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精神——狭路相逢勇者胜,386旅中真实的“亮剑团”

周晋云

只要提起影视剧《亮剑》,那是家喻户晓。尤其是我们这些386旅的后代说起来个个激动不已,特别有自豪感。

只要提起影视剧《亮剑》,那是家喻户晓。尤其是我们这些386旅的后代说起来个个激动不已,特别有自豪感。


电视剧《亮剑》剧照


386旅是陈赓、周希汉、陈康、李成芳等将军率领的解放战争时期二野四兵团的前身,是一支来自太行山脚下的老部队。电视剧《亮剑》里很多描写386旅的故事,其中“新一团、独立团,李云龙、赵刚、孔捷、丁伟”这些鲜活的形象个个都有出处,他们有的英勇粗犷、骁勇善战,有的睿智机敏、文韬武略。抗战期间这支队伍里诞生了不少的英雄,威震太行山,使小鬼子们闻风丧胆。


抗战时期386旅旅长陈赓(中)


我一位同学拜访《亮剑》作者都梁时曾问过他:你笔下的亮剑团到底是以哪一支部队为原型?作者回答道:“我写的不是一个老红军团,我写的是诞生于抗战初期的新团。”

这个回答毋庸置疑。翻开386旅军史,抗战初期该旅有老红军整编建制的771、772两个团。1937年后为扩大我八路军抗日队伍,又成立了新一团、补充团,后来又增加一个补充大队。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了。日本帝国主义寻隙挑衅,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亡我国家、灭我民族的大规模侵略战争。1937年8月5日中共军委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周恩来为表团结抗日的诚意,郑重发布了《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并立即进行了整编。


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在陕北

补充团就诞生于1938年1月3日。


滚雪球稳发展 壮大抗日队伍 建立起自己的兵工厂

1937年10月上旬,刘伯承师长、徐向前副师长带领由红军刚改编的八路军129师,迎着日本帝国主义的炮火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

同年底,抗战由国民党正面抵抗转为我军游击战为主战场,为了组成一个新的能投入战斗的野战团队,129师刘伯承师长命红军772团王近山副团长从师、旅部机关抽调20名老同志筹建团领导班子,又从772团抽调三个整建制的红军连和100多名班长、1000多名刚参军的新战土组建成了一个新团。由于蒋介石限制我军发展,不能扩大编制,就将这个新成立的战斗团队称作八路军129师补充团。刘伯承师长对772团叶成焕团长说:“我们要用滚雪球和老母鸡生蛋的方法发展壮大我们的抗战队伍。”

1938年1月16日,新任129师政委邓小平召开全师团以上干部会议,决定补充团南下。刚刚组建的129师补充团脚踏祖国的大地,肩负着民族的希望,走上了漫长的、艰苦的浴血奋战的风雨征程,来到了太行山脚下。


解放战争时期的父亲周福堂


1938年2月,我的父亲周福堂受地下党员大伯的影响,未满18岁就参军入伍投身到革命队伍中,成为了补充团的一名战士。

3月,刚入伍的父亲就赶上了补充团参加的神头岭伏击战,也是新团成立的第一仗。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讲,那时补充团装备极其简陋,武器弹药缺乏。一个连只有20来支烧火棍,有枪的每人5发子弹。这种待遇还只有当班长的老红军才有,而他们配的枪都是在历次战斗中缴获的,制式和新旧程度也不一样。其余的全是红缨枪和大刀片子。

父亲回忆这次战斗讲:小鬼子训练有素,拼刺刀时咱们一个班围着一个小鬼子拿下都很吃力。但我们打的是保家卫国驱逐入侵强盗的正义之战,又是伏击战,还有陈赓旅长、王新亭政委的军事部署得当,最终以较小的伤亡,大获全胜。


神头岭伏击战


神头岭伏击战共歼灭、俘获日寇1500多人。补充团缴获步枪80支、机枪4挺及大批物资,首战告捷,获得刘伯承师长、陈赓旅长的表扬。咱们在《亮剑》中看到的陈赓旅长手里拿的相机,就是补充团在这次战斗中缴获的。陈旅长拿着它记录了战争年代386旅许多战争史料,为我军留下了珍贵的英雄史证。

