,当年8月以该营为基础,与769团第5、11连合编为第51团,归太行3分区建制,不久调入太行第4支队。同年10月,编入晋冀鲁豫3纵7旅为第20团。这个团也可称作“左权独立团”,在抗战大反攻中受到较大锻炼,有一定的战斗力。挺进大别山后,曾一度调给地方军区,1949年春归建。

93团前身为1935年12月于陕西延长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总指挥部特务团,部分前身可追溯至1928年9月成立的红4军特务营(后为军委警卫营),其4连即著名的“巩固部队模范红星警一连”。抗战爆发后,改编为18集团军总部特务团。1941年11月,该团参加黄崖洞保卫战,浴血奋战8昼夜,歼敌1000余名,以6:1的战绩开中日战况史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记录,被总部授予“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称号,毛泽东也题词号召全军学习。1945年4月,该团改称朱德警卫团。同年10月,编入晋冀鲁豫3纵7旅为第21团。该团是红军团,战斗作风过硬,能攻能守,擅长防御,战斗力很强,是军、师主力团。

31师是刘邓大军的头等主力师,具有“狠、猛、快、活、硬”的战斗作风,作战经验丰富,执行命令坚决,进攻、防御、野战、攻坚兼备。解放战争期间先后参加了邯郸、定陶、巨野、甄南、巨金余、豫皖边、豫北、鲁西南、挺进大别山、张家店、宛东、淮海、渡江、解放大西南等诸多战役战斗,共歼敌66210人,俘敌师以上高级军官21人。抗美援朝战争中,该师参加了第五次战役、金城防御作战、上甘岭战役等战役战斗,共毙伤敌军13720人,涌现出特等功臣胡修道、“钢铁英雄第二班”等大批英模人物和单位。

尤其令人称道的是,这个部队始终保持着一股硬气和韧劲,无论情势多么艰难险恶,都能紧跟党走,团结一致,拖不垮,打不散。1948年8月,刘伯承、陈毅、邓子恢、张际春关于中原部队战力和整训工作致中共中央的报告中特别提到:7旅战力甚强,19团又为3纵各团最强,虽然人数、武器远不如前,但始终保持了元气。

31师首任师长赵兰田,四川平昌人,1918年出生,出身红四方面军,富有胆略,指挥经验丰富,从解放战争一直到抗美援朝,率领“虎师”夺取了一个又一个胜利,被誉为“虎将”。后曾任空降兵第15军军长、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北京、沈阳军区空军政治委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2004年逝世。首任政委曾庆梅,江西上犹人,1912年出生,为人朴直,面严心慈。挺进大别山后,任皖西军区3分区司令员,建国后转到地方,最后任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1976年逝世。

大湖营歼敌快速纵队

1947年3月下旬,晋冀鲁豫野战军发起豫北攻势,首战汲县未果后,转攻汤阴,诱敌来援,于野战中寻机歼敌。敌王仲廉集团奉命北援,其第2快速纵队为第一梯队之先头部队。该纵队以整编第49旅为基础,配以战车营、炮兵营等,半机械化,火力强,反应快,行动狡诈谨慎。

敌第一梯队4个旅(纵队)首次北援时于4月10日遭我3纵9旅部队坚决阻击后退缩,13日,再次北援。16日,敌快速纵队率先进至淇县大赉店东南前、后、中岗附近我预定战场。当日20时,7旅19、20团攻击前岗之敌,给敌重大杀伤但未解决战斗,只得暂停攻击。

17日,敌为免遭被歼,突然于中午,在猛烈炮火和坦克、飞机掩护下分多路向白寺、同山方向突围。14时,7旅受命迅速占领岗坡、大悲寺、韩庄一线,截歼逃敌右翼第2快速纵队。旅当即令各团以营为单位平行追击,置敌飞机、坦克于不顾,猛追猛打,直插敌群。


◆大湖营战斗中,7旅缴获敌军坦克。


追击中,7旅19团1营于黄昏时分在郝营歼敌掩护部队145团一个加强连。9旅27团抢占公路两侧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向敌快速纵队猛烈射击。8旅23、24团将大、小湖营以南同山之敌包围,22团及太行独立2旅猛插东、西郭村,截断敌退路,敌被迫占领大、小湖营固守。

大湖营有居民300多户,房舍多为平顶,少数旧式楼房,虽无工事,但楼房坚固,利于防守。17日傍晚,7旅21团2、3营与20团3营将敌包围,乘敌混乱立足未稳,不待主力到达,即向敌发起攻击,攻占房屋一部。21团5连在仅有28人的情况下,仍毅然发起攻击,经过四进三出的反复激烈争夺,终于占领了敌人前沿。此时,9旅27团3营也追到,从村西北加入战斗。我几个团汇集到大湖营周围后,共同推举21团团长何志聪统一指挥。当时,从敌火力判断,守敌约一个加强营,我拟以4个营攻歼该敌。后经审俘,方知守敌快速纵队除炮兵大部与弹药车逃走外,其余均猬集于此,兵力大我二倍。

