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周恩来为何高度评价陈赓

毛泽东、周恩来为何高度评价陈赓

  

毛泽东、周恩来为何高度评价陈赓

1961年3月25日,周恩来、徐向前在中山公园中山堂沉痛吊唁陈赓

1961年3月16日,陈赓在上海逝世,享年58岁。在追悼会上,和陈赓一起在延安度过最艰难岁月的徐向前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他已经去世的消息。徐向前动情地说:“当年在延安时,冬天那么冷,我穿皮袄,他还洗冷水澡……”刘伯承哭得很厉害。他对邓小平说道:“像陈赓这样乐观的人,怎么就没了呢?我实在想不通啊……”陈赓在不凡的军旅生涯中,机智过人,诙谐幽默,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天才”。周恩来说:“陈赓不但打仗是个虎将,还是一位福将,他来到的地方总会有好事发生!”

毛泽东说:“陈赓行!可以当军长!”

陈赓与毛泽东是相邻两县的老乡,两人的接触还颇有些戏剧性。

1922年秋天,陈赓在何叔衡的介绍下走进了毛泽东创办的自修大学。

自修大学教室借用的是小学校舍,学生放学,青年们就来上课。学员们想从这里弄清中国的实际问题。陈赓走进教室,眼光接触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毛泽东。他说:“今天到来的学生,最起码要有向上的意思,养成健全的人格,煎涤不良的习惯,为革新社会作准备……”

陈赓凝视着毛泽东,生怕漏听了一句话。下课以后,陈赓跟毛泽东攀谈起来。毛泽东说道:“你跟铁路打交道(陈赓此前当过铁路工人),腿长嗓门大,将来应该是个‘火车头’……”

这年的中秋夜晚,陈赓和毛泽东等20多个人坐着划子到湘江中流去赏月。陈赓和何叔衡、郭亮、姜梦周同坐一船。姜梦周撩着湘江里的水,忽然宣布:“陈赓,你想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要求,我们商量过了,同意。党希望你进一步开展工作,提高理论水平,在斗争中经受更大的考验……我们准备成立湖南各界外交后援会,抵制日货。郭亮当后援会主席,你也当个执行委员吧。”

陈赓眼前逐渐亮起来。

忽然,毛泽东大喊了一声:“到中流击水!”船上的人们都喧嚷起来,纷纷脱衣脱鞋。

3年之后,毛泽东忆起这段往事,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词——《沁园春·长沙》。

后来,陈赓到上海中共中央从事特科工作。在此期间,他在周恩来主办的《军事通讯》上看到了向全国苏区推荐的井冈山经验,了解到毛泽东创造的业绩。那时,陈赓就认为这是使中国革命积小胜为大胜的必由之路。

长征开始后,陈赓被任命为直属军委指挥的干部团团长。由于该团人员作战经验多,装备较好,再加上陈赓的出色指挥,干部团不仅完成了保卫中央机关安全的任务,还多次配合主力兵团作战。毛泽东经常随干部团一起行动,并由此了解了陈赓的才能。

遵义会议后,中央恢复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

1935年1月24日,干部团先头部队占领了贵州土城。消息传来,毛泽东兴致很高,不停地和总部的工作人员说笑话:土城茅台酒很多,大家可不要喝醉哟。

陈赓舀了一大缸酒去找周恩来等人。他知道周恩来酒量过人。

他在土城街的场院里找到了他们:身着灰布棉军装的毛泽东脸色沉郁,清瘦的脸上显出淡淡的红色。留着长胡子、腰束牛皮腰带的周恩来和腰里别着一支手枪的朱德在小声地商讨着什么:原本以为是不堪一击的黔军“双枪”(一支步枪,一支烟枪)兵,在激战当中才知道敌人不止四五个团,而是9个团,至少1万人。前线指挥官不得不连夜向毛泽东报告受挫的消息。这是遵义会议后遇到的最关键的一次战斗。毛泽东原来预料兵力对比是四对一,现在成了一对一,各个方面都出现了险情。紧急关头,朱德决心亲临火线指挥作战。

陈赓端着的一缸酒也无心送上,正想泼掉,被毛泽东接过来,双手递给朱德。朱德很激动。

战斗在28日早晨打响。红军连续奋战三四个小时,战果未能扩大。加之林彪率领的红1军团上午已沿河右岸北上奔袭赤水城,分散了兵力,没有形成打歼灭战的组合拳头。毛泽东焦急万分,立即派人通知林彪急返增援。在红1军团尚未返回的两三个小时内,战斗更加激烈。红5军团阵地被敌军突破,红军遭受很大伤亡。敌人抢占山头,步步向土城镇逼近,一直打到了镇东面白马山的中革军委指挥部前沿。山后就是赤水河,若不能顶住敌人进攻,背水作战,后果不堪设想。

