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长津湖战役中的志愿军89师

王东炎

随着《长津湖》效应的出现,志愿军89师在长津湖的表现,也被人们有所了解了。但线上载文有不实之处,本文想再谈谈志愿军89师在长津湖战役中鲜为人知的事情。

(一)

89师参加抗美援朝,最早是从上海浦东出发的,出发前还是一支“不成军”的部队。所谓不成军,就是89师在半年的时间里经“三次折腾”。第一次是30军军部改编为华东海军部,89师编入20军建制;第二次是89师师部改空降兵旅部,三个团分别编入20军的三个师建制。师长余光茂,政委王直因体检不合格,另行分配工作;第三次是招回余师长、王政委,重组89师师部,三个团归建整顿。归建整顿开始时,89师没有师部;267团二营缺编,265团和266团也各有两个连队缺编。因为这些分队的人员选调到空降兵部队去了。另因89师相当多的人在空降兵体检时, 发现有“日本血吸虫病”(淮海战役后,解放战士占一半多,多是南方人),整顿时又进行了一番“治病运动”。至于89师怎么重组,怎么整顿,怎么治病,话太长,不多说了。

1950年10月,89师北上山东驻训,89师师部驻兖州郑家村。驻训期间,89师补充了1500名新兵;师配备了炮兵团(骡马牵引),这样才使89师“成军”。




(二)

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打响,经二十多天战斗,将美军赶下大海, 扭转了朝鲜战局。但是志愿军九兵团伤亡重大,最多的是冻伤(亡)。九兵团第一梯队进攻的八个步兵师除89师外,因冻伤 (亡)非战斗减员都在2000——3500人。89师是多少呢?《89师咸镜南道战役总结》(原始件)是这样说的:“各级干部责任心强。在严寒的斗减员,师团领导都非常重视。当师部在得知缴获敌人三千条毛毯后,想到的是将这些毛毯剪开给战士们包脚。在二十多天作战中,冻脚、冻手、残废的只有四十余人,比较为数甚少。“ 现在线上广传89师因冻伤非战斗减员400多人,实际这个数字是89师在长津湖战役中非战斗减员总数,即冻伤减员40余人, 其它类非战斗减员(失踪、事故、疾病等)近400人。“三千条毛毯”是267团进攻柳潭里之敌时,从陆战一师第七运输大队手中缴获的。师首长下令267团归建时带到社仓里师部。

为什么89师因冻伤减员那么少?“三千条毛毯”起了重大作用,但还有其他重要原因。首先是89师的防寒意识比较强。在89师军列到达沈阳前,师首长就指定黄河清副参谋长(三年游击战争时的老红军,后为福建省军区后勤部长、福州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专司负责防冻服装的筹措分发。同时要求已下到各军列政工人员,在开展入朝政治教育同时,加强防寒防冻的教育(战争年代,部队生活管理属于政治工作范畴,因为以“当兵吃粮”动机参军的极多,要兵员思想稳定,生活有保障是前提。所以有生活保障好了,政治思想工作就做好了一半的说法),将政治思想工作落实到衣物发放上。89师军列共有9列,是陆续到达沈阳车站的,从第一列到达,到最后一列离开,总共就在沈阳车站呆了一天。但是全师都穿上了寒带的棉衣棉裤和棉大衣,部分人缺棉帽、棉手套和棉鞋等。对这部分人,也采取了拆掉棉被,利用破棉絮缝制棉帽、耳套、棉手套、棉祙等措施以补救。其他部队到站发放防寒衣物情况,不会比89师差太多。出现大面积冻伤原因,与有些部队防寒意识不够有直接关系。《抗美援朝战争政治工作几个主要问题的经验总结》(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政治工作经验总结编委会1958年10月编,下简称《政工总结》)中说道:“例如对朝鲜北部的严寒。我们估计的就不够。20军的一个师,7000多件大衣留在鸭绿江边。66军为了轻装。三人只合带一床被子。”(《政工总结》第29页)……

(三)

《政工总结》中还说道:“九兵团入朝时规定每人携带7天至10天的粮食。不少单位没有坚决执行。有的带了5天。有的只带了3天。待入朝之后,大片土地满目荒凉,十室九空,已经很难“就地取给”了。”(《政工总结》第30页)89师是在辑安下火车,11月7日徒步跨过鸭绿江,携带了7天的干粮,到达长津湖地区时就断粮了。89师先头267团接防42军时,42军主动送给267团几袋粮食。42军是从黄草岭运动防御诱敌深入到长津湖的,由于是东北部队,又是担任过生产任务的部队,所以粮草备份多。在当时送粮就是救命的“雪中送炭”之举,所以,王政委亲自到42军部队感谢。除感谢外,还抓紧时间向42军学习吸取与美军作战的经验。

