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今天是革命烈士纪念日,当习近平总书记率领党政军领导饱含深情地向人民英雄纪念碑鞠躬致敬时,又把我们带回到那波澜壮阔的红色时代,一个个烈士们为了理想和信念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的悲壮画面又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他们当中有一些人的名字最近才被人知晓。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前一段,我在网络上看到一组上海临解放前几位美国记者在现场拍摄的国民党反动派枪杀我地下党员的照片,令人痛惜、令人唏嘘、令人落泪、令人愤慨。

上海是1949年5月27日解放,而在5月上旬国民党当局大开杀戒,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我党的地下党员,这些党的好儿女没能等来解放的曙光,在黎明前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下。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如今,70余载过去,我们不能忘记这些烈士们,谨以此文纪念他们,希望他们的亲人能看到这些照片,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知晓这段历史,不忘烈士们的壮烈牺牲!

1949年5月11日行刑之前

这一天,美国记者哈里森-福尔曼拍摄了行刑现场的照片,七十多年过去,我们再看到这些照片,仍然不禁热泪盈眶。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手拿判决书正在细看着的地下党员。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国民党法警正准备将处决牌插到地下党员的背上,上面的内容依稀可见“令枪决通敌叛国犯朱大同壹名”,由此我们得知这位含笑赴死的地下党员的名字叫朱大同。

被五花大绑插上处决牌的朱大同烈士。他面对最后时刻的来临,大义凛然,毫无惧色,脸上竟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另外两位地下党员,蹲在地上,就着木椅正在写遗书。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身穿长袍的中年人,仿佛不是在刑场,而是如同在考场写就了一篇得意的好文章,脸上气定神闲,傲然不群。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可惜照片未能清晰地展现出这篇人生得意之笔的内容,但可见洋洋洒洒,一张纸已经快写满了。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另一位穿着中山装的地下党员神情认真,一丝不茍地写着遗书。有赖美国记者近拍的视角,我们再现了遗书的大致内容:

“淑媛吾妻,余为革命奋,此结果可谓求仁得仁,太对不起妳,因不事生产,(无)片土,又无丝毫之积蓄,重担放在一个人的肩上,我平日刻苦,忠肝义胆,人生终有一死”。

寥寥数语,刻画出一名无产者的清贫,更展现出一名共产党员的赤胆忠心,为了建立新中国,抛家舍业,不畏牺牲,令人钦佩万分,潸然泪下。他的爱妻如果能收到这封遗书,虽亲情相连,但已两界相隔,悲恸之情,可想而知。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临刑前,刽子手们给我们的烈士们备下了酒和面,壮士们一饮而尽,一吞而下。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何等的豪迈,何等的悲壮!动天地,泣鬼神!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烈士们慷慨赴死,英勇就义。可惜这组照片除了朱大同烈士之外,我们始终没有发现其他地下党员的姓名。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根据上海地方志官方网站记载,1949年5月11日在上海宋公园(今闸北公园)有四名地下党员被杀害。他们分别是:朱大同、方志农、张达生、王文宗四位烈士。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而根据网络上一篇对王文宗烈士的妻子葛璀瑾同志的采访,她的经历几乎与《潜伏》电视剧中的情节相仿,经过组织安排,她以王文宗妻子的身份传递情报,在后来的革命生涯中,两人经过组织的同意结为正式夫妻,可惜婚后第7天,王文宗就被国民党逮捕,时年30岁,他就是这四名共产党员中的一员。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至于那位写着“淑媛吾妻”遗书的地下党员,极有可能就是张达生烈士。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我真心希望有关部门能进一步挖掘整理我党这些无名英雄的事迹,将他们由“地下”请到“地上”,由“无名”变为“有名”,将他们的英名镌刻在革命英雄纪念碑上,将他们的事迹广为宣传,成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根据网上资料,有关朱大同的史料十分矛盾,但有一点可以确信无疑,朱大同有烈士身份。1950年,上海解放后,朱大同被追认为烈士,并在1981年又再次被民政部追认为烈士,经过官方多次认证,可以确信朱大同对新中国有功,然而为何朱大同依然被许多人怀疑是叛徒汉奸呢?

原来,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有关朱大同的报道和记载均为反面素材。据载,他早年加入共产党并成为一名地下工作者,后来叛变,为军统秘密发展特务组织,还大肆破坏中国的抗日统一战线,并在民国30年春,新四军四师东撤,朱大同亲率两个营的兵力,妄图乘机重创新四军,此后,朱大同还被日军逮捕,随之释放,当地报纸报道,朱大同成为了汉奸,帮日本人做事。

全国解放前夕,朱大同又积极策反国军,策划地方武装起义,迎接解放军渡江。随后行动暴露,被军统逮捕。

正是这些有关朱大同叛变的报道,才会让很多人认定朱大同曾经是个汉奸和叛徒。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但是,1999年,在朱大同去世后的50年,河南电影制片厂离退休干部处曾出版了一本仅印了1000册的书《深切的缅怀–纪念朱大同烈士殉难50周年》。

这本书里详细记载了朱大同的事迹,而且提供材料均为当事人:原“孙文主义革命同盟”负责人、组织部部长许闻天,前中共南京地下党负责人史永,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邓昊明等均为朱大同提供了证明材料。

原来朱大同是第31集团军副司令,鲁苏边区游击总指挥王仲廉麾下的特派员,他从未叛变,一直都是地下工作者,为了获取情报,他深入敌后,与狼共舞,不惜毁掉自己的名声,甘愿做一名被千夫所指的“汉奸”。

根据资料,朱大同遭遇日军的记载,确有其事,但是朱大同的警卫员侯兴胜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日军对朱大同进行了威逼利诱,但是朱大同宁死不从,便被关了起来,后来被他警卫员营救出来了,回到了王仲廉的指挥部。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朱大同潜伏了这么久,却在全国解放前夕不幸牺牲,实在让人感到遗憾,最让人难受的是,在刑场上,面对群众不明情况的指责,朱大同等烈士的心中,恐怕有太多话要说,却什么也不说不出来.