毛泽东这时突然想到了陈赓,把手一挥,叫来了参谋,下令说:“叫陈赓带部队上去!配合3军团,一定要堵住敌人进攻!”很快,一支被狂怒情绪所感染的干部队伍,从指挥部门前飞也似地掠过。在他们前面的就是陈赓和宋任穷。

“4营重机枪掩护!1、2营上刺刀,准备冲锋!”陈赓喊了一声,斜着冲过土坡,倚在一块石头后面。4营的机关枪像风一般扫过前沿,反扑的敌军纷纷倒下……很快,在阵地前方,在敌人机关枪嗒嗒响的地方,升起了几股夹着火焰的烟柱。

“炸得好!”陈赓狂喜地喊着。干部团冲击奏效,敌人决堤似地溃退。

当日下午2点多钟,跑步返回增援的红1军团第2师赶到了白马山阵地,与干部团协同作战,连续反击。红3军团牢牢控制了道路以南的观山高地。

毛泽东站在山头上微笑,脸上漾起兴奋的神情:“陈赓行!可以当军长!”

毛泽东、周恩来为何高度评价陈赓

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立者)向部队讲话

周恩来说:“我要亲自主持他的追悼会。”

陈赓和周恩来是多年战友,两人信念一致,风雨同舟,战友情谊尤为深厚。

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办了黄埔军校,周恩来在军校里担任政治部主任。就在这一年,已满21岁的陈赓来到广州,顺利地考入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军校的第一批学生。

由于在军校里表现出色,1925年夏,陈赓成为周恩来的警卫副官。当时的周恩来和邓颖超已经结为夫妻,组织上也批准邓颖超前往广州和周恩来完婚。因事务繁多,周恩来没办法前往码头迎接邓颖超。思来想去,周恩来决定把迎接邓颖超的工作交给陈赓。邓颖超来到广州的那天,周恩来把陈赓叫去,交代完注意事项之后交给他一张邓颖超的照片,并说:“待会你见到邓颖超同志之后,一定要好好向她说明一下情况。”

陈赓听完周恩来的交代后十分高兴,向周恩来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完成这个“特殊任务”。

不过,当陈赓来到码头后,码头上人来人往,无法找到照片上的邓颖超。一直到码头上没有什么人了,陈赓还没有接到邓颖超,只好灰溜溜地从码头离开了。从码头出来后,心里着急的陈赓转念一想,邓颖超或许在找不到接应的人后,自己一个人前往黄埔军校去找周恩来了。想到这里,陈赓急忙向黄埔军校跑去。当他喘着气推开周恩来房间大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子正坐在里面的椅子上休息,她正是照片上的邓颖超。

陈赓走上前与邓颖超握手致意,并向邓颖超反复解释。邓颖超却笑着对陈赓说:“麻烦陈赓同志来回跑这一趟了,让你一个人在码头上等了这么久,我表示诚挚的歉意。”

陈赓和周恩来关系密切,在长征路上发生的两件事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深厚。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成功在懋功会师。为了加强与红四方面军之间的交流,组织派遣陈赓前往红四方面军担当特派联络员。

可是,当陈赓来到红四方面军后,张国焘在红四方面军内散布谣言,说陈赓当年救过蒋介石一命,深受蒋介石的信赖,蒋特派遣陈赓来到红军里面当内鬼。见一段时间内谣言没有掀起风浪后,张国焘竟打算暗杀陈赓。不过,周恩来提前得知了张国焘的阴谋,通知陈赓返回红一方面军驻地,使陈赓成功逃过一劫。

1935年8月,周恩来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和毛泽东一起率领红军右路从毛尔盖出发,一路北上。在途中,周恩来患上重病。经随军的医生诊断,周恩来患上的是可怕的肝脓肿。这个病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是很难痊愈的,甚至会危及生命,而且当时周恩来连续高烧不退。所有的红军将领都十分担心周恩来的身体。

