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来源: 党史博采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宋时轮(1907.9.10~1991.9.17),湖南醴陵人,红军岁月里担任过军长,抗日烽火中担任过纵队司令员,解放战场上担任过兵团司令员,成长为人民军队著名将领。抗美援朝时,他历任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9兵团司令员、政委。
对于宋时轮的抗美援朝征程,《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宋时轮”词条特别指出:“在第二次战役中,指挥东线作战”。在第二次战役收尾阶段,毛泽东致电彭德怀并告第9兵团首长宋时轮、陶勇:“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的确,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东线战场,宋时轮指挥第9兵团浴血苦战,重创美军陆战1师、第7师等部,确保了西线战场志愿军左翼安全。
一、飞兵入朝,创造“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
1950年6月,朝鲜半岛爆发内战,美国拼凑“联合国军”悍然介入,战火很快蔓延到鸭绿江畔。面对东北方向战略威胁,中央军委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迅速抽调25万余兵力组成东北边防军。
作为华东军区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一边抓紧部队渡海登陆作战训练,一边时刻关注着东北方向战事,思考中美两军对阵之术。
东北敌焰甚炽,中央军委决定第9兵团雄师北指:1950年9月上旬,决定解除第9兵团渡海登陆作战任务,于10月底开赴津浦路徐州、济南间,11月中旬开始整训,为期3个月。
1950年9月15日,就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动仁川登陆当天,第9兵团召开军事教育会议。会上,宋时轮和盘托出关于与美军作战的思考:
 
一、美帝国主义战术的基本特点。战术思想上强调钢铁的作用,步兵战斗顽强性较弱;强调各兵种协同动作,提倡集结兵力积极进攻,防御能力相对差;步兵多采用疏散队形,在运动中与火力配合紧密;注重指挥位置的选择,重视指挥员的选择;强调各兵种与勤务保障部队的协同动作,粮弹充足。因此,我们必须以作战对手的战术思想及装备为对象,来组织部队的军事教育训练,研究战法和对策,绝不可闭门造车。
二、与美军作战的基本打法。制海、制空权在对方手中,我们必须出奇制胜,战场选择要力争减弱敌海军的作用;时间选择在夜间,减弱敌空军的作用;部队要求精干,利于机动;战术动作应割裂对手,各个歼灭;以运动战为主,阵地战为辅;正规战与游击战相结合,从敌侧后出击。
当年与会的老干部回忆:
尽管人在华东,宋司令员的心早飞到朝鲜战场了!他对美军基本特点的概括,让大家心里有了底;他对与美军作战基本打法的概括,正是我兵团在第二次战役中的指导思想。
美军仁川登陆后,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迅速溃败。10月初,美军大举越过“三八线”疯狂北进,北朝鲜处境危急。应朝鲜劳动党和政府请求,中央军委决定组织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10月12日,就在第9兵团第20军(辖第58师、第59师、第60师、第89师)、第27军(辖第79师、第80师、第81师、第94师)提前开赴山东泰安、兖州地区时,中央军委急电华东军区,“请令宋时轮兵团提前北上,直开东北”。
10月24日,为了解第9兵团北开情况,明确第9兵团分工东线战场(小白山以东)任务,毛泽东接见了宋时轮,语重心长地说:
军委要用人所长,要用部队所长,解放战争你兵团练就了一身的硬骨头,是善打阻击、勇战恶敌的部队之一,现在用你兵团目的就在于此。我们要争取战略主动,扭转战局。我们一定要争取主动,夺取战略上的胜利。(东线)长津湖地区位于西线志愿军侧后,要在这里划一条线,绝不能让“联合国军”跨过这条线。你兵团的任务就是占领有利地区,割裂敌东西联系。
 
战役要立足于你的兵团独立作战,不要寄希望于增援,德怀同志也没有兵力支援东线;战役部署和指挥由你全权承担,我们不遥制。
这次谈话,毛泽东决定:第9兵团于11月1日起全部车运东北梅河口地区整训。10月底,第9兵团部、第26军(辖第76师、第77师、第78师、第88师)北开,第9兵团番号改为志愿军第9兵团。
10月2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打响,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利用东、西两线敌人分兵冒进,运筹决胜:
西线,集中第40、第39、第38军(附第42军第125师)在温井、云山、熙川以北地区,求歼南朝鲜军第6、第1、第8师;
东线,以第42军(欠第125师)在长津湖以南黄草岭、赴战岭地区阻击、钳制美军第10军及南朝鲜军第1军团,保障西线主力的侧翼安全。
激战至11月5日,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
西线,志愿军主力消灭南朝鲜军第6师大部,重创美军骑兵第1师,迫使西线“联合国军”一度南撤;
东线,第42军主力且战且退,美军第10军步步进逼,形成诱敌深入之势。
还在第一次战役激烈进行时,毛泽东对根本改变朝鲜战局就有考虑。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1950年10月29日,朱德和宋时轮在一起。
 
