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1933年10月开始的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历时一年,在王明“左”倾冒险主义主导下惨遭失败。然而,在仗越打越糟的情况下,红3军团4师12团侦察排却脱颖而出,成为这段晦暗日子中难得的一个亮点。1934年8月1日,鉴于红12团侦察排在作战中的突出表现,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授予该排“神鹰侦察排”荣誉称号。纵观整个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的排级单位受到表彰实属罕见,而受到中央革军委最高层级表彰,更是独此一家。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红12团侦察排历史悠长,前身可追溯至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可谓是历经风雨,百炼成钢。由于第五次反“围剿”最终败北,“神鹰侦察排”的事迹也一同被历史尘封,甚至连权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英雄模范单位名录》都没登录。然而,2019年,这只红色“神鹰”竟然再次翱翔在了国庆70周年盛大阅兵式上,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好奇和无尽的追忆。下面,就让我们暂且把目光从战旗猎猎的方阵上移开,回眸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央苏区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以一睹“神鹰”的英姿风采。

飞鸢村擒敌,洵口首战告大捷

1933年10月6日中午,秋高气爽,临近闽赣边界的飞鸢村寂静异常,周围丘陵起伏,红壤祼露,马尾松茂盛。

此时,一些身着当地粗布厚褂的农民汉子大步走在通往洵口镇的土路上,与同样农民扮装的四五个男人迎面相遇。这些穿粗布厚褂的农民汉子正是红3军团红12团司令部直属侦察排2班的侦察员们,走在最前面的是排长谢发生。

高大魁梧的谢排长简单用几句江西老俵方言答讪后,就听出了对方有人操江浙口音,断定都是国民党军探子,随即将裤袋里的驳壳枪指向对方,厉声吼道:“不许动!”

与此同时,对方一人裤袋里的驳壳枪骤然响起,打伤我一名侦察员。眼疾手快的红军侦察员们迅速还击,击毙对方2人,击伤1人,其余2人吓得瑟瑟发抖,当场被捉。

红12团侦察排小胜而归,押着俘虏进入宿营地时,引来一片羡慕的目光。由于侦察排装备好,人员素质高,神出鬼没,备受红军战士青睐。

红12团侦察排也叫手枪排,共40余人,个个年轻力壮,机智勇敢,被视为红12团的“钢铁拳头”。该排是1933年6月7日红3军团在江西省乐安县大湖坪整编时,从红5军红3师侦察队中挑选出的精干人员组成的。每个侦察员装备了1支短枪、4枚手榴弹,还配有一杆长枪、一个大背包,包里装有便于执行侦察任务的各种服装,可化装成工人、农民、商贩甚至敌军官兵。

谢发生把俘虏押到团部,经红12团总支书记钟伟突审,了解到了最新敌情:当面之敌是国民党军第6师17旅31团,奉命从黎川县前来剿灭红军游击队,根本没想到在飞鸢村能与红军主力部队遭遇。此时,国民党军第18旅旅长葛钟山的34团也正向飞鸢村进发,配属的第5师27团和黎川保卫团一部作为预备队已进驻洵口待命。

红12团团长谢嵩一边把这重要情报火速报给师长张锡龙和师政委彭雪枫,一边表扬谢发生:“你这个老俵,又立了功,立了大功啊!”团政委钟赤兵也很高兴,恢谐地说:“侦察排就是千里眼、顺风耳啊,敌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咱的法眼。”

根据侦察排的情报,红3军团立即调整了作战部署。作为东方军右翼先头的红4师原本任务是向硝石急进,在飞鸢村与敌遭遇实属偶然。红4师张锡龙师长、彭雪枫政委顺势敌变我变,向红3军团彭德怀军团长和滕代远政委请示歼敌。得到批准后,即令红12团主攻当面遭遇之敌。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洵口遭遇战红4师指挥部——儒林郎第

下午13时左右,红12团等红军部队抢占高地,向敌人侧翼运动,先敌向敌31团开火。一时间,飞鸢村的寂静被打破,枪声、杀声连成一片,敌我双方展开激烈战斗。不久,敌34团也赶来参战。红12团冲锋在前,勇敌两团,在激昂的冲锋号声中,猛虎般扑向敌阵。

