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斗智斗勇拼狠,八路军完胜——谈《百面战旗红》之“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精神特质

罗援

黄崖洞保卫战,是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在总部首长精心组织指挥下,独立遂行的一次坚守防御作战,抗击了6倍于己的日军主力8昼夜的疯狂进攻,取得了歼敌1000余人(其中毙敌850人)的战果,而我方仅伤亡166人。以6:1的战绩,“开中日战况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记录”,粉碎了日军妄图摧毁八路军军工基地的险恶阴谋。

此役,双方斗智斗勇拼狠劲,最终八路军完胜。



1941年初冬,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下达了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捕捉奇袭’大扫荡”的命令,妄图寻歼八路军总部和129师机关,捣毁黄崖洞兵工厂。10月30日,日军7000多人,在飞机掩护下,气势汹汹,分南北两路向根据地深处杀来。11月3日傍晚,先头部队2000多人进至距辽县下南会村30里处,猖狂叫嚣:“皇军是钢,八路军是铁,钢比铁硬!”

八路军副总司令员彭德怀、副参谋长左权直接指挥这次反“扫荡”作战,并把保卫黄崖洞兵工厂的艰巨任务,赋予了八路军总部特务团,要求特务团利用有利地形节节抗击日军,阻止其快速推进到总部机关和兵工厂跟前,黏住敌人,为八路军129师外线破敌创造战机。

战前,左权副参谋长命令特务团“以5天为限, 5天后再另作部署。”



特务团临危受命。

鉴于敌众我寡,敌明我暗,在作战指导思想上,左权要求特务团猛中求稳,以守为攻,以静制动,敌变我变,杀敌制胜。

当地人把黄崖洞比作一个瓮,将黄崖洞向南延伸唯一一条通向谷底宽约10米、长约500余米的峡谷小道称作“瓮圪廊”。

特务团团长欧致富对参谋长郭倡江说:“这个瓮圪廊易守难攻,对我们防守十分有利,要把这里变作日军进攻的‘鬼门关’”。

10日下午,日军炮弹稀稀拉拉地打来,欧致富判断敌人是用炮弹扫雷啊。于是,赶紧提醒位于一线的7连连长冀如明、8连连长钟建兴,待敌人炮击后要突击补埋地雷。

11日凌晨2时,日军先头部队趁着夜色,企图偷袭瓮圪廊,遭我警戒分队打击后,被迫分散展开。

拂晓时分,日军由偷袭转为强攻,一时间,炮声隆隆。

待炮火延伸后,日军发动进攻,并自作聪明在队前驱赶了100多只羊来“趟雷”。羊群后面,是300多名端着枪的鬼子步兵,其后是100多名勒马跟进的鬼子骑兵。

俗话说,狡猾的狐狸斗不过好猎手。八路军早有防备,路上埋的都是大踏雷,羊踩上不会炸,只有人踏马踩才响。

羊群勾响几个拌雷后,日军大胆地跟进,并将一路队形变成两路,又分成四路,企图一举突进瓮圪廊。

看准了时机,7连连长冀如明大吼一声:“给我炸这帮小鬼子!”

瞬间,百十个滚雷“天女散花”般凭空而降,炸得日军人仰马翻。

7连、8连前沿的几挺轻重机枪也猛烈开火。不到半个小时,日军已被毙伤200多人,我方却无一伤亡。

中午12时许,日军集中炮火向我7连阵地进行报复性轰击。有两门山炮竟然推到距我方千余米的槐树坪两侧突出部,对我方瓮圪廊南端工事直接瞄准射击。



欧致富立即电话请示左权动用火炮,干掉敌人这2门山炮。当时特务团总共只有2门炮,12发炮弹,若要打1发炮弹,都必须经总部批准。

没想到左权答复非常爽快:“好!12发炮弹,以4发打敌炮阵地,其余的打敌集团目标,全部打完,1个不剩!”

炮兵排接令后,只用2发炮弹,就把日军的山炮阵地摧毁了。接着,剩下10发炮弹都准确炸向进攻的敌群。

然而,日军火炮毕竟数量众多、火力猛烈。趁我7连阵地被损毁,竟有近百名日军冲进了瓮圪廊。

紧要关头,据守陡崖上的7连17岁司号员崔振芳,一个人不停地投出马尾手榴弹120枚,炸死炸伤日军数十名。不幸被日军炮弹击中,壮烈牺牲。

已经身负重伤、双目失明的1班长王兴国,趴在阵地上仍疾声高呼:“为崔振芳报仇啊!”“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在阵地前!”