1950年10月29日,毛泽东在致彭德怀、高岗的电报中即指出:东线战场,面对美军、南朝鲜军3个师北犯可能,“必须使用宋时轮主力于该方面方有把握,否则于全局不利。”11月5日晚,毛泽东致电彭德怀、邓华、宋时轮、陶勇等,提醒他们注意:如果东线打得不好或打得不及时,江界有可能失守,美军将从东面威胁志愿军西线部队,西线志愿军完全可能处于敌东西两线部队的合围之中,造成在全局上的不利态势。为此指示:“江界、长津方面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毛泽东的电报使宋时轮更加警醒,东线打得好与不好都将决定全局。
对从根本上扭转朝鲜战局,毛泽东一直充满信心。11月13日,他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指出:“据我的观察,朝鲜的战局,是可以转变的。……东北战线方面,我志愿军仅有两个师(引者注:指第42军之第124师、第126师),敌人(五个师)还很猖獗,现正增派八个师(引者注:指第9兵团之第20军、第27军,每军4个师)去,准备给敌人一个打击,转变该线的战局。”
由此可见,毛泽东对于第9兵团厚望殷殷。
11月13日,志愿军党委举行扩大会议,根据西线敌人掉头反扑、东线敌人继续北犯,研究第二次战役的部署:东、西两线均取诱敌深入之策,会议决定,“东战场则完全由九兵团负责,首先求得歼灭美陆战一师两个团。”以作战胜利保护西线志愿军侧翼安全。
军情紧急,第9兵团入朝越快越好。宋时轮反复与兵团副司令员陶勇研究,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隐蔽企图,出敌不意地发起攻击,才能给东线美军迎头一击。为此,他们规定了严格的保密和伪装措施,挥师入朝。从11月7日起,在宋时轮指挥下:
第9兵团各部队克服冬装未及全部发放,朝鲜东北部山大、路窄,道路拥挤和严寒袭击等困难,迅速向朝鲜战场开进。至21日前后,第20、第27军先后到达长津湖东西及以北预定歼敌地区,第26军也到达了指定的厚昌江口地区,完成了集结。
 
第9兵团向东线战场开进期间,正值美空军严密监视中朝边境地区,并发动空中战役(引者注:11月8日开始,为期两周),对朝鲜北部地区各种目标狂轰滥炸之时。但第9兵团严密伪装,隐蔽开进,不仅未被美军的空中战役所阻止,而且丝毫没有被美军的空中侦察所察觉。因此,第9兵团的开进行动出敌不意,被美国舆论界惊叹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
《宋时轮传》盛赞:“由于指挥得力,第20军、第27军及兵团部近8万人,在一周之内全部进入预定歼敌的长津湖东西地区。”26军集结于厚昌江口,担任兵团预备队兼志愿军总预备队。
二、先弱后强,开创了全歼美军建制团的范例
朝鲜东北部地区自然条件极为恶劣,山高、沟深,人烟稀少。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一个天然湖泊,其东面有朝鲜北部的另一大湖赴战湖。两湖之间间距不过30余公里,构成了长津湖地区。此地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山区,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每年冬季都要经过这里向南直抵咸兴附近的日本海。这里群山横陈、沟渠交错,地形极为复杂。雪寒岭、荒山岭、剑山岭、死鹰岭……耳闻目睹这些地名,就令人不寒而栗。这一地区进入冬季,气温在摄氏零下25度至零下46度之间。装备落后、衣着单薄的志愿军第9兵团就是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同强大的敌人作战,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其胜利更是来之不易。
1950年11月15日,美军“攻占”下碣隅里——10天前这里还是志愿军第42军第124师指挥所的位置,敌人被诱上钩了。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长津湖战役中,为了躲避美军的炮击,志愿军战士雪地里匍匐前进。
下碣隅里,位于长津湖最南端,向南直达兴南港口,向北分出两条路,成Y型:一路向东北,为长津湖东侧新兴里、内洞峙地区;另一路向西北,为长津湖西侧死鹰岭、柳潭里。美军、南朝鲜军从下碣隅里分兵北犯,上述各点均被敌占。
1950年11月19日,宋时轮提出了歼灭上述各点之敌的3个方案。攻击发起前,最后确定的方案是:
 
