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朱亚夫:金门岛上响起了雄壮的解放军军歌——赴金门岛祭英烈纪实

朱亚夫


金门祭奠现场
金门祭奠现场

那是2014年12月4日上午九时许, 在台湾当局控制的金门岛上,硝烟腾起,火光冲天,人影闪动,军旗飘扬,突然响起了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那歌声越唱越响亮,越唱越激昂,久久地激荡在金门岛上空!

啊,莫非是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打响了解放台湾的战斗?

莫非是昔日的攻金门英魂复醒,吹响了复仇的号角?

回答都不是,原来是中国陆军28军(82师)网大陆祭奠团!他们冒险登上昔日的金门战役主战场——台湾金门岛古宁头安岐乡,祭奠我军阵亡将士,为英灵唱起嘹亮的军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有组织、大规模的跨海祭奠活动。


金门岛祭奠地点:红点为祭奠点
金门岛祭奠地点:红点为祭奠点

金门岛的枪声

金门岛,位于中国福建省西南海域,孤悬于厦门岛东海外,扼厦港之咽喉,为闽南之屏障,东望中国台湾,西眺祖国厦门。它形似一只展翅的蝴蝶,中部狭窄,东西两端宽大。金门是离大陆最近的岛,直线距离不足3.5公里,低潮时只有1.8公里。真可谓咫尺之遥。

金门战役,又称金门登陆战,台湾称“古宁头之战”,是解放战争时期发生于金门岛的一次战役。我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949年5月解放上海后,挥师南下,先后胜利发动福州战役、平潭岛战役、漳州战役、厦门战役,最后于1949年10月24日深夜,在新中国诞生的礼炮声中,派出第28军82师244团、84师251团、29军85师253团和增援团 28军82师246团部分指战员,共计9000余人的兵力,发起了解放金门的战斗。前期进攻顺利,抢滩成功后,曾进占垄口、后沙、古宁头一带,但因不明海情、敌情等原因,最后我登岛作战的9千余名勇士陷入数倍于我的敌军重围,经三天三夜殊死的战斗,终因后援未继,弹尽粮绝而全军覆没,大部壮烈牺牲,小部受伤被俘。战役虽然失败,浩气永留人间,我军将士在空前惨烈的搏杀中表现出英勇顽强,前仆后继,不怕牺牲、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光耀日月!

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这样评价说:“登岛部队指战员在敌我力量对比极为悬殊、后援不继的严酷条件下,不屈不挠,顽强战斗,为扭转战场上的不利局面尽了最大的努力……,表现了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慨和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他们身上这种英雄气慨,正如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所指出:在一百年的非凡奋斗历程中,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顽强拼搏、不懈奋斗,涌现了一大批视死如归的革命烈士、一大批顽强奋斗的英雄人物、一大批忘我奉献的先进模范,形成了一系列伟大精神,构筑起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为我们立党兴党强党提供了丰厚滋养。


金门垄口海滩密布暗堡
金门垄口海滩密布暗堡

金门战役是我解放战争中最悲壮的失利之战,被毛泽东称为解放军自“解放战争以来之最大损失者”。这场失利之战,是烙在28军的心头之痛,也成了凝聚这支部队军魂的力量。上世纪60年代,我投笔从戍到福建,参军的部队正是28军82师,我记得很清楚,老兵每每谈起“金门之战”时,无不义愤填膺。

是啊,我们忘不了主攻团244团邢永生团长身负重伤,不幸被俘,依然威武不屈,壮烈牺牲的英勇气概;

我们忘不了出生上海、爱说“阿拉革命来的”253团团长徐博,毅然推迟婚期,慷慨赴死的大无畏精神;

我们忘不了后援团团长246团团长孙秀云,身陷重围,见突围无望,他跃起对敌人高喊:“过来吧,我就是团长!”在打倒几个敌人后,毅然开枪自尽,虽鲜血满脸,但双目怒睁,尸体兀自屹立,久久不倒;我们忘不了……