89师师部也断粮了2天。当时,兵站还没建立,就地也筹不到粮食,但这对89师来说已不是大问题了。因为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89师早有准备。部队经过江界(北朝鲜临时首都)时,师首长已经看到后方不是没有粮食,而是缺少那最后“一公里”的运输能力。由于步兵多走山路,炮兵走公路目标大,且积雪深厚,运动极为缓慢,易成为敌机的轰炸目标。89师首长这个判断,后来被其他部队所验证。(例如26军在向战区开进时,直属山炮团被炸光,76师炮团、77师炮团的拉炮骡马都被炸掉了四分之一)所以,师首长狠下决心将炮兵团改为运输队,将拉炮的骡马用来运输。当然下这个决心如同当年长征时,红军将大炮丢弃到赤水河里“壮士断腕”一样,不是那么容易下的。接下来的战斗表明,这一措施是相当正确的。当别的部队只有一颗冻土豆填肚子的困难时刻,89师干战则要比他们好的多。《8 9师咸镜南道战役总结》是这样说的:“在供给工作方面,师组织了炮团专门运输是好的, 如果我们部队东来后不留炮团、师直后方及文工队在那里做运输,那么我们的供给就增加更多的困难。此次炮团运输是有成绩的,他们组织了四百人运输,在二百五十华里长途,从国内运到粮食61720斤,实物21113斤,牲口运的21120斤,全团共运140000斤,转运伤员304名,给了我们前方粮弹部分的供应。”这是89师冻饿减员少的又一重要原因。

(四)

89师长津湖战役中,267团经历了困水里、小德阻击战和柳潭里进攻战;265团266团经历了社仓里进攻战,社仓里防御战;265团经历了剑山岭追歼战;267团和266团经历了水洞和龙水洞追击战。交战的对手是美三师七团和美陆战一师一部。

美三师成立于1917年11月12日,是直至现在还是美国陆军的主力部队之一。一战马恩河战役就获“马恩磐石” 的绰号(志愿军27军歼灭美七师的“北极熊团”也是绰号),美国远征军总司令约翰·J·潘兴上将曾称赞第3步兵师的英勇行为“书写了美军历史上光辉的一页”。美三师在二战欧洲战场上是巴顿将军指挥的部队。在九兵团中,只有89师有在社仓里地区与美三师交战的纪录,联同对美陆战一师交战的记录,都是胜利的纪录。

《89师咸镜南道战役总结》是这样说的:“全师整个战果统计,歼灭了美第三师七团二营大部,美陆一师运输第七大队一部,美陆一团一部,共毙伤敌军1245名,俘敌300余名(内美籍219名),缴获各种枪259支,各种机枪40挺,各种炮28门,坦克6辆,汽车100余辆,电台7部,喷射器,地雷57个,各种子弹炮弹50余万发,击毁坦克7辆,汽车100余辆, 其它军用品无数。”还有击落敌机1架。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用步兵武器打下的第一架飞机。(当今战史纪录的是某部1951年以步兵武器打下美空军第一架飞机,这是史误)这个战绩,与长津湖战役中歼灭“北极熊团”的战绩,有得一比。

《第27军长津湖地区进攻战斗战绩统计表》中纪录:27军集中了80、81两个师,在新兴里地区攻击北极熊团。战果是:毙伤美军2807人,俘虏美军384人,缴获坦克11辆、汽车184辆。击毁坦克7辆、汽车161辆,……没有击落飞机。

89师与80、81两个师毙伤美军平均数比是1:1.1,俘虏美军平均数比是1.6:1,缴获坦克平均数比是1:1,击毁坦克平均数是1.75:1,缴获汽车平均数比是1.1:1,击毁汽车比是1.25:1(不是与平均数比),击落飞机比是1:0(不是与平均数比)。这可看出,89师与80、81师歼敌和缴获重武器平均数相比毫不逊色。但是取得这样的战果所付出的代价,89师则要比80、81师要小得多。80、81师在新兴里地区作战,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就达三分之二,(战役后期,第27军4个师只能缩编为39个步兵连和4个机炮连,每连不过40-50人,战斗人员仅有2000余人)89师打到战役结束,战斗人员还有约8000人(减员总数约1200人),是九兵团第一梯队作战八个师中唯一保持师的建制还能再战的部队。概括地说,89师是唯一的以小的代价获取大的胜利的部队。

(五)

为什么89师能以小的代价获取大的胜利呢?战术指挥正确是关键一环。长津湖战役是在极寒条件下作战,美军步兵作战意志和地面武器作战效能大为削弱和降低。在短兵相接时,敌人空中优势发挥不出来,敌人也缺乏固守阵地决心和信心。所以,志愿军”喜欢“进攻,进攻可形成短兵相接的近战。长津湖一开战,九兵团第一梯队八个师就是同时发起进攻的。志愿军”不喜欢“防御,原因一是在冻土条件下修筑不了工事,士兵裸露在阵地表面,趴在冰雪和冻土上极易冻伤(亡),且极易遭敌空袭造成重大伤亡。美陆战一师对应志愿军的战术似乎相对得当,当志愿军进攻时,他们怕短兵相接,所以就撤退。这使志愿军不得不穿插到美军撤退前方路线上实施仓促防御阻击,这样攻防就转换了,美军空中优势就可锁定了。“杨根思连”在仓促防御时,大部分伤亡就是遭敌机空袭造成的。