第27军担任长津湖两侧正面进攻,第79、第94师于长津湖西侧向柳潭里之敌(美陆战第1师第5、第7团)发起攻击并实施包围;第80、第81师于长津湖东侧向新兴里、内洞峙之敌(美第7师第31团、第32团一部)发起攻击并实施包围。
第20军担任向长津西侧进攻任务,第58师向下碣隅里实施进攻,切断长津湖东西两侧之敌的联系;第59师夺占死鹰岭,断柳潭里之敌南逃下碣隅里之路;第60师向下碣隅里以南黄草岭、古土里美陆战第1师师部攻击,断敌陆路补给线;第89师向社仓里美军第3师一部实施攻击,断敌东西两线联系。
第26军屯兵厚昌江口,担任兵团预备队。
 
《宋时轮传》指出:
在这个作战部署中,攻、防、阻、堵、歼、迂回、包围等作战样式同时使用,使敌变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宋时轮晚年回忆说:当时只能这样打算和部署,因为第10军主力的3个美军师相对分散,特别是陆战第1师和第7师,而长津湖天然的屏障把这两个师也分开了。从兵团部署上看是分散了一点,但是为了首尾相顾,先把敌人围起来,尔后再定先吃谁、后吃谁的问题。这个方案打国民党军可以,打美军行不行呢?行则坚持使用,不行则变换打法,总之是要在运动中打歼灭战。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可万变不离其宗,即大量地消灭敌军有生力量。
攻击开始时,为厚集兵力,宋时轮又申请将预备队第26军由厚昌江口地区南调长津东南地区。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1948年冬,在三野十纵队司令部。左起:李进、宋时轮、赵俊。
1950年11月27日,东线战区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摄氏度左右。上午,东线长津湖各点美军、南朝鲜军开始发动进攻。就在敌人发起进攻的同一天,11月27日黄昏,宋时轮命令,第20、第27军向长津湖地区发起进攻!
 
当晚,第27军由东北、东南、西、西南四个方向对柳潭里美陆战第1师第5、第7两个团完成包围,第20军控制死鹰岭,割裂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敌人的联系。28日拂晓,第27军完成了对新兴里地区美第7师一部的合围。至此,长津湖地区的柳潭里、下碣隅里、新兴里、社仓里被围之敌有美陆战第1师、美第7师、美第3师的部队,共计5个团、1个坦克营、3个炮兵营,约1万余人。战斗异常激烈:
 
敌以坦克组成防护圈,在火力掩护下,夜间死守,白天依靠飞机、火炮掩护,用火力杀伤志愿军。宋时轮果断决定,首先歼灭新兴里美第7师第31团和第32团第1营及师属炮兵第57营,对柳潭里、下碣隅里之敌采取钳制性攻击,对社仓里美3师暂取守势。
计划首歼第31团的决心并非想当然确定的,有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攻击发起前,宋时轮的作战决心是:20军(欠60师)、27军主力首先歼美陆战第1师主力于下碣隅里、柳潭里、新兴里之间,得手后,歼美第7师31团和美陆战第1师增援部队。随后,他又改变了这个决心,认为:毛泽东打仗的原则中有一条是“先弱后强”,陆战第1师是美军中的强中之强,第7师则弱,先打第7师之一部,能使部队练练手,熟悉一下美军作战特点,尔后集中全力打强敌。
 
作战部署调整后,宋时轮命令第27军第80、第81师担任围歼新兴里地区敌人的主攻任务。第20军第59师暂归第27军指挥,主要担负阻击美陆战第1师第5、第7两个团突围南逃的任务。
自11月27日24时发起攻击至28日晨,长津湖东岸第27军第80、第81师全力围歼新兴里之敌,毙、伤、俘敌400余人,捣毁第31团指挥所和炮兵第57营指挥所。美陆战第1师扬言去为第31团解围,均被我第20军主力、第27军一部阻于被围地域未果。
时值天降大雪,气温骤然下降,给部队的指挥、联络和作战行动造成极大困难。宋时轮决定亲自到前线指挥,陶勇坚决不同意司令员离开指挥位置,自己去了第一线。
至12月2日4时,新兴里战斗胜利结束。此战,志愿军第27军全歼美第31团级战斗队,共歼敌3191人,击毙美第31团指挥官麦克里安上校和继任指挥官费斯上校,缴获汽车184辆、坦克11辆、火炮137门、枪2345支(挺),击毁坦克7辆、汽车161辆,创造了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以劣势装备全歼现代化装备美军1个加强团的模范战例。(见《抗美援朝战争史》)
三、缠斗不已,让美陆战第1师经历“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
12月1日,新兴里之敌覆灭,东线美军第10军全线动摇。此时,西线美第8集团军正向肃川、顺川退却。美第10军孤悬朝鲜半岛东北一隅之地,且兵力分散,特别是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地区陷入志愿军的分割包围之中,随时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命令所有部队,立即按照原定计划,向咸兴、兴南地区实施总退却。同时令美陆战第1师立即将柳潭里的部队收缩至下碣隅里,然后在美第3师的策应下,向南突围。
 