一天,陈赓急匆匆赶到彭德怀的住处,一上来就说道:“彭总,我有个请求,还请你务必答应!”彭德怀明白陈赓的心事,答应了他的请求。

陈赓来到周恩来的队伍后,上来就接替前面的战士帮周恩来抬担架,周恩来此时因为连日高烧处于昏迷中。陈赓问道:“周副主席昏迷多久了?”处在担架后面的萧劲光回答说:“有6个多小时了,我们都快急死了,但是现在部队缺医少药,实在没有好办法啊!”陈赓点点头没有说话。

此时红军队伍正在过草地。过了一会儿,陈赓说道:“可惜现在不是在爬雪山,要不然就有办法帮助周副主席降温了!”杨立三说道:“前两天刚下过雪啊!但是草地上积雪融化得太快了!”杨立三的话算是提醒了陈赓,陈赓灵机一动说道:“大家看到前面的山丘了吗?我们将周副主席先抬到山丘的背阴处,说不定可以有好的办法!”众人听从了陈赓的话,一鼓作气将周恩来抬到一处山丘的背阴处。陈赓看到地上没有融化的积雪,兴奋地说道:“太好了!有积雪!”随后陈赓将雪捏紧放在周恩来的额头、手掌心等地方,不到半个小时,周恩来果真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首先就看到了陈赓的笑脸。陈赓大声说道:“周副主席醒了!”周恩来很诧异地问道:“是陈赓啊!你怎么来了?”

萧劲光说道:“周副主席,陈赓主动向彭总申请过来给您抬担架,也是他找到雪帮您降温的!您现在好点了吗?”

躺在担架上的周恩来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不失风趣地对陈赓说:“当年你救过蒋介石的命,如今你又来救我的命了。”

看到周恩来能说话,陈赓笑了。周恩来说道:“谢谢你,陈赓!我好多了,不需要担架了,老让你们这么抬着我,也不是个办法啊!”陈赓一把按住准备起身的周恩来,说道:“您刚刚才好点,不能乱动,还需要静养。我们几个正好抬着您出出汗,现在浑身暖和!”周恩来明白陈赓这么说是为了让自己放心,但他知道陈赓的双腿本来就经常会疼,不忍心一直让陈赓抬着自己。然而陈赓一直坚持要抬,周恩来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陈赓等人将周恩来安全抬出草地后,急忙安排周恩来在一暖和的住处住下。毛泽东此时通知了邓颖超前来照顾周恩来,陈赓也不离左右,很耐心地帮着打下手。神奇的是,当天晚上周恩来身体慢慢就恢复了。

这期间周恩来并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要知道肝脓肿就是放在现在也是比较严重的疾病,所以这件事周恩来也一直感到很奇怪。到了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与正常人无异的时候,周恩来高兴地说道:“陈赓不但打仗是个虎将,还是一位福将,他来到的地方总会有好事发生,是陈赓这个福将给我带来了好运气啊!”

经过这两件事情,陈赓和周恩来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友情。

陈赓去世的时候,周恩来正在广州出差。他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在住处哭得很伤心,将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进去。当时和周恩来一起出差的耿飚回忆说:“总理得知陈赓大将去世后,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很久,我在门外一直听到总理抽泣的声音!总理后来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国务院办公室,说道:‘陈赓同志的追悼会一定要等我回去再召开,我要亲自主持他的追悼会!’第二天,总理暂时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乘坐专机从广州飞往北京。总理没有想到的是陈赓会这么突然就逝世了,他心中有一个遗憾,就是没能见到陈赓最后一面。”

在追悼会上,拜祭过陈赓后,周恩来上前和傅涯说话。他说:“陈赓走了,我知道天下没有人比你更伤心了!以后你拉扯几个孩子长大不容易,我会让邓大姐多帮助你们。如果你以后生活上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和我说,我会帮助你!”傅涯哭着点头,然后说道:“总理啊,陈赓没有留下遗言,但是在他去世的前几天晚上,他交给我一支钢笔,上面刻着您的名字。他让我一定要好好保管这支钢笔,说是您送给他的……”

虎将福将

陈赓一生征战无数,屡立战功,总能死里逃生,化险为夷,真是福大命大。

1927年8月,陈赓随周恩来等人参加南昌起义。在会昌的一场战斗中,陈赓左腿中弹,不能动弹。敌人搜索时,他急中生智脱去外衣,滚到附近一条田沟里,弄得满身泥水和血污。等敌人走到他身边时,陈赓闭眼屏息,纹丝不动。敌人以为他死了,踢了一脚就走开了。陈赓在那里躺了两三个钟头。后来起义军反攻过来,他才被救出来,并被送往长汀的福音医院接受手术。

福音医院是所教会医院,院长是著名的傅连暲医生。傅连暲把陈赓腿上的绷带解开时,一下子惊呆了:伤口周围的皮肉已经腐烂,骨头露在外面,散发着恶臭。“截肢,做好术前准备!”傅连暲果断地作出了决定。

“截肢?!”如同晴天霹雳,陈赓惊得面如土色。他抱住腿,大声说道:“没有腿,我拿什么走路?我还怎么带兵打仗?”