神头岭一战大大鼓舞了民众,提高了民众抗战的决心。在河南焦作一带,该团由神头岭战前1500人迅速发展到4000多人。为了给新编入的战士增加装备,补充团从焦作厂招收了100多名技术矿工。

矿工们满腔热情,拆了矿上的机器、设备一起加入补充团。他们群策群力克服了各种困难,在最短的时间内奇迹般地造出了步枪、子弹、枪筒和枪柄使补充团大多数战士背上了真正的枪。刘、邓首长知道后十分高兴,决定将工厂和设备一起抽调到后方八路军总部,这就是我军赫赫有名的“黄崖洞兵工厂”的前身。

拼死护卫炮团转移 保护我军珍贵资源

1940年初129师进行了扩编,新一团改编为16团,补充团改编为17团,补充大队改编为18团。此时父亲从抗大一分校学习归队。

386旅共辖4个团:772团、16团、17团、18团。8月正式进入白晋线,参加彭德怀组织的百团大战。

百团大战结束后,386旅参谋长周希汉受命:带领17团护送我军独一无二的炮团和军政学院中高级干部非战斗人员等共3000多人奔赴延安,其中有我军高级指挥员杨勇及100多名日军俘虏。沿途要突破数百里鬼子封锁线、敌占区,把炮团和随行人员送到晋中平原的汾河边,交由120师过河接送。途经三个县境,跨越长达30余里的公路干线,可想而知带着笨重的战炮、3000余非战斗人员和百余名日军战俘要安全地从碉堡林立的日伪据点穿越出去是多么艰险和困难!

陈赓旅长在动员会上说:“任务相当艰巨,各种复杂情况都可能发生,17团要有应付复杂情况、单独完成护送任务的充分准备。”周希汉参谋长特别强调:“情况复杂、任务艰巨,不管发生什么事,17团要与炮团共存亡,绝不能把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火炮再让敌人夺去。”


陈赓做战前动员(资料图片)


1941年5月26日,寒风萧瑟,夕阳西沉。一支包括掩护部队在内的5000多人的行军行列,像一条长蛇以每小时十几华里的急行军速度,进入了日军占领的晋中平原。大队人马和笨重的炮团绕过不少敌据点,通过两条敌人随时巡逻的封锁线,终于于5月29日凌晨2点30分到达汾河岸边。

来接送的120师因路途较远还未赶到,按原计划17团继续掩护炮团前进。经过13小时的强行军、越过日军层层封锁,终于在三贤岭等地把护送任务移交给赶来接应的120师,大家认为可以喘口气了,哪知一场为保卫炮团安全转移的白刃格斗正等着战士们。

在穿越最后一道封锁线的时候,炮团里一个司务长在清徐县掉了队,成了日军俘虏,在酷刑下供出我军实情。日军获得情报后,速派鬼子“九混成旅团”驻清徐联队死死咬住这支5000多人的队伍不放,同时派汉奸送信给周希汉参谋长劝降。我17团奉命阻击日寇、保卫炮团和军政学院安全,“绝不能把用鲜血换来的火炮再让敌人夺走”。

在三贤岭大旺村1230高地,父亲所在的3营8连面对疯狂、凶残的日军临危不惧。在团参谋长带领下,全连干部、战士拼死抵抗日军发起的一次又一次疯狂进攻,全连的干部和团参谋长廖擎航在这场阻击战中光荣牺牲。一直坚守到黄昏得悉炮团安全转移后,17团才趁着夜色的掩护转移至三贤岭,六段地一带山区休整。在争夺1230高地的战斗中8连与其他连队配合,击伤击毙日军108人,为炮团、军政学院等成功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至此,敌人妄图歼灭我军、夺走火炮的图谋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炮团安全到达延安后,受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叶剑英等中央领导人接见,不久更名为炮兵学校。就是这个学校走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炮兵指挥干部。从这个炮团开始陆陆续续建立起了我军强大的炮兵队伍。