根据中央军委和志愿军首长关于集中全力“加紧歼灭被围之敌”的指示,鉴于东线之敌拼命突围南撤的情况,宋时轮、陶勇首长决定采取围追堵截的战术,全力以赴,歼灭长津湖地区敌人。其部署为:以第27军和第20军之第59师,迅速歼灭柳潭里突围之美军;令第26军由长津以北地区南下,接替第20军攻击下碣隅里的任务;令20军第60、第58师前出至黄草岭地区,第89师留一部于社仓里警戒,师主力前出至黄草岭以南上通里、下通里地区,阻止美军南逃北援。
根据第9兵团的部署,第27军令第59师坚决扼守死鹰岭阵地,阻止柳潭里之敌与下碣隅里之敌会合,同时加紧对柳潭里之敌构成包围之势,力争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在志愿军部队的猛烈进攻之下,柳潭里之敌伤亡惨重,依然困兽犹斗。12月3日,美军该部在50余架飞机掩护下,以坦克群为先导,倾全力进行突围,猛攻志愿军死鹰岭一线阵地。下碣隅里美军也以一部向西攻击,接应柳潭里的美军。志愿军第59师腹背受敌,终因连日作战,弹药不济,冻伤及战斗减员较大,阵地被美军突破。
柳潭里美军逃至下碣隅里后,美陆战第1师毁坏全部重装备,整顿队势,准备南逃。宋时轮命令第26军急速南进,准备于12月5日晚实施围歼下碣隅里之敌的作战。但由于风雪迷漫,路途遥远,道路不熟,而未能按时于5日晚发起进攻。当第26军准备在6日晚实施进攻时,下碣隅里的美陆战第1师主力已在空运1000余名伤员后,于6日拂晓在大量飞机、坦克掩护下,从下碣隅里突围南逃!
 
此时,第20军主力已经进至黄草岭南北地区,第89师亦尾追社仓里之美第3师第7团,截歼该敌1个营大部后,进至下通里以北地区。这时,宋时轮又因势利导,调整部署:令第20军部队依托已占阵地,层层截击南逃之敌,阻敌北援;令第26军由下碣隅里向南攻击前进,尾敌追击:令第27军立即从右翼经社仓里向咸兴以西方向攻进,以断敌退路。
各部队按照上述部署,克服天寒地冻、断粮冻饿、弹药不足、疲劳减员等困难,发扬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连续作战的作风,对南逃之敌展开围追堵截。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在新兴里战斗中,机枪手痛歼敌人。
12月8日,美陆战第1师在大量航空兵支援下,继续向南突围,在古土里以南隘路处,为志愿军第58师第172团2个连阻截。他们在零下30多摄氏度严寒下,与敌激战竟日,在人员冻伤、阵亡严重,只有20余人可以战斗的情况下,仍坚守阵地,歼灭美军800余人,使南逃的美军寸步难行。8日夜间,气温骤降至零下40多摄氏度。9日凌晨,美陆战第1师再次攻击志愿军古土里以南隘路阵地时,坚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官兵已全部冻亡!
 
美军侥幸通过了古土里以南隘路,继续向南逃窜,与真兴里北援部队南北夹击堡后庄之志愿军第180团阵地。志愿军第180团与敌激战两日,最后全团大部冻、战伤亡,阵地方为美军突破。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志愿军战士冰雪天气急行军奔赴战场阻击敌人。
 
至此,第9兵团经近半月的激战,部队已经极度疲劳,特别是冻伤减员十分严重,情况最严重的第79师战斗伤亡2297人,冻伤减员则达2157人,全师缩编为5个步兵连、2个机炮连,难以继续实施大的作战行动。但为争取整个战局的有利局面,宋时轮决定:“不顾一切困难和代价,继续组织所有还能勉强支持的人员,力争歼灭南窜与援敌一部或大部。”
 
12月10日,古土里美军部队越过黄草岭,继续南逃。志愿军第89师部队在真兴里以南之水洞、龙水洞地区主动出击,截击南逃之敌,毙敌3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
12日,美第3师由五老里北援,美陆战第1师在美第3师的接应下,才最终逃出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的包围圈,窜至五老里。随后,会同美第3师仓皇逃往咸兴、兴南地区,很快又南逃“三八线”以南。
 
