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上甘岭战役上的106团英雄们

白浪情 武燕平

时间无声无息地过去了整整70年,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了的英雄们,如果你们活到今天,你们一定也有像我一 样大的儿女,你们一定是一位慈祥的爸爸和爷爷。现在你们在“天那边”,我们享受着你们的福荫、我们的生活越幸福,我们就越深深地思念你们。


▲武燕平


70年前你们保家卫国,响应祖国的号召,毅然别离了自己的双亲、妻儿,踏上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血与火的征程!

1952年10月14号至11月17号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和12军浴血奋战上甘岭的第35天。 志愿军总部,调来最后一个参战团12军34师106团。

军令是:打到底,收摊子!

106团与敌人争夺上甘龄537.7北山高地战斗开始了,到12月15号整整28个惊心动魄的昼夜。上千名官兵壮烈牺 牲。



2号坑道被敌机炸弹炸塌!2连2排、排长范得志和40多名战友坚守在坑道里,两个班的工兵,冒着敌人的炮火扑上去,挖掘抢救战友。也都牺牲在坑道口。

战斗英雄1排长黄启均,上阵地之前,把口袋里的钱掏了出来,交给了营长说:”如果我牺牲了,这就是最后一次党费。”全排战士也纷纷留下了党费团费,全部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8连3班的战士林树勋,两个膀子都打没了,对战友说:不要管我,去守阵地。7班长朱金元双腿被压在猫耳洞里,战友们要挖掘他。他说:不要管我,守住阵地。直到最后牺牲。


▲这是几张战地纪功令。它记载了上甘岭战役,永远见证着战士们前赴后继的英雄事迹。


他们都坚守着阵地,负伤不下火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他们都坚守着阵地,喊着向我开炮!手握爆破筒冲进敌群。

一个战友倒下,他们都毫不犹豫、接过战友手中的炸药包,冲向敌堡。

他们为了救出被埋在坑道里的战友,冒着敌人的炮火、挖掘抢救,直到全部壮烈牺牲。

步谈机员李文扬,身负重伤却用自己的双手拉住电话线,为指挥部下达的战斗命令,当战友找到他时,他那 双手还紧紧地拉着电话线。

8连有对兄弟来自四川岳池,哥哥叫邱大云,弟弟邱大华四岁时因为家里贫穷,一斗米的价钱把他送的人。这对失散多年的兄弟,第五次战役后,弟弟邱大华来到哥哥所在连队当司号员,刚开始哥俩互不相认,连队开展“诉苦会”时,谈起了各自的身世,两眼泪汪汪,巧啊,兄弟俩竟然能在这里相认了。团政委于永贤,专门为这兄弟俩 拍了张团圆照。

11月18号,上甘岭,6号阵地上激烈地战斗着、上午10点哥哥邱大云牺牲,弟弟邱大华接过哥哥的枪继续战斗,16点弟弟邱大华也壮烈牺牲在6号阵地。


▲这张照片成为兄弟俩留在人世间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多么好的战士啊!106团这些芳华正茂,多才多艺、热爱生活的勇士们,在敌人的飞机大炮轰炸下,上甘岭的山头被削减了两米,面对这残酷的战争!生与死。没有一个叛逃,没有一个自残,没有一个退却,只要有一息生命,他们喊着向我开炮!他们用自己的身躯、筑成了战斗堡垒,绝对不放弃阵地…

1营1连把英雄王克勤的战旗插上了上甘岭。在连长、副连长牺牲的情况下,党支部率领全连,打退了“敌人”二 十多次的疯狂进攻,并在缺水缺粮等困难条件下,坚守阵地22天。

2营9连1班,高家兄弟山东人,哥哥叫高守余,弟弟叫高守荣,又是一个班的战友,战前哥哥看见弟弟穿的黑布鞋,露出了脚趾头,很是心疼,他告诉弟弟我有双新鞋子,等打完这一仗就给你换上。

战斗中,弟弟受了重伤,高守余搂着弟弟急切地呼喊着!弟弟睁开眼睛、可是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敌人的炮弹、密如雨点般落下,敌人成群结队地扑向阵地,高守余放下弟弟,对弟弟讲:“等把敌人打退,就带你去治伤”。他投入战斗,当他再次寻找弟弟时,那里,只剩下那只穿着有个破洞布鞋的脚,他把弟弟的脚紧紧抱在怀里,还来不及悲伤,敌人又攻上来了。高守余一人坚守在阵地,从拂晓到黄昏,口袋里只有三颗祖国慰问团带来的水果糖支撑着他,他利用5号阵地的岩缝和弹坑,拉着受伤的身体和心中的悲愤,打退敌人6次进攻,歼敌百余人。 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孤胆英雄”称号。


▲高守余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孤胆英雄”称号。


为争取537.7北山作战的全胜,上甘岭前线总指挥李德生副军长,给一零六团全体同志们的一封信,表彰了106团在上甘岭战役中八天的顽强精神和全体的智慧、战胜敌人,并期待着106团打到底,收摊子!争取 537.7北山战斗的全面胜利。

1952年12月15号,106团血战28天,为上甘岭战役,彻底画上了句号。将阵地交给了15军133团。

在15军上甘岭战役胜利庆功大会上,参谋长张蕴玉将一面“主动灵活,英勇顽强”锦旗奖给了12军106团。

12月15号,106团从上甘岭阵地撤下,团长武效贤,久久站在这一片被志愿军官兵用生命和鲜血浸透的焦土上,疼责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改变战术!减少牺牲!对不起!我没法,把你们从这片焦土地里分出来,没办法带你们回家了。

再见了我的兄弟、再见了战友们!