红12团侦察排见缝插针,巧妙地钻到两敌结合部之间,左敲右击,端掉了敌人的一个辎重排,搅得敌方一片混乱。

战斗不到一个小时,红4师主力部队赶到,几十挺机关枪对准敌人猛烈扫射,手榴弹雨点般向敌人投去。激战到黄昏,几股敌人仓皇溃退到洵口,汇在一起,固守待援。

当晚,红3军团总指挥彭德怀、政委滕代远果断拍板,决不能让这股敌人逃脱,下令暂停向硝石进发,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洵口之敌。次日拂晓,红军以5个师兵力发起了总攻。

晨雾迷漫中,谢发生率领熟悉地形的侦察排,擒贼先擒王,直接杀到了敌31团指挥所。一顿枪战后,正准备吃早饭的敌军官死的死,窜的窜,擒的擒,一片狼藉。

在红3军团强大凌厉的攻势面前,敌军2个多团被歼,旅长葛钟山以下1100多人被俘。洵口之战,红军团取得了第五次反“围剿”作战的首战胜利,红12团侦察排立了头功。

战后,红12团政委钟赤兵对政治处主任苏振华交待:“要好好表扬一下谢发生,侦察排这帮机灵鬼儿最先发现了敌人,就像是鹞鹰,神出鬼没。敌人到了飞鸢村,还能有他们的好?”

苏振华也兴奋地答道:“是啊,鸢就是鹰,飞鸢就是飞翔的老鹰,敌人这是送上门来的肉,哪有不被鹰叼走的道理?我看就用‘神鹰’来表扬谢发生他们。”

洵口之战的胜利,震撼了敌人,鼓舞了群众。胜利得益于战斗指挥员谢嵩、钟赤兵、谢发生等行动上的机智勇敢,得益于战役指挥员彭德怀、滕代远等指挥上的果断灵活,是红军长期机动灵活作战思想的延展和胜利。

然而,在临时中央博古和李德等“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眼里,洵口之战竟成了敌人不堪一击、红军指挥员游击习气不改的证明,提出了不切实际的“御敌于国门之外”等错误口号,将洵口之战不幸变成了第五次反“围剿”中昙花一现式的胜利。在此后堡垒对堡垒、硬碰硬的作战中,红军节节失利,出现了许多无谓的牺牲。

三溪圩反击,隐蔽摸到敌阵前

“报告团长,正面和侧面的杨梅寨、排山、文峰山、杏花山到处都是敌人,漫山遍野呀!而且敌人阵地都是石头山,堡垒相当坚固,我们出不去。这次没有抓到舌头,还差点被敌人抓了。哎!没有完成好任务。”在白塘村团指挥所里,人高马大的谢发生唉声叹气地向谢嵩团长汇报着,满脸写着“窝囊”二字。

这时的历史时针拨到了1934年3月13日,第五次反“围剿”已打了半年,在敌人的堡垒战面前,中央苏区受到严重压缩,仗打得十分被动。特别是在硝石、资溪桥、浒湾、八角亭等战斗中,博古和李德强令红军部队不能后退一步,堡垒没有打下来,人员还损失惨重。红4师师长张锡龙战死、政委彭雪枫负伤。毛泽东后来在《中国革命战争中的战略问题》一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开脚一步就丧失主动权,真是最蠢最坏的打法。”

此刻为13日上午11时许,红12团正集结于赣中南丰县三溪圩地区,参加由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的三溪圩反击作战。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红4师师长张锡龙烈士

三溪圩处于南丰西南部,群山环抱,地势险要,是南丰通往广昌的要隘。一片黛绿中弥漫着硝烟,零星的枪声划过空中,发出脆响。

“发生啊,瞧你满身泥,眼里都是血丝,表扬你还来不及,哪能处分你?”望着眼前这个逢战必出生入死的大英雄,谢嵩团长很体恤地说。“敌人有准备,抓不到舌头不怪你,但你还是带回了很有价值的情报:一是敌人众多,说明肯定要反扑;二是敌堡垒坚固,说明易守难攻。”

“是啊,团长,我看见敌人把重机枪都从堡垒里搬出来了。”

“嗯,这个情况很重要。你抓紧带侦察班下去休息,晚上可能还有任务。”

谢发生走后,谢嵩立即打电话向师长洪超和政委黄克诚汇报了当面敌人最新动态。

看到红12团上报的敌情,棘手的问题摆在了军团长彭德怀面前,攻还是不攻?强攻还是佯攻?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这都是打得么子鬼仗?博古和李德这两个眼镜儿一对‘近视眼’,对军事一窍不通,一个只会喊口号,一个只会在地图上画道道。”一想到红军最近不断损兵折将,脾气直率、性格刚烈的彭德怀就感心痛,在三溪圩的简易指挥部里发起了脾气。

