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李雪峰回忆录–太行十年

后记

这本回忆录(上)记述的内容,主要是从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7年10月,我从河北到太行山,在刘伯承、邓小平同志领导下开辟创建根括地,至1947年刘邓大军从太行山出发,在大量歼灭敌人后,挺进中原,揭开人民战争战略进攻序幕,我于11月间离开太行区跟随大军南下的经历。整整10年间,我一直在太行根据地工作,因此把书名副标题定为《太行十年》。为了说明我参加革命工作的过程,我在回忆录的开头部分简要回顾了我的青少年时期,重点讲我是怎样走上革命道路的。

太行10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时期。10年中,我从一个比较幼稚的党的干部,在邓小平同志直接领导下,在开辟、创建、巩固、发展和建设太行根据地的工作中,锻炼成长为党的高级干部,做了应该做的工作,也取得了不少经验教训。每当我和在太行工作过的老同志回顾当年在太行根据地的战斗、工作、生活时,都激动不已。许多熟悉的同志建议我把太行 10 年的经历写出来留给后人。但是我保存的太行根据地的材料在“文革”中已丢失,只靠头脑中的记忆,很难准确地把我在太行工作的往事记录下来。

1980年5月.中共山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志敏同志带田酉如同志来看我,告诉我:省委已把研究编写太行根据地历史列为社会科学重点项目,由田酉如同志负责。田酉如同志带着一份采访提纲,很详细,要求我系统地介绍太行根据地的历史。他已查阅了许多档案资料。这样,他问我讲,一连七天,前一天准备第二天讲的内容,第二天上午讲。当时我手头没有录音机,他全靠手记。采访完后, 田酉如同志把整理的记录送我。这次采访的记录,为写这本回忆录准备了基本材料。

1986年,在张磐石同志指导下,山西、河北、河南三省共同组成的太行革命根据地史总编委会写出《太行革命根据地史稿》,送我阅看。我对其中第三章写太行整风一节提出了修改意见,并写了一篇《关于太行区党委党校的整风》,供总编委会参考。这是我执笔写的第一篇回忆太行根据地历史的文章。

1992年夏,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向我约稿,要我写一篇关于太行根据地党的工作的回忆文章。由田酉如同志根据我的回忆,并查阅有关资料,整理出两篇回忆录:《回顾中共太行区党委领导的整凤运动》、《关于太行区党委领导群众运动的回忆》,送一些老同志征求意见。许多老同志希望我写一本系统回忆我在太行区工作的书,并得到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同志的支持。

1994年夏,我和田酉如同志拟出了编写提纲,由他帮我整理回忆录。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又查阅了大批档案资料,于1996年12月写出第一稿 ,先后送请在北京的陶鲁笳、高扬、王谦、池必卿、翟英、张磐石、李琦、李友九、谷景生、杨珏、张铁夫、黄道霞和在山西的霍泛、李修仁、赵雨亭等太行老同志帮助订正核实材料,征求意见。

这本回忆录由田酉如同志根据我的多次口述,并参考太行根据地档案执笔整理,特别请长期在中共太行区党委工作过的陶鲁茄、霍泛和李庄同志详细订正修改。李丹林和赵春伟同志为编辑出版此书做了许多工作。权据大家的意见,于1997年6月修改出第二稿。最后由我定稿,并请原太行区党委最后一任书记陶鲁笳同志写了文章作为代序。这本回忆录的编写工作,得到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山西省史志研究院和三晋文化研究会的支持,还有许多同志为本书的编辑、出版提供了帮助,特别是得到中共党史出版社的帮助和支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李雪峰

                          1997年12月

(浏览 2,35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