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129师抗日第一仗——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

头条公益

——纪念八路军129师769团夜袭阳明堡战斗胜利八十周年

(1937年10月19日-2017年10月19日)

享有盛名的东部战区陆军第71集团军某部“百将团”,起源于大革命时期1926年9月由吴光浩、戴克敏、戴季英、王树声、吴焕先、刘文蔚等人领导的持有240余枝枪的黄安、麻城农民自卫军。1927年10月黄麻二次暴动后,整编成中国工农革命鄂东军。1937年9月已发展壮大成红四方面军主力的红四军十师,又奉命改编为国民革命军 第八路军第129师769团。该团在刘伯承、徐向前等师领导人指挥 下,打响了129师抗日第一仗--夜袭阳明堡日军机场。

1937年9月,769团为师主力,随刘师长于1937年10月10日 进抵太原。当时,经雁门关南侵的日军已占领了代县、崞县(原平 县)等地,正向忻口攻击;沿平汉线向山西攻击的日军已占领了石 家庄,正向娘子关进击,这时,太原已处于晋北、晋东两路日军的 钳击之中,形势非常危急,晋察冀边区已沦陷为敌后。该团官兵听 说115师打了个大胜仗,早就憋足了劲,恨不得马上开到前线,也 打个漂亮仗,向党中央报捷。徐向前说:“不着急,日后有的是仗打, 先开上去,占山为王,像鄂豫皖初期那样,发动群众,主力部队和 地方武装结合,搞游击战。”并强调八路军是由红军战斗骨干组成的, 别看国民党军队多,他们几十几百人也顶不上一个。要珍惜力量, 注意研究日军战术特点,积小胜为大胜,绝不可死打硬拼。

769团奉命向崞县(原平县)东北近五台山地区行动,执行侧击从雁门关写忻口进犯的日军的任务。769团于10月16日到达敌后作战区域,既代县以南的苏龙口一带。发现代县阳明堡等处都驻扎日军,日军汽车整天在公路上运输,隆隆的炮声不断从那边传来,尤为阳明堡机场为其攻击忻口、太原的前进机场,大批涂着太阳标志的日军飞机轮翻出动,猛烈轰炸国民党第二战区卫立煌所指挥第十四集团军的忻口防御阵地和太原的第二战区总指挥部等目标。团长陈锡联想到刘师长临去八路军总部开会时所作指示:“你带769团单独行动。既要大胆、又要谨慎;要抓住战机,主动歼敌。115师平型关战斗的胜利说明,日军可以打,也不好打。对此要有充分的准备。部队单独行动,要在上级总的意图下,根据千变万化的情况,独立自主,果断行事。可以边打边报告,也可以打完了再报告。遇到什么不解的问题,可以随时发报来。129师抗日的第一仗就看你们的了”。团长陈锡联会同副团长汪乃贵、参谋长范朝利、主任丁先国、张南生等人研究敌情,决定及时抓住战机,从打机场、炸飞机入手。

次日,陈锡联团长和汪乃贵副团长带领孔庆德、谭德仁、李定灼、赵祟德、潘寿财、李德生等营、连指挥员于19日上午11时左右到位滹沱河西岸边的阳明堡机场东岸一处制高点上进行现地侦察,从望远镜中把飞机场周围的地形、跑道、设施等情况观察的很清楚。决定当天夜晚奇袭阳明堡机场。

陈锡联等团领导研究制定了战斗方案。作战部署是:以赵崇德3营为突击队袭击机场,摧毁敌机;以孔庆德1营破坏淳县至阳明堡之间的公路和桥梁,袭扰、牵制、阻击淳县可能增援之敌;以谭德仁、郑国仲的2营(欠7连)为预备队,与团指挥所配置于苏龙口镇北侧地区,并以8连配置于王董堡破坏阳明堡西南的交通,保障3营侧后安全;团迫击炮连在滹沱河东岸占领阵地,支援3营战斗。

午饭后,汪副团长会同突击队长的3营长赵祟德,教导员潘寿才各连主官及排长等人在当地干部群众的协助下,化妆成农民混在修飞机场的民工中,和民工一起徒步,从滹沱河东南岸过到对岸,离机场很近的地方进行深一步的侦察。机场上二十四架飞机停放为三列横队,每列八架,沿机场跑道边有一条很深的地下战壕,内约有二百余名日军,在停机坪处,只有少量哨兵警戒,在崞县(原平县、)代县城等机场入口处,日军警戒检查很严,外人难以接近和进入机场。