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博古和李德大权独揽,瞎指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作战计划都在“独立大房子”里闭门造车,内容详尽到巨细,连一门迫击炮、一挺机枪都标注好摆放的位置,然后直接下达各军团严格执行。不但不给前线指挥员机断专行的权利,还严格强调“对于命令执行不容任何迟疑或更改”。甚至警告彭德怀:“如果原则上拒绝进攻这种堡垒,那便是拒绝战斗。”

面对国民党北路军总指挥陈诚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不让智取,只能硬攻,这叫么子鬼事呀?打这种教条仗,焉有不败之理?彭德怀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

这时,杨尚昆政委走进指挥部,对彭德怀说:“军团长,红12团上报了最新敌情,强敌准备充分,我们还是不能死磕吧?否则会有灭顶之灾!”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军令不能违抗。13日中午时分,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红1、红3军团等部冲击杨梅寨、排山、文峰山、杏花山的敌第11、94、79、98师等阵地。然而,这一带的敌人堡垒跟红12团侦察排报告的情况完全一致,修得相当坚固,红军的攻击以失利而告终。无奈,彭德怀、杨尚昆遂决定主动撤出战斗,保存实力,待机破敌。

陈诚见红军力有不逮,大喜过望,于当日下午2点调集10个师的全部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支援下,展开凶猛反扑,攻防发生转换。但在红军顽强抗击下,敌人多次进攻均被打退。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黄昏时分,敌人暂停进攻,枪声有所减弱,谢嵩抓住这个松懈之际,把谢发生叫到团指挥所,让他派一个小组隐蔽摸到敌李树森第94师阵地前沿,侦察敌人的火力配置。

谢发生受领任务后,马上指派排里经验丰富的侦察员吴德胜带3名战士,化装成当地上山打柴的农民,拿着长砍刀,挎着卷好的长绳,背着大背篓,潜入敌561团前沿阵地附近。

眼尖的吴德胜发现敌人在几个堡垒之间的空隙地带架设了重机枪阵地,其中一个阵地几十米远处的马尾松树林间有两座坟包,一个阵地不远处有段岩石,既是敌人封锁地段,也存在着射击死角,于是默记了一段有缓坡,有树障,便于我军冲击出发的路线。

根据现地侦察结果,红12团团长谢嵩、政委钟赤兵命令部队实施短促突击,借助坟包掩护,以神枪手精准击毙了敌重机枪射手,最终歼敌一个多排。

在这场战斗中,红军虽然也取得了一些小胜,但实施这种硬碰硬的正面交锋,无疑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危险行为。尽管红12团侦察排在战斗过程中不断创造着奇迹,为红军作战赢得了一些先机,但在昏暗的天空下,即使鹰的翅膀再坚硬,也难以高飞,鹰的眼睛再敏锐,也看不透重重雾霾。

三溪圩、三坑与敌拼死作战的结果,是红军再次遭受了很大损失。3月18日,红3军团被迫撤兵三溪圩西南洽村,再紧急转进福建泰宁。

大洋嶂阻击,攀藤爬岩白刃战

3月22日,新的战机出现。经博古和李德批准,彭德怀、杨尚昆决定在大洋嶂地区伏击从泰宁西进之敌。

大洋嶂,又称太阳嶂,是一座雄踞于泰宁县城西北约10公里处的大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北上新桥镇、德胜关、黎川县必经此处。

3月23日中午,红3军团前锋红4师进至大洋嶂附近,担负阻击敌人西进任务的红12团2营尚在路上。师长洪超急令师侦察队队长邓克明,率师侦察队和红12团侦察排,先期抢占大洋嶂主峰。

政委黄克诚补充说:“兵贵神速!敌人快,你们要更快,要克服万难,抢在敌人前面控制住大洋嶂主峰。”

邓克明是个打仗的好手,说了声:“明白”,即派谢发生带着红12团侦察排从杨梅坳先遣出发。行军途中,吴德胜侦察小组机智地抓了个俘虏,经审问得知,敌第265旅正从泰宁北面的邱家排急进,其先头团已占领了离大洋嶂南麓不远的狮子山右侧高地。

谢发生立即把这个情况报给邓克明。邓克明认为时不我待,要求侦察排与敌抢时间,抄近路,向海拔1100米的大洋嶂冲击。

黄昏时分,侦察排被眼前高耸入云的峭壁挡住了去路,谢发生提醒侦察员们:“没时间了,就从这上,飞也要飞过去。小罗、阿炳,还有陈雄你们几个新战士跟在我后面,多加小心。”

