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阳明堡战斗的回顾及探讨

心轶

夜袭阳明堡机场,炸毁日军24架飞机,并毙伤日军警卫部队100余人,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极大的鼓舞了全中国人民的抗战激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史中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是1937年10月19日晚,由中国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第769团组织实施的。当时,769团的主要指挥员有:团长陈锡联,副团长汪乃贵,参谋长范朝利,政训处主任丁先国、副主任张南生。769团1营营长孔庆德、教导员王昌才;2营营长谭德仁、教导员李定灼;3营营长赵崇德、教导员潘寿财。每个营有4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团还有直属炮兵连、特务连和通信排。

1961年出版的,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战史编辑室编写的《一二九师暨晋冀鲁豫军区抗日战争战史附件之一战例选编》中,第一个战例就是“阳明堡战斗”并附有“阳明堡战斗要图”。书中对阳明堡战斗作了简要的叙述和总结。




上世纪五十年代,陈锡联将军和余述生将军分别撰写了一篇回忆录《夜袭阳明堡》。陈锡联将军的回忆录在《星火燎原》丛书上刊载。余述生将军的回忆录向《解放军报》投稿并在《红旗飘飘》丛书上刊载。两位老将军发表的回忆录至今已经六十多年了,较全面真实的记录了阳明堡战斗的全过程。陈锡联将军在回忆录中侧重描写了对阳明堡机场的侦察,制定作战方案,指挥作战。余述生将军在回忆录中侧重描写了769团3营担任主攻的10连、11连突入机场的战斗过程。陈锡联将军在晚年著作并出版了《陈锡联回忆录》一书,笔者从中摘出关于阳明堡战斗的章节。笔者也在《解放军报》数据库查找到了余述生将军写的《夜袭阳明堡》这篇文章。现将两位老将军的文章推荐给读者。




阳明堡战斗的回顾及探讨





阳明堡战斗的回顾及探讨

769团是由红四方面军4军10师改编而成,陈锡联就是由红10师师长改任团长,几个营长都是身经百战,赫赫有名的红军团长。红10师本来是红四方面军最老的主力部队,缩编后的769团员额充足,战斗力极强。阳明堡战斗一仗,更是一战成名,被誉为抗战四大名团之一。

取得阳明堡战斗的胜利,在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张,是769团全体八路军指战员共同奋斗的结果,他们不愧为民族英雄。今天从阳明堡战斗中走过来的老将军、老红军、老八路,尽管他们基本上已逝世,但是,他们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所作出的不朽功勋,永远值得中国人民尊敬和怀念!

769团从阳明堡战斗中走出来的开国将军有:陈锡联上将、范朝利中将、张南生中将、鲍先志中将、孔庆德中将、曾绍山中将、李德生少将、汪乃贵少将、丁先国少将、黄振棠少将、余述生少将、漆远渥少将、赵兰田少将、王远芬少将、韩卫民少将、郑国仲少将、潘寿才少将、陈美藻少将、马忠全少将、伍国仲少将、张显扬少将、李定灼少将、张天恕少将、陈福章少将、王银山少将、官俊亭少将。(以上名单只限定为改编八路军至1937年10月19日,之后调入769团的人员不在范围内,有可能不全,望赐予。)

探讨:769团3营营长赵崇德是河南商城县人,1932年参加红军,同年入党,改编之前任红31团团长。他作战勇敢、体恤部属,有“打仗如虎,爱兵如母”的美誉。在阳明堡的战斗中,赵崇德营长率部队突入机场,指挥作战光荣殉国。他是怎样牺牲的?陈锡联将军在《星火燎原》上的文章是这样描述的,“敌人的守卫队的反扑被杀退了。赵崇德同志正指挥战士们炸敌机,突然一颗子弹把他打倒了。几个战士跑上去把他扶起,他用尽所有力气喊道:‘不要管我,去炸,去……’话没说完,……优秀的指挥员就合上了眼睛。”

笔者认为,战斗的当天夜里,陈锡联团长在机场滹沱河对岸的团指挥所指挥作战,夜晚用望远镜是看不清楚机场内战斗的细节,赵营长牺牲的情况是作战人员返回后向他汇报而得知。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由于政治氛围的影响,写英雄人物要突出高、大、全。上面赵崇德营长牺牲的描述,可能不是陈锡联将军的本意,有可能是《星火燎原》编辑部人员为突出英雄人物的形象而进行修改添加上的。“不要管我,去炸,去……”,这样的语句更像是老电影中英雄人物牺牲前说的台词。另外,如上所述,赵崇德营长在战斗中途牺牲,第一批撤出战斗的人员应该有时间、有能力把赵崇德营长的遗体抢运回团部。实际上包括赵崇德营长在内伤亡了30多位指战员,烈士的遗体都未能抢运回来。

改革开放后,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风气。陈锡联将军在晚年的《陈锡联回忆录》一书中,删除了《星火燎原》中文章的那段描述,而书中赵崇德营长牺牲的过程是这样描述的,“激战中,赵崇德营长为掩护战友光荣牺牲。”这里用“掩护战友光荣牺牲”,就与余述生将军的文章中所描述赵崇德营长牺牲的情景一致了。“营长亲自指挥着后面的一个排,掩护部队退出战斗。……接着又是十几挺机枪向我们实施火力追击,两个人一下都沉重地跌倒了。我急忙跑过去一看,营长和通信员都牺牲了……”