下午三时,汪副团长等人回到驻地向陈团长作了详情汇报,并马上开了干部会议,分析了情况,根据部队求战心切,斗志旺胜,提出了要为抗日打好第一仗,要为工农红军和中国人民争光的战斗口号,各参战营连也作了战前动员,树立了敢打必胜的决心。针对部队没有打飞机的经验,陈锡联团长和汪乃贵副团长、范朝利参谋长一起来到担任突击队任务的3营。在这之前,团领导考虑到769团3个营在改编之前都是响当当的红军团,战斗作风一向以狠、硬、快、猛、活著称。红军时期,深受总指挥徐向前身先士卒的感染,任何一个营拉上去都能完成任务。但比较而言,3营能攻善守,尤以夜战见长,曾荣获总部“以一胜百”的称号。要求担任主攻机场的3营全体指战员,对如何完成任务,要动脑筋,想办法。拟出具体的战斗实施方案。方案有好几种一是用汽油,木柴,火烧飞机。二是用机枪打,手榴弹炸。最后在团领导的启发下,决定用五个手榴弹一捆,放进飞机肚子里的炸飞机的战斗方案,具体部署机枪连用两个排在机场战壕的两个出口,压制壕内出来的日军,一个连又加强一个加强排封锁停机坪日军必经之道,以保证爆破连的安全,两个步兵连由营长赵祟德率领,用手榴弹炸飞机,这两个连分四个排,每排分八个战斗小组,每组各包一架飞机,另一个加强排作预备队。出发之前,营长赵祟德,深知这次战斗意义重大,要完成这次任务,是很光荣也是很艰巨的。为此,进一步检查落实了每一个战斗人员的鞋带系得紧不紧,每捆手榴弹扎得紧不紧,砍刀、枪、佩戴的位置影响不影响跑动,是否会发出响声等。 营长赵崇德还把文件和私人物品交给营部肖管理员保管,並对他说:“我牺牲了就交给上级,没有事回来你再给我…”。

19日夜,是个雨后的夜晚,月色朦胧,星光暗淡,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这也正是发扬红四方面军近战,夜战特点的难得时机。晚11时,团长陈锡联发出战斗命令:副团长汪乃贵、3营长赵崇德率主攻营二个连,300多名英勇善战的神兵。从河南岸偷渡滹沱河,悄悄地、神速地进入机场。日军官兵在寒冷的深夜早已深睡。机场内,只有日军哨兵在警戒。营侦察分队,一进机场,就毫无动静地用大刀把日军哨兵都干掉了。这时机枪连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封锁战壕出口处。营长赵崇德亲率两个爆破连300多名神兵、勇士。冲入停机坪,分头爬上飞机打破飞机玻璃窗,将一捆捆手榴弹放进飞机引爆,顿时,整个机场爆炸声、枪声、喊杀声,响彻四周,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日军从睡梦中惊醒,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正是他们的末日来临。769团的勇士们面对凶恶、残忍的日寇,毫无惧色,打得异常勇敢,守备的二百余多日寇从隐蔽部里冲杀出来,与战士们面对面的白刃格斗。激战一小时,炸毁机场上的全部24架飞机,歼日军守备部队180余人。

此时,日军一个装甲车队从代县城紧急增援阳明堡机场,受到769团孔庆德、郑国仲的1营阻击,不敢冒然前进。主攻3营已完成预定任务,团指挥部命令迅速撤出战斗,转移到指定位置待命,在转移中,赵崇德营长不顾个人安危指挥掩护部队,不幸中弹光荣牺牲,年仅23岁,令全团上下哀痛不已。全团共伤亡30余人。以机动果敢闻名全国的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是八路军129师奔赴抗日前线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也是八路军第一次炸毁日军飞机的重大胜利,创下了中国陆军打飞机一次炸掉24架飞机的光辉战例。

.

战后,陈锡联团长、汪乃贵副团长给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刘伯承师长等发电报战况,刘伯承师长、张浩政委看到电报连声称赞:“769团打得漂亮”。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接到电报非常高兴,并向当地即山西五台县南茹村(八路军总部驻地)军民宣布了这个消息。朱德总司令请群众和他一起算了一笔账:一架飞机值多少钱,这些钱能买多少米,这些米又能让多少人吃一年。帐一算完群众热烈鼓掌欢呼我军取得了又一重大胜利。当地群众还编了一个歌谣:“万里长城万里长,雁门关下古战场,阳明堡里一把火,鬼子飞机一扫光”。

这一胜利也使猖狂进攻,急望夺取忻口的日军,丧失了空中突击力量,打乱了日军进攻,支持、鼓舞了忻口国民党军队的防御信心。在忻口前线正面作战的卫立煌部官兵,因饱受日军飞机轰炸之苦(因缺乏防空武器,在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下,每天伤亡约二、三千人),对于日军飞机恨得咬牙切齿。次日晨,忻口主阵地上空突然没有了日军飞机的踪影,他们感到很纳闷,以为日军要耍什么花招。当听说是八路军消灭了日军飞机,许多官兵在阵地上相拥而泣,兴奋得连呼“八路军兄弟万岁”,“中华民族万岁”。忻口战役前线总指挥、国民党中央集团军即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在阳明堡战斗之前一直承受着日军空袭的巨大压力。阳明堡战斗之后,他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你们用敌后步兵分队一次就干掉24架飞机,是我们战争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我代表忻口正面作战的将士对八路军表示深深的感谢。”后又在太原见到周恩来副主席时说:“八路军把敌人几条补给线都截断,并摧毁了阳明堡机场,对我们忻口作战部队帮了大忙,我代表在山西的全体将士向八路军再次表示衷心的敬意和亲切的慰问。”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给八路军总部颁发了嘉奖令,并给769团发了奖金。

这一伟大胜利是与八路军其它兄弟师团在晋北的积极作战相配合的。从而,增强了全国军队对敌后游击战争重要性的认识,鼓舞了全国抗日的民心士气,提高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威望。(张弘源 赵 国 庆)

(浏览 25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