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太行——送我的姐姐邓小岚

抗大文化研究院 作者:邓小虹

编者按:原计划2022年清明节把小岚大姐的骨灰安葬在马兰村。因疫情防控要求,骨灰安放仪式活动延期举行。邓小岚的妹妹邓小虹大姐特将该文发出,寄托对姐姐的哀思!

3月21日晚,小岚在突发脑血栓2天后在北京天坛医院平静离世。阜平县领导和马兰村民代表在第一时间赶到北京向她做最后的告别,并诚恳地表示,希望把小岚安葬在马兰村。虽然小岚生前没有留下这样的遗嘱,但她确实曾经向家人和村民流露过这样的想法,可以说县里的想法与她生前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所以我们最终决定把小岚安葬在马兰,安葬在晋察冀日报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七位先烈身旁。我的姐夫刘青岗非常支持这个决定,并且表示,希望将来他去世后能与小岚夫妻合葬。感谢当地政府和村民立即同意了他的请求。

清明节是我国祭扫先辈、纪念亲人的传统节日,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举行小岚的安葬仪式,具有特别的意义。因此,我们选择这一天举行安葬仪式。从做出把小岚安葬在马兰的决定到清明节只有短短的10天,在这10天内,经历了征地、测量、设计、施工等一系列紧张的工作,4月3日,一座朴素大方,表现出小岚个性特点的墓碑矗立在马兰村一道静静的山谷。

为此,我们特别感谢为此付出辛勤劳动的县人大王欣主任、村民梁林江、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杨忠军老师、陈国杰工程师、镌刻碑文的王志勇师傅以及所有参与建碑劳动的乡亲们!


竣工的墓地全景
竣工的墓地全景

墓碑的正面“邓小岚之墓”几个字是小岚的女婿黄韬的书法。碑上镶嵌了一把姐姐生前最喜欢的乐器—小提琴,是小提琴声伴随了她成长的历程,为她排解孤独与忧愁,陪伴她度过了文革浩劫中痛失亲爱的父亲、遭受严酷打击的至暗时刻,也给她带来很多快乐与安慰。

在碑上,我们镌刻了她的一段话,她说,“音乐就像朋友,无论快乐与忧伤,只要你不放弃她,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你。通过学习音乐,对自然、对祖国、对家乡的爱会沁入到孩子们的灵魂中。教孩子们音乐使我收获了极大的快乐!”

墓碑的背面是她的生平介绍:“邓小岚是晋察冀日报社长、当代杰出的新闻工作者邓拓的女儿,出生在艰苦的反扫荡岁月中,太行山母亲的乳汁哺育了她。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先后在山东省泰安制药厂、北京市公安局工作。2004年退休后来到马兰义务辅导山村孩子学习音乐,默默坚守18年,2022年孩子们在第24届冬奥会上演唱奥林匹克会歌,纯净的歌声感动世界。”


小岚墓碑近景
小岚墓碑近景

把小岚葬在这个墓地,对她而言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在这里安息的七位烈士都牺牲在1943年秋季的反扫荡战斗中。那一年,抗日战争进行到最艰苦的年代。日军对边区实行疯狂扫荡,晋察冀日报是敌人要坚决剿灭的眼中钉。

为了避开日军的进攻,报社200多人的队伍,牵着驮有印刷机、铅字和纸张的八匹骡子撤离马兰村, 9月24日深夜通过灵寿县北营村时与驻扎在村里的日军遭遇,枪战中三位同志不幸中弹牺牲,父亲邓拓的坐骑中弹死亡。母亲那天正怀着小岚,已有7个多月的身孕,也跟在队伍里。母亲说,在北营与日军的深夜遭遇战是她一生中最惊心动魄、最危险的一夜。最终,她靠着黑暗中一个战友递过来的枪背带,沿着山间小路一路奔跑被拉上了山头。那一天在北营,小岚的生命与牺牲的烈士曾经生死相遇,擦身而过。

反扫荡结束后,报社同志把在同一次反扫荡中牺牲的七位烈士的遗体抬回并安葬在马兰。

1997年我和姐姐第一次来到马兰,瞻仰这座烈士墓时,村里的老人告诉我,当年正是我父亲邓拓选中的这块墓地。这里紧邻马兰村路,依山傍水,山顶还有一块凸出的巨石,形似一个鹰头在守护,他引用了诗经中的一句话说,“秩秩斯干,幽幽南山,此地风水甚好!”于是将烈士们的遗体安葬在这里。父亲对一次失去七位亲密的战友痛心不已,写下一首“题马兰烈士墓”,如今镌刻在烈士墓碑上:

故乡如醉远, 天末且栖迟。

沥血输邦党, 遗风永梦思。

悬崖一片土, 临水七人碑。

从此马兰路, 千秋烈士居。

如今,小岚和这些78年前曾经与她生死相遇的前辈们再次相聚直至永远。

北营遭遇战后3个月,母亲在报社警卫员接她回报社的途中经过易家庄,在一间门窗都被日本鬼子烧光的空房内,生下了小岚,那一天是1943年12月24日。产后,当地老乡用四根木头扎了个担架,把她们母女俩送到了雷堡村。