金门登陆战最后战斗处:北山断崖
金门登陆战最后战斗处:北山断崖

有人说,牺牲在胜利的前夕,是最令人遗憾的;然而倒在黎明之后,更令人遗憾,让人痛惜!“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金门战役中九千壮士,热血洒金门,正气凌东海,但因是失利之战,故青史无名。但新中国没有忘记你们,人民没有忘记你们,战友没有忘记你们。正是怀着这种战友深情,昔日的战友及其后人,不畏风险,筹办了这次赴敌占区的祭祀活动。

将军的夙愿

祭奠活动的召集人宋晓峰,正是当年原28军82师244团副团长宋家烈的女儿。当年金门战役开打时,宋家烈因患病未能参战,就此与战友阴阳分别,天人永隔。之后他获悉噩耗,奔到海边,遥对金门,失声痛哭,跺脚大骂,哭嚎道:“还我的战友,还我的团!” 当年我在部队就听说宋家烈作战勇猛,智勇双全,是一员闻名全军的战将。当时他为244团唯一幸存的团职干部,受命重组244团,后升任28军82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一直发狠练兵,准备再战金门。以后82师北上山西后,他任31军副军长,仍驻守在福建前线。宋家烈表示一旦我军发起解放台湾的战斗,誓言愿当先锋,杀上金门,为战友报血海深仇!

但因种种原因,战斗并没有打响。生前没能看到金门解放、没能亲自告慰战友成了宋家烈将军晚年的最大遗憾,他临终前对子女说:“把我的骨灰撒到金门海城,我要和我的战友们在一起!”最后喊着同村战友“邢永生”之名抱恨而逝。

宋家烈去世后,军人出身的宋晓峰与战友继承父辈遗志,于2007年成立“中国陆军28军网”,聚集战友几千,不忘前辈嘱托,致力于弘扬军魂,慰藉英烈,为金门战役烈士建立纪念碑而努力。为此,宋晓峰和”中国陆军28军网”曾在当年金门战斗的启渡点——厦门大屿岛阳塘海边,举行过大规模的祭奠活动;为此她转战两万余里,寻访、慰问金门战斗幸存者;为此她组织战友到上海宝山烈士陵园,祭扫当年解放上海而壮烈牺牲的82师战友,因此我曾起草了祭文;为此她发动全国各地的战友,精心编著了回顾军营生涯,不忘金门之役的《心系军旗》一书;为此她不辞辛劳,筹款在山东济南建成“金门登陆战斗纪念碑”(因参加金门登陆战斗的解放军大多为山东人)等等,而登临金门,亲祭为新中国捐躯的英烈更是军网的夙愿,为此她曾悄悄与战友二上金门踩点。

这次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经香港《大公报》记者牵线,得到了“金门慈善基金会”许金龙会长的认同和帮助,许会长表示他将通过金门民间的力量协助筹办这场凭弔追思活动,这才有了“中国陆军28军网”组织的祭奠活动。祭奠团下设三个组:保卫组、宣传组和后勤组。因为毕竟是到敌占区祭奠,人员大多是当年参战部队的家属和原28军退役军人,此行前途难卜。

1990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曾经登上金门岛,就合作打击两岸间的违法犯罪活动与台湾红十字组织举行商谈,最后签订了协议书.史称“金门会谈”。风传当时顽固派就到台湾慈湖蒋介石陵寝哭诉什么:“共军登陆了!”现在是否会出现因为“共军登陆”而采取极端手段,谁也说不准。由于此行吉凶难料,故设保卫组以自卫。我因是记者出身,被推为宣传组负责人。祭奠团有来自北京、上海、福建、江西、四川、山东等全国各地的金门战役参战部队的退役老兵、烈士亲属等一行70余人,其中来自原82师的上海退伍老兵就有16人,是这次祭奠团中人数最多的。山东省老战士纪念广场管委会、山东《老干部杂志社》代表家乡父老乡亲也赶来祭奠家乡的英烈。