笔者查证,红军时期余述生都是在红四方面31军工作、战斗。1937年8月25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红31军的第91师、第93师改编为第129师第386旅的第771团、第772团。改编当时余述生在援西军随营学校学习,随营学校解散,学员重新分配工作。余述生没有回到原单位,调到第385旅第769团政治处任组织干事。他与团领导及各营、连干部只认识了一个多月,就参加了奔赴抗日战争前线的第一仗。所以,余述生将军在回忆录中写到:赵崇德营长在撤出战斗途中牺牲,“我和赵营长认识并不久,平时接触也不多,但是在短促的战斗中,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共产党员的光辉品质,他的英雄形像,我却永远不能忘记。他实现了对党的诺言,冲锋在前,退却在后,为中华民族流尽最后一滴血。赵崇德的英名将永远留在人民心中,像滹沱河的水,长流不息。”

后话:最近几年,有关阳明堡战斗的电影、电视剧、书籍、网络文章也比较多。但也出现了许多不尊重历史本来面目,不注重阳明堡战史的细节,随意篡改和瞎编。当然,电影、电视剧大多数是娱乐节目,允许虚构一些故事情节。例如以阳明堡战斗为题材改编的电影《夜袭》,有这样场景,陈锡联团长冲进机场,用机枪扫射日军;还有一个国军女记者用相机拍照,这在实际战场上是不可能的。电影为吸引观众的眼球,追求最大的票房价值,从这一点来说也无可非议。但是,写书写文章,就容不得半点虚假,更不该瞎编乱造。开国将军为中国革命建立了卓越功勋,受到人民的尊重。特别是为老将军写光荣的战斗经历,更应严谨,不可弄虚作假。

取得阳明堡战斗的胜利,是由许多军事部署所组成,侦察敌情、作战部署、通信联络、破坏交通、阻击援兵、主攻机场、后勤保障、救治伤员、担当预备队等等。769团的全体指战员凡是参加以上工作,都是阳明堡战斗的参与者,都是极其光荣的。笔者近几年看书看网络文章,有作者在写某位老将军参与指挥了夜袭阳明堡机场的作战;最后总要加入这样一个情节,就是老将军率部队冲进机场与日军激战、炸毁敌机。还有作者在写某位老将军率部队打阻击,最后又反杀回阳明堡机场,打日军炸飞机。这些作者认为这样写,才能体现出老将军身经百战,更加光荣。恰恰说明这些作者没有研究过阳明堡战斗的军史,最起码的军事常识都不懂。作者你们这样写,是误导了一些不知道这段历史的年青人。让六、七十岁知道这段历史的老人,特别是769团的红二代看后会笑掉大牙。阳明堡战斗的军史及陈锡联将军、余述生将军的回忆录都写清楚了,只有769团3营赵崇德营长率10连、11连突入机场展开作战,没有第二个人率部队进入机场。

作者中更有甚者,有两位作家为某位逝世的老将军写一本革命生涯的书。这位老将军受人尊敬,经历了革命战争的苦难,特别是在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期间,紧随徐向前、陈昌浩后面,九死一生,千辛万苦才返回陕北苏区。书中有个章节写了这位老将军参加阳明堡战斗的过程。实际上这位老将军在抗战初期任129师师部参谋,未进入过769团的序例。但是,两作家编也要把老将军编进769团,还亲率主攻连队进入机场指挥作战。看了此书中的这个章节,简直是漏洞百出,举出几点,进行分析。作家写道:年青的小参谋来到师司令部,听到“报告”声音,徐向前副师长笑迎了上来,一把握住小参谋的双手。刘伯承师长正在察看地图,估计到阳明堡有日军机场,特派这位小参谋带上师部侦察班,去给陈锡联团长送信。这样小参谋就进入了769团。笔者想从《陈锡联回忆录》一书中找到陈锡联收刘师长信的内容,根本找不到。而陈锡联将军在书中却是这样叙述的,“……我和刘师长告别。临分手时,刘师长紧紧握住我的手,再次叮嘱我:你带第769团单独行动,要抓住战机,主动歼敌。………根据千变万化的情况,独立自主,果断行事。可以先报告以后再打,也可以打了以后再报。”笔者认为,如果刘伯承师长预计到阳明堡有日军机场,就会在分手时告诉陈锡联团长。即便陈锡联团长率769团出发后,刘伯承师长察看地图估计到日军在阳明堡有机场,完全可以用电台的密码电报发给769团,从快速和保密方面考虑,完全没必要派出一个小参谋带一个侦察班去送信。所以,两作家写的上述故事是不成立的。实际上是陈锡联团长率769团进抵代县以南苏龙口村后,才发现滹沱河对岸的日军机场。经过侦察摸清敌情,制定作战部署,下决心打,战斗结束后才用电台向上级报告。就是刘伯承师长要求的“打了以后再报”。

