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帅之情  情深似海

王媛媛



值此刘伯承元帅诞辰一百三十周年之际,我们深切缅怀革命先辈的伟大功绩和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

我的爸爸王近山曾经说过,刘帅是他的恩师,他最庆幸的就是在他的军事生涯中遇上了贵人,依靠在这棵军事圣树之下,那就是走向了通往成功的捷径、掌握了决胜的法宝。

刘伯伯比爸爸大二十多岁,他对爸爸的教诲、如同父母般的关爱、他们之间的故事,真的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可惜我只记下了点点滴滴……

(一)



刘伯承元帅与王近山的初次见面是在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刘伯承奉中央军委之命组建了八路军一二九师。

当时的副师长徐向前,把从红军时期就跟随在他身边的爱将介绍给各位领导:“他15岁从放牛娃参加红军,从士兵成长为一个红色指挥员,刚满20岁就是红十师师长,他一直跟随我南征北战,他的情况,我可是了如指掌啊!”大家很感兴趣地问:“谁啊?”“七七二团副团长王近山,他还有个绰号叫’王疯子‘。”

刘师长听徐副师长讲了很多王近山的故事,他饶有兴致地说:“唔,这‘王疯子’果然是猛似张翼德,勇赛夏侯惇!常言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这一点倒很像徐向前同志啊!”

见面会上,刘师长一眼认出了那个头顶伤疤的人,便问当时的三八六旅陈赓旅长:“这就是近山同志吧!”王近山听到首长的点名,马上挺胸站立,“是,我叫王近山!”刘师长点点头就向大家介绍:“一二九师刚刚组建,你们大家都不太了解,今天就是一个熟悉的机会,我看,我就从‘王疯子’讲起吧。近山同志的情况,徐副师长都介绍过了,古兵法上说,一人投命,足惧万夫,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不怕死,提着刀横冲直撞,谁见了都会害怕,多少人都抵挡不住。打仗也是这样,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点儿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座下诸位都是掌兵之人,数千数百战士在你麾下,枪声一响,他们自然都盯着你。指挥员若有贪生怕死之念,能指望战士们死打硬拼吗?显然不能!但是,你又不能将自己等同于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因为你还要发号施令,这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光有吕布之勇、夏侯惇之猛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有子房(张良)之谋,孔明之智……”

刘师长一席话,王近山胜读十年书。从此,他热爱学习,如同热爱打仗一样,只要有空就埋头读书,见到人就请教,尤其是刘师长给他们演讲军事、文化课程的时候,他更是端着个小板凳,坐在最前面,如饥似渴地认真听讲。这让很多熟悉他的人都不理解,怎么这个“疯子”学习起文化知识来也那么痴狂?!

刘师长了解了王近山在学习方面的长足进步,更加喜欢这个爱徒了。他几乎手把手地、甚至是一仗一仗地指导他,教他如何按《孙子兵法》去谋略,又教他如何效仿苏联教科书模式去进攻,引导着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刘师长就像一盏指路明灯,照亮了王近山在战争年代前进的方向、进步的征程。

   刘师长第一次带兵(王近山)打仗,是他们刚刚到达山西娘子关的七亘村,发现日本人经常出没在这条四面环山、道路崎岖,又是其必经之路。刘师长和陈赓旅长当即命令王近山带其小部队先去侦查,没想到正巧碰上了鬼子的辎重部队,索性直接开战、取得了重大胜利,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及粮食、马匹,光是拉这些缴获物资就拉了一天一夜。刘师长高兴之余又心生一计,说鬼子没有别的路可走,还会出入这里,但绝对想不到我们会违反“战胜不复”的兵家常识。于是,同一地点的第三天,王近山带着部队又打了一场漂亮的阻击战,又缴获了敌人的许多武器装备。三天之内,重复设伏。后来,这场“七亘村战斗”在世界军史上被当作经典战例。

(二)

1946年,国民党军队纠集30万大军,要把刚从太行山走出来、正在逐步壮大的共产党军队消灭在山东境内。当时情况万分危急,我们号称刘邓大军、其实只有5万兵力的部队面对险恶战情,刘邓首长果断地要求他的各纵队司令员“打不赢也要打!否则我们就只能打着背包重新回到太行山去了!”