▲团长武效贤,久久站在这一片被志愿军官兵用生命和鲜血浸透的焦土上。


70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记不得那些在战火中牺牲的所有勇士名字了,但他们用生命谱写了上甘岭的辉煌历史,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到今天美军西点军校仍然把上甘岭战役作为教学的战例,军事研究家们,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有强大的武器装备,却拿不下志愿军106团阵守的上甘岭。华盛顿军事博物馆里,记载着上甘岭志愿军106团给他们带来的噩梦。

志愿军烈士的后代,12军106团后代给你们来扫墓。106团保卫股长武绪昌的儿子武将、流着眼泪描着那些被风吹日晒已经淡化看不清楚的英雄的名字。


▲武将流着眼泪描着那些被风吹日晒已经淡化看不清楚的英雄的名字。

我们永远忘不了,我们的父辈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回来的胜利与和平。让我们用最大的敬意,缅怀那些在上甘岭战役中英勇无畏的志愿军战士!


106团的勇士们——我们的亲人,你们永远是我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参加缅怀上甘岭战役的英雄们,106团后代:

106团团长武效贤、妻子杜念沪106团组织股干事。后代:武和平、武燕平。

106团政委于永贤、妻子许书文34师后勤部休养连指导员。 后代:于玲 , 于江源 ,于江苏。

106团政治处主任郝一针、妻子随营学校出纳杜仁华。后代:郝唯实,郝唯群。

106团政治处副主任康清林,妻子罗秀志愿军12军34师文工团员。后代:康晓敏、康秋萍、康晓潮、康春萍。

106团副参谋长常锁柱、妻子郝群。后代:常青。

106团警卫员孙玉才、妻子胡云苓中国科学院电工所保育员。后代:孙凤琴、孙京成、孙福成、孙奇丰。

106团一营营长宜文光、妻子梁桂英。后代:宜静、宜兵。

106团一营教导员王银虎、妻子毛筱娟南京军区护士。后代:王爱武、王冀榕、王建荣、王为民、王卫丰。

106团一营参谋长李治、妻子孙银秀原上海地下党员。后代:李晓申、李丽莎、李晓华。

106团一营战士崔廷瑞、妻子王淑琴。后代:崔豫花、崔伊花、崔海明。

106团二营教导员兼营长翟宽荣、妻子陈素萍106团宣传队宣传员、34师野战医院护士。后代:翟利亚、翟建军、翟建国、翟利英、翟兴利、翟爱民。

106团二营参谋长王满卷、妻子石季玉12军随校文化教员。后代:王宁平、王兰平、王卫平、王亚平。

106团二营五连指导员王润成、妻子赵英俊教师。后代:王林 、王宇 、王平。

106团二营机枪连副连长王美田、妻子杨凤兰。后代:王俊英、王俊莲、王俊秀、王峻峰。

106团二营副指导员段春林、妻子严志芳。后代:段萍 、段建军、段丽、段斌。

106团三营营长权银刚、妻子尹玉华102团政治处组织股政工队队员。后代:权尹、权勇、权伟、权彬。

106团三营教导员路茂礼、妻子陈深巧。后代:路晓芬、路晓林、路晓红、路晓燕、路军。

106团三营八连指导员米玉岗、妻子王秀琴。后代:米如新、米如群、米如增。

106团三营七连副排长许太保、妻子马风莲。后代:许建华、许建梅。

106团三营九连战士高守余、妻子张美英。后代:高建国、高富顺、高静。

106团三营九连战士张兰梅、妻子孟琴。后代:张明、张美荣、张云。

106团三营主治医师王松林、妻子杜玉琴。后代:王念华、王建军、王建敏、王建国。

106团卫生队队长楚存海、妻子高玉华教师。后代:楚志平、楚志建、楚志卫、楚志民。

106团医助赵寅汉、妻子杨庆兰河南大学毕业。后代:赵素平、赵红。

106团卫生员胡国樑、妻子孙玉珍。后代:胡军、胡斌、胡红。

106团担架连指导员宁体元、妻子闫玉清。后代:宁文、宁武、宁斌。

106团通信连朱志慧、妻子文远芝。后代:朱琴、朱荣、朱平、朱秀、朱斌。

106团组织股股长张明祥、妻子李琦12军31师93团政治处工作人员。后代:张燕良、张忆拉、张力军。

106团组织股副股长郭广森、妻子王成英志愿军12军34师野战军医院护士。后代:郭向星、郭其毅、郭艳。

106团宣教股股长叶宜耕、妻子胡德荣12军文工团。后代:叶华、叶军、叶晓天。

106团宣教股任见习宣教干事谢光照、妻子漆志君。后代:谢岷、谢芸。

106团保卫股股长武绪昌、妻子唐贤琴106团政治处工作队队员。后代:武戎、武丽玢、武丽佳、武将。

(浏览 6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