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武涉林反顽战役

张伏生

1940年3月5日,由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参谋长李达指挥了震惊中外的反顽战役,由于作战地区涉及磁县,武安,涉县,林县所以这次战役又叫磁武涉林战役。

以129师为主的作战部队共有十三个团,是朱怀冰部兵力3倍左右,作战部暑是13个团分为左中右3个纵部,分路进攻采取包围穿插代术,插入朱怀冰部的纵深,直捣朱怀冰部御纵深。

作战计划形成后,刘伯承又指示说,这次作战关健在于迅速,叫朱怀冰来不及跑不掉,其他顽率来不及救援。

这次作战的成败,关系整个华北的抗战局面。因此,各部队在加强政治活动,讲清这次作战的重大意义,要不怕疲劳,不顾一切地坚决消灭他们!

在这里刘伯承极有预见性地提出“要不怕疲劳”的口号。因为他深知要想打痛打垮朱怀冰,必是一场不轻松的艰苦战斗。

“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这些古老的谚语早已深深印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朱德、彭德怀及其它军区领导人一起研究了国民党军这次行动的“王”和“七寸”他们认为打垮“摩擦”专家朱怀冰,就是住了“王”打在了“七寸”上。这是八路军敌后抗战以来第一次和武器精良的中央军交锋。

当时129师同时在冀鲁豫开展讨伐石三友战役,甚感兵力不足,讨伐朱怀冰使用太行、太岳、冀南的部队外,并请18集团军总部从晋察冀调来部分部队共计有13个团,委派参谋长李达为讨逆总指挥。

八路军参战部队及其指挥者名单:

右翼纵队指挥:周稀汉,386旅第一团

中央纵队指挥:李达

青年纵队指挥:易良品

晋察冀挺进支队:陈正湘

冀中警备旅:王长江

左冀中队指挥:王树声

先遣支队:张贤约

别动队指挥:桂干生

独立游击支队:桂干生

总指挥李达根据刘伯承,邓小平的作战意图,将部队作战任务区分如下:

一,独立支队以两个团为别动队,由桂干生指挥,经卢家寨进至观台漳河间的漳河两岸,选择隘行路险娶构筑坚固工事,堵截可能渡漳河溃逃的朱军。

二,386旅苐一团一部和独立支队由周稀汉指挥,截断后方交通,由南向北兜去消灭朱军主力,协助中央纵队于3月2日进至任村集杨耳庄一线,3月3日继续北伸到甘泉南王庄选择要隘构成工事,另派出足够兵力伸延到河口三岔路口兜击可能向西南迦窜之敌。

三,青年纵队,晋察冀挺进支队,冀中警备旅附炮兵两个连组成中央纵队为进攻军的主力,由李达统一指挥。

于3月2日拂晓通过朱怀冰的滴系部队94师与新编24师的接合部安子岭.南坡.南庄及王金庄.刘金庄.古台迅速歼灭朱怀冰的94师的280团,同时突入吴防.岭底.北王庄随时东撒,兜击两岔路口花园以东的朱怀兵97军司令部及其主力94师,对新2千师则采取争取方针,如顽固不化,则一并消灭之。

四,先遣支队为左翼纵队,由王树生指挥,于2月29日到达天牛西北侧击朱怀冰280团的右侧背配合中央纵队消灭。

作战命令下达后,3月5日凌晨,李达指挥易良品青年纵队,由治陶经鞍子岭向南,王长江警备旅由石泊镇经王金庄向东南,同时进攻朱军补充团守备的庙庄,西峧,南坡,前后牧牛驰阵地,激战至下午4时连续攻拔碉堡50余座,该团残部向牧牛池南逃走,晋察冀陈正湘挺进支队,由石泊镇出击遭到守备前后何家庄,禅房,青阳山的新2千师第7团的阻拦,该师系东北军骑4师改编,派特派员与之联系,劝其与八路军联系联合抗日,谈判达5个小时,该团团长仍不借路。