化解鬼子囚笼合围 千方百计勇渡难关

百团大战的巨大胜利使日寇损失巨大。敌寇为扭转华北战局,陆续集中了侵华日军的百分之五十、伪军百分之九十五的兵力对付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军民,从1941年上半年起更加频繁、更加疯狂地对我根据地发动灭绝人性的扫荡政策,实施“铁壁合围”“铁桶窒息”战术,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等,妄图断我生路、置我于死地,力图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许多方面推行总体战,以巩固或扩大对我华北广大地区的吞占。日军的不断扫荡、国民党的封锁进攻,加上连年的水灾、旱灾、虫灾,根据地的生产、生活遭受到巨大困难,正如当时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文中所说:“中国抗日进入了一个最困难、最危险、最黑暗的阶段。”

1942年,抗战进入了第五个年头,也是斗争环境更加艰苦的年头,总部采取化整为零、以连为建制分散保存实力的方法反围剿。那年父亲22岁,时任17团红9连指导员。就像《亮剑》里描写的一样,面临鬼子的“囚笼合围”战术,带领全连战士东躲西藏吃尽了苦头。晋东南大雪天北风呼啸,寒风刺骨,父亲为了解决100多号战士吃饭的问题,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还把参军时太爷爷给他做护身符的两个银元都拿了出来给连队买粮食。父亲组织神枪手冒着危险进山打猎。野猪、野狼都打到过,有一次还打着熊瞎子。在这期间,父亲所在连队在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下,还出色的完成了上级指示的一个紧迫而艰巨的征粮任务。大家都咬牙坚持着,用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度过了最难熬的1942年冬。

攻克洛阳消灭206师 捕获敌军京剧团

《亮剑》里面咱们看到的是李云龙、赵刚他们抓到了一个国军军乐团。而历史上,二野、三野攻克洛阳进入市区后,父亲3营7连王安国英雄班一路斩关杀将,一个班歼敌300多人。红7连指导员郜明德带着战士一路厮杀,发现在一家银行门口有一股敌人,便带一个班猛追上去,到了银行跟前,敌人却消失得无影无踪。郜明德仔细搜索,发现银行有一个地洞,冲进洞内仍然不见逃敌,当他们从另一个出口出来时见一群散兵纠集在一起。“缴枪不杀!”指导员大吼一声。“我们没有枪。”俘虏们战战兢兢地回答道。郜明德一看奇了怪了,这群散兵高低胖瘦各异,一身上下穿的军服也不整齐,一问才知道是个国军的京剧团。指导员喜出望外好不高兴,立即向上汇报。后来这个京剧团随我团东征西战,作战间隙就给战士们演出,直到淮海战役前才调到旅部。这个京剧团随我军一直南下,打到南方。到20世纪60年代,才由昆明军区京剧团集体转业到云南省京剧团。


【攻克曲沃城后,13旅首长给王安国班授奖旗。从左到右依次为旅长陈康、旅政治部主任南静之、旅政委雷荣天、英雄王安国、团长郭志伟】


堵住黄维兵团 决战双堆集

1948年11月30日,淮海战役进入第二阶段,蒋介石嫡系部队黄维兵团接到命令赶赴救援千里之外的徐州。黄维兵团是美式装备的机械化兵团,骄纵跋扈不可一世,经长途跋涉来到距徐州只有200公里的宿县双堆集地区。刘、邓等首长部署对其采取“运动堵击、创造战机、最后全歼”的战略。

趁敌立足未稳,父亲的3营奉团部命令迅速攻占了小杨庄,2营占领了小张庄,为堵住黄维军团的去路和突破其防御占领了有利地形。

杨文学村是距离敌人黄维总部双堆集最近的一个村。敌军以该村为基点构筑了外围阵地,主阵地的外围阵地有三层防御工事,是黄维兵团的重要屏障,这些导致在后来的压缩包围战斗中我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3营全体指战员受命为第一梯队向杨文学村发起进攻,全营官兵以所向披靡的英雄气概奋勇向前,拼命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杀。按团党委战前提出的“三不要”(不要处理伤员、不要抓俘虏、不要物资器材,全由二梯队负责)的方式直往前打。四纵老牌战斗英雄王安国手提冲锋枪冲在最前面,被敌人的火焰喷射器烧成重伤惨死在战场。

