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沉 痛 悼 念

英雄父辈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李际均将军

(1934~2023)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集军军长,被称为我军”克劳塞维茨”
 
吴志民:
“谁敌视中国谁就会为自己制造12亿个敌人,并将为此付出极高的代价”。这是李际均将军留下的一句名言。外电称,李际均是真正博学又具有实战经验的中国军方”儒将”。
1934年,李际均出生在哈尔滨,9岁时随家人迁到长春市。1950年正在读高中的李际均毅然投笔从戎,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那时他刚16岁。残酷的战争场面很快使李际均成熟起来,成为当时部队中文化最高的勇士。他所在的部队创造了步兵进攻作战速度的极限,获得”万岁军”的赞誉。那段记忆使他永生难忘。他认为:”抗美援朝战争给我们留下许多宝贵的军事遗产,特别是其战略遗产,不仅书写了战争艺术的历史辉煌,而且永远启迪着今天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战略指导。”在志愿军中,他有”军中秀才”的雅号。
1965年,他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作。先后17年,担任研究员、研究处长、研究室主任等职,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儒将”。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军事战略专家和军事历史学家,受到中央军委的关注。
1982年,李际均回到阔别10多年的野战部队,出任某师师长。同年他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也是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师长中唯一一位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后来他在1985年当选为中央委员,又在中共十三大和十四大上连任,直到1997年十五大前才从中央委员的位置上卸任。
1985年,中央军委决定组建第一支机械化集团军。这时中央早就看好既具有深厚理论素养又具有实战指挥能力的李际均。李际均被直接从师长职务提拔担任新改编的38集团军军长一职,接受了具体组织将野战军改编为集团军的重任,又一次成为全军瞩目的焦点人物。
李际均提出的命题是”集团军的编制体制与作战能力论证”和”集团军战役行动研究”。他称这是两大”军事学术工程”。在此基础上,深入研究了集团军在现代条件下作战行动的特点和规律,提出了一些颇有新意的作战原则和战法。这些成果,为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陆续改编成集团军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1986年,李际均带领38集团军组织了一次近似实战难度的合成作战演习,获得成功。《解放军报》将这次演习评为”标志着我陆军已结束单靠步兵决定胜负的历史,跨入合成作战时代”。李际均在这次战役演习中,充分展现了卓越的组织指挥才能。
李际均在此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对于现代技术条件下的战争规律的把握和与中国军队实际相结合的能力,标志着人民解放军现代化建设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使他进一步受到军方最高层的肯定。
前美国驻华使馆担任陆军武官特别称赞了李际均中将,因为”这位将军帮助中国军方设计并完成了第一个具有立体作战能力的集团军”。
李际均是1987年上调中央军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后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88年被授予陆军中将军衔。他担任战略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孙子兵法》研究学会会长、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北京大学兼职教授。被外界称为解放军中的”克劳塞维茨”。
我没有见过李际均将军几次,但是知道他在我父亲离休后,经常前去看望我父亲,态度十分谦和、诚恳。1991年沈阳军区江拥辉司令员遗体告别时,他还专程前往吊唁。我父亲去世后,他也几次来到家中看望我母亲,嘘寒问暖。于公于私,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正当军队急需用人之际,李际均将军离世,实在是我军的一大损失!
李际均将军一路走好!

刘英:

惊悉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中将今晚6时不幸逝世,享年89岁。李际均老军长1950年参军,在朝鲜战场他是某军的侦察参谋。曾在1985年1月至1987年12月任38集团军军长,后任军委办公厅主任。老军长军政兼优,熟知军史战史,精通战略战役,知识渊博,视野开阔,不仅理论造诣深厚,而且善于带兵练兵用兵,是我军和平时期不可多得的具有实战经验的专家型、学者型优秀指挥员。他率38军开拓创新,探索出一整套机械化集团军建设与作战运用的先进经验,为全军提供了参照。

他任军长期间,38军组建侦察大队赴中越边境捕俘作战8战8捷,全军部队聚焦备战打仗,军事训练和作战问题研究蔚成风气,任何一个师旅都可随时拉出投入战场。我当时在作训部门工作,亲眼目睹、切身感受了他的领导风范、指挥素养和忠诚廉洁务实的政治品质。老军长人格完美,在38军、军委机关、军事科学院乃至全军部队享有崇高威望!他亲笔撰写的《新军事战略思维》一书堪称经典,再版多次。我为曾经在这样优秀的首长领导下工作而荣幸,也为他的不幸离世而痛惜李际均老军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保重。

