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大使踩了谁的尾巴?

    卢大使的“没有国际协议来认定脱离前苏联独立的加盟共和国的主权地位”的言论让西方破了个大防。

    西方一贯标榜的“言论自由”不见了,有的是气急败坏的无能狂怒。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声称卢大使的言论“令人无法接受”。

    近80名欧洲议员(其实没多少,一共700多个欧洲议员呢)在法国《世界报》发表公开信要求法国宣布卢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

    反应最强烈的要数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外交部长加布里埃尔·兰茨贝吉斯声称,“‘强权永远是正确的’这个概念并不是我们欧洲人所信任的”(一不小心,我们又成西方眼里的“列强”了)。

    总之,骂街的、跳脚的都有,唯独没有能有理有据反驳卢大使的。这一点不奇怪,不是他们不想反驳卢大使,而是实在没有办法反驳。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清楚,克里米亚本来就是俄罗斯的。

    无论是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从俄罗斯手里划给乌克兰,还是当年的《俄乌友好条约》明确克里米亚归属乌克兰,前提都是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一家人,就算后来不是一家人了,至少还是朋友,大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把关系搞太僵。

    但后来你乌克兰整天和美国眉来眼去,配合北约压缩俄罗斯的生存空间,那俄罗斯凭什么不能把克里米亚收回去呢?

    我把你当兄弟,我为你两肋插刀,你背后插我两刀,这兄弟还怎么做?

    耗材会说,乌克兰是主权国家,爱和谁好就和谁好。这话倒没错,但前提是你不能损害第三方利益啊。

    美国整天提着把刀对着俄罗斯比划,现在你乌克兰彻底倒向美国,相当于美国的刀马上就要蹭到俄罗斯脸上了,你还指望俄罗斯能给你好脸色?

    美国在乌克兰建了50多个生物实验室,敢问,美国在乌克兰建那么多生物实验室做什么?为什么美国不在美国建,不在加拿大建,非要在俄罗斯家门口建?

    一个流氓,整天拿着把刀在你脸前划来划去,你会不会淡定?就算你暂时拿流氓没办法,你总要踹流氓的狗两脚吧。

    这就是克里米亚问题的来龙去脉,换言之,如果没有乌克兰全面倒向西方,大概率就不会有克里米亚问题。

    耗材说和平其实很简单,只要俄罗斯全面撤兵就行了,和平我也是赞成的,但为什么不是北约宣布解散呢?我百分百肯定,北约明天解散,后天俄罗斯就退兵,你信不?

    那么问题来了,那些要俄罗斯撤兵的人,为什么不要北约解散呢?别忘了,俄罗斯反击只是果,北约东扩才是因啊。

    本来这事没那么复杂,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那就是“停火”“对话”,但法国《新闻台》的主持人非要追问“克里米亚是不是乌克兰的”,非要给卢大使挖坑,那就别怪我们的卢大使不客气了。

    在《无声的中国》中,鲁迅有个精彩的“开窗理论”,说的是,“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说在这里开一个天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天窗了。

    这就是人性,鲁迅笔下的中国人如此,西方人同样如此。你们不是要答案吗,那我就给你们真实的答案,可惜这答案不是你们想要的,关键你们还没办法反驳。

    更要命的是,克里米亚的问题,同样是波罗的海三国的问题,或者可以说,波罗的海三国的问题更大。

    现在波罗的海三国没心思去管克里米亚归谁了,乌克兰只是主张克里米亚没有法理基础,但对波罗的海三国来说,连存在都没有法理基础了,这三个国家哪还有心思管乌克兰是死是活。这就是“破窗理论”。

    画外音:卢大使:这BUG我本来不想提的,都是你们逼我的啊。

    关键是,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

    当年波罗的海三国几百万人手拉手组成人墙向苏联施压,最后苏联被迫同意了波罗的海三国脱离苏联的要求,就此拉开了苏联解体的序幕,但波罗的海三国只是按照苏联行政地区进行了划分,并没有签订任何国际协议,更没有任何联合国层面的条文。

    后来的《独联体宪章》很大程度就是为了给这个BUG打个补丁,进一步明确各国的法理地位,但波罗的海三国别说压根没签《独联体宪章》,就连《阿拉木图宣言》都没签。

    如果这个盖子被揭开,那何止鲁迅所说的“拆掉屋顶”,这简直是要波罗的海三国的命了。现在能理解为何波罗的海三国为什么反应对那么大了吧,被踩着尾巴啦。

    撇开苏联解体的糊涂账不提,要说历史,波罗的海三国很多领土都是沙俄从波兰抢的,这或许意味着波兰是可以对波罗的海三国提出领土要求的。

    画外音:波兰:有这好事你咋不早说???

    话说回来,卢大使这算是给波罗的海三国善意提醒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你们赶紧去做补救措施吧,别以为把头埋在沙子里,问题就不存在了。

    别看西方现在反应那么大,但我打赌这事很快就会冷下去。真理越辩越明,再辩下去,波罗的海三国第一个不答应。

    画外音:波兰:不,请继续,我想听!!!

    如果说西方反应大也就算了,毕竟利益攸关,但耗材也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就让人很难理解了。

    这两天,耗材不仅对卢大使出言不逊,还大谈特谈“国际法”,好吧,那咱就谈国际法,请问耗材,哪款哪条国际法规定克里米亚属乌克兰的,请给我翻出来。

    坦白说,这属实让我心里腻歪的很,什么时候耗材也这么有“正义感”了?美国轰炸叙利亚的时候,咋没见牠们这么激动,一个星期前G7七丑又一次对我们的台湾省指手画脚的时候,咋没见牠们这么“义正辞严”呢?

    对外低眉顺眼,对内龇牙咧嘴,不愧耗材本色,彻头彻尾的软骨洋奴,不折不扣的民族败类。

    还有耗材说翻历史的话,当年沙俄对我们怎么样怎么样的,历史我们确实不该忘却,但100年前欺负我们的可不只有沙俄,从鸦片战争的英法联军到八国联军,再到日本鬼子,为什么耗材只记住了沙俄呢?

    现在的国际秩序和国际版图是以《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为基础的,这里我给耗材指条明路,现在苏联不在了,你有本事去把签订《波茨坦公告》的另外两个国家美国和英国灭了,你要真有那个实力,到时候还不你想咋整就咋整。

    别误会,我个人是很喜欢以前的世界版图的,特别是1776年前的世界版图,只是耗材恐怕会很不喜欢。

    跪安吧,一切丑陋却依旧活着的灵魂!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林爱玥):卢大使踩了谁的尾巴?

(浏览 1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