女儿出生后,母亲又投入到报社紧张的工作中,身处战争环境,无法自己带孩子,于是把她托付给了麻棚村村长陈守元一家,他们夫妻便成了小岚的干爹干娘。小岚在麻棚生活了两年多。1945年8月抗战胜利,晋察冀日报社迁往张家口市,创建了张家口新华广播电台,母亲丁一岚担任播音科长。因为张家口是大城市,生活相对安定,决定把小岚接回身边。

没想到刚过一年,内战爆发,张家口失守,1946年秋冬,姐姐跟随妈妈工作的新华广播电台撤回阜平,住在了栗园庄。姐姐的童年在太行山中很多村庄度过,这也使她对生她养她的这片土地有着不同寻常的深厚感情。因此,除了马兰人,我们还特别邀请这几个对她有特殊意义的村庄:易家庄、雷堡、麻棚、栗园庄的乡亲们参加小岚的葬礼,也希望让他们了解,小岚为什么对这片土地如此深情!

小岚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热衷参加各种文艺活动,还师从广播交响乐团的老师学会了拉小提琴。业余文艺活动没有影响她的学业,1963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学习。在她的成长过程中,音乐带给她很多美好的回忆,她不敢想象没有歌声的童年是多么地苍白无趣。

当她在2003年清明节陪同晋察冀日报社的老同志重返马兰,意外发现村里的孩子都不会唱歌时,她感到十分心酸。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马兰的孩子们学会弹琴唱歌!”于是,从2004年退休后,她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马兰村的儿童音乐教育中,默默坚守了 18年,并亲手为大山里的孩子创办了马兰儿童音乐节。孩子们学会了唱歌、演奏乐器,生活中有音乐陪伴,到处参加表演活动,性格变得开朗,举止变得大方,小乐队的孩子一批又一批长大,离开小山村,走进了大学殿堂,学会了一技之长,走上了工作岗位,这些都给她带来快乐和满足。

多年来,她一直梦想着给马兰儿童音乐节修建一座永久性的舞台。2021年,这座曾经荣获2017年美国 Architizer A+ Awardz 文化类评委会大奖的月亮舞台Moon Stage终于在马兰音乐谷梦想成真,给她带来无比的快乐!


小岚生前在刚刚竣工的月亮舞台深情告别
小岚生前在刚刚竣工的月亮舞台深情告别

不久前刚刚举办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马兰花合唱团的孩子们用希腊语演唱奥运会会歌惊艳了世界,更将她的快乐推向高峰。

没想到,冬奥会刚刚闭幕一个月的3月19日,她突然病倒了,就倒在她心爱的月亮舞台。让我们感到庆幸的是,当时她身旁恰好就有采访的记者和正在劳动的村民,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护送她到县城的医院,医生在最短的时间里明确了脑血栓的诊断并及时开始溶栓治疗,之后县里又派出救护车,医务人员和县里的领导一路护送她到北京天坛医院。在此,我也向所有参与转运、诊治、护送她的人表示感谢!

因为血栓堵塞了她脑部重要的大血管,最好的医院、再高的医术也回天无力!3月21日晚,她在入院两天后平静离世。她在自己生命的高光时刻突然离去,而且走得安详平静,没有遭受痛苦和折磨,这是对我们家人最大的安慰!这种善终的离世方式也是上天对她充满爱心与奉献的高尚人格的特殊眷顾!

从她去世的消息传出,成千上万国内外人士都被她的事迹感动,网络信息时代给人们的表达提供了无限的空间,无数人发来感人的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发自肺腑的赞美之词潮水般涌来,让我们天天沉浸在无尽的感怀与思念中!社会影响至深、至广,连最高级别的、在大会堂召开的追悼会都无法与之相比!

小岚在太行山区出生,干娘的乳汁喂养她长大,父母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战斗的青春岁月,这些都使她对这块土地怀有特殊的感情,她用自己的全部精力与热情无私回报了这块生她养她的土地!人们称赞她无愧是邓拓、丁一岚—我们杰出父母的女儿!她也是我们全家人的榜样和骄傲!

从纪念小岚的视频中,我听到从小乐队走出的白宝衡自编自弹自唱的一首怀念邓老师的歌曲,非常好听!非常感人!不久,另一位从小乐队走出的吹长笛的女孩孙志雪也向我们报告了一个好消息,她考取了北方民族大学音乐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好几位马兰小乐队的孩子都表示,将来要像小岚老师一样,回到家乡,教孩子们唱歌。

我们衷心希望,马兰的歌声不会因为小岚的离去而中断,马兰儿童音乐节还会在美丽的月亮舞台一届一届持续举办下去,吸引愈来愈多的孩子来马兰参加音乐会,让音乐马兰成为一张响亮的地方名片,逐步发展成音乐阜平,音乐保定,音乐河北……小岚在天上听到马兰歌声传遍四方,响彻太行,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姐姐,你到天堂与父母相聚一定要代我们问他们好!我们永远想念你们!

(浏览 211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