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传承的火焰永远在心中燃烧——王近山之女王媛媛为定陶战役胜利75周年撰文

王媛媛 祖国网

75年前的今天(1946年9月7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经典战例之一——定陶战役胜利的日子。我怀着无限追思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


本文作者、开国中将王近山之女王媛媛
本文作者、开国中将王近山之女王媛媛

解放战争初期,晋冀鲁豫野战部队组建了第六纵队,这是一支由当地游击部队组建的新生力量,我的爸爸王近山任纵队司令员。在刘伯承、邓小平首长的领导下,经过几次硬仗、恶仗,提高了政治水平和战斗能力,逐渐上升为主力部队。尤其是在定陶战役中,打出了军威,让国民党蒋介石妄图消灭共产党势力的梦想彻底破灭。


定陶战役形势图
定陶战役形势图

1946年8月,我军出击陇海路战役胜利结束后,国民党军队乘我军未及休整、补充之机,迅速调集了14个整编师共30万人,分东西两路,向我冀鲁豫腹地猛攻,意图以优势兵力对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实施“钳形攻势”。面对强大的敌人,刘邓首长在制定出战略部署后,面对各纵队司令员分析会议上指出,这是关键的一仗,我们的家底不足5万人,打赢了叫敌人滚出解放区;要是被打败了,我们就得背起背包再上太行山!6比1的险恶实力,可想而知的严峻考验,首长们期待着有人主动请缨。


刘伯承和邓小平
刘伯承和邓小平

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早已按耐不住“疯子”战将的性格,“嚯”地站了起来,坚定地说:“我们六纵打!我的部队年轻,拿我们去拼值得。只要主力部队保存下来,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今天我在这里立下军令状,不消灭赵锡田,我就不回来见你们!”……“我和杜义德政委商量过了,我们六纵先上,如果纵队打得剩下一个旅,我当旅长,老杜当旅政委;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老杜当团政委;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老杜当指导员。全纵队打光了,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们!”

于是,就在9月5日到6日的凌晨,鲁西南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披着一件厚重的血衣走进了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战史之中……


王近山司令员
王近山司令员

按照刘伯承首长部署的战斗方案,王近山率领六纵先是以节节抗击的手段,步步诱敌深入,继而血战大杨湖,重创敌整编第三师,会同兄弟纵队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我军共歼敌4个旅,毙伤1.7万余人,俘敌整三师师长赵锡田。缴获坦克6辆,大小炮200余门,轻重机枪710余挺,长短枪4300余支,汽车14辆,电台15部,其他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大杨湖我军阵地
大杨湖我军阵地

战斗的惨烈无法形容,大杨湖成了一片火海,六纵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负责主攻的18旅的几个团死伤过半,一千多位烈士的鲜血洒在了大杨湖畔。王近山站在这片血染成河的土地上,泪流满面。他怀念着那些死难的战友们,对跟随他身边的人说道:“我们书写六纵队的历史,就是要告诉六纵的后来人,不要忘了大杨湖!不要忘了长眠在这里的烈士们!”


定陶战役中我军在大杨湖缴获的坦克
定陶战役中我军在大杨湖缴获的坦克

毛主席在收到战争胜利的捷报之后致电刘、邓:“庆祝你们歼灭第三师的大胜利,望传令全军嘉奖。”并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这篇文章中列举了定陶战役的成功战例。

四天之后,《解放日报》社论写道“……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中苏大捷之后又一次大胜利,这三个胜利对于整个解放军的南方战线起了扭转局面的重要作用。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局面定下来了。”


大杨湖战斗中被俘的敌官兵
大杨湖战斗中被俘的敌官兵

当年的大杨湖村,在决定作为战役的主战场时,地方政府把所有的村民全部撤离。战争结束后,整个村庄已被炸为平地。仅剩的几棵粗壮的大树上面被枪林弹雨所击中,留下了无数弹孔,侥幸生存下来作为此次战役历史的见证。一挺机枪的射击点下面铺满了子弹壳,收拾清理时居然装了两大麻袋!村民们掩埋了烈士们的遗体,光是给国民党军队收尸就用了一个星期。

几十年过去了,定陶战役的纪念堂设在了定陶县的纪念馆,而小小的杨湖村庄却悄然无声地远离辉煌,村里的纪念碑上,祭文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只有村里的乡亲们把他供奉为大杨湖的无上荣光……

那是2016年的夏天,我们公益基金会来到了定陶战役纪念馆。祭拜仪式之后,得知当年战役的主战场经过战略转移,打得最凶险最惨烈的地方竟是在离定陶县不远的菏泽市牡丹区大黄集镇的大杨湖村!于是我恍然大悟,难怪听父辈们经常念叨着“血洗大杨湖”呢!