八路军为照顾东北军统战关系,答应绕路前进,突然开火,八路军只好回军反击,该团团长很快放弃40多个碉堡,向关防两岔口撒走,

晚上10时中央纵队全部会师于前后牧牛池地区。

周希汉指挥的右翼纵队同时开始进攻,在峪门口将冀察游击第二纵队第四中队击溃,至5日晨攻占南王庄和齐家岭,歼灭顽军1个营,顽军以3O00余人进行3次反扑,企图夺回齐家岭均未得呈。以后周稀汉即以主力扼守齐家岭另一郎绕过齐家岭向北王庄推进。

王树声指挥左翼纵队,3月4日下午由固城出发,当夜派出两个连袭扰马庄,天井一带的94师,主力侧进至张尔庄东南山地,阳止该师向东南逃走,并监视彭城,和村等据点日军。

桂干生一指挥别动支队两个团,也于任村集向南北阳城前进,由于在南坡一带遭到鹿仲麟部队的阻击,因而未完成破怀浮桥任务。

朱怀冰部队遭受攻击后迅速龟缩到南北两岔口,东西花园南北贾壁一带。朱怀冰认为该军阵地前有孙殿英新编第五军2个师和12个游击支队作屏障可以固守待援。未料到孙军经打入该军的中共党员副军长邢兆棠和副师长靖任秋等说以利害后,竟对朱怀冰军和八路军摩擦持中立态度,允许八路军借路道通过孙军防区围歼朱怀冰。

3月6日凌晨李达指挥中央纵队主力向朱怀冰的97军发起进攻,王树声指挥左翼纵队向张尔庄,南北贾壁,淘泉等地包抄拂晓,两纵队接近97军后迅速发起猛攻。

朱怀冰未料到八点超越孙殿英的防区直捣他的指挥机关和全部锱铢必较重向南逃窜。

刘伯承,邓小平在任村集指挥所捕捉战机,立即命令各部不顾疲劳,进行穿追猛打,坚决将朱杯冰消灭在林县,科泉以北地区。

为了阻止朱怀冰部渡过漳河后逃脱,刘伯承,邓小平命令周希汉率右纵队由邰家口,小王庄村渡过漳河向南疾进。7日上午9时先头团飞奔至卢家寨,东岗地区,咬住了97军的后尾。上人怀冰被迫返回应战,仓皇将部队展开,分守附近几座山头。

8日拂晓陈正明,刘道生指挥挺进支队和警备旅赶到姚村一带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击溃97军3000余人,易良品青年纵队也消灭了97军1个营,然后李达指挥各军由姚村东边南北陵阳一带,由西向东席卷围攻顽军。

当时在晋察冀被赶出来的金宪章新编第2师和游杂武装黄宇宙等部也均麋集在这一代和朱怀冰,鹿钟麟两部交混在一起反对八路军,有一定战斗力外,其他各顽均系鸟合之众,经八路军围即大部被歼,剩余3000余人漏网,经横水,科泉南逃。但这些顽军到临淇地区,又被桂干生率领的别动支队

伏击,最后鹿钟麟,朱怀冰等仅剩2000余人逃问修武境内。

3月9日129师师部接到了集总的指示,卫立煌出面请求我军停止进攻,表示愿意同我军谈判。八路军为了再一次表示诚意,向卫立煌做出最后的让步:一,撤退高部高部峰头村,东王庄,东西石门,西坪以南的八路军。二,我唐天际部主力撒到陵川,仅留小部掩护高,阳,垣线兵站。三,临汾,屯公路以南,长乐,高平公路以西之八路军撒至公路以东,以北该公路以东,以北之各友军同时撒至该公路以南,以西。四,请卫立煌我高,阳垣,曲兵站一线及我来往人员安全,并令各军互相尊重,取消对八路军的敌视态度。五,如卫立煌同意上条件,八路军当即遵照春季部署坚决打去敌人。

遵照集总的这一指示精神,并为了表示我军不愿扩大武装冲突的诚意,129师对俘虏进行教育之后,分挑交还给了鹿钟麟,朱怀冰等部。其家眷们也派人送回去。3日16日部队北撒。从此邯长公路以南,临淇,西坪罗以北地区,是被八路军所控制。

林北县抗日纪念馆 2006年摘抄军事网第九章

(浏览 4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