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回忆渡江战役前夕当邓小平的参谋长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精神,我们继续加紧准备,调整部署,修订计划,并组织三野指挥机关南移。

张震回忆渡江战役前夕当邓小平的参谋长3月21日,陈毅、谭震林、唐亮与我一起乘火车到蚌埠。第二天,召开干部会议,由陈毅司令员讲当前形势与任务以及加强纪律性,做好军管准备等问题。

23日夜,三野指挥机关进至蚌埠东南孙家圩子。第二天一早,我向陈毅司令员简要汇报了指挥机关展开的情况,并随他到作战室研究敌情,尔后处理文电。晚上,我根据陈毅司令员的指示,草拟了渡江作战的预案。

25日,邓小平政委抵达。他与陈毅司令员一起主持召开了三野兵团负责同志会议。10兵团因太远,负责同志没有到会,其他几个兵团领导也是陆续前来的。

会上,首先由我汇报三野渡江准备情况和作战预案。然后,邓政委讲了二野3个兵团的渡江行动计划:准备以陈锡联、谢富治兵团并指挥15、16军肃清枞阳镇至望江段,首先歼击安庆之敌,现先头部队距离安庆约20余里。他说,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已奉命沿平汉路及其东侧南下,以主力出宣化店,威胁白崇禧部。“小诸葛”(白崇禧的绰号)为了保守武汉,已将安庆之第46军西撤,第7、48军沿平汉线集结,桂系与蒋介石之间、白崇禧与汤恩伯两战区的矛盾加深,这种矛盾我们可以利用等。接着,9兵团领导也在会上汇报了兵团部署情况。,

26日和27日,会议继续召开。先由8兵团汇报攻浦计划及兵团部署情况。经讨论决定:解除8兵团的攻浦任务;将26军东移,加强镇江对岸的兵力;留34、35军在两浦正面积极佯动,牵制敌人;明确了渡江时对敌江北桥头堡不同情况的处置方法。7兵团领导是最后赶到并汇报的。谭震林副政委向与会的兵团负责同志传达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

陈毅、邓小平、谭震林还议论到,中央军委原定4月13日渡江,此时正是农历三月十六,月光通宵,不利于达成攻击的突然性,因此,主张推迟到4月15日黄昏渡江。陈、邓、谭首长还签发电报,将这次三野兵团负责同志会议情况及确定的问题、建议事项等报告了中央军委,得到军委的批准。

会议当中,我接到25军的报告:国民党首都警卫部队第45军97师师长王晏清率部起义,但被敌发现,仅率少数人员乘船抵达长江北岸。王晏清到野司后,我从会议中抽身,接见了他,并从谈话中进一步查实了南京周围地区的敌军部署。

28日,粟裕同志从济南休养返回野司。我把兵团负责同志会议情况向他作了汇报。他谈了对整个渡江作战的设想,胸有成竹地说:在我百万大军直逼长江,拥有战略战役主动权的情况下,可采取宽大正面同时展开强渡与重点突击相结合的打法。我完全同意他的见解。看来,他在休养期间,也丝毫没有放松对渡江作战问题的思考。

傍晚,我们到作战室,再次研究作战方案。最后,确定将主渡方向选择于江阴以西地段,以求迅速截断京沪交通,切断南京周围敌之退路。将野指东移到泰州附近地区,以加强东集团渡江方向的指挥。

30日,野司召开行动部署会议,后勤司令员刘瑞龙、副司令员喻缦云参加了会议。喻缦云讲了去中央军委汇报三野渡江后勤准备的情况。因他调来不久,我们刚认识。说起来他还是我平江长寿街第二高小的学长。会上,我向后勤部领导传达了野直东移的原因及行军路线,并要求对原定后勤部署作出调整。我还与司令部各科科长研究了野直东移与指挥所组成等问题,并指定专人负责,组织拟制行军计划与车辆分配方案等。31日晨,我将三野的整个作战部署拟成电文,致二野并报中央军委。

在兵团负责同志会议期间,邓小平政委提出,要陈毅草拟一个作战纲要。陈毅司令员对我说,这是司令部的工作,你熟悉,马上写一个包括两大野战军行动在内的渡江作战命令。我便根据会议讨论情况拟就,交陈司令员转邓政委审阅。邓政委看后,说大兵团的作战纲要是指导性的,不能写得太具体,主要是说明战役企图、可能的发展变化以及预案等即可,要给两个野战军根据战场实际机断行事的余地。

随即,他亲自起草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纲要明确提出:由粟裕和我率三野8、10两兵团8个军及苏北军区3个警备旅共35万人组成渡江东突击集团,在江苏三江营到张黄港段渡江;谭震林率7、9两兵团7个军共30万人组成渡江中突击集团,在安徽裕溪口至枞阳镇(不含)段渡江;以二野3个兵团9个军35万人组成渡江西突击集团。东、中两集团,统归粟裕和我指挥。西集团由刘伯承、张际春、李达指挥。

4月1日午前,邓政委又召集我们对纲要逐段进行讨论。他签发后,由我交机要科,用三野电台上报中央军委并发兵团以上单位。军委于4月3日复电同意。《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是渡江作战的纲领性文件,纲要确定的具体设想,在渡江战役中得到了圆满实现。这一光辉文献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一卷。后来,小平同志在谈到渡江作战时说:“我的指挥部在三野司令部,张震是参谋长。”指的就是这一段情况。

近年来,不少党史、军史工作者很重视研究渡江战役这段历史,但有的把《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制定的经过情况搞错了。作为一名当事者,我根据当年的日记记载,并作了回忆,就是上述这样一个过程。关于渡江战役的部署,是在孙家圩子最后确定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亲历者的故事):张震回忆渡江战役前夕当邓小平的参谋长

(浏览 1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