也许,成为一名地下工作的那一天起,朱大同就已经预想到了这种情景,然而当这一幕真实发生时,还是难以让人接受,唯有一笑释然。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如果把我放在朱大同的位置,光是想一想,心中就有莫大的委屈,当年的这些革命工作者,实在太不容易了,既要在贫苦危险的环境中工作,还要拥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尤其是地下工作者,不仅要在敌人的包围中,坚持工作,还要时刻防备暴露,干什么事都要提心吊胆,可能牺牲后,都没有多少人知道,甚至还有可能背负骂名。

在这里,要为所有的无名战士和地下工作者,献上最诚挚的敬意,感谢您们的默默付出,没有您们的努力和付出,就没有我们今天安定幸福的生活,谢谢,谢谢!

延伸阅读:

冲破黎明前黑暗,迎接祖国统一曙光!

——纪念我党派往台湾的无名英雄们英勇就义七十年

黎明是光明与黑暗的交接,黎明是温暖与寒冷的轮替。黎明前的黑暗令人窒息,黎明前的寒冷令人颤栗。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但是,有些人为了迎接光明的到来而逆行于如漆的黑暗,有些人为了迎接春光的明媚而潜身于刺骨的严寒。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纵是万丈深渊也万死不辞。只要是党的呼唤,他们就义无反顾,视死如归。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聂曦烈士

别了,年迈的父母;别了,亲生的骨肉;别了,难舍难离的爱人;别了,亲爱的同志们;别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一去七十年,七十年来亲人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们,呼唤着他们,但千呼万唤始不归。

他们本可以在一觉醒来看到满地红旗招展,本可以在一觉醒来看到满天朝霞漫舞;本可以在一觉醒来享受天伦之乐。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陈宝仓烈士

就差一夜呀,而就在这寒冷的一夜,马场町的枪声划破了黎明前的深夜,痛心疾首,悲愤交集啊,风萧萧兮台海寒,壮士一去不复还!

他们的赤骨化作了日月潭的红梅,他们的忠魂升腾为阿里山的彩虹。新中国成立前后,我党派往台湾执行特殊任务的无名英雄们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同在!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曾经为这批情工人员的杰出代表吴石烈士题词:“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我不止一次到西山无名烈士陵园凭吊为国捐躯的无名英雄们。每次凭吊都泪流满面,感概万千。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吴石烈士

吴石烈士、陈宝仓烈士、聂曦烈士已经身居高位,官拜将校,何以抛弃荣华富贵,冒死为共产党效力?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朱枫烈士

朱枫烈士,按照俗人之见已经功德圆满,可以家庭团聚,含饴弄孙,何以再次冒死赴难?

刘光典烈士已经脱离虎口险情,本可以另谋生路,何以忠贞不二,宁肯掘地为穴,继续潜伏?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刘光典烈士

我含泪轻轻地抚摸着纪念墙上那成百上千位无名烈士的英名,一遍又一遍地追问,何以如此悲壮?何以如此决绝?答案只有一个:信仰使然!

我继续追问,如果同样的考验也落到我辈身上,或者也落到我们的后辈身上,我们、或者他们能够向我们的先烈那样忠于信仰,不忘初心,视死如归吗?这是世纪之问,这是良心之问,我们的先烈们在看着!

每次到西山无名烈士陵园,我还有另外一个疑问。为什么对出卖这么多烈士的叛徒没有给予应有的道德惩罚和谴责?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叛徒蔡孝乾

一千五百多名烈士啊,全部牺牲于几个叛徒的罪恶之手,特别是原台湾省工委书记蔡萧乾被捕叛变,给我党造成了重大损失,给烈士家庭带来了永久的痛。

这类人渣应该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老一代革命家曾经说过,战场上最恨逃兵;刑场上最恨叛徒。我们在歌颂英雄的同时,也必须鞭挞那些可耻的叛徒卖国贼。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存在着英雄文化,也存在着汉奸文化。

臭名昭著的汉奸有秦桧、汪精卫等,臭名昭著的叛徒有顾顺章、张国焘、蔡萧乾等,现在还有些人在为这些败类鸣冤叫屈,甚至拿他们出来戏侃。

更有一些人在外敌当前之际为虎作伥,或者跪舔,或者递刀子,或者投降通敌,或者挑拨离间,或者暗算忠良,与党与国与民离心离德,干一些亲者痛仇者快的卑鄙勾当。

可见,汉奸叛徒文化一日不除,一日就难以弘扬正气,就难以一致对敌。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黎明是黑暗与光明的分野,在黎明时分,英雄们迎着光明获得了永生;败类们向着黑暗陷入沉沦。

今天,台湾又到了黎明时分,夜幕沉沉,黑云密布,外敌垂涎,“台独”肆虐。

但是,黎明已经到了,光明还会远吗?

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让我们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去迎接祖国统一的曙光!

去拥抱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魂归故里!

(朗诵:李同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罗援:一组黑白照片引发的血色记忆!

(浏览 6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