89师在社仓里地区作战是根据敌情地形来决定战术的。先是按军的指令进攻,结果攻击受挫。受挫后没有继续进攻硬拼,而是发现敌情有变(即守敌由韩军换美军),敌变我变,全师转进攻为防御。但89师在社仓里防御不是柳潭里、下碣隅里志愿军的仓促防御,而是修筑了工事的阵地防御。《89师咸镜南道战役总结》中说道:“三十日社仓里之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我二六六团二营社仓里以北山头猛烈攻击。敌机投弹十余枚及汽油筒与数十发炮弹猛炸四连阵地,但由于当时该连工事做的坚固(三能工事),队形摆的好,部队坚决顽强,仅以小的代价坚守了阵地。打退了敌人七、八次攻击,并大量地杀伤了敌人,结果使敌人不可能北进,整个防御任务告一段落。”所谓三能工事,就是能防步机枪火力、炮兵火力和飞机轰炸的工事。这就是后来坑道的雏形(选择隐敝地形,用炸药开洞)。这是89师向42军学习来的。

由于天气极寒,在我志愿军的打击下,美军早已丧失了斗志,撤退逃跑是唯一的选项。重大战果往往是在追击战中取得的。但在极寒条件下,尤其是敌人是机械化部队,要下追击的决心,比一般情况下要难的多。主要是我们只有两条腿,能不能树立起勇气,以“两条腿”去追“四个轮子”。89师召开了临时党委会,认为志愿军进攻,敌人的火力猛,很难取得战果,伤亡还会很大;志愿军仓促防御阻击敌人,容易遭敌机杀伤;只有尾随追击与敌短兵相接,才能发挥志愿军的优势,从而取得大的战果。党委会正开之中,敌人盲目打来一炮,以炮声就可判断出89师当面之敌还没有跑远。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虽然当时漫天大雪,但89师党委仍狠下决心,全师不畏严寒,连续作战,展开追击,从而取得了剑山岭下歼美三师七团二营大部等的战绩。

89师之所以能以小的代价获得大的战果,是决心正确,战术得当,措施得力的结果。

(六)

89师在剑山岭痛击美军之后,立即受到兵团通令嘉奖,20军留守国内的同志也听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这一胜利消息。这个胜利也使毛主席受到了鼓舞。1950年12月5日七时,毛主席给彭德怀、宋时轮、高岗发电:“除歼灭被围之敌及准备打援外,如能以一个军的主力,再歼灭社仓里地区美三师的两个团。则意义极大。”(《毛泽东军事文选》第681页)电文中的“再歼灭社仓里地区”完全可以说明毛主席已经知道了89师在社仓里地区战斗的胜利,是在这个胜利的鼓舞下产生“再歼灭”的想法。在九兵团做到战果大,伤亡小的只有89师,因此余师长和王政委战后都得到提升,因长津湖战役得到提升的高级干部,在九兵团就此两位。这实质也是对89师长津湖战绩的高度肯定和褒奖。

但是89师在长津湖战役后,番号给撤消了。撤消番号的还有26军的88师,该师是战后仅剩一个团的兵力了;还有27军94师,战役中光冻伤就有3500人,减员超过一半。89师撤编补充其他部队老兵骨干是最多的。

但没想到的是,89师战后撤消了番号,值得骄傲的战绩也消声匿迹了。90年代,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长津湖战役九兵团20军作战序列中,没有89师番号(现在新馆有了)。在某些正式出版书籍里也没有记载89师在长津湖作战中的字句,只有在抗美援朝战史上可找到一带而过的叙述。从毛主席在长津湖作战期间发出的电报中看,他界定了一个战略胜利和三个战术胜利。战略胜利指长津湖战役“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三个战术胜利指下碣隅里地区将陆战第一团及其他数部增援队基本歼灭; 新兴里地区将美七师一个团消灭;社仓里地区将美三师七团二营大部歼灭。可是现在重要的媒体专门介绍长津湖战役的纪录片没有一部反映过89师的战绩。不客气地说,这是对89师一万余将士的不尊重。烈士们不怕死,怕的是忘记了他们。不是没有史料,也不是找不到史料,王政委曾在他有生之年专门写了篇文章《不要忽略了被取消番号部队的战绩》(现民族之光网登载),他还有多篇回忆录和原始文件存在。对此,应当予以重视,不要使一段值得中华民族骄傲的胜利史消失!

             写于2021年11月长津湖战役71周年


战前敌我态势图 二十军战斗经过图(一)

          


二十军战斗部署图  二十军战斗经过图(二)

            

(浏览 28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