趁我前沿部队力有不支,日军一窝蜂地冲到了“百梯栈”的断桥前。

幸亏在此之前,欧致富已下令拽起吊桥,失去了吊桥,“百梯栈”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日军傻了眼,但贼心不死,竟然下到沟底,想从十余米高的绝壁爬上断崖。

守卫在断崖顶上和断桥头工事里的8连副连长彭志海,带领12名战士,突然一声高喊:“打!”顿时铁雷往下飞滚,手榴弹向下怒掷。成百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哀嚎一片。

但残忍成性的日本鬼子竟然利用死角,拖着死尸搭起“尸梯”向上攀登。

看到鬼子如此丧心病狂,8连战士又从断崖上一口气滚下了十几颗大雷。爆炸产生了巨大的气浪,弹片在沟里来回撞击,不仅把鬼子堆的“尸梯”摧毁,还将下面的“活口”消灭殆尽。

气急败坏的日本鬼子竟然释放了毒气弹,团长欧致富中毒昏了过去。几十发毒气弹施放后,日军以为把八路军全熏倒了,又开始往上扑。岂料我军采取防毒措施及时,中毒并不严重。3营长钟玉山沉着指挥,把日军放近了打,又将日军的进攻打退了。

经卫生员紧急抢救,欧致富苏醒过来。左权打电话,问他,“还能坚持吗?“

欧致富坚定地答道:“冲锋不行,指挥还行,请首长放心。”

傍晚5时,在炮兵火力掩护下,一伙日军摸到阵地前来拖尸体。

8连战士,看准时机,把滚雷、手榴弹甩向崖底,将拖尸的日军又炸倒了一片。

12日一天,敌人没有动静。欧致富判断,鬼子可能是要放弃进攻瓮圪廊、百梯栈,而选择新的突破路线,于是将这些迹象报告上级。左权指示说:彭总估计敌人会选择桃花寨一带最险要的地方作突破口,你们要充分准备,以变应变。



果然,13日拂晓,日军的火炮开始集中轰击南口东侧的大断崖,一口气倾泄了300余发炮弹,把4连不满一百平方米的阵地、工事大多炸毁。

随后,几十个敌人在夜暗中用登山钩偷偷攀上了大断崖,突然冲到了4连前沿阵地。

尽管4连连长杨兴华立即调整防御,但还是陷入了被动。副连长和几名战士身负重伤,1排长牺牲。

我军立即组织反击,敌我双方形成对峙。1排副排长陈启富三处负伤,机枪手孙连奎被碎石压昏,最后两个班只剩下了7个人。

危急时刻,陈启富忍着伤痛,带领7人避过日军炮火,猛往崖下甩手榴弹、推滚雷,阻止敌人的后续冲击。

孙连奎被枪炮声震醒过来,来不及拱掉身上的石块,就拉起机枪,对准敌人猛烈扫射,瞬间把敌人的山炮、机枪给打哑了。

激战了一个上午,日军只推进了200多米。他们一边从正面继续攀崖攻击,一边从右面侧攻下沟,企图从瓮圪廊后侧的金盏坪、羊角崖攻占水窑口。

4连与8连不为所惧,配合默契。4连在左侧无名高地上专打敌人的后尾,8连在右侧山口处专打敌人的迎头,让日军首尾难顾。

欧致富冒着炮火赶到2营阵地,发现日军想要夺取跑马站山下与桃花寨之间的深沟,借此路攻进我核心阵地水窑口。立即派8连配合4连,把桃花寨到水窑口一路夹沟都埋上了地雷。

下午,200多敌人果然冲进了夹沟里,被沟底新埋的地雷炸得哭爹喊娘,悉数被歼。

从14日上午8时起,日军又对我桃花寨西南无名高地发起攻击,并向4连阵地投掷了燃烧弹。

我4连1排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格斗,终因敌众我寡,伤亡过半,4连连长杨兴华急令1排撤回1568高地4连主阵地。

左权得知日军已攻上断崖,立刻因情制宜,命令特务团在南口右侧只留少数兵力守备,其余人集中起来作预备队使用。

他在电话里询问了部队伤亡情况,当听到欧致富报告伤亡总共不到200人,兴奋地说:“你们打垮了日军整整一个联队,再咬两天‘牛筋’,敌人就要抽筋断骨了。”同时,他告诉欧致富,已命令外围作战的129师主力部队包围了黎城,并火速向黄崖洞靠拢,待机歼敌,胜利在望!