23时,7旅旅长赵兰田接到何志聪报告后,一面请示纵队,要求友邻配合;一面调整部署,令19团2、3营及旅山炮2门配属21团从西面攻击,20团从北面助攻。战斗打响后,因兵力不足,攻击未成。纵队得悉后,再次调整部署:令7旅19团、21团从大湖营村西主攻,20团从北助攻,配属9旅27团从东北攻击;26团攻击小湖营之敌;8旅23、24团继续围歼同山之敌,22团和太行独立2旅在东、西郭村占领阵地,断敌退路。

时近18日拂晓,赵兰田考虑,如按常规待天黑后攻击,可扬长避短,减少伤亡,但敌人系机械化部队很有可能利用白天,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突围逃跑,使我贻误战机。我若白天攻击,虽对我不利,但敌孤军被围,士气低落,且敌我交织在一起,其飞机、坦克难以发挥作用,我出敌不意,勇猛攻击,必能取得良好的效果。故决心排除万难,坚持白天作战,此决心上报纵队后获得批准。

18日4时30分,7旅发起总攻,各突击分队在火力急袭、工兵爆破成功后,迅猛冲击。19团奋勇突入敌旅部,活捉敌第2快速纵队司令兼49旅旅长李守正、副司令蒋铁雄、副旅长袁峙山等指挥官,歼灭了旅部及通信连、化学迫击炮连。而后继续扩大战果,向心攻击,以突击、连续爆破与火力相结合的小兵群动作,将敌逐楼包围,并令敌司令李守正写信,劝降了临时配属的国防工兵第9团2营。我助攻方向各营亦分路楔入敌纵深,一部占领房屋楼窗掩护,一部隐蔽穿墙打洞、交替前进。敌旅部被歼,失去指挥,又在我连续爆破、白刃格斗和政治喊话的打击下,军心动摇,不断向我缴械投降。敌一部向南突围,遭我8旅22团截击。10时,20团打下村中心残敌最后固守的一座高楼,至此全歼大湖营守敌。与此同时,小湖营、同山亦被我军攻克,战斗胜利结束。

此战,7旅自追击敌人开始,共经18小时,先后投入兵力7个营,在友邻配合下,全歼敌第2快速纵队,毙敌147团团长郭子英以下千余人,俘敌少将指挥官李守正以下2771人,占整个纵队战绩(4900余人)的77%,缴获各种火炮34门、轻重机枪132挺、坦克1辆及其它战利品甚多,创造了打破常规,坚持白天攻击的范例,获得了晋冀鲁豫军区通令嘉奖。这次战斗,21团积极主动,抓住战机,不待主力,勇于穷追猛打,敢于以少胜多,起到了关键作用。

三打马围子

1948年12月3日,围歼黄维兵团进入了阵地歼灭战阶段。5日,淮海战役总前委下达作战攻击命令,3纵编入西集团,向双堆集以西地区进攻,主要负责解决马围子之敌。马围子由东、中、西三处集团房屋组成,东、中马围子相距150米,中、西马围子相距20米,守敌为第10军18师所属之52团全部、53团第3营、342团两个营,共6个营兵力。其中以52团战斗力较强,是蒋军嫡系主力老团之一。该敌依托村落组织防御,筑有梅花形或三角形的子母堡多个,以纵横交错的交通壕相连接,在独立火力点的配合下,能够相互支援。


◆7旅19团6连准备向东马围子发起攻击。


12月6日,我全线发起总攻。3纵以7旅19团、8旅22团同时分别向东、西马围子发起强攻,以9旅25团佯攻中马围子。16时30分,我先行火力急袭,待火力延伸时,19团2营6连即以烟雾掩护,从东北角向东马围子勇猛发起冲击,未待敌进入工事,即一举突破敌阵地,乘胜扩大战果,经一小时激战,俘敌53团3营营长以下百余人。在向纵深发展时,遭敌炮火袭击和暗火力点封锁,部队伤亡较大。敌乘我立足未稳,从大王庄和西马围子各以一个连反冲击。我2营转入防御,部队打得十分顽强。7连2排排长李家海沉着指挥全排英勇战斗,连续击退敌一个连的3次冲击,最后只剩下两名新战士和3名伤兵,牢牢守住了阵地,李家海壮烈牺牲。战后他被授予“一级杀敌英雄”称号,2排荣立集体大功,命名为“李家海排”。

情况危急,19团以1营3连增援,协同2营反击,再向纵深发展时,遭敌火焰喷射器、燃烧弹、炮兵火力的袭击,阵地成了一片火海。战至7日拂晓,撤出战斗。此时,8旅22团也未能攻克西马围子。