本文作者在祭奠现场,背景为当年登陆解放军指挥所弹痕累累的小洋楼。
本文作者在祭奠现场,背景为当年登陆解放军指挥所弹痕累累的小洋楼。

迟到的军礼

“中国陆军28军网”祭奠团循“小三通”路线,从厦门乘船出发,舷外波浪汹涌,我们心潮难平。咫尺之远,化了60多年才走完,这一步多艰难呀!现在不上一个小时,我们登上金门水头码头,许金龙会长率众已在码头率众欢迎他们,我们的心才安定下来。次日,也就是2014年12月4日,说也奇怪,昨日天气还晴空万里,今日好像天公有灵,清晨起来,天气却阴沉沉的,下起了绵绵细雨。但是上午九时许,当祭奠活动开始时,天空忽然转晴,碧空如洗。我对战友说:“英烈地下有知,他乡遇故人呀!”大家都笑了。

祭奠的地点设在安岐乡安岐村的“万军营”墓地,当年这里是“金门战役”最激烈的主战场之一,是蝴蝶状金门岛的左前方,也就是金门岛西南角。“万军营”墓地离安岐村不远,说是“万军营”,其实就是“万人坑”,当年不少牺牲的解放军战士遗骸就埋葬在这里。据有关材料披露,当时不少解放军战士身负重伤,还在呻吟,但蒋军下令补枪,甚至用铁锹将其活活砸死,然后扔入“万人坑”。金门当地出版的《战争岁月 和平世纪》中就有这样一段:“当时以林厝、北山、安岐一带共军的死亡数最多,附近的池塘、井、粪坑尽被尸首所填满,或就农田低凹处就地拖放,于其上掩盖沙土,不够的再挖坑掩埋。” “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约莫十六、七岁,被掩埋时还一直猛摇手,看起来凄惨而可怖。他哀号着,乞求着不要埋他,最后仍被活埋。”民间传说当时血流成河,腥臭熏天,附近村民半夜时闻鬼影游荡,冤魂哀号,吓得不敢出门。农田中不经意间,一锄头下去,能刨出几根白骨。金门也如台湾一样,特别迷信,为安抚民心,有关部门乃大做法事,建“将军庙”,立“万军营”石碑,以超渡亡灵。我们曾问为何“万军营”前有“将军庙”?村民回答道:“死者为大,死去的人我们都尊称为大将军。” 基于多年慈善事业和人道情怀,83岁的许金龙了解这些解放军阵亡将士埋骨状况,从内心深处希望这些亡魂得到安息。

其实“万军营”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土丘,墓穴形同闽南地区的圆拱状。它的前面的 “将军庙”,门楣悬着“成仁取义”的匾额,前柱上则书有对联:“正气昭天地,一身肝胆生无敌;精忠报国家,百战威灵殁有神”,倒是写出了为国捐躯的军人的气慨。祭奠前一天,当地许多民众充当义工,帮忙整理并布置了会场,上书“金门战役65周年追思祭祀会”,会场中放满了各类果品、食品、鲜花,除我们敬献的花篮之外,也有许金龙所在的金门爱心慈善基金总会和当地慈善组织献的花篮。

那天我们分成两队,胸佩小白花,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进入祭祀现场“万军营”,祭祀前,大陆祭奠团在队伍前展开了两条鲜红的横幅,上书:“金门战役65周年,中国陆军28军跨海祭奠我军英烈”、“中国陆军28军(82师)网”。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由祭奠团总领队宋晓峰宣读祭文,只听她满怀深情地说:

敬爱的先烈们:我们来了,我们终于来了!在你们为国捐躯整整65年之际,我们终于堂堂正正地来到当年你们牺牲的战场,向你们祭上我们最深切的哀悼!

在我们这支祭奠的队伍中,有当年与你们并肩战斗的老战士,有与你们曾经朝夕相处的老战友,还有您们血脉相连的子女,更多的是你们老部队陆军28军曾经的军人与子弟。我们给你们带来了家乡的美酒果品,带来了家乡人民和老部队几代军人最殷切的思念和崇高的敬意!

