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夫先生的三首诗文与杂事

翻阅当年节减交给我的一批资料,发现其中有冈夫先生发表于二十年代的三首小诗和与他相关的小文。不知道他的亲属是否已经将它们收入《冈夫诗文集》,现在在这里整理发出,权当画蛇添足吧。

——老山羊

人们

——冈夫

人们斜躺着,人们横卧着!

在这昏夜的包围中,

在这疲惫的重困中,

我听不见海啸和風号,

也听不见一个灵魂在咆哮。

死的麻药,浸润着每个生灵,

荆棘也不妨做床,

娼妇也可为伴侣,

做着和平梦,辗转而媮安地,

蜷伏于一个待决的囚笼。

已经坠胎了吗?

当着这还未降生的时候?

什么解放,有什么自由?

狡狯的领袖与愚蠢的群众,

合拍者堕落的节奏!

晨光来了!晨光来了!

这声曾给不少人以惊骇,

且安眠吧,眷恋黑暗的人们!

晨光虽终久会来,

但也许还不是现在。

《新山西》 三日刊 副刊

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二十日

让我

——冈夫

让我悄悄地由生命逃去,

不为任何人所察知,

虽至爱如你,我的爱友啊,

你也无须察知——

为了我你已经受过了多量的痛楚,

这,末了儿的一个不幸的消息,

盼望他不飞到你的耳里。

当明星曳其长尾而流殒,

向人间留下它光荣的一瞬,那也算完成了一个生吧。

虽然它已永劫到无穷,

但是那无光的燃烧者,

他却是不能有所贡献——除了他,

仅仅能愿意:不反使人因他而痛苦。

由你那里,我曾得到过多的爱,

但我既要而又要,无厌的贪婪,

我以为我的爱手抓伤了你,

我又将饿死于你底爱的丰满,

天知道,这是怎样乖奇的命运,

我只想潜逃,——好像我只生来

只为要完成一个遗憾。

带着你的爱,我潜逃了吧!

只有爱是真实的,余皆虚伪,

让一切人都忘记了我——

让你梦想着我是幸福——

假如我真能有幸福。

那就盼望能把一切痛苦

都由我一人,拖入无地。

《新山西》 三日刊 副刊

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二十一日

为——

——冈夫

对于那个人,

你们不要说什么!

你们送他一束花,

他或含笑……流泪……

他们批评他,

他只有缄默。

他住在批评世界之外,

在那里,领悟代替了语言——

那也是语言的果,

它滚动着而无声息,

也如海,它平静着,

智慧溶溶流入其中。

一个微笑,

一个眼色。

一首无声的歌,

与他已足,如其更多点,

可以有一个慢的,

长时间的握手。

赞美与诽谤,

都是纸冠,

你们加诸他,

他也不以为荣辱;

但你们不用那些,

他将是你们最近的人。

《新山西》 三日刊 副刊

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三十日

文坛情报

——纪言

……

王玉堂

自去年一愤赴平后,旋即被捕,判住新院反省;早已期满,因无保人未得恢复自由。

……

《山西党讯副刊》第三七号

民国二十二年十二月六日

——这则消息是史纪言先生(纪言)刊登在1933126日《山西党讯副刊》上的几则关于当时的山西文化人境况的简讯。

“去年一愤赴平”的“一愤”不知为何指,背后有什么故事。可惜史纪言老、王玉堂老均已作古,个中蹊跷,也就失传了。

作家印象记

-——孙二爷

……

王玉堂

对人生兮和艺术, 赤诚全达白热度,

可惜遭遇太坏了, 令人为之气破肚。

《山西党讯副刊》第五四号

民国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这首竹枝词被我收在1993年由山西北岳出版社出版的小册子《太原竹枝词注释》中。该书试图通过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太原报刊上发表的有关太原的竹枝词的注释,梳理出民国时期太原的衍变脉络。

本词写于1933年,时值冈夫被关押在国民党草岚子监狱中。

下面是我在《“太原竹枝词”注释》中对冈夫(也就是王玉堂)的注释,当时王老还健在,本条注释经过了他的审核。

冈夫小传

王玉堂(1907年~ (19071998) ),曾名冈夫,笔名陈迹、沙雨、沙玉、季玉、愚堂、宇堂、安克、山仁、昂夫、冈捷耶夫等,山西省武乡县人。

14岁时考入山西外国文言学校,学习期间,受五四运动、苏联文学和西欧文学影响,于1925年前后开始诗歌创作。1927年,在《晋阳日报》上创办文艺副刊《Sturmund Drand》(狂飙突进之意,当时被称为S·D社)。1928年与任行健在太原某报上创办《白光》周刊。

