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心目中的刘伯承将军

阮章竞

长者风度,常是温文和蔼的笑容。

胸宽肩阔,身体魁梧,军衣整齐,非常整洁,腰扎皮带,裹腿均匀,带着玳瑁边框眼镜,护着一只眼睛(一眼被敌手榴弹片夺去),但仍是闪闪发光。

抗战开始时是45岁,脸上有深刻的皱纹,发鬓稍斑白。

中国三个半军事家 中的一个。日本人比之为《水浒》中的神机军师朱武。陈毅同志诗称:“论兵新孙武”。张香山说,给他留下赛如刘伯温军师的印象。

辛亥革命时代从军,参加过推翻满清和袁世凯的战争。192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时任15军军长,在四川发动泸州起义,失败后参加南昌起义。后同左权在莫斯科陆大,回来以后又在红军中掌握朱德总司令的幕僚军机(总参谋长)。

不常娱乐,不抽烟,不喝酒,以谈和学习有关的事当休息。常找干部聊天。有次同新农等同志谈如何看农民。刘师长说:农民是革命的最可靠的后备军,但不能成为主力军,因思想狭窄。但知识分子要了解农民。你们只看到农民的缺点多,优点少,如农民没文化。农民没文化,学的是封建的发家致富,你们看太行山上农民的小毛驴,鞍上两边写着:“昼行千里见日,夜走八百不明,”农民想的是这些。从太行山的农民来说,基本没文化。但是,他对亩产多少粮,打了多少粮,交了多少租子,是非常清楚的,对天气变化,他非常熟悉。这些脑子非常清楚。农民,又实际,又狭隘、保守。他们的理想就是小毛驴鞍上的对联,是从封建文化学来的。

刘到黎城见皮定均的部队在卖杏子。(因蒋不发我军费,我提出自己动手搞生产)将军说与民争利要不得,要不得。他经常教育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说:不注意农民,就成了金线钓金龟,四脚朝天不着地。他反对写标语时的工字写成 “工#”,人字写成 “人#”,这样农民看不懂。知识分子要工农化,工农干部知识化。工农脚踏实地干,知识分子敏锐,但不实际。

星期日,常找干部到他住处,也常到干部住处聊天,但从不“扯乱说”。他爱看碑帖,常细细玩味乃入神,自言自语说:“这一撇有力量,这一勾真清秀”。他教王政柱,学毛笔字,要学楷书。要读《三国》、《水浒》、《红楼梦》,说这些书的文字非常好。你没有这些书,我跟你找。看了要做笔记,要写日记。每次见到王,还问毛笔字学得怎样,要给他看,后说:有进步。他说:参谋人员写东西要正楷,错一个字误大事。

陈斐琴说:千里跃进大别山前,为了准备派去部队作骨干的愈后伤员一百多人讲话时,亲自拟稿,拟好之后,给陈,并附一信:“讲话提纲请你看看,是否合乎延安社论的提法。

刘伯承 顿书。”

在艰苦的战斗年月中,将军衣服整洁,但总有补丁。抗战初,国民党政府发过呢军衣给他。他平时不穿,只有那时到太原、洛阳开会穿一穿。四二年患病,需要些白糖,但听到一斤十几元,就不肯叫买:“太贵了,吃不起,还是不买吧”!

四二年,中央决定给他做五十大寿,他不肯告诉真正生日。政治部只好“倒选”了一个生日。大家都把最好的东西,或亲做的东西作礼物,展览出来,他只要了一本“露和字典”作工具书,其它物品都送给伤病员,慰问部队。当时他正翻译苏军的论述。

对战士如子女,百团大战情况紧急,伤员转移不了,刘亲自告诉卫生所的人,教他们如何隐藏,一定要负责。事后又派干部去看了两次。走不动的伤员,叫骑他的白马。

在用兵上,他非常谨慎。每到一地都亲自先看地形、地物。他特别注意情报,侦查敌人,特别注意战斗中缴获敌文件,研究敌人的战法和变化。因此,在他的统率下,每个胜仗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各级,特别是高级指挥员亲自观察地形。有时从营级以下的指挥员及参谋人员亲入虎穴了解情况。