诚如《抗美援朝战争史》所言,美陆战第1师是美军的王牌部队,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太平洋战场的历次登陆作战中担负开路任务,战斗力在美军部队中首屈一指。但在长津湖地区的战斗中,该师却风光不再,经历了该师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败,伤亡惨重。据美国海军陆战队官方战史披露,仅在11月27日至12月15日,该师即减员达7321人。因此,美国人把长津湖之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
四、“第九兵团何时何地再次出现是个很值得关心的重大问题”
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的作战,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在战役进行期间,战区连降大雪,气温平均在零下27摄氏度左右,最低达零下30多摄氏度,雪积数尺,江河道路冰冻。官兵们衣着单薄,粮弹缺乏,忍饥受冻,加上后勤补给困难,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官兵体质严重下降,冻伤减员严重。严寒的天气,也直接影响了武器的使用,部队配备的迫击炮70%无法使用,许多步枪、机枪枪栓被冻,无法击发,通信联络也极不畅通。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宋时轮(中)在长津湖前线视察。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宋时轮仍然向毛泽东、彭德怀保证:“对当前任务坚决竭尽一切努力,以完成之,请放心。”他指挥第9兵团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同美军浴血奋战十余个昼夜,共歼敌13916人,予美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歼灭性打击,打开了东线战局,并有利保障了志愿军西线部队的侧后安全,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见《抗美援朝战争史》)
 
1950年12月15日,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联合向第9兵团全体指战员发出祝贺电,祝贺第9兵团歼击长津湖地区美军部队的胜利,对负伤的同志表示慰问,向牺牲的烈士致哀。电报指出: 
你们在冰天雪地、粮弹运输极端困难情况下,与敌苦战半月有余,终于熬过困难,打败了美国侵略军陆战一师及第七师,收复许多重要城镇,取得了很大胜利。这种坚强的战斗意志与大无畏的精神,值得全军学习。正由于东西两线的伟大胜利,基本上改变了朝鲜的局势,迅速地转入对敌反攻。
 
12月17日,毛泽东来电高度评价说:“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同时,提议第9兵团全部开回东北休整补充。接到毛泽东电报,宋时轮激动不已。当天入夜,宋时轮要秘书通知政治部谢有法主任及组织部、宣传部、敌工部和保卫部部长立即到司令部开会。原文传达完毛泽东的电报之后,宋时轮有一番动情的讲话,兵团保卫部长丁公量记述了这次讲话:
 
“党中央、毛主席对我们部队此次作战给予了高度评价,说我们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而且加上了是在极困难条件之下。这对我们是很高的嘉奖、极大的鼓励。同时,毛主席对我们部队又极为关怀,提议让我们回国内补充休整。这两点你们要写个材料向部队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教育,以此大力鼓舞士气。特别是对‘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一点要说透,要使部队上下都懂得。”
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宋时轮下部队调研时,与基层干部战士在一起交流。
 
“我们本来是打算在战前要做必要的准备,如换发冬装、备齐干粮等,但当时都来不及了。因为敌人太狂,进得很猛,为了争取时间,我们不得不立即入朝。入朝后,一下子就进到零下近40摄氏度的长津湖地区作战,加以后勤补给困难,部队冻饿交加,确实是苦了。但我们的部队好啊,在这样的条件下,仍然始终英勇奋战,终于大量歼灭了敌人,这是多么不容易啊!”
 
与会者充分发表意见,详细分析了部队现实思想状况,归结起来就是:部队广大指战员人人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再打几个大仗,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不在朝鲜再打几个歼灭战,不把美军从朝鲜赶出去,部队是不会甘心的,也是不愿回国的。宋时轮完全同意在朝鲜休整,他一口气讲了留在朝鲜休整的5条好处之后,接着说:
“我们部队在解放战争中,胃口吃大了,对这一仗没有歼灭敌人一个整师,大家不够满意,希望在下一战役中再显身手,我赞扬这种精神。”
 
“现在国外对第九兵团报道较多,说我们是第三野战军的主力兵团,还说对‘联合国军’来说,第九兵团何时何地再次出现是个很值得关心的重大问题。因此,只要我们继续留在朝鲜,就会对美军产生威胁……我非常感谢毛主席的关怀。但只要我们把情况和理由如实反映,我想毛主席还是会理解我们、同意我们的请求的。”
最终,中央军委倾听第9兵团官兵呼声,同意他们留在朝鲜咸兴地区休整。于是,宋时轮和他的第9兵团在朝鲜休养生息,为下次战斗养精蓄锐。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军旅警营):宋时轮:志愿军9兵团司令,飞兵入朝鏖战长津湖

(浏览 1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