李际均军长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38军、军委机关、军事科学院留下许多佳话和美谈。军侦察大队从云南返回保定时,他率机关迎接,并亲自将失去双腿的战斗英雄、工兵班长刘庄背下火车,那一幕让所有在场的官兵为之动容……他的外甥在338团当兵,考上军校后,已是军委办公厅主任的老军长,利用星期天不惊动任何人,从北京到保定看望叮嘱即将入学的外甥,被哨兵挡在了大门,报告值班首长,人们这才知道老军长的外甥在338团服役而且已经考上了军校……

李际均老军长和38军感情深厚,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他向军事科学院推荐使用了38军一批优秀的正团职指挥员,加强了军事科研力量,也为军队保留了一批人才。海湾战争后,他出访美国,美军炫耀自己在海湾战争中的“左勾拳”作战行动,李际均随手画出抗美援朝二次战役38军攻击德川、穿插迂回三所里龙源里的作战行动,说“中国军队早已在几十年前的朝鲜战场用过了“左勾拳”,令在场的美军将校们叹服。

邵小兵:
      沉痛悼念李际均老军长!
记得1977年我父亲在军科工作时,因为实事求是写了四野在"平津战役"的重大贡献,被一些人指责和批判。当时李际均是宋时轮院长的秘书,他找到我爸爸,态度诚恳和关切的说:你想办法调走吧,留在这儿没有好果子吃。就这样在38军一些老首长,特别是江拥辉和翟仲禹老首长的协调帮助下去了沈阳军区。1982年春,我父亲在北京参加全军参谋长会议,李际均来到京西宾馆看望,他说自己要到24军一个师去当师长了。我爸爸说:应该去,你没有在下边工作过,这是个好机会。此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我父亲去世后,他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表示慰问。
李际均老军长永垂不朽!
 

1989年38军老首长看望进京执行任务的38军部队后合影。

前排右起:范天恩、李连秀丶肖健丶李伟丶于敬山、吴岱丶梁必业丶李光军丶刘海清丶牟立善丶邢泽、李际均、朱家礼。

王绍军:

惊悉老首长李际均军长不幸逝世,十分悲痛唏嘘!老军长在38军任职期间,全军上下有口皆碑,即使后来调任军委工作老军长的消息全军干部战士依然非常关心关注。1986年八九月间,38军组建第十二侦察大队,我时任特侦三连副政治指导员 ,大队在当时的完县(现在的顺平)兵站候车准备出发,老军长亲率军师首长机关到火车站送行,当时的场景照片至今留存。侦察大队在1988年初参战返回保定老军长又亲自到场迎接,在军部大楼前老军长亲自俯身背起失去双腿的特侦二连工兵班长刘庄,场面非常感人。老军长的逝世是我军的重大损失,也使得全军部队失去了一位文武双全,纵观全局,思虑深邃,眼光独到大将之才!老军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全军部队将永远铭记您!
 
金宝仁:
刘英将军传来消息:惊悉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中将今晚6时不幸逝世,享年89岁。李际均老军长1950年参军,在朝鲜战场他是39军的侦察参谋。曾在1985年1月至1987年12月任38集团军军长,后任军委办公厅主任。老军长军政兼优,熟知军史战史,精通战略战役,知识渊博,视野开阔,不仅理论造诣深厚,而且善于带兵练兵用兵,是我军和平时期不可多得的具有实战经验的专家型、学者型优秀指挥员。他率38军开拓创新,探索出一整套机械化集团军建设与作战运用的先进经验,为全军提供了参照。他任军长期间,38军组建侦察大队赴中越边境捕俘作战8战8捷,全军部队聚焦备战打仗,军事训练和作战问题研究蔚成风气,任何一个师旅都可随时拉出投入战场。
我当时在作训部门工作,亲眼目睹、切身感受了他的领导风范、指挥素养和忠诚廉洁务实的政治品质。老军长人格完美,在38军、军委机关、军事科学院乃至全军部队享有崇高威望!他亲笔撰写的《新军事战略思维》一书堪称经典,再版多次。我为曾经在这样优秀的首长领导下工作而荣幸,也为他的不幸离世而痛惜李际均老军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保重!
 