他非常注意保密,亲自要求部下见人只能说:从哪里来?答从后头来。 到哪里去? 到前头去。要求有高度的警觉性。他对麻痹有句名言: 死猪不怕开水烫。

他非常重视总结,每次战斗都做总结,都能提高一步。在抗日战争时,他做过许多重要军事总结。

他常说:“任务、敌情、我情、地点、时间,这五项法门,就是打仗的决心基础。”又说:“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他下命令时,都是字字斟酌的。又说:“打仗不比唱戏,真刀真枪要死人的哇!”

他对战机是“趋利避害”。“用五个指头拍五个跳蚤,个个跑掉。”“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耗子就是好猫。”

将军论兵:“攻其所必救,歼其救者”。神头战斗“吸敌打援”是此论的生动战例。“攻其所必退,歼其退者”。苏亭战例、武乡从洪水到蟠龙战例,就是具体体现。

军队要在战争学习战争。要智勇双全的指挥员。战争就是个大的学校。在战争中学会战争,驾驭战争。因此,部队要在战前练兵,打一仗要提高一步。

对参谋人员的教导:当个指挥员必须要有参谋工作。但是当参谋不能锋芒毕露,要当无名英雄。有功归首长归部队;有错参谋长要承担责任。青年人不要骄傲,骄傲就会跌跤子。参谋人员写东西要正楷,错一字误大事。他自己在草拟命令,都是字字斟酌的。不要轻视参谋工作。参谋人员都是指挥工作。

自信是军人的灵魂。游击战争,我们作战,也有突击,但基本是游击战,消耗战。阵势不利时,对敌人是先拖后打,拖打兼施。这就是游与击的道理。游与击 ,必须有机地巧为配合。对阵势严密之敌要拖,游击战争,就是拖垮敌人来打击。但是拖中有打,打中有拖,不可机械分开。

反扫荡战的要旨。训练要想定情况实施演习,切不可空口说白话,教条主义的按本宣科。主要内容是侦查、警戒,麻雀战及技术锻炼与实习。

准备打仗的地方要实地考察,并将射击距离,要测量标出来。

奖罚严明是军人的命脉,不可忽视。忽视是削弱部队的最好办法。

“围三闕一,网开一面”,“虚留生路,暗设口袋”。在敌人的交通网点战术时,他常用“田”、“山”、“王”、“品”等字来做比喻。

对强大的敌人,他说:“人不管怎么壮,总要吃饭、拉屎、睡觉。我就可以捅你。”“打人,先要把拳头收回来,才能有力量。打敌人不是一直前进的,有时要后退一下”。“狭路相逢勇者胜”。

批评对集中使用兵力的干部说:“我们有的蠢人,把队伍集中一起,让人家打炮。”批评不针对实际情况的人说:“你找错了庙门。”得到胜利而不巩固战果的人说:“你捡了金条怕发霉,拿去外面晒,叫人家捡走了。”

将军对党、对政治委员、对政治部非常尊重,组织观念非常强。只要是党的决定,他就无条件服从。如每次总结,都只做军事部分,政治工作部分都要请政委来讲。不管是不是有政治部职位,他有讲话稿,都要叫你看看,提意见。只要是政治部人员随同他出去,他都要叫你跟他同样地作报告。将军说因为你是代表政治部去的,他应该尊重你。

如进大别山渡汝河时,蒋匪前有堵击,后有追兵,先渡河就能安全。邓小平政委要司令员先渡,刘要邓先渡,两人都不肯先渡。邓最后说这是北方局的决定(当时邓是北方局书记),刘一话不说,先渡汝河。

又如在最困难的时候,为了刘和邓都在大别山,就指示他们分开。一个留在大别山,一个下大别山。邓要刘走,刘要邓走。邓最后说:这是中原局的决定。刘只好带中原局下了大别山。(1980年12月)

《阮章竞文存 书信札记卷》542页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2年1月版

(浏览 4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