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长津湖》上映8天票房破34亿。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影片给人带来的心灵上的震撼,更是难以用票房来衡量。最近一直在想,我们到底该如何纪念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讲英雄故事、讲这场战争的伟大意义固然很有必要。但结合当下时局来谈、将历史与当下结合,做一些深度、前瞻的思考,可能更有意义。

引子

“当我们看到成排的冻僵的志愿军还保持着战斗姿势时,我们已经清楚,这场仗是打不赢了。”美陆战第一师士兵马汀·麦克唐纳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西方一个冷战专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丢失了精神的中国是‘无害’的,只有让它从精神上缴械投降,我们才有赢的可能。因此必须对中国进行‘去精神化’,尤其是去毛化。

后来,《谁是最可爱的人》、《罗盛教》、《在烈火中永生》等课文,就从教材中消失了。

只要这些课文不能重新回到教材中,上面那个冷战专家的话就会应验(今年《谁是最可爱的人》已再进初中课本)。

 

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只有崇尚英雄,才会诞生英雄,才能震慑敌人。

如今在存在一切向钱看风气的社会,呼唤英雄精神并不容易。虽然我们还有很多英雄,但比起那个时代差太远了。这个时代,很多资本主义所谓的经济规律管用。

我们有可能恢复过去那种精神的军队吗?

军队来自社会,这需要整个社会都恢复过去那种精神。社会似乎已经从集体英雄主义时代演化到个人主义时代。

精致的利己主义和资本主义规律是最大的敌人。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高调、正面、深度讲述抗美援朝故事,潜移默化中会改变不少人。

很多人对这场战争还搞不大明白,一直受水军和公蜘的误导,对这场伟大的立国之战有许多错误的认知。

只有深刻理解了抗美援朝,才能深刻理解什么是新中国、什么叫站起来了、什么叫“换了人间”。

有个公蜘说,中国当代民众没有昭和时代日本国民那种绝一死战的决心。他这个话说对了。民众缺乏战争意识,需要流血牺牲才能唤醒。

中国人精神的再度涅槃,中华文明的升华,需要战火硝烟的洗礼,而不是礼花烟花、歌舞升平。这些“暖风”是醉人的,是有毒的。

我们需要强悍勇武的民族精神。最厉害的武器从来是精神、是意志力。

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魂是精神、是意志。

没有精神,丢掉了精神,就什么也不是,就是花架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当年美军钢多气少,我军钢少气多,今天我们是否实现了钢多气也多?气有没有丢?

气、精神、意志,才是我们的军魂,绝不能丢了。

文化,精神,意志具有根本决定性意义。

抽去了精神,中国啥也不是。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官媒高调、密集宣传抗美援朝精神,其实是强调对美斗争的重要性!这是在旗帜鲜明的警告对手。

我们释放的信号十分明确,老美和对岸不知道听懂没有,不过听懂了也没用,他们只会继续作死,继续碰瓷,必须打起来让他吃大亏,才能重视我们说的每一句话。

有威慑力量和敢于使用威慑力量是两回事,硬话、狠话,一定要有强大威慑力和强大意志的支撑,否则人家还是拿你当空话。

韬晦了几十年,人家不太拿你的狠话当回事。这个时候,冲突反而是好事。只有冲突才能试出它纸老虎的本质,必须让它每次碰瓷都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它才能有所忌惮。

国家要求得生存,必须有足够的威慑对手的力量,并且要敢于使用这个力量,不是摆样子给对手看。关键时刻,要敢于牺牲、不怕牺牲。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这里又要提一下我最最喜欢的小说《三体》。罗辑之所以能震慑三体人,就是准备与三体人同归于尽。

为什么《三体》能激起中国人如此强烈的共鸣?因为中国人很自然的就联想到当下时局。

三体里面说“人类不感谢罗辑”,就跟现在很多中国人不感谢毛主席是一个道理。

和平虽然珍贵,但也是民族精神的腐蚀剂。一个民族的精神需要在战火硝烟中淬炼、洗礼。国人的集体审美,应该敬畏硝烟,而不是坐赏烟花、醉享太平。

这一点要向战斗民族学习。俄罗斯每年都拍摄大量高质量、高水准的战争题材作品,这些作品的整体水平、思想性、艺术性,都可以说大大超出我们。

须知,国防是最硬核的文化,文化是最深厚的国防。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承平日久,很多人产生错觉——将繁荣与和平视作理所当然,认为历史就像一头野驴,朝着更加美好的未来狂奔,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它的脚步。

很多人没有战争意识,缺乏战争思维、军事思维,眼中没有敌人,没有军人的那种清醒果断胆识,不善于发现敌人,没有底线思维,没有做好摊牌的准备。

亟需加强战争意识教育,加强民众面对应急突发状况的能力。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今天90后、00后的爱国固然令人欣慰,但也要清醒的看到,小粉红爱国是不够坚韧、经不起考验的。