刘英:
惊悉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中将于昨晚6时不幸逝世,享年89岁。
李际均老军长1950年参军,在朝鲜战场他是39军的侦察参谋。曾在1985年1月至1987年12月任38集团军军长,后任军委办公厅主任。
老军长军政兼优,熟知军史战史,精通战略战役,知识渊博,视野开阔,不仅理论造诣深厚,而且善于带兵练兵用兵,是我军和平时期不可多得的具有实战经验的专家型、学者型优秀指挥员。
他率38军开拓创新,探索出一整套机械化集团军建设与作战运用的先进经验,为全军提供了参照。他任军长期间,38军组建侦察大队赴中越边境捕俘作战8战8捷,全军部队聚焦备战打仗,军事训练和作战问题研究蔚成风气,任何一个师旅都可随时拉出投入战场。我当时在作训部门工作,亲眼目睹、切身感受了他的领导风范、指挥素养和忠诚廉洁务实的政治品质。
李际均军长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38军、军委机关、军事科学院留下许多佳话和美谈。军侦察大队从云南返回保定时,他率机关迎接,并亲自将失去双腿的战斗英雄、工兵班长刘庄背下火车,那一幕让所有在场的官兵为之动容……他的外甥在338团当兵,考上军校后,已是军委办公厅主任的老军长,利用星期天不惊动任何人,从北京到保定看望叮嘱即将入学的外甥,被哨兵挡在了大门,报告值班首长,人们这才知道老军长的外甥在338团服役而且已经考上了军校……
李际均老军长和38军感情深厚,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他向军事科学院推荐使用了38军一批优秀的正团职指挥员,加上了军事科研力量,也为军队保留了一批人才。海湾战争后,他出访美国,美军炫耀自己在海湾战争中的“左勾拳”作战行动,李际均随手画出抗美援朝二次战役38军攻击德川、穿插迂回三所里龙源里的作战行动,说“中国军队早已在几十年前的朝鲜战场用过了“左勾拳”,令在场的美军将校们叹服。
老军长人格完美,在38军、军委机关、军事科学院乃至全军部队享有崇高威望!他亲笔撰写的《新军事战略思维》一书堪称经典,再版多次。我为曾经在这样优秀的首长领导下工作而荣幸,也为他的不幸离世而痛惜李际均老军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保重!!!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卜小秋,白伟,陈毅斌,陈志欣,陈一星,陈昭军,曹岩,崔鲁苑,常洪亮,董永强,董凡,董军,董欣,冯建海管铁华,龚涛,高源辰,高晶,高志利,郭勇,郭树堂,葛冬萍,关志兴,何光明,回莉,胡中乐,胡玉山,
江克滨,江嵋,简军,刘笑松,刘玉明,刘观影 ,刘果然,刘海文,刘利民,李长玉,李东镇,李智仲,李亚明,李广平,李华,李慧,李成新,李再武,李敏,梁学敏,卢艳,马海军,马天川,马建军,彭平,齐解民。申国君,苏冬梅,隋欣,单晓刚,宋利,滕利民,王联光,王心红,王丽艳,王鲁民,王少华,王胜利,王皓,吴振海,徐鲁海,徐鲁梅,徐巨文,肖辉杰,许美娟,于小瑜,于凤琴,于光,杨君,杨丽花,叶江平,袁猛,岳政新,赵安强,赵建国,朱宇光,朱晓斌,左建新,左义芳,张宁,张雅萍,张云霜,张传启,张时乾,张旭旗,周景玲,周磊,周建华等38军子弟后代战友 :

沉痛哀悼38军老军长李际均将军!老首长一路走好!家属节哀顺变!

 

李亚滨:沉痛悼念38军老军长李际均将军!他是和平时期不可多得的优秀军事指挥人才,为38集团军建设作出突出贡献。向老军长致以崇高敬意!愿老军长一路走好!

 

刘朝春:沉痛悼念为38集团军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李际均将军。愿老军长一路走好! 

 

祝华:李际均38军老军长、军办主任、军科副院长,志愿军老兵,才华出众,人品极好,受某人重用的影响,后来遭到不公平的对待!老军长一路走好,后人铭记您的丰功伟绩!

 

许孟德:惊悉李际军老首长突然离世,万分悲痛!老军长的逝世是我军的重大损失,也使得全军部队失去了一位文武双全,纵观全局,思虑深邃,眼光独到大将之才!老军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全军部队将永远铭记您!

 

邬淑红:沉痛悼念38军李际均老军长!当年老首长高风亮节,把伙食关系放在军通信站,自己拿着碗袋到餐厅吃饭,不让加菜,不让站里干部陪同,和战士一起吃饭,八一和战士联欢,唱的喀秋莎等歌曲,就像一个老兵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尊敬的老首长一路走好!家属节哀顺变!

 

丁连先:沉痛悼念38军李际均老军长!老首长一路走好!家属节哀顺变!百岁老人曾在战争年代保家卫国的战场上,荣获一等功勋章十枚、二等功勋章十二枚,大大小小的各类奖章总计56枚。向为功勋英雄致敬!

 

柳绍华:惊悉原军委办公厅主任(曾任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李际均中将于2023年1月13日18时因病逝世。愿老首长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

 

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38军军魂):沉痛悼念李际均中将,原38军军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浏览 120 次, 今日访问 10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