王安国的牺牲,激起了全营战士对敌人的巨大仇恨,面对敌军强有力的抵抗,3营已付出相当的代价,在二梯队的增援下鏖战三个小时终于全歼杨文学村守敌。

我当兵回家探亲时,就听父亲讲过这场战役的残酷,面对敌人疯狂阻击和反扑,我军整连整连战死,补充兵源都来不及。俘获的敌人在战场上直接调转枪口就上,大部分战士连名都叫不上就战死了。仅2营坚守的小张庄就遭到敌18师两个坦克团和步兵12次大规模进攻,全营800多名青年血战到最后仅剩营长钱振山、副政教李涛阔在内18人。下午4点,结束战斗的1、3营赶去小张庄增援,毙、伤敌人566人,俘获58人,直至12月2日入夜,2营才将苦苦坚守了三天两夜的小张庄阵地移交给38团1营。说到这一仗时,父亲的眼里噙满了泪花。

杨文学庄战斗的取胜,使其黄维兵团总指挥部双堆集完全暴露在我军攻势下。12月25日下午我军全线进攻,胡琏侥幸逃脱,黄维被我军活捉。至此,淮海战役二阶段结束。我二野、三野共歼敌55.5万,成为我军史上最重大战役,战后二野四纵部队受到了党中央、毛主席的全军通令嘉奖。

1949年2月,37团从淮海平原返回河南郾城大李庄一带休整,21日遵照军委统一全军部队番号的指示,37团改编为二野第四兵团第13军38师112团。


战功卓著的37团


翻开112团团史,无数个鲜活的英雄形象跃然纸上,我仿佛看到了年轻的父亲:瘦小的身躯却有铮铮铁骨。无论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父亲从1938年参军打日寇到解放战争推翻蒋家王朝,一直在基层带兵打仗,一步一个脚印,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我可以骄傲地说:112团的历史就是父亲的成长史。

学军史知感恩 传承发扬父辈精神

1958年冬的一天,天下着鹅毛大雪,父亲带着我和妈妈回老家,那时我4岁。当我们一家三口在大伯的带领下回到父亲出生之地山西晋城北寨村时,只见好多老人、妇女和孩子全都等在那,眼巴巴、泪汪汪地看着我们。那时我还小,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更体会不到那种望眼欲穿的眼神,只能胆怯地躲到母亲身后。长大后回忆当时的情景才明白:这些人的亲人,当年都是跟父亲一起走的,可他们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盼星星盼月亮,盼回来的却是阵亡通知书,或烈士英雄证或音讯全无。记得当时父亲掏出他身上所有的钱,给乡亲们在公社食堂吃了一顿胡辣汤加大饼饭。大伙蹲在墙边,一人端一大碗,碗里冒着热气,只听见呼呼的声响,没有任何语言。当时太小不能理解,现在想起这些情景真的令人心酸掉泪。多么朴实的父老乡亲,这就是老区人民、太行儿女,为新中国的建立付出了所有,仍毫无怨言。


20世纪80年代的父亲周福堂


岁月变迁斗转星移,抗战胜利已经七十多年了。这些为中华民族生死存亡浴血奋战的勇士们令我们无限敬仰,我们这些386旅的后代,将永远把你们铭刻在心。“胜利从血光中得来,胜利是战士的丰碑!胜利是英雄的英魄!”

“亮剑”是一种精神,一种气质。我们缅怀英烈,学习军史就要继承和发扬老一辈的“亮剑”精神,教育我们的后辈要将红色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像父辈那样勇于担当,做国家的脊梁,树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价值观。


父亲周福堂的奖章


父亲周福堂获得的勋章


父亲周福堂在革命战争年代参加的战役:百团大战、浮北反顽战役、豫北战役、吕梁战役、晋南战役、豫东战役、豫西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滇南剿匪、中缅边境剿匪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文/周晋云)

来源:祖国杂志社

(浏览 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