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路骆行(之一)——学生时代

江和平



骆行(在延安曾用名:郭从琴、郭曼里)阿姨是我最崇敬的长辈之一。抗日战争期间,阿姨的丈夫是原八路军太南办事处第一任主任李新农伯伯,之后我的父亲江涛接替李伯伯任太南办事处第二任主任。我敬佩阿姨既有对老前辈的尊敬,又有亲人之间的情谊。

阿姨是一位具有坚定信念的革命者。加入中国共产党六十余年来,无论是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还是身处逆境的困难时期,她的共产主义理想从未动摇过。

阿姨是一位技术精湛的白衣天使。她从延安中央医院开始,就刻苦钻研专业技术,兢兢业业地为每一位伤病员服务。

阿姨是一位有博爱之心的母亲。她不仅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孙,也时时关怀老战友的后代,倍加关爱烈士的遗孤,精心照顾患病的儿童。

阿姨是一位活到老、学到老的才女。她不仅擅长吟诗、写作、书法,耄耋之年还在学电脑、学外语,1989年曾获卫生部老干部书画优秀奖。

阿姨是一位乐观主义的长者。数年来我多次探望,她那鹤发童颜的神采、和蔼可亲的笑容,令我禁不住每次都打趣地说:“我永远是阿姨的粉丝。”直到2011年底,得知阿姨患了癌症,我心中十分焦虑、前去探望。阿姨依旧是精神矍铄地说:“我很好,别担心,我会闯过疾病关!”

2011年春节,我与阿姨有过一次长谈。87岁高龄的阿姨耳聪目明、口齿清晰、记忆力极强,回忆了她平凡而光荣的一生。我把阿姨的部分经历记录下来,这是她留给我的最珍贵的财富。

1924年阴历8月13日,骆行阿姨出生于陕西渭南一个高级职员家庭。1933年在家乡上的私塾和小学,该小学的校长和部分老师是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他们对阿姨走上革命道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在阿姨的家乡爆发了。上小学四年级时的阿姨家里住了很多东北军,蒋介石的消极抗日引起民众极大的愤慨。阿姨的音乐老师贾玉凤一面教书,一面带领学生组织村里的妇女到学校参加识字班,宣传抗日救国。阿姨在老师的带领下,积极地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并担任了女子宣传队队长。她带着十多个女孩子走遍了方圆二十里路的村庄,贴标语、搞募捐,并成为妇女识字班里的小教书先生。

1937年“七七事变”后,阿姨从老师那里接触到了中共中央发表的《八一宣言》、《论持久战》等抗日文献。在进步书籍的影响下,阿姨的思想有了极大的提高,坚定了向往共产党、抗战一定会胜利的信念。

1939年,阿姨就读于渭阳中学(现名固市中学)。渭阳中学成立于1922年,在大革命时期是渭北革命的堡垒,也是渭华暴动的指挥部,李大钊、陈独秀等革命先驱都与该校有过密切地联系。学校里有一批从名校毕业的优秀教员,其中有不少的共产党员,如校长雷五斋、美术教员刘流(刘铁华)、数学教员马荫宇(马乃恕)、地理教员李辅仁等。教历史的老师从讲历史讲到爱国,教语文的老师讲述丁玲、沈从文等进步作家的著名文章。聪明伶俐的阿姨能大段地背诵这些经典文章,把这些进步的思想铭记在心。阿姨还参加了党的地下组织成立的学术研究会,并负责出墙报、演剧目、宣传抗日。她们刚把墙报贴出去,就被国民党的学生组织“抗先团”撕掉了,说是共产党的宣传。阿姨她们针锋相对地又出了第二期,阿姨在这期中写了文章《浪花》,共产党员霍克勤写了《苍蝇的嗅觉》等佳作。

当时,阿姨的家乡经常看到日本的飞机飞过上空去轰炸西安、云南、重庆,阿姨和老师、同学们常常要躲到郊外土壕里去上课。进步师生不断地受到敌人的迫害,一次孙崇甫、常丹平、任学三、王茂成四位同志被敌人抓到监狱里了。阿姨和同学们组织了罢课抗议和营救。雷五斋校长亲自到县党部,拍着胸脯把他们保释了出来。接着敌人又要抓刘流和马荫宇(马乃恕)老师,党组织得到消息及时将他们送离了学校。他们刚离开一个小时,敌人就来抓捕,并搜查全校,连学生的床铺下都搜了个遍,结果只搜到了一本书高尔基的《母亲》,但是这本书皮是红色的也不容许,被查收了。

1940年,骆行阿姨在中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数十年后,阿姨回忆起地下工作中,同志之间的亲密友情与战斗精神依旧激动万分。那年冬天,阿姨和四名同学一起授命到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取回一些革命资料。左天恩老大哥从办事处把资料拿来,计划让住在西安北大街小旅馆里的同学们带回学校。其他的同学个头高、年龄大、比较显眼,只有阿姨人小,个头矮,不容易引起注意,大家就把资料藏在阿姨的棉大衣里面。晚上警察到旅馆搜查,命令四个大同学把衣服打开,查看有没有携带“反动”资料。轮到阿姨了,十分幸运,拍拍她的肚子过去了,可谓是有惊无险。


相关内容

(浏览 22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