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朱瑞与晋东南抗战宣传

抗日战争期间,我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是左权同志,年仅37岁。解放战争期间,我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是朱瑞同志,年仅43岁。


  1945年6月朱瑞与毛泽东在延安

朱瑞1905年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县的书香之家,1925年赴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克拉辛炮兵学校学习。192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后转为中共党员。1930年回国,先后任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第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抗战初期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八路军驻第一战区联络处处长,北方局组织部长,1939年任八路军第1纵队政治委员、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1946年任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兼炮兵学校校长,1948年10月1日在辽沈战役中牺牲。

朱瑞抗战初期在晋东南担任联络、组训、宣传工作。我通过阮章竞、赵洛方、武艾巍、朱烨等前辈的回忆,得知朱瑞1937年下半年至1939年上半年在抗战宣传工作的一些突出功绩。

创建学校培养青年



“七.七事变”后,朱瑞来到河南省新乡市辉县百泉,与我党争取联合抗日的统战对象、豫北师管区司令张轸协商,在豫北师管区开办训练班,招收培养抗日热血青年。朱瑞亲自担任教官,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方针、政策,特别是统一战线、政治工作、游击战争等。由于国民党特务的破坏,训练班仅开办了一期就被迫停办。

1937年12月,朱瑞辗转到山西省晋城,创办了“华北军政干部训练所”(简称“华干”,后改称“晋东南军政干部学校”),朱瑞任校长并亲自授课。该校招收晋东南、豫北、河北地区的流亡学生和进步青年,学习政治常识、游击战争、民运工作、统一战线四门课程,并进行军事训练。该校由最初的几十人发展到1000多人,先后培训了2000余名抗日干部,不少人成为我党在华北敌后坚持抗战的骨干力量,被分配到八路军、牺盟会和国民党的部队工作。

为了加强抗战的宣传工作,朱瑞组织“华干”学生成立了话剧组、歌咏组、墙报组等文艺队伍,走上街头,宣传抗日救国。话剧组最初仅有二、三十人,赵洛方任组长。他们演出的第一个剧目是《逃难者》,大意是:为躲避日本关东军的迫害,东北老汉带着幸存的女儿从关外逃到关内,却没能逃脱日军的欺凌。没有正式的舞台,仅在人群聚集的空旷广场演出;没有预先的排练,演员只是按照剧情现场编台词表演。尽管演出不甚完善,但形象地控诉了日本鬼子的暴行,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有的观众把演员当成真正的难民而泣不成声,有的观众往他们身边扔铜板以示同情,有的观众愤怒地举着拳头高喊:“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1938年2月至4月,“华干”由晋城搬到陵川县,“华干”的文艺学生与第二战区独立游击队政治部剧团组成了“联合剧团”,在阳城、高平、长子、晋城等地宣传抗日救国,为八路军、决死队、友军和地方群众流动演出。朱瑞对剧团中的两名共产党员赵洛方、朱烨说:“你们两个要带好大家,任务不轻,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宣传我党的抗日方针和政策,不仅要宣传道理,还要带好作风。”

朱瑞看了“联合剧团”的演出后鼓励说:“行!行!小鬼们演得成功。把手中道具当作武器,利用唱歌、跳舞、话剧来教育人民,打击敌人。”

创办剧团宣传抗日


太行山剧团

1938年5月,在朱瑞的亲自领导下,“联合剧团”与陵川儿童抗日宣传队回到晋城,组建了“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太行山剧团”(简称太行山剧团)。剧团由中共晋冀豫区党委(对外称129师编辑部)直接领导,赵洛方任团长,阮章竞任政治、艺术指导员,后赵迪之任政治指导员。

五四青年节这一天,太行山剧团成立大会在晋城崇实中学召开,朱瑞在会上讲话:“‘五四’作为太行山剧团成立的日子,是要继承‘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革命传统。太行山剧团的命名是很有意义的,意味着剧团应该像太行山一样雄伟坚强,永远和太行山军民一起战斗在太行山上。要为军队演出,要为人民群众演出,宣传动员一切力量起来抗日,争取最后的胜利!”

太行山剧团的年轻人穿上了渴望已久的八路军军装,佩戴了八路军臂章,人人都非常激动。一名小同志天真地问朱瑞:“我们参军了,是八路军哪一部分呢?”朱瑞笑着回答:“你就说,这是朱德的部队。”

新成立的太行山剧团条件很简陋,在朱瑞的热情关怀下不断发展、完善起来。他亲自从唐天际的部队借来骡子给剧团使用,特意向左权参谋长申请给剧团配发了枪支弹药。部队把缴获汉奸家的绸缎布匹拨给剧团布置舞台,又购买了汽灯、锣鼓、脚踏风琴等设备。

朱瑞不仅关心剧团的物质建设,更关心思想建设和业务建设。他安排“华干”的教员到剧团来,指导创作和演出。剧团从晋城到长治后,朱瑞亲自把黄镇介绍到剧团说:“他是‘红小鬼’,老宣传队员了,请他教你们舞蹈。”黄镇时任八路军总部民运部长、八路军驻长治办事处主任,是我党、我军为数不多的接受过专业文艺、美术学习的艺术家。他耐心地指导剧团的工作,一招一式地教剧团的孩子们跳《乌克兰舞》、《黑人舞》、《叮铃舞》、《网球舞》、《快乐舞》等红军跳过的舞蹈。这些舞蹈令太行军民倍感新奇、耳目一新,成为了剧团的保留剧目,学习舞蹈也有效地提高了小演员们的专业水准与文艺气质。