两作家接着写到:小参谋一行在阳明堡追上陈锡联部队。第二天,陈锡联、小参谋、王小明等12人去侦察敌情。小参谋举起望远镜,突然发现了一排银灰色的敌机。侦察过程中小参谋还在陈锡联团长面前出谋划策,让陈锡联团长看得都惊瞪着了眼睛说:“行啊,小参谋”。侦察完了之后,小参谋又返回129师师部,向刘伯承师长、徐向前副师长报告侦察得到的敌情,刘伯承师长斩钉截铁下达了作战命令。其具体兵力部署……4连(笔者单独提出)破坏王董堡桥梁……。之后小参谋又从师部赶回769团,趁着夜色为主攻3营带路,突入日军机场,率8连(笔者单独提出)直赴机场停机坪,指挥战士杀鬼子炸飞机。……一颗子弹打倒了赵营长,小参谋赶快扶起赵营长,赵营长鼓起最后的力气:“别管我……去炸,炸光鬼子的飞机……”。炸毁敌机24架,歼灭日军守备队后,当增援的日军大部队赶到机场时,我军已胜利地撤出了战斗。按照两作家以上的描述,小参谋在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中起了重大作用,建立了“奇功”。可是,笔者在《陈锡联回忆录》书中却查不到小参谋的姓名,至于王小明的名字就更查不到了。阳明堡的战斗是陈锡联团长打后才报告上级的。不是像两作家写的那样,小参谋回师部向刘师长、徐副师长报告,刘师长下达了作战命令。笔者查看徐帅的《历史的回顾》,八路军改编后,129师徐向前副师长未随大部队行动,而是提前到达山西太原和五台山地区,协助周恩来副主席作阎锡山和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769团向晋东北开进,路过五台山的东冶镇时,才见到徐向前副师长。打了阳明堡这仗后,返回路过五台山徐向前的家乡时,陈锡联团长、汪乃贵副团长兴高采烈,才对徐向前叙述了战斗经过。徐向前还请769团几个领导干部在家里吃了顿中饭。之后,徐向前副师长执行朱总司令的指示,率769团去正太路以南的昔阳县归建。所以,两作家写的徐向前在师部同小参谋握手,听取小参谋汇报侦察情况,是不成立的。《陈锡联回忆录》书中关于侦察敌机场是这样描述的,“第2天我带着3个营长去进行实地侦察……突然,2营长叫道:‘飞机!’我们不约而同地举起望远镜,……一群灰白色的敌机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空地上……。”清楚的说明陈锡联团长是带了3位营长去侦察,而不是这两位作家所写的那样。其实这两位作家写这篇文章时,连769团的营、连建制都没有搞清楚。1营阻击崞县的增援之敌,就含1、2、3、4连。两作家却写成4连破坏王董堡桥梁,而那是2营8连的任务。两作家写小参谋率8连冲入机场炸飞机,那却是3营11连的任务。《陈锡联回忆》书中写得很清楚,3营是主攻营,9连担任对阳明堡镇之敌的警戒;10连、11连突入机场,歼灭守敌,炸毁飞机;12连为营预备队,在小寨村西北集结待命。两位作家写赵崇德营长在战斗中牺牲的情景,就是陈锡联将军发表在《星火燎原》上那篇文章的翻版,只不过作了改头换面而以。这两位作家可能不知道在《陈锡联回忆录》书中,赵营长牺牲的这段描述已经删除了。这两位作者为老将军写的参加阳明堡战斗的文章,主要内容是抄袭陈锡联将军和余述生将军的回忆录,再添油加醋编造一些故事情节,凑成了一篇“杰作”。

这两个作家在文章的结尾写的故事情节更是搞笑。写到:阳明堡战斗结束的第二天,769团为赵崇德营长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陈锡联团长和小参谋又护送赵崇德的灵椁安葬在滹沱河边的南山顶上。笔者在前面已经说明了,769团包括赵崇德在内伤亡了30多位指战员,



烈士的遗体都未能抢运回来。那么是那来的赵崇德的灵椁安葬仪式?769团的烈士遗体不是不想抢回来,而是当时严峻的战场形势所做不到了。代县的日军增援部队赶到机场后,天上打着照明弹,地上十几挺机枪向3营撤退的队伍实施火力追击。伤亡了30多位指战员,特别是赵崇德营长的牺牲,令769团上下哀痛不已。同时,陈锡联等团领导也倍感压力,在发给上级的电报中写到:“……以两个连突入机场,结果伤亡大,因敌援队赶到,至牺牲者未抢回……”。之后,各方的祝捷电报接踵而至,769团的领导才转忧为喜。当时,由于日军拥有完全的制空权,忻口前线国民党军在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下,每天约有一个团的官兵伤亡。因此,769团以30多人的伤亡摧毁日军前线的空中力量,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胜利。

不再多写了。总之,在写有关阳明堡战斗的文章时,要尊重历史的本来面目,应以阳明堡战史为准绳,以陈锡联将军和余述生将军的回忆录为参考。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才不会误导青年读者。

(浏览 2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