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国共和谈前的一步险棋

山西省黎城县东阳关镇长宁村是太行山东南部的一个较大的村庄,1945年8月25日这里简陋的飞机场降落了一架从延安飞来的美军运输机,从飞机上走下的21位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将领,简称“8.25长宁空运”。


1945年8月25日延安机场后排右起:陈赓、萧劲光、滕代远、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杨尚昆,前排右起:李富春、聂荣臻、蔡树藩、李伯钊、王近山(滕久昕提供)

2013年10月5日,我与21位亲历者之一滕代远的后人滕久昕、八路军后代李钢、柴渝等兄长,专程寻访来到长宁村飞机场旧址。我看到昔日机场跑道的踪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平坦农田。在时任黎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广兴和黎城县党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杨尚军的陪同下,我们来到机场旧址旁的一处民房,推开破旧的院门,看见院内杂草丛生中的房屋已是东倒西歪。孙广兴主任告诉我们:当年这里曾是八路军首长们稍作休息的“候机室”。之后不久,黎城县在此建立了一座以青砖为材的方形纪念碑,用繁体字上书“长宁飞机场旧址纪念碑”。



在查阅了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1-3集、2004年出版的《滕代远传》、2007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传》1-12卷,当代中国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人物传记丛书》1-8卷元帅传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第二野战军征战纪实》等相关文献,我得知这个改写了中国解放战争历史的“8.25长宁空运”,竟是党中央走的一步险棋。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战胜国中苏美英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和同盟国的受降办法明确规定:所有日军都应向就近的盟军部队投降。华北、华中、华东各抗日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军民用鲜血浇灌出来的胜利成果,在这些区域的八路军、新四军离日军更近,受降是名正言顺的。

但是,同月14日、20日、23日,蒋介石一面接连三封电报公开催促毛主席赴重庆进行和平谈判,一面却命令我军原地待命、不许接管日军投降,暗地里调兵遣将进攻我抗日根据地,无耻地抢夺抗战胜利果实。

同月16日、22日、24日,毛主席三封电报回复蒋,表示为“共商和平建国之大计”将“赴渝进谒”。但此时755名代表参加的中共七大结束不久,我党的高级将领们尚云集延安研讨接受日军投降等事宜,他们远离所辖部队和根据地,如此毛主席怎能安心赴重庆?

晋冀鲁豫边区是全国19块抗日根据地中最大的一块,在延安开会的晋冀鲁豫主帅和主将有: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副司令员滕代远、副政委薄一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张际春,晋冀鲁豫军区各纵队领导同志陈赓、杨得志、陈锡联、陈再道、王近山。从延安到太行地区的晋冀鲁豫军区总部,不仅八百里之遥,还一路山川沟壑、黄河天险、敌军封锁,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这些首长快马加鞭也要走上半个多月的时间,回到根据地领导受降谈何容易。更有甚者,陈毅、林彪等首长所在的华中、华东根据地路途更加遥远,回去挂帅就得花上更长的时间。

 蒋介石迫不及待地密电阎锡山向中共晋冀鲁豫解放区控制的长治地区进攻,占领了八路军从日伪军手中解放的襄垣、潞城以及被人民武装包围的长治、长子等县城,企图以此为依托扩占整个晋东南。面对国民党的大举进攻,晋冀鲁豫军区参谋长李达焦急万分,大战在即他一人怎唱“独角戏”?!一封封电报飞向延安,催促刘邓首长速回太行统领大局。

国民党军有美军的飞机和军舰帮助运兵,而我军没有。在延安开会的八路军、新四军将领们必须马上回到各个根据地,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不可坐等远在数百、上千公里外的国军前来受降。刘伯承司令员说:我军民在黎城县长宁村修了一个简易机场,美军飞机曾从延安机场飞往长宁机场,问过我们有没有需要他们帮助的。

刘伯承所指的延安机场是延安重要的“航空港”,位于延安城东延河北岸,为1936年1月国民党东北军张学良、西北军杨虎城修建,西安事变后与延安城一同由红军接管。

刘伯承所指的长宁机场是太行抗日根据地唯一的机场,距离八路军129师总部的涉县赤岸约15公里,是1944年9月为便于美军军事观察组从延安到太行根据地考察修建。时任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滕代远、129师政委邓小平、129师参谋长李达、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副主席伍胜等首长亲自指导长宁机场的选址与建设,太行军区技术人员负责勘察与设计。129师385旅769团官兵和附近村民千余人奋战半个多月,垫土、洒水、石碾,建成了长约2000米、宽约15米的机场跑道。建成后,李达参谋长命令部队在机场跑道上出操跑步,有意识地把它踏实踏平,随时用于飞机的起降。随之,赴太行视察的美军观察组、被日军击落的美军飞行员都使用过长宁机场。

刘伯承所指的美军货运飞机是一架美国的DC-9型飞机,又称道格拉斯运输机,每周六或半个月往返于西安与延安之间,专职为美军驻延安军事观察组运送物资。该机通体绿色,有两个螺旋桨,只要一个较大的平地就可降落。

首长们到了黎城,就到了八路军太行根据地的家门口,就是去华东、华中也省了一半的路程。但战争年代发生过多次飞行事故,更何况这架美军货机已经十分破旧,首长们能否平安到达事关重大,此行于公于私均为一步险棋。时间紧、任务重,党中央、毛主席权衡利弊,作出决定。朱德总司令果断地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他蒋介石用美军飞机运兵,我们就用美军飞机运将。”