陈赓的话感动了傅连暲,他最终决定采取保守疗法。然而保守疗法比截肢风险更大,受的皮肉之苦更深。傅连暲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用手术刀刮去陈赓腿上的烂肉,而当时麻醉药又很少,每做一次手术陈赓都痛得死去活来。

在傅连暲的精心治疗下,陈赓的腿终于保住了。

后来,在周恩来的安排下,陈赓在上海从事过一段时间的情报工作。然而,由于顾顺章的叛变,中共在上海的地下组织陷入瘫痪,陈赓也不幸被捕。而他能够逃出敌人的魔掌,靠的是在东征战役中救了蒋介石一命,加上黄埔同学的求情。最后,陈赓成功逃脱,来到了江西瑞金,转到作战部队,离开了情报工作岗位。

1935年11月20日晚间,陈赓接到命令,率部前往直罗镇。在行军途中,陈赓拄着棍子,走得很慢。为不耽误行程,他最后只得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担架,由警卫员抬着前进。陈赓说:“辛苦你们了。”他叹了口气又说:“这可真是抬着将军上阵了。”最终,陈赓率红13团及时赶到了直罗镇的东北面,和兄弟部队一起包围了敌军……

直罗镇战役,成功粉碎了蒋介石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陈赓领导红13团在直罗镇战役中成功完成了中央分配的正面战场的战斗任务,立下了赫赫战功。

全国性抗日战争期间,陈赓担任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每次作战,他都能率领队伍找准时机出击,并有所收获。后来,日军为了应对他们的进攻甚至还专门制定了作战方法,叫嚣:“专打386旅。”

陈赓特别擅长运动战、游击战,在他的带领下,386旅的胜利接连不断。1937年10月21日,陈赓的队伍取得了长生口伏击战的胜利,消灭日军50人。不久后,10月26日,386旅又潜伏在敌人的行军要道上,一举伏击了日军的一支运输大队,消灭日军300多人,还顺带缴获了许多物资。这就是著名的响堂铺伏击战。后来,在长乐村公路上把敌人的辎重部队和撤退部队打得溃不成军,一共毙伤了2200多名日军。

1940年1月,陈赓来到太岳地区,建立了太岳军区。8月,百团大战爆发,陈赓带领部队在百团大战中表现非凡,多次出奇制胜。1942年10月,日军进攻太岳根据地,占领了沁源县和周边地带。陈赓立即召集了太岳各地的力量,把日军死死地包围在沁源城内。这场围困战一直坚持到了1945年,除少量日军拼死逃出外,大量日军都被清除。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赓指挥志愿军第3兵团入朝参战。朝鲜战场上美军现代化的武器和战术带给了陈赓极大的震撼,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迫在眉睫。回国后,陈赓向中央军委提出申请并建议建设一所专门的军校用以培养军事技术人才。得到中央的肯定和支持后,陈赓从1952年开始,仅用1年多时间,新中国第一所综合性军事学院在哈尔滨正式建成挂牌。校内设立了多个重要的军事相关专业,着重于培养拥有现代化水准的优秀军事人才。后来,归国的钱学森在参观了军事工程学院后无比感叹地说道:“陈赓真是个人才,在当时我国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起这样一所拥有完整的结构且综合性丰富的军事技术学院,这放到世界上也是个不朽的奇迹。”

陈赓性格幽默,人缘极好,在军中大家都将他当作“开心果”。他为人十分随和,爱开玩笑,不管是上级还是下级都能够和他打成一片。不管是战前还是战后,只要有陈赓在的地方,一定是队伍中最热闹最开心的地方。

就是这样一个戎马一生的人,因心脏病突发,溘然长逝。这一天是1961年3月16日。

(来源《党史博览》)



《党史博览》2024年全年杂志征订

weixin://dl/business/?t=Gktukzot2pb

                                                                                                     

欢迎关注河南邮政微邮局,订阅《党史博览》https://mp.weixin.qq.com/s/YOqiviqf2mNx4nb4n9nfRA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览):毛泽东、周恩来为何高度评价陈赓

(浏览 5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