关键时刻,王近山霍地站起来,他说:“报告一号(刘司令)二号(邓小平),我们六纵打!不消灭赵锡田我就不回来见你们!”“如果纵队打剩一个旅,我当旅长、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队打光了,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们!”

刘师长用兵如神,在双方势力如此悬殊的竞技场上,他的第一招,就是要把强敌“整三师”盘软。他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边打边撤,最终引敌入瓮,战斗打响在离定陶县很近的大杨湖村上。

   攻打大杨湖战役的主力六纵指挥所设在距敌约300米的地方,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王近山不断地向前线挺进,他要亲眼见到他的将士们的冲锋,要跟他们共存亡。他进到了旅指挥所,后来又冲向了团指挥所,还到了武效贤的尖刀营指挥所……

6比1的兵力、小米加步枪与飞机大炮的差距,战斗之惨烈,可想而知!我们的一个营冲上去被打光了,一个团冲上去,也伤亡了几百人。后来,连团长、团政委、后勤人员也都冲上去了……烈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杨湖村庄!

战斗打到最凶险的时候,王近山突然接到刘师长(这是他对老首长的习惯称呼)的电话,说他已到了纵队指挥所,当时那个指挥所的房子已经被炮弹炸塌了一半,也是相当的危险,可是没有人能阻拦的住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首长。他诚恳地对王近山说道:“我就是个瞎子,我给你当个参谋、看看行李还可以吧?!”后来,他又在电话里告诉王说:“近山你不要慌,敌人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你困难,敌人比你还困难!敌人顽强,你要比敌人更顽强!敌人的伤亡也很大,他们也在求援,说只能再坚持15分钟,如果15分钟援兵赶不到,那个(敌团长)吴耀东就要自杀了!”

这些话语,字字重千金,激励着王近山,他打开所有通讯工具,一字一句地传达给六纵的所有官兵们,告诉大家:刘师长已经到了我们身边,我们的友邻部队把敌人的援兵全部拦截住了。胜利就在眼前——

  他带领着六纵的将士们在最后关头,全体都端起刺刀,勇猛冲锋、狠狠杀敌。他们个个心中都有一把熊熊的烈火,战胜一切困难、消灭一切顽敌!靠着一种精神的力量,他们一下就把敌人冲垮了!最终拿下了大杨湖!

刘师长一声令下,全线追击,几个纵队全部出击,追赶敌整三师300里,又歼敌4个半旅,生擒国民党中将师长赵锡田。

9月8日,整个战役以刘邓大胜宣告结束。毛主席致电刘邓:“庆祝你们歼灭第三师的大胜利,望传令全军嘉奖。”这一仗,后来被称为定陶战役。

(三)

刘帅军神的地位,在爸爸的眼里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恩师的教诲刻骨铭心,所有战术的韬晦和引领,在实战中造就了无数个将士和风云人物。爸爸崇拜他、爱戴他,即使到了和平年代,远离了战争的硝烟,他们也因工作关系没有经常在一起,却时刻不能忘记。

我们兄弟姐妹们都记得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每逢过年的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就被爸爸叫醒,所有的家人、孩子们都跟着爸爸一起出去拜年。拜年不拜别人,只拜两位老帅,那就是刘伯承伯伯和徐向前伯伯。按爸爸的说法叫做“烧头注香”,因为这两位老帅是他的恩师!

当时有人听说后很不理解,告诉他说:过年不要瞎跑,那个人已经“下台”了。以后要跟着我,去拜那些“重要人物”。

  爸爸听了很生气,他依然我行我素,每年初一起得更早,带着孩子们一起去给刘帅和徐帅拜年。他说,正是因为有了这两棵军事圣树的栽培和指引,才培养出了我这个放牛娃出身的“王疯子!”

几十年过去了,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军事思想、军事体系已经贯穿于新时代的军事行动中,并且在不断地发展,完善。他们的谦虚谨慎、和蔼可亲的优良品质和高尚情操是我们学无止境的好榜样。

我们为生长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受到革命前辈们谆谆教导、精心培育而骄傲与自豪。虽然我们对于父辈的英雄事迹知之甚少,甚至只是九牛一毛,但更有责任和义务去维护、担当起历史的重任,挖掘老一辈人的光辉业绩、感人的故事,传承红色基因,做好党的压舱石。

王媛媛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

(浏览 4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