全排开始爬岩。攀藤、抓树、登石,遇到险要处,老侦察员把绳索拴在粗树根部,再甩下来系在新兵腰上。就这样,上边拽一下,下边上几步,有惊无险地全部攀上了崖顶。

至深夜,侦察排在半山腰又遇到了一段500多米长的缓坡蒿草林和荆棘丛。侦察员们分成七八个小组,相互协同,手脚并用,用松树枝扒开荆棘丛快速跃进,不一会儿,身上、手上、脸上都割出了血道。艰难行走了近半小时,硬是趟出了几条小路,也为后续部队开辟了通道。

经过13个小时多的急行和攀爬,红12团侦察排终于在24日拂晓前登上了大洋嶂峰顶,抢先一步占领了阵地。

十分钟后,敌人尖兵也爬了上来,谢发生心里一咯噔:“好悬!”咬牙下令:“打!”三个班在一百多米的正面向敌开火,敌人顿时屁滚尿流。不多久,邓克明率领师侦察队也跟到了大洋嶂峰顶,与后续爬上来的敌人交上了火。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清晨,红4师副师长黄昉日率领红12团2营5、6连增援上来。敌人撤去,枪炮骤停,天边出现一抹红霞,万籁俱寂。老战士都知道,这是大战前的征兆。

上午9时许,大洋嶂最惨烈的战斗打响。先是两架敌机轰炸大洋嶂峰顶阵地,然后,敌炮群从狮子山方向开始炮击。山顶上松树被斩,阵地被毁,岩石横飞,硝烟弥漫。

接着,敌265旅主力团和另外2个团轮番向峰顶冲来,红军依托有利地形,以轻重机枪齐扫,打退了敌人的反复冲击,你争我夺,一直打到了午后。

危急时刻,谢发生带着侦察排冲在一线,几次都是以白刃格斗将敌拼下去。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红4师副师长黄昉日烈士

残酷的战斗中,敌我伤亡都很大。红4师黄昉日副师长、红12团2营营长陈昌泰、5连连长和指导员相继壮烈牺牲,侦察员也损伤过半。

太阳快下山时,红4师主力部队增援上来,邓克明按照洪师长和黄政委命令,指挥山上部队参与了反击战斗,把敌军一直撵到了大洋嶂脚下。

大洋嶂战斗,红4师与敌第265旅血战一天,毙伤敌团长以下6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10余挺、步枪200余支、子弹近10万发,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为红军主力调整部署争取了时间。

3月25日上午,红3军团专门在大洋嶂西麓砾头村召开祝捷大会,军团政委杨尚昆亲自将写着“以少胜众,顽强防御模范红五连”的锦旗授予红12团2营5连,对红12团侦察排给予通令嘉奖。

广昌城鏖战,潜入敌后抓“舌头”

4月下旬,旴江西岸的赣中杜鹃花开,映山红遍。但此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中央苏区北大门广昌县却硝烟弥漫,危如累卵。

“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广昌保卫战打响。红12团随红4师驻扎在广昌城北街道纵横、人口稠密的清水塘村一带,作为最后一道核心防线截击敌傅仲芳第67师的进攻,又准备随时阻击增援的敌孔令恂第97师。

决战当前,团长谢嵩照例伸出触角,摸清敌情。他把谢发生叫来:“现在敌情复杂,你给我抓个‘舌头’回来!”

受领任务之后,谢排长带着1班化装成当地脚夫,13个人和一名向导,以到山里拉山货为由出发了。侦察员们身着单衣薄褂,分成两大组一小组,推着两辆独轮车,挑着四个担子,前后错开,向北走在通往甘竹镇的砂石路上。

约1小时,到了一个叫福船山的小村,这里离敌据点已很近。向导找到了广昌党组织秘密联络点的三处空房,安顿下后,侦察员们开始行动。

谢发生在周围山边仔细看了地形,在离敌据点二里多的一段道路拐弯处,选好了伏击位置和进出路线。

当晚,谢发生在临时住地召开军事民主会,制订了捕俘战斗方案,分成了三个小组,明确了各组的位置、任务,规定了协同动作和联络信号。

谢发生用松树枝指着地上摆的几颗石子说:“我们从村里出发,走三里地进入伏击位置。第一小组由一班长负责打敌先头,第二小组由一班副负责断敌后路,第三小组由吴德胜实施捕俘。”

次日凌晨5时,一班长带领第一小组先行潜入伏击点。1小时后,谢发生指挥第二、三小组,依旧推车挑担出发,然后隐蔽待敌。

一上午过去了,敌人的部队、车辆、辎重来往不少,但一直未出现预定的捕俘机会。

潜伏既紧张又无聊,看着太阳渐渐西斜,大家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待机期间,吴德胜问谢发生:“排长,‘大鼻子太上皇’这回说,‘要像保卫马德里一样保卫广昌!’,马德里是么子啊,真的就那么重要?”