好在世界即将进入战乱动荡,中国年轻一代会经受越来越多的考验。战乱年代,国民成长得最快。

如果说普通人缺乏战争思维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重要领域、要害领域的人和队伍没有战争意识,那将十分危险。

有一位军队的专家说得好,即使不能从部队选派人才充实到各个一线,也应该让重要岗位重要部门的人,去接受军事培训,不是说去跑操,而是学习、锻炼、培养那种军人的品质、思维和意志。

这是一个非常有战略远见的建议。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未来一定是冲突常态化,一定是边打边建设。

尤其在最近几年,世界局势的变化呈现出加速度的态势,各种累积的矛盾逐渐变成了死结,热点地区在增加,军备竞赛在加剧。尽管大规模的灾难尚未发生,但世界走向丛林化的趋势已不可逆转。

西方人对此早有察觉,荷兰外交大臣法兰斯·蒂莫曼斯在几年前的一次演讲中就引用了《权力的游戏》里的那句著名台词:“凛冬将至”。

其实,新中国前30年就是这么过来的,边打边建设,国家和人民都适应了,没什么不好。

 

那时的我们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有精气神,有强悍的精神状态。十亿人民十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

一个民族要想有健康、有力、强悍的精神状态,必须要有战火的洗礼。和平固然美好,但和平也是腐蚀剂,腐蚀了民族精神。我并非好战派,只是在陈述事实。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战争形态多元化了,决战岂止在疆场。战争是全方位的,各种形态的战争早就开始了。

军备竞赛、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文化战、舆论战、网络战、生物战等等,早已打响。

敌人会设下很多的陷阱和诡计,以及各种形态的战争,试图颠覆灭亡中国。要清醒识别其用心和策略,并在各个领域勇敢机智地进行斗争和破解,避免成为狼的美餐。

十一

即便如此,国内一些智库还认为应该实施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扶助美国。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基本的事实,即,美国发达就靠一条——“忘恩负义”。

其实我们只要记住一条就够了,即,美国没有底线。不是现在开始没有底线,从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大陆开始,从来就没有底线。

时刻记住我们是跟一个没有底线的国家打交道,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友好善良的中国面对的,可不是类似中国的国家,而是信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奉行双重标准的霸权国家。美国内心才没有想什么双赢。

要知道,整个世界,都被视为它的奶酪,它只想单赢,只想维护它的霸权。任何双赢都被视为动了它的奶酪,都是它要打击和消灭的,跟这样的国家永远不要谈什么合作共赢。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十二

革命战争年代,我党我军胜在人才,胜在拥有一大批有理想信念、有超强能力的战略家群体。

世界已经进入准战争状态,在这样的大争乱世,各国都需要强人,即伟大的统帅和战略家群体。哪个民族先产生伟大的战略家统帅和战略家群体,哪个民族将赢得先机。

主席时代,我们有一个英雄的领导群体。主席想打抗美援朝,手下就有彭老总这么一批战将能冲上去打。主席那种强悍,跟他身边人是有关系的。

虽说是主席把他们带向了强悍,但这是相互良性循环,因为手下有这么一帮精兵强将,主席也胆子越来越正。主席为什么有那么多时间去读书?因为手下有周总理这么一批人在帮他。

那一代领袖都是枪林弹雨中拼杀出来的,经历过种种生死极限体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思维特点是底线思维,他们遇事第一步先想的,是打起来会怎么样。

主席时代那种强悍的英雄气概,已失去太多了。实际上,中国现在还在享受主席时代打下来的余威。

但我们毕竟是一个底蕴深厚的民族,主席时代的那个魂还在。现在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恢复,尤其是精神领域,迫切需要培植、弘扬强悍自主的民族精神,所幸我们的集体审美已经发生巨变,正气正在回归,崇尚英雄的氛围正在形成。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十三

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支军队来说,最可怕的对手不是战场上的强敌,而是思想上的醉享太平、作风上的和平积弊。

思想上的马放南山,比现实中的刀枪入库更危险;头脑里的锈蚀,比枪口炮管锈蚀更可怕。

每个国人都应点燃思想深处的狼烟。

再次引用一下开头那个冷战专家的话:“一个丢失了精神的中国是‘无害’的,只有让它从精神上缴械投降,我们才有赢的可能。因此必须对中国进行‘去精神化’,尤其是去毛化。

这就是我们今天纪念抗美援朝战争所应当记取和铭刻于心的。

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抗美援朝热的冷思考——我们能恢复那种强悍刚健的民族精神吗?

(浏览 2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