漫漫的六十五个春秋呀,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们为了新中国的统一大业,跨海飞渡,奋勇鏖战,壮志未酬,血洒海疆。你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惊天地泣鬼神,你们维护了军人的尊严,创造了生命的辉煌,苍天动容,大海声悲,人民永远铭记你们!……

敬爱的先烈们,您们建立的功勋将永垂史册,您们的不朽身影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敬爱的先烈的,安息吧!

祭文一字一句,饱含真情,声声呼喊,让现场民众无不动容,眼眶中满含泪花,我们的眼泪也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她最后提议,向先烈们致以崇高的军礼!祭奠团全体成员在口令中,齐刷刷地行了个军礼。这个军礼,虽然迟到了65年,但是无比珍贵,无限深情。


向先烈们致以崇高的军礼!
向先烈们致以崇高的军礼!

许金龙代表金门各界人士致欢迎词说:“诸位65年来首次跨海来到金门这块土地,来对先烈们追思凭吊,祭典慰灵,是两岸近代史上最大的功德盛事,对诸位追思先人之忱,爱心孝生,促进和平,深表敬佩。”

然后,祭奠团成员手持鲜花,排成一字纵队,依次绕过将军庙,来到“万军营”前,敬礼、鞠躬、献花、进香、撒酒,每个人都重复着这几个庄重的动作,用这种方式向长眠于此的将士默默致意,寄托哀思。鉴于当年部队大多是山东人,故大陆祭奠团特地从山东带来了孔府家酒,希望让九泉之下的战友再尝一尝家乡的美酒。


老战士侯俊祭拜战友
老战士侯俊祭拜战友

啊,家酒浇坟头,思潮涌心头:当年因为另有任务没有参战、时年85岁的老战士侯俊,缓缓前来,望着远处的天空,喃喃而言:“战友们啊,我终于来看你们了。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想念你们呀!”

原28军251团政委田志春的独生女儿田东民,当年父亲参加金门战役,她只有1岁,母亲获悉田志春牺牲后,没有再嫁人。今天田东民人未到坟前,已泣不成声。祭拜后,她对记者说:“感觉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了,看到这里的一草一木,就会想起当年父亲是在什么样的地方战斗过。”

大陆祭奠团中不少上海老兵深有感触地说:人民不会忘记那些为缔造新中国而奋勇捐躯的民族英雄!你们生前为人杰,死后是鬼雄,你们永远是我军的旗帜和军魂!我默默地向英烈献上一副挽联,以表敬意:九千壮士,热血洒金门,青史却无名;六五冥寿,跨海祭忠魂,浩气存人间!


在宋晓峰指挥下大家高唱军歌
在宋晓峰指挥下大家高唱军歌

祭祀活动后,金门当地民众40余人也列队于前,行礼拜祭,并由“金门慈善基金会”专程请来的嵩山寺高僧设坛做法事,为亡者慰灵,为生者祈福。村民纷纷称颂大陆祭奠团是“爱心使者”、“和平大使”。与此同时,大陆祭奠团来到庙旁铜鼎铁匮前,为英灵焚烧纸钱。青烟袅袅升起,火光映红身影,我们高举着八一军旗,齐声唱起《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嘹亮的军歌飘荡在金门上空,久久不散。这歌声,抚慰着死难的烈士,震撼着后辈的心灵!

祭奠活动结束后,大陆祭奠团一行又到当时两军激战的古战场——登陆处垄口海滩、小洋楼指挥所、古宁头巷战处、最后决战处北山断崖等地一一洒酒祭祀。


在金门垄口海滩当年登陆地洒酒祭奠,右上方即为暗堡
在金门垄口海滩当年登陆地洒酒祭奠,右上方即为暗堡

原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曾这样庄重题词:

“缅怀金门烈士,勿忘统一大业”。

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台湾回归,祖国统一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我们今天缅怀金门烈士,就是要继承先烈的遗志,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做出自己的应有贡献!

(作者系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军休天地》杂志原主编;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发布,原载于2021年《世纪》杂志第六期)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浏览 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