毛主席责成一直负责与美国观察组联络的叶剑英、杨尚昆精心组织安排,确保安全、万无一失。他们来到美军观察组,先对抗战胜利表达了热烈祝贺与慰问,接着以轻松的语气提出“借”美军飞机送一批干部去山西八路军前方总部。由于美军与八路军的友好合作与相互信任,美军观察组并没询问登机者的身份和前行的目的,便爽快地答应了。

1945年8月24日晚,我军20位高级将领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们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滕代远、薄一波、张际春、陈赓、萧劲光、杨得志、陈锡联、陈再道、宋时轮、李天佑、王近山、傅秋涛、邓华、邓克明、江华、聂鹤亭。坚守太行的李达参谋长望眼欲穿,当晚终于收到了刘邓返程的电报,他正在离长宁机场百里外的武乡段村指挥战斗无法脱身,立即派一个骑兵排连夜到机场迎接刘邓首长们。

25日清晨,首长们乘卡车来到延安东关机场,准备登机。他们的参谋、警卫等随行人员一律从陆路赶赴各根据地。叶剑英、李富春、杨尚昆、聂荣臻、蔡树藩、李伯钊(杨尚昆夫人)等到机场送行。

中央外事组联络科长黄华精通英语,长期负责与美军观察组的具体沟通,每次飞机抵离延安都到机场与机组人员交流。这天到达机场时,黄华才看到这么多高级将领登机,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担心飞行中万一出现什么情况,首长们与美军飞行员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出现危险。他向杨尚昆请示随机往返,经批准同行。

为安全起见,美军机组人员为20位首长配备了降落伞。但黄华因为临时决定登机,没有配备降落伞。首长们登机前谈笑风生,提议合影留个纪念。陈毅诙谐地说:“好好,免得这个飞机掉下来,还没有一个纪念呢。”

上午九点许飞机起飞,飞机的舱门很小还关不紧,螺旋桨启动时要靠人力帮助推动,弧形的机舱空间比较狭小,小窗口下的座位是简陋的铁架子,人坐下后直不起腰、抬不起头。首长们多数是第一次坐飞机,邓华问坐在身边的杨得志:“怎么样,头晕吗?”杨得志摇摇头,没有讲话。飞机上的气氛很庄重,首长们偶尔互相交谈着,大都在想着自己肩上的重任,想着回到各自的根据地,同伪军、顽军及国民党军队的斗争。

透过机舱的小窗口,首长们看见八月的苍茫大地青纱帐茂密,翠绿的田野上星星点点的碉堡、岗楼,横七竖八的壕沟、深堑,战后村庄的残墙断壁,一片“国破山河在”景象。飞机突然升高了,大家不知怎么回事儿,询问黄华同志。黄华用外语与美军飞行员交流后告诉大家:“现在正在过同蒲铁路,这里可能有日军的高射武器,虽然日军投降了,但还需提高警惕。”

经历了四个多小时的飞行,黄华发现地面有火把和烟雾的信号便说:“请首长们注意,很快就要降落了。”飞机降落在长宁机场,美军飞行员走出机舱时惊讶地说:“啊!你们八路军的根据地太伟大了!竟然还有一个秘密机场!”

李达派来接待的同志带来了一些西瓜,一路颠簸的首长们稍作休息。黄华说:“首长们,我要回延安了。”陈毅问:“干啥子这样急嘛!”黄华笑着说:“飞机是借的,美国飞行员不愿意在这里停哩。”陈毅开玩笑地说:“好呀!你上你的天,我下我的地,分手,再见!”大家都逗笑了。

刘伯承、邓小平、滕代远、薄一波、张际春一下飞机,立即赶赴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开始部署上党战役的准备。陈赓和王近山返回太岳、陈锡联返回太行、陈再道返回冀南。

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冀鲁豫纵队司令员杨得志、鲁南军区政委傅秋涛下飞机后,跋涉近300公里,于9月下旬抵达河南濮阳。

山东军区司令员林彪与萧劲光、李天佑下飞机后赶赴山东,后根据中央指示战略转赴东北战场。

三天后,毛主席放心地赴重庆与蒋谈判。

同年秋,借用美军飞机运送我高级将领之计,不仅有“8.25长宁空运”,还有两起。

一是同年9月9日,运送聂荣臻、刘澜涛、萧克、罗瑞卿、郑维山、李一氓等首长,以及日本共产党主席冈野进,从延安抵达山西大同灵丘的临时机场,返回晋察冀。

二是同年10月20日,运送张闻天、李富春、高岗、凯丰、杨秀峰等首长,从延安抵达山西黎城长宁机场。

据说,蒋介石事后得知此事,为错失打击中共高级将领的千载难逢机遇而哀叹不已。如果这次空运像1946年4月8日的黑茶山空难、1955年4月11日的克什米亚公主号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8.25长宁空运”的首长们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社会主义建设中立下了不朽功勋,4位为国家领导人,3位被授予元帅军衔,2位被授予大将军衔,7位被授予上将军衔,3位被授予中将或少将军衔。这的确是有惊无险的一步好棋!


2013年10月5日”长宁机场候机室”左起杨尚军、孙广兴、付方林、柴渝、李钢、滕久昕、江和平、杨大祥

(浏览 12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