12月9日,7旅以19团1营再攻东马围子,以21团主力配合8旅攻击西马围子。战斗打响后,1营在火力支援下,以爆破与突击相结合,首以3、4连从东北角突破,后兵分四路,采用两面包围,向敌纵深发展。各路突击分队密切协同,勇猛突击,经半小时激战,攻占了东马围子,歼敌342团一个加强连,守敌大部撤走。西马围子比东马围子工事更坚固,守备更强,守敌为52团全部和342团1个营。配属8旅的21团以1营为突击营,3营为二梯队。战斗发起后,1营从东北角顺利突破敌人前沿,通过鹿砦。2连1排勇猛突入敌人纵深,占领了少数房屋和几个地堡,连续打退敌人三次反扑,歼敌一部。但由于我步炮协同不好,敌地堡群未被摧毁,主攻的8旅23团发展很不顺利,未能及时巩固突破口,部队伤亡较大,致使攻击受挫,再次撤回。

7旅攻占东马围子后,立即组织实地勘察,积极抢修工事,向西马围子展开进迫作业,将出击战壕挖至距敌五六十米处。此外,旅得到了华野1个榴弹炮连的支援,工兵也在东马围子西侧挖了许多炸药发射坑。3纵司令员陈锡联亲临前线,给担任突击任务的19团鼓舞动员。

12月11日,3纵再倾全力对中、西马围子之敌实施一点多面的攻击,7旅奉命以19团主力协同8旅和9旅一部攻击西马围子,令19团1营从正东攻击,3营从东南助攻,21团为预备队。16时30分,3纵集中所有火炮,特别是各式炸药发射坑(筒)一齐开火,西马围子落下无数雷霆,震撼了敌军整个阵地。19团在炮火掩护下,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助攻方向的3营11连首先在东南角开始冲击,使敌发生错觉,吸引了敌大量火力,然后主力从正东方向突入村内。该团与从东北角突破的9旅26团密切协同,分4个箭头,楔入敌之侧背与纵深,将敌分割、包围。19团2连逐堡爆破、搜索,以5人伤亡代价,连夺敌堡7个,炸毁重机枪3挺。19时,全部肃清中马围子之敌,我继续向西马围子攻击。此时,8旅两个团从西南角和西北角也突破敌前沿,逼近敌核心阵地。守敌丧心病狂,施放毒气阻挡。19团1营4连不顾一切,向敌阵地猛钻,很快包围、歼灭了敌52团指挥所,俘敌团长唐铁冰。3营10连主动插入西马围子敌之侧后,切断了与大王庄联系的通道,截逃阻援,在敌两面夹击下,打得特别顽强,战到最后两个人时,仍死守不退,有力地保障了主攻方向的作战。西马围子内残敌百余人见突围无望,遂退守一所坚固房屋顽抗。我一面令敌团长喊话,一面组织工兵进行连续爆破,迫使残敌缴械投降。12日凌晨,彻底全歼西马围子之敌。7旅除大量毙伤敌人外,还俘敌团长、副团长以下300余人。


◆7旅俘获敌12兵团司令官黄维中将及其部下。


攻占马围子后,3纵逼近了敌核心阵地双堆集。15日黄昏,敌黄维兵团突围,我各纵队全线出击。7旅警卫营在追击途中,于赵庄桥附近俘敌12兵团司令官黄维中将,为全歼该兵团画上圆满句号。

三巨里撤退创造战争奇迹

1951年1月,11军31师奉令转隶第12军建制领导,随该军出川北上参加抗美援朝。3月,进入朝鲜战场。4月,参加第五次战役。在第一阶段中,31师担任12军预备队,预歼之敌美3师在我全线进攻下迅速有序撤退,致我失去战机。

在第二阶段中,31师担负战役迂回任务,于5月16日突破南朝鲜军第5师防线,截断洪杨公路,直插丰岩里。师主力91团(欠3营,该营在穿插途中掉队,暂归友邻指挥)于20日晚率先抵达三巨里以南兄弟峰、射南山地区,断敌南逃,拟由南向北与27军特务团由北向南协同歼灭下珍富里之敌,该敌原先侦察为南朝鲜军第3军团指挥部及溃敌一部,建制混乱,战斗力不强。

91团经过一夜的构筑工事,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但与师指电台联系不上,尚不知穿插时敌情已发生重大变化。南朝鲜军第4、6军团余部也窜到了下珍富里,连同原有敌人约两万多人,且发现美3师来援。据此情况,31师以现有兵力难以取胜,遂决心放弃攻击,向北撤退。