组织宣传一致抗战



朱瑞为太行山剧团指明了办团的方针和任务,他说:“剧团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农民,要长期深入农村演出,动员一切力量抗日。”剧团遵照朱瑞的指示,沿晋东南的千山万壑行程二千五百余里,历时三个月,途经三十多个县城、乡镇,为八路军部队和当地群众巡回演出了三十余场。所到之处,剧团为宣传我党的方针政策、动员一切力量抗日救国、扩大八路军的队伍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巡回演出回到驻地后,朱瑞登门看望,让大家评选出八、九位先进个人。他代表上级党委,将雕刻有“突击者”三个字的奖品——日本造水笔奖给了这些先进个人。

当时的晋东南除了八路军部队,还有友军部队:东北军、西北军、阎锡山与国民党的部队。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朱瑞要求我军的文艺工作者到友军去演出,他对剧团的同志说:“你们要去做统战工作,扩大我党的影响。不仅对八路军战士宣传,还要对友军宣传。对友军既要团结,又要站稳立场,你们要影响他们,可不能叫人家影响了你们。”

太行山剧团执行朱瑞的指示,多次到友军部队去宣传统一战线,为争取友军、反对顽固派做出了努力。有一次剧团为晋城市高平县驻守的西北军17师演出,17师师长赵寿山亲自主持晚会,还即兴唱了一段秦腔。另一次剧团为驻晋城市阳城县的西北军演出,西北军的团长得知剧团是朱瑞派来的十分高兴,热情地用美食招待他们。还有一次,碰巧太行山剧团与西北军的雪花剧团同时在一个乡里演出。虽然雪花剧团装备好、演技强,但因演的是传统戏,台下观众不多。而太行山剧团这边演的是反映当时民众奋起抗战的新戏,台下人山人海,极大地激发了友军与乡亲们的抗战热情。

文艺战士的引路人

朱瑞既知识渊博,又和蔼可亲,深受大家的敬重。那时他虽然只有三十多岁,但在文艺战士的眼里是留过学、参加过长征的老革命。他利用自己任八路军驻第一战区联络处处长的国统区公开身份,号召、组织爱国青年投入到抗日中去。阮章竞、赵洛方等人都是慕名千里迢迢到山西晋城,投奔朱瑞参加八路军的。朱瑞十分欢迎阮章竞等热血青年的到来,亲切地与他们谈话,询问政治、学习、生活等问题,令年轻人终身难忘。

朱瑞用坚定的信念和言传身教影响着文艺战士,他讲列宁、斯大林、共产主义,讲朱德挑粮上山的故事,讲红军长征的故事,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鼓励大家说:“现在苦一些,打败日本鬼子,建成社会主义,国家强了,就会人人都富有了。”
朱瑞一有空就到剧团来,看看大家吃到怎么样?睡得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剧团的小孩子看见他就会张开双臂飞跑过来,朱瑞亲亲这个、抱抱那个。在行军路上,朱瑞把组织上配给他的枣红马让给女同志或小同志骑,自己与大家一起步行。他边走边讲故事、说笑话,大家围着他欢声笑语,爬山涉水不觉得累。他对小同志说:“我们革命军队和你们家一样,只不过我们这里的人多,是个革命的大家庭,有很多哥哥、姐姐,咱们一块打鬼子!”

朱瑞鼓励文艺战士多演戏、演好戏,特别鼓励他们大胆创作太行人民喜闻乐见的节目。朱瑞还亲自为剧团编写过一个剧本,从而激发了文艺青年的创作热情。太行山剧团创办的七年中,排演了大量深受欢迎的话剧、歌剧、歌舞剧、活报剧、街头剧、秧歌剧以及京剧、晋剧。这些剧目中既有古往今来广为流传的剧目,也有剧团同志根据当时当地现实生活、自己创作并流传至今的新剧,如:《保卫抗日根据地》、《太阳出来了》、《未成熟的庄稼》、《军民合作》等。

朱瑞创建太行山剧团之初仅25人,短短的两年后便发展壮大起来,晋东南各村各乡的“太行山剧团XX村分团”像雨后春笋般地成长以来。据晋东南文艺界第二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介绍:已有近二百个的业余剧团,近三千名演员。

被誉为“炮兵之父”的朱瑞将军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年早逝,但是祖国和人民没有忘记他。2018年9月30日中国国家烈士纪念日这一天,江苏省有关部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解放军报社、沈阳炮兵学院、朱瑞将军研究专家学者和朱瑞家乡等单位的代表聚集在江苏省宿迁市《朱瑞将军纪念馆》,隆重纪念朱瑞将军牺牲70周年,并召开报告会、座谈会和文艺演出,缅怀这位我军卓越的领导者。朱瑞将军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此文刊登在2018年12期《红色太行》报、第二期《长治方志》

(浏览 68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