15日一早,日军进入最后疯狂阶段,增加了兵力、火力,还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对我阵地猛攻,出现了4天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场面。

日军兵分两路,从东和东南侧连续4次夹攻我1568高地,至上午9时许敌攻击得手。

得意忘形的日军接着以分进合击的战术,对我方断桥、水窑口阵地发起三路猛攻。

守卫在南口断桥阵地的我军战士,在敌人夹击中,凭险坚守,连续打退敌人多次冲击,让日军始终未能越过断桥,有力地牵制了进攻水窑之敌。

守卫在水窑口阵地的我军战士,与三面进攻之敌展开了地雷战、肉搏战,当日击退敌人11次冲击。

16 日,日军在我前沿阵地使用喷火器和燃烧弹。顿时,整个阵地烈火熊熊,烟雾腾腾。8连8班长王振喜带领全班战士跃出工事,披着满身的烈焰向敌群猛烈射击、投弹,毙敌70余人,直至在肉搏中壮烈牺牲。

这时,攻占1568高地的敌人,也转头向南压下,形成对水窑的第四路进攻。每一个阵地都在反复争夺,奋力拼搏,战斗进至白热化。

不久,彭德怀打电话对特务团政委郭林祥说:“你们坚守5天的期限已过,工厂机器都安全转移了,就让敌人爬进去‘捡破烂’吧。晚上所有部队可退到二线,既要诱敌深入,又要顽强防守。”


(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和团长欧致富察看地形)
(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和团长欧致富察看地形)

天黑时分,欧致富和郭林祥决定7连坚守水窑工厂区,并派出布雷组,将水窑主阵地和通往工厂区的路上及崖边,全用地雷封锁起来。

一切布置就绪后,17日拂晓前,特务团所属部队依次撤出南口和水窑各阵地,退入纵深高地,继续坚守。

至此,仗已打了6天,可是日军却连兵工厂的边都不曾摸到。日寇第36师团师团长井关刃中将狂躁不安,怒骂手下无能,向葛目直幸大佐等几个主要指挥官下了死命令,两天内必须攻下黄崖洞,否则就以死谢罪。

17日上午,日军分兵两路经水窑口向黄崖洞工厂区发起攻击。特务团干脆与敌人打起了拉锯战。

特务团且战且退,将敌人引入了地雷阵,结果敌军又被炸得横尸遍野。

下午,历经千辛万苦攻进黄崖洞工厂区的日军,却见到洞里空空荡荡,不要说机器,就连一颗螺丝钉也找不到。

葛目直幸大佐恼羞成怒,令部队改攻2营5连防守的1650高地,企图大迂回控制整个水窑工厂区,战斗再次在这里激烈展开。

5连排长王万年,带领6名战士坚守在一个山洞改造成的工事里,甩出了6箱手榴弹,把从三面冲来的敌人炸得血肉横飞。

战士李天光守在悬崖边有利位置,趁日军立足未稳之际,接连捅死捅伤10多个攀崖偷袭的日本兵。

17日晚,总部给特务团发来通报:要求特务团最后坚持一下,择机反攻。

18日清晨,两路日军夹击1营防守的2008高地,企图打开左会山垭口。欧致富和郭参谋长立即赶到1营指挥战斗。

突然,2营5连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声,200多日军从黄崖峰往左会山口攻击而去。不一会儿,3营方向也响起了枪声,营长钟玉山报告,有200多鬼子摸进工厂区,沿着水窑山向西山进击,7、8连正设法将敌人拖在工厂区。

欧致富认为反击的时候到了,遂命令1营出击。7天以来,主力基本未动的1营,在营长魏传连、教导员邓家辉率领下,如猛虎下山,对日寇施以致命一击。

1营机枪连班长李昌标,一口气射出子弹480多发,大量杀伤了敌人;机枪手帅二保,凭据有利地形,毙敌60余人。

午后,敌人发了疯,不再去找机器,集中兵力向我2008高地猛攻,一部分敌人一度突入了我军阵地。战士边全功,在敌冲到身边时,毫不犹豫地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2连连长雷以生临危不乱,带领全连与敌在主峰上反复拼搏,趁敌立足未稳之际,以猛烈的反击夺回了阵地,先后打退了敌人8次冲锋。

夜晚时分,1营1连、3连齐心发力,将敌人赶出了水窑山和黄崖山。7连、8连也乘夜色反击,冲出水窑口,控制住了断桥。4连1排在桃花寨与连队主力汇合,一举消灭了残敌,恢复了对黄崖洞全部防区的控制。

19日拂晓,我外线129师对日军形成反包围,并发起反攻。在黄崖洞左突又冲了8天的残余日寇,完全崩溃,无心恋战,狼狈逃回黎城,途中又被歼灭了500多人,黄崖洞保卫战至此胜利结束。



面对6倍于己的凶残日寇,特务团将士不辱使命,创造了灵活机动、以少胜多的辉煌战绩,配合主力最终粉碎了日军大“扫荡”,被八路军总部授予“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光荣称号。正所谓:“策马当关一线天,战罢沙场月色寒。太行铁鼓声犹震,背上长刀血未干。”

日寇再硬的“钢牙齿”,也啃不动英雄八路军的“铁拳头”。

斗智斗勇拼狠劲,日本侵略者都不是八路军的对手!

(浏览 8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