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渡海先锋营”为什么由第一批变第二批进岛部队?

《党史博览》今年第5期刊发了叶青松的“荣誉军旗”系列文章《荣誉军旗“渡海先锋营”背后的故事》。现节选文章的第一部分,揭秘”渡海先锋营”为什么由第一批变第二批进岛部队。

揭秘”渡海先锋营”为什么由第一批变第二批进岛部队?

新中国70周年国庆阅兵战旗方阵中,十五兵团授予的“登陆先锋营”荣誉称号和四十三军授予的“渡海先锋营”荣誉称号这两面荣誉军旗,是解放海南岛的先锋集体写照。本文讲述荣誉军旗“渡海先锋营”的故事,全营在渡海作战中,12名营连干部牺牲了4人。战旗为什么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

由第一批变第二批偷渡海南岛的部队

?

在“登陆先锋营”向海南岛首批偷渡时,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营按预定计划也是要当天准备偷渡的。

195035日下午,第十五兵团作战值班室接到四十军一一八师指挥所报告:韩先楚副司令员(兼军长)、解方副军长和师领导已都到徐闻灯楼角三五二团加强营(即登陆先锋营)启渡场,直接指挥部队登船和启航。接着又报告:三五二团加强营在师参谋长苟在松率领下,都已登船,即将启航。琼崖纵队派的郭壮强科长已和苟在松参谋长在一条船上。

正在作战值班室坐镇指挥的邓华司令员[1]指示:“问一问四十三军一二八师指挥所,那里的情况如何?”

一二八师指挥所报告:“渡海部队由师参谋长孙干卿率领已于下午1时即登船待风启航,可是一直到现在,硇洲岛海面停风,据预测没有起风的迹象。”

时任第十五兵团司令部作战科科长杨迪向邓华报告说:“一一八师报告已刮起东北风,19时启航。一二八师硇洲岛海上停风,部队已登船,但无风无法启航。司令(员),是不是可以令一一八师加强营顺风顺流启航,一二八师三八三团等待起风再启航。”

邓华果断地说:“命令一一八师加强营立即启航,按预定计划前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没有风就等风吧!”

杨迪事后回忆说:“作战值班参谋迅速将邓司令(员)的命令记录下来,并重复一遍,邓华司令(员)点头认可,即用电话分别传达给一一八师指挥所和一二八师指挥所。”

当兵团作战值班室内传来“登陆先锋营”顺风顺流航行速度甚快的消息后,邓华问:“一二八师三八三团方面情况如何?起风了吗?”

专管气象的参谋立即回答:“三八三团方向还没有起风。据刚才接到预测报告,今晚起风的可能性很少。”

邓华问杨迪:“你最近专门注意研究了气象,你对一二八师三八三团是否仍待风启航有什么意见?”

杨迪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建议,三八三团今晚停止启航。”

邓华对在作战值班室的兵团政委赖传珠[2]、副司令员洪学智[3]说:“命令三八三团停止启航,等待有利风向再定吧。”

赖传珠和洪学智都表示同意。

作战参谋立即电话命令一二八师指挥所及四十三军,“今晚三八三团停止启航,等待有利风向再定。”

邓华说:“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不能与一一八师加强营同时启渡,从表面上看,打乱了兵团的作战计划。但是,我认为这样也有好处,可以让敌人产生错觉,一一八师加强营在海南岛西北部偷江渡登陆后,敌人可能会产生错误的判断,认为我军不敢从海口市方向登陆,从而放松对海口方向的警惕,将注意力集中到海南岛西北部,这样对我一二八师偷渡部队以后从海口的敌人鼻子底下航行,乃至在海口东南登陆就会有利一些。由此,也使我们加深对渡海作战的气象变化,直接影响启渡决心的认识。司令部以后更要加强对气象的研究。”

就这样,后来获得“渡海先锋营”荣誉称号的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营,成了第二批偷渡海南岛的部队。

……………………

铜鼓岭驻有国民党军一个团,但是夜色迷茫,风雨交加,三连副指导员丁占祥等20多人的尖兵组乘坐的那只船,就在这里成功登陆了。丁占祥他们登陆后,又有多只船在这里成功登陆。

但是在这里登陆后,离预定的集结点实在是太远了。他们人生地不熟悉的,可以说寸步难行。指战员们在荒凉的海滩上,手拉着手地向前走。说也奇怪,转来转去,还是没有离开海边。通讯员气得骂道:“他妈的,找到薛岳非扒他的皮不可。”

这个时候,丁占祥想起了兵书上的话:“军无媒,中道回。”意思是士兵去袭击敌方,若没有向导或内应,即使已经走到半路,也必须返回。

“必须找向导!”丁占祥和战士们说。

天亮了,他们隐蔽在一片小树林里。丁占祥和王庆余围着一张被海水浸湿的军用地图,看来看去,连自己的立足点都没有找到,地形不熟,敌情不明,到哪里去,没了方向感。

丁占祥叫文书穿上船工的衣服,化装成老百姓去找向导。不一会,找来一个年青人,是刚回国的华侨,哭哭啼啼的,十分害怕。丁占祥怕他暴露情况,就带着他走。走一段,隐蔽一段。

走到小河边,碰到一个人,约40岁左右,身穿茶色西装,戴着草帽,穿着皮鞋。丁占祥前去问路,打听情况。那人连忙拿出“国民身份证”,说自己是裁缝。丁占祥又盘问了好久,知道他对地理熟悉,对敌情知道的不多,又这么害怕国民党,一见面就掏身份证,看起来不是什么坏人,就决定让他带路。于是,丁占祥说明自己的身份,请他带路。他一听,脸都吓白了。经过再三解释,他才答应带路。

就这样,走了几天几夜,到了315日,丁占祥他们才见到徐芳春团长。

徐芳春见到他们,就紧紧地握着丁占祥的手说:“可把你们盼到了!你们是最后一批,别的同志早就先后会合了。今天是我们营大团圆的好日子啊!”

丁占祥看着大家的笑脸,觉得格外亲切,十分激动地说:“几天来,我们真像孩子离开娘一样,要是没有海南人民的支援,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丁占祥和战友们一一握手,突然,他发现人群中没有副教导员王佩琚,便问:“副教导员呢?”

孙有礼营长悲痛地说:“他在潭门战斗中牺牲了!”

王恩荣教导员说:“我们登陆后,薛岳就跟上来了。”

事后统计,渡海先锋营出发时,营连干部有营长孙有礼、教导员王恩荣、副营长于日仁、副教导员王佩琚、一连连长翟恩连、一连指导员冯嘉仪、二连连长李树亭、二连指导员张家骧、三连连长李庆生、三连指导员宋江占奎、机枪连连长许凤宗、机枪连指导员李克俊。这12位营连干部牺牲了4人,他们是王佩琚、冯嘉仪、张家骧和许凤宗。

洪学智将军在19952月说:“跨海南征,向世人昭示海南岛是怎样解放的,奇迹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让后人明白,为了今日的繁荣,前人付出了多么大代价,流了多少血,从而更加热爱今天,满怀信心地去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1]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

[2]十五兵团政委赖传珠。

[3]十五兵团第一副司令员洪学智。

(节选自2020年第5期《党史博览》杂志)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前哨午报):揭秘”渡海先锋营”为什么由第一批变第二批进岛部队?

(浏览 2,9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