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当前俄乌战争 曹伟国提出的五条战略思考

——中国:正处在将强未强的爬坡过坎阶段,发展不仅需要稳定的内部环境,也依赖于和平的国际环境,想极力避免引火上身,但注定难以置身事外。

战争不符合中国发展利益,符合美国资本利益,但当战争不可避免时,应牢记“两霸总要争取一霸”。1972年在送走访华的尼克松后,毛泽东主席再次叮嘱外交工作人员:“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们的政策。两霸我们总要争取一霸,不两面作战。”美是俄乌冲突的渔利方,俄也有自己的战略利益追求,对此,既要防止被俄过度战略倚重利用,但也要看到俄所做的是武力反抗美霸的事业,应对俄予以坚定支持,不能仅止步于保证俄不会输大,更得力争俄打得赢、赢得漂亮。

泽连斯基倒了美国可以再扶植一个,普京倒了中国可能面临极大战略被动。俄乌冲突爆发初始,普遍认为美国计划先俄后中,解决俄罗斯的威胁后再全力“围剿”中国。事实上,留给我转圜的时间与空间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充裕,拜登对“抹掉俄罗斯过去15年的经济增长及未来多年保持增长的能力”充满信心,这或许是事实问题。假如美“反俄倒普”阴谋得逞,“二次解体”的俄罗斯必然倒向西方,中国届时将不得不腾出巨大战略资源确保漫长的北部疆界线稳定,再难以集中战略精力应对解决台海与南海这“两海”问题,腹背受敌的中华民族复兴进程将会被彻底打断。

要意识到普京赢得冲突后留下的战略遗产也会为中国所用,所以既然选择了与俄“背靠背”,没有正面直接介入,也无法回避战火,就得注重自身战略信誉,成为俄坚实的战略后盾,像70年前一样,让世界看到中国反抗美霸的精神风貌。

纵观俄罗斯与美北约几十年的博弈较量,俄罗斯的战略运筹与策略运用既有出彩的部分,也有一些掩不住的败笔臭棋,带给我们强烈且现实的战略警示:

一、不能让美国觉得中国输不起。

俄在面对美霸权极限施压情势下,所展示出的坚定战略决心与国家意志有效拒止了美国直接介入,很值得我们深思。小平同志当年就曾强调:“对美国一定要有最坏情况的打算,不要怕中美关系倒退,更不要怕停滞,对在停滞、倒退情况下如何同美国交往,要认真准备”。美国的战略观是“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只有成为美国击不败的对手,才有可能成为美国的朋友。进取图强的战略总会伴随一定程度的风险,不能在对美博弈中因害怕危机风险升级就蹑手蹑脚。越是怕什么、越可能来什么;越是怕可能输,越可能输得惨。新中国正是因为不怕“解放战争晚几年胜利”而打赢了抗美援朝战争,让美国接纳了新中国存在的现实。未来必须充分做好同美关系完全破裂的准备,至少要正告美国我们有“我身虽死、却能让你生不如死”的能力,迫使美国不敢介入干扰我统一进程、不得不承认我民族崛起现实。

二、不能等敌人将枪口已经抵在胸膛上时再想起反击。

美国连续操控北约东扩也是在对俄刀刀切香肠、步步踩底线,这次挑动俄乌冲突的考虑是:若俄罗斯赢了、美国不会吃亏;若乌克兰赢了、北约顺势前推。总之,直到美北约的火炮射程覆盖到克里姆林宫时,俄才想起绝地反击、找寻真理。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战略反击一定要有提前量、预留时间与空间,不能总是让美国试探踩踏我们的底线,到最后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底线在哪里。如果说抗美援朝是新中国的立国之战躲不过,那么中国也必将面临一场对美博弈的复兴之战,若注定绕不过,那就应明白“晚打不如早打”的道理,须从当前开始拉时间表、算提前量。

三、不能再幻想我与美西方利益深度融合对方就不敢下死手。

俄罗斯是世界最大天然气出口国、第二大原油和凝析油出口国、第三大煤炭出口国,是欧洲绝对的能源命脉。然而即使俄紧紧攥着欧洲能源“脐带”,也无法有效阻止欧洲随美对俄全领域极限制裁打压。因为能源对欧洲而言只是能源,对俄罗斯则是经济底盘。降低一国战争能力最彻底的方式便是摧毁其经济基础,经济抗毁能力是国家现代战争能力的基础支撑。当前,中美经济深度融合,以为这是美西方不敢同我“撕破脸”的基础,事实上也恰恰容易成为其击垮我的关键途径。必须对中西融合度重新审视,一方面,应抓紧改变中美、中欧经济链和科技链结构,让美西方对我依存度大于我对其依存度,发展并攥紧美西方国家命门领域“非中国不可替代”的底牌;另一方面,在涉我核心关键领域,要有主动同美脱钩的意识、计划和准备。唯有如此,美西方不敢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也才会不怕输更不会输。

四、不能再幻想面对国际事件时我可独善其身。

随着我国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国际地位迅速跃升,中国态度已无可避免地影响世界重大事件的走向,中国立场自然备受各方关注。俄乌冲突中,从美国企图借机制裁中国、乌克兰外交主动示好,到中欧频繁对话、中俄及时沟通,无不说明我国已然成为国际战略博弈的重要一方。但此次俄乌冲突的突然爆发,着实反映出我应对重大国际突发事件的意识和能力准备均有所欠缺,特别是对美极限制裁俄罗斯始料未及,缺乏强压力测试的意识和准备。未来任何突发国际事件,不论是美等大国诱压中国入局、还是小国期待中国作用,我国均再难置身事外,甚至极有可能成为当事方,必须强化对重大危机的应对处理能力,确保在国际风浪中有效维护自身利益。

五、不能单纯地认为美国霸权在加速衰落。

近年来,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提升,但美国霸权加速衰落的论调也不绝于耳,民众陷于极大的麻痹自得,以致于我们很多时候真的以为美国走到了穷途末路。事实上,美国衰落的论调多源自美国自身战略界。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为“围剿”俄罗斯,在全球范围尤其是西方阵营展示出了强大的领导力和动员力,不仅让俄“闪击乌克兰”计划搁浅,也着实给我们上了“惊心动魄的一堂课”。战略藐视是必要的,但也要保持清醒,藐视敌人不等于敌人真的不行。中国在快速发展进步,美国也未止步不前,这些年中国也深受美国霸权迫害,但美国尚未像对俄罗斯这样给中国全方位下猛药,未来我可能承受的制裁广度、烈度必定远高于俄,因此决不能低估美霸权影响力和破坏力。必须心中有数、统筹全盘,把握关键环节,以时不我待的战略紧迫感,抓紧做好应对准备。

(作者系昆仑策特约评论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浏览 40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