21日拂晓,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历尽艰险找到91团,传达命令。团长李长林、政委张士诚等大吃一惊。一个团怎么可能去攻击两万多敌人,必须马上转移。但是91团的位置很不利,处在3条公路的交叉点上,敌人机械化部队扑上来极为危险。而且在距我方90余公里的敌后,也不可能得到援兵。李长林默思良久,然后语出惊人:“从哪走看来都有问题,我看只有先向东南方向走。”

东南?大家吓了一跳,东南是敌首都师防地,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李长林解释道:“这样能出其不意,然后我们再一拐弯,转移到南汉江的大山里,那里是敌人的后方,防守薄弱。然后再从东面插过去,只要过了广川,问题就不大了,即使有伪军拦路,咱们硬打也能打出一条路!”大家精神为之一振,好!以进为退,变被动为主动。这时,31师的电台也与91团叫通了,同意了该团的方案。


◆3纵司令员陈锡联亲临马围子前线指挥。


决心定下后,团首长立即分头准备,并对部队进行紧急动员,说明情况,号召大家发扬红军团的优良作风,紧紧团结在团党委周围,上下一心,坚决突围。21日上午10时,部队按1营、团指、2营顺序开始向东转移,于外巨文里渡过南汉江,进入内新基以北深山密林。天黑后,继续前进,团长李长林带领警卫连走在最前面,去掉伪装,戴上美式头盔,以迷惑敌人。快到元卜洞时,俘虏了9名误入警卫连队伍的南朝鲜士兵,审问得知,敌已调部队进行堵击,有一个团正奉命抢占元卜洞以南高地。91团当即决定,1营快速通过,留下1连接应后卫2营。2营在1连掩护下,安全通过元卜洞,进至岔口时,因敌我路标混乱不清,错向东走,与团指和1营失去联系。因天黑无法联系,91团主力只得继续前进。

22日拂晓,91团主力经一夜艰苦行军,越过广川,进至问坪里,一面休息等候,一面派人寻找2营及1连。8时,东南方向枪声大作,团判断2营与敌打响。不久,枪声逐渐北移,团进一步判定,2营正向北突围,遂调整路线,由向西北翻越五台山,而改向北。

2营走错路后,至拂晓,行至横溪里西南之剑山,暂停休息、做饭。6连1排找水时于三砚洞遇敌宿营,乘其不备,突然袭击,歼敌一个排,但惊动了大批敌人。2营主力立即向北转移。10时30分,该营进至义也地西南,又与敌一个营遭遇,我先头6连不待上级命令,隐蔽占据有利地形,勇猛出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一举歼灭敌1个连,俘敌60余人。2营迅速通过公路,终于在黄昏于九曲洞和91团派出的侦察员取得联系,并于24日拂晓在松川与团主力会合。剑山突围中,6连1排因远离主力,又与2营失去联系,这个排在敌后坚持斗争数月,始终没有垮掉,最后也寻路胜利归队。

91团接上2营后,继续向西北转移,前由侦察员探路,大部队随后跟上。他们擦着南朝鲜军首都师和第11师阵地的边,在敌人眼皮底下冲了百余公里,翻越了海拔千米高的铁甲山,到达五台山朝鲜人民军阵地,并移交了一路上俘虏的119名敌人。此后,91团沿县里、麟蹄、杨口转移,经历了无数艰险,多次以野草和树叶充饥,于5月29日在文登里地区完整归建31师。

91团三巨里撤退,创造了朝鲜战场上的奇迹。该团在与上级失去联系、敌情急剧变化、退路被切断的情况下,全体指战员英勇顽强,同心同德,孤军深入敌人纵深,不但没有被敌人吃掉,还消灭了敌人一个多连,抓了100多名俘虏,最后突破重围胜利返回,充分证明了该团是经得起严酷考验的英雄红军团。战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高度赞赏了91团的行动,认为该团干部坚强有力,严厉批评了同样撤退不及时遭敌包围而严重受损的60军180师。

1954年4月,31师凯旋回国,进驻浙江江山地区,执行机动作战任务,开始了和平建设的新征程。同年7月组建师属坦克自行火炮第236团(1967年8月,该团改归坦克第9师建制)。1960年8月,该师改番号为陆军第31师。次年11月,奉命移防苏北淮阴地区,执行海防任务并担任12军预备队。1967年8月,31师奉命入皖“三支两军”。1969年12月,改番号为陆军第36师,原辖各团改称为第106、107、108团、炮兵团。


◆中野虎师臂章。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和平建设中,该部及前身部队久经炮火洗礼和战争考验,始终听党指挥、英勇善战、不辱使命,形成了“铁心向党、勇挑重担、百折不挠、敢打必胜”的传统革命精神,不仅涌现了一大批英模单位和个人,还培养了150多名共和国将军,为民族的自由独立和国家的解放及建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浏览 187 次, 今日访问 4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