我们临时决定,悄然来到了杨湖村,看到了这里的生活状况依然很贫穷落后。尽管如此,朴实善良的村民们知道了我们的来意,纷纷出来热烈欢迎。基金会的张会长找来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当年大杨湖战役时他才14岁,却对那场血与火的洗礼记忆犹新。会长问他:“您知道当年是谁在这里指挥打仗的吗?”老人居然毫不犹豫地高举双手喊道:“王近山!”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会长拉着我向老人介绍说:“您知道她是谁吗?他就是王近山将军的女儿!”老人听说后瞪大眼睛看着我,紧紧抓住我的手,居然说出一句让我永远心系杨湖村的话:“孩子,欢迎你回家!”

我们来到破旧的村委会里,两块拼凑起来的大黑板引起我们的注意,上面记录着村民们的捐款金额,只有前面两家村企业公司捐的一千、两千元,其他都是各村民以家庭为单位捐款。密密麻麻地写着所有村民的名字。原来是乡亲们每年都会在大杨湖战役胜利周年纪念日期间,少则几元,多则几十元,凑够了钱,由村里召开庆功大会,请上河南的豫剧团来演出、唱大戏,以此来怀念和祭拜革命先烈。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赶上大杨湖战役70周年纪念前夕。我们被村民们延续多年的举动所感动,马上决定,为村里的老人、支前模范、学校和企业做公益扶贫捐助活动。我们给老人捐赠保健药品、鞋子,给学校捐赠设施、教课件,给企业介绍有关业务联系方式方法等。

最遗憾、也是最令人难忘的是,当我们带着功勋后代艺术团的20多人准备参加村里70周年纪念活动的前一天,到达牡丹区时,却被告知:你们不能进村了!因为听说我们艺术团要来演出,乡亲们兴奋不已,消息迅速传遍了十里八乡,就连临省的兰考县人们也都赶过来了。小小的一个村庄居然在头一天已经聚集了3万多人!区领导连夜召开“形势分析会”,区里的公安局长告诉我们他的亲身经历,他居然花了4个小时才从村子里挤了出来!可想而知,我们如果再不顾后果地参加这场演出,说不好会出现什么事故呢!

我当时听了急的直跺脚,眼泪都流下来了。我恍惚感觉爸爸在天上看着我,他说:“孩子,70年了,一定要替我祭拜一下那些牺牲在大杨湖战场上的战友们啊!”

大家理解我的心情,经过再三商议,最后决定我们就在大黄集镇做宣传慰问活动,这也是无奈的选择。政府领导派车把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们、支前模范代表请过来,给他们发了纪念奖章,并请他们给我们讲述战争年代所亲身经历的那些场景。我们把演出的内容都做成视频,交给他们带回去给乡亲们看,并相约以后一定会走进大杨湖,与乡亲们一起欢聚一堂!艺术团的团员们深有感触地说,我们被当地老百姓淳朴的民风和浓厚的情感所打动,并感到自己在做宣传的同时,也深受教育。


2016年,王媛媛代表开国功勋后代亮剑峰艺术团向大杨湖村赠送锦旗。
2016年,王媛媛代表开国功勋后代亮剑峰艺术团向大杨湖村赠送锦旗。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之际,我们为亲人们演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虽然只是悄悄地进村,但消息还是很快传开了,人山人海的场面让人心动不已!

我们与大杨湖村的父老乡亲们互动演出非常成功。人们心贴着心,久久不愿分离……

我们被革命先辈英雄无畏的精神所震撼,为老区人民传统的美德、几十年来祭奠先烈的坚韧和执着而感动!为此,我特意写下了一首诗:

我们沿着父辈的足迹,

来到《国歌》、《东方红》的故乡;

来到曾经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血战拼搏的多个主战场。

父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我们书写六纵的历史,

就是要告诉六纵的后来人,

不要忘了大杨湖,

不要忘了长眠在这里的烈士们

血染的沙场!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

割舍不断军民的情谊,

歌唱不完革命的乐章。

无论再经过多少岁月,

无论未来的征程多么漫长,

我们坚信,

把祖国和人民装在心中,

用我们的歌声传唱英雄的篇章。

英雄前辈的生命之花,

老区人民的深情厚意,

都将永远在八一军旗、

都将永远在中国共产党党旗、

在共和国的旗帜上绽放!


2021年8月15日,大黄集镇人民政府组织群众以文艺演出的形式庆祝大杨湖战役胜利75周年。
2021年8月15日,大黄集镇人民政府组织群众以文艺演出的形式庆祝大杨湖战役胜利75周年。

今年是定陶战役胜利75周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我们只能翘首以盼,希望再有机会回到那倍加思念的英雄们长眠的故乡,向75年前在大杨湖牺牲的先烈们表示无尽的哀思!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家乡父老幸福安康!我们还要继续沿着前辈们的足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争取再找机会,实现我们更多的梦想和愿望。

王媛媛

2021年9月6日

(浏览 3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