1932年秋,在北京参加了左联,同年12月被捕,判入草岚子监狱,次年在狱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冬,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回到太原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太原失守后,赴晋东南地区,参加抗战动员和文化工作,历任中共武乡县临时工委书记、山西第三专区民革中学政治主任、晋东南文教界抗日救国总会理事、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晋东南分会理事,创办油印文艺刊物《文化哨》,并任《抗战生活》编委、前方《鲁艺校刊》编委主任、太行区文联副主任等职。这期间写过一些街头诗、歌词、短剧及散文小品等。还有《九月谷上场》、《人民大拥军》等长诗,其写参战英雄的《申海珠》长诗,获晋察冀豫边区政府第一次文教作品诗歌甲等奖。建国后,曾任山西省文协主任、华北文联筹委、文学组长、中国文联联络部部长、学习部部长、党组成员等职。1954年出版了诗集《战斗与歌唱》(作家出版社)。其他诗作与人合集为《人民大翻身》(1947年,华北新华书店)、《英雄的土地》(1956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和《红花绿叶词》。后者是写开国以后山西省第一次劳模大会的一首长诗,曾获省人民政府颁发的诗歌甲等奖。在华北时与王应慈、任桂林合写的电影文学剧本《虎穴追踪》,曾被选入《肃反电影文学剧本选》。从1960年开始着手写作的革命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草岚风雨》,经过20多年的曲折坎坷道路,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85年出版,同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冈夫诗选》。诗文集《远踪近影》,1991年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另有一册近10年来所作的《枫林晚唱》(诗集,暂定名)待出版。

——现在,我结合一些资料,再写王老传略,以饕大家、

王玉堂传略

王玉堂,笔名冈夫、宇堂,著名诗人、作家。

190714日,王玉堂出生于山西省武乡县故城镇的农民家庭。幼年时,他的父亲王国桢望子成龙,使冈夫从幼年起就开始接受祖国传统文化的熏陶。王国桢在科举考场上屡试不第,一气之下学了中医,在乡间开了一个诊所,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他在父辈的教育下学习文化,熟读古文和千家诗。少年时入镇上首次开办的新学堂学习,之后去县立高小读书。1919年他14岁时,因家境窘迫, 他考入公费的山西外国文言学校德语系,学习期间深受西欧和苏联文学以及五四新文学的影响,他于1925年前后开始写诗,并自觉把诗歌当作革命武器。他以热血青年的满腔热忱,用一名坚守岗位的士兵标准要求自己,给自己起了笔名“岗夫”,继而为了掀掉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他又改名为“冈夫”。

1927年,王玉堂从山西外国文言学校毕业后,到省政府所属的一个编译室工作。期间参加了高长虹、高沐鸿等人领导的狂飘文艺运动。1927年春,王玉堂与同学郭子明、友人张青萍等在《晋阳日报》上创办文学副刊《Sturm und Drang》(狂飙突进之意),并被称为《S.D》社或狂飙社,副刊为每周一期,约办了一年左右。

1928年,王玉堂同任行健在太原某报上合办一个周刊,名为《白光》,约办半年左右。19299月,参加了北平狂飘演剧队活动。1930年,王玉堂在北平《民言日报》担任编辑,编报之余将几年来所写的诗辑为一册,名为《当我在青春时分》。他准备把这本诗集出版发行,但因时局动荡未能及时实现,后又在动荡中失落。

山西新文学的源头是“五四”,五四新文学对山西的影响,开始是比较缓慢的。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山西青年作家高沐鸿、冈夫开始发表新诗和小说,成为山西新文学的第一批成果。有几位山西籍的著名作家高长虹、石评梅、李健吾在北京文坛上相当活跃,但在山西影响还是不大。直到抗战前夕的1936年前后,在太原的文学青年高沐鸿、田景福、史纪言、杨蕉圃等人的积极活动下,组织文学研究会,创办文学刊物,新文学在山西才初见规模。但王玉堂是山西第一批新文化的作者之一,是确定无疑的。

1932年秋,王玉堂在北平参加了左翼作家联盟,从事革命文艺的宣传活动。同年12 月,他因宣传革命,被北平国民党政府以共党嫌疑犯的罪名逮捕,关押在国民党北平军人反省院(草岚子监狱)。半年后,院方要他写反共启事,他坚决不从,于是被继续关押。在狱中,王玉堂坚持斗争,写下了许多忠于现实、乐观而又含愤的诗歌。他于1933年在草岚子监狱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经党中央多方营救,中共北方局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1936年冬,王玉堂同薄一波等61个同志一起获释出狱,他根据组织安排到山西,回到太原参加抗日救亡活动。

这期间,他在高沐鸿主编的《太原日报》文学副刊《开展》上发表新的诗作。同时,他将在狱中所写的九首千余行较有分量的长诗,以“九”的谐音名之曰《赳歌》辑为诗集,高沐鸿以“马丁”笔名写了序言,正准备出版期间,“七七事变”爆发,抗战开始,诗稿在战乱中丢失。

193711月,太原失守后,王玉堂赴晋东南地区参加抗战动员和文化工作,历任中共武乡县临时工委书记、山西第三专区民革中学政治主任、晋东南文化教育界抗日救国总会理事。

19397月,根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部署,王玉堂随晋东南文化教育界抗日救国总会(简称文救总会)进驻武乡县下北漳村。他在这里参加了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晋东南分会(简称文协分会)筹建,并担任理事和《抗战生活》刊物编委;参加了鲁迅艺术学校筹建,并担任《鲁艺校刊》编委会主任,为组织发动军民积极抗战和推动根据地文化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还担任太行区文联副主任等职务,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他创作了一大批长诗、街头诗、歌词、短剧、散文等作品,其中长诗《申海珠》曾获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教育厅第一次文教作品奖诗歌甲等奖。

新中国成立后,王玉堂先后担任山西省文协主任,华北文联筹委、文学组长,中国文联联络部部长、学习部部长、党组成员等职。在新的天地里,他心情欢畅,诗情喷发,先后出版了诗集《战斗与歌唱》、《红花绿叶词》、《英雄的土地》等;还与王应慈、任桂林合写了电影文学剧本《虎穴追踪 》,并拍成影片上映。1966年,他调回山西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

十年“文 革浩劫,王玉堂和当年从北平草岚子监狱一起获释 出来的薄一波等61位同志,遭受了不白之冤和残酷折磨。面对冤案,他相信党,相信历史,相信人民。党的 十一届三 中全会以后,党中央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彻底平反, 王玉堂重新获得了创作的权利。虽然他已进入古稀之年,但创作激情不减。他在担任山西省文联副主席和山西省作协副主席的几年中,先后出版了诗集《冈夫诗选》、诗文集《远踪近影 》。

1960年开始,王玉堂着手写作以30年代北平军人反省院里的一场殊死斗争为背景,着意塑造尹坚、詹英等共产党人和爱国青年的英雄群像长篇小说《草岚风雨》。1985年,由薄一波题写书名的《草岚风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同年《冈夫诗选》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王玉堂19866月享受副省级待遇,19925月,被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授予人民作家的称号。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王玉堂在大力开展文艺组织、领导工作的同时,坚持从事文学创作,是深受人民喜爱的文化战线领导人和诗人、作家。期间,他写了大量街头诗、歌词、短剧及散文小品等作品,还写有《九月谷上场》《人民大拥军》等长诗。他以参战英雄为原型创作的《申海珠》长篇叙事诗,是他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他的诗曾被李伯钊誉为“别具一种中国诗的风格”。

王玉堂是山西现代诗坛上重要的代表诗人之一。他从事创作七十多年中,在山西诗坛上留下了光彩夺目的一笔。他热烈追求爱国抗争自由,与他朴素的个性、强烈的爱国情怀统一在一起形成了其特有的通俗朴实的艺术风格。诗歌中既有诗人对于诗歌大众化、民族化的追求也有诗人对民族自由的向往。其诗歌中反抗日本侵略成为那一蹉跎岁月的主弦律诗人以自己手中的笔作为投枪和匕首与敌人战斗,以此唤醒还在沉睡的国人起来战斗。

王玉堂的诗作在诗坛留下了独特的痕迹。他70余年的创作生涯,几乎完整地贯穿了20世纪中国新诗的发展历程,更具有了不可多得的研究价值!少年时的诗情萌动,青年时的奋起呐喊,壮年时的激情放歌,老年时的淡泊雅致,一条悠远而又多彩的人生走廊,构成了诗人冈夫丰富充盈的诗意人生。

19957月,《冈夫创作七十年纪念文集》由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出版。1999年,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王玉堂老先生的诗集《枫林晚唱》。2001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三卷本120余万字的《冈夫文集》。

1998414日,王玉堂因病在太原逝世。

冈夫先生的三首诗文与杂事

冈夫先生的三首诗文与杂事

冈夫先生的三首诗文与杂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老山羊札记):冈夫先生的三首诗文与杂事

(浏览 24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