谢发生也不知道么子马德里,随口说道:“嗯,应该与大胡子的马克思有关系,就是保卫马克思,保卫共产主义吧。”

吴德胜若有所思说:“那看来又要死打硬拼了,这‘大鼻子太上皇’就像彭老总说的,崽卖爷田心不痛,非把咱红军这点家底拼光不可。前几次反‘围剿’打得是多么有声有色啊,声东击西,收放自如。现在倒好,敌人越是筑碉堡,我们越对着碉堡打,这不飞蛾扑火吗?这一年,侦察排死的死,伤的伤,老兵只剩下咱俩啦!”说到牺牲的战友,吴德胜眼圈有点潮。

谢发生也深有同感,但碍于任务在身便打住道:“先别想那么多,抓了舌头再说别的。”

挨到傍晚,机会终于来了。只见一胖一瘦两个敌军脚前脚后往拐弯处走来,前面的戴着大盖帽,后面是个兵。

一班副用手势把来敌消息传给排长,谢发生点头表示明白。等敌人走过弯道,谢发生拳头一挥,吴德胜迅疾带着第三小组冲上土路,从背后猛扑敌人,锁喉顶膝,摁倒在地,尔后用枪口指着他们的头,不让其乱出声,再用毛巾塞住他们的嘴巴,用绳子捆好。第一小组也冲了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麻利地把“舌头”抬下土路,塞进麻袋,一辆独轮车上装一个,撒腿飞奔而去。

就这样,红12团侦察排经过一天一夜的潜伏,终于俘获敌营长、师传令兵各1人。经审问,得知敌人这次胃口很大,要全歼红军于广昌,并获得了当面之敌第67师和第79师的行动方案、兵力部署、火炮位置等重要情报。

广昌保卫战打到4月27日黄昏,根据战况和“舌头”供词,彭德怀再三向李德建言:“放弃广昌!不能固守了!否则,要不了两三天,红3军团12000多人将全部毁灭!”

面对糟糕的形势,刚发完《保卫广昌之政治命令》,要求红军与敌“决战”的博古、李德等人,不得不同意放弃广昌。但对敢于仗义直言的彭德怀,却产生了更大的不满。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这种正确与错误的斗争,在第二天晚上广昌西南50里头陂镇冯家祠堂召开的军团以上首长会议上彻底爆发。会上,李德不顾广昌失利教训和王稼祥、张闻天公开反对,重弹“堡垒战”“短促突击”老调,含沙射影批评红军一些高级指挥员执行命令不坚决。

彭德怀越听越气,火冒三丈,拍案而起,历数“短促突击”论的错误,大声吼道:“这次广昌战斗有严重的主观主义、教条主义,总在图上瞎搞搞,我们创建的根据地一年时间不到就快丢光了,你就是‘崽卖爷田心不痛’!”

敢于直面挑战共产国际派来的“大鼻子顾问”,渲泻愤怒,这在红军高层领导中还是第一次。

李德见彭德怀怒气冲冲,忙问翻译王智涛:“彭德怀说什么?”王智涛不敢直讲,杨尚昆照实翻译后,李德立即跳了起来,尖声咆哮:“封建!封建!”

会议不欢而散,彭德怀余怒未消,与政委杨尚昆诉苦,特别强调说:“要不是侦察员,这次广昌保卫战非叫敌人一锅烩了不可,必须给侦察员记功。”杨尚昆也深有同感。

应该说,红12团侦察排这次的成功捕俘,再次在红军紧要关头为指挥员提供了关键性的决策信息,从某种意义上看,确实是攸关红军命运。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1934年8月1日一早,红色苏区首都瑞金,旭日东升,碧空万里。为纪念建军节,在第五次反“围剿”最紧张的时候,中革军委依然在大埠红场举行了阅兵。与一年前藤田的第一次纪念活动相比,这次活动的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当天,中革军委颁布第39号命令,奖励具有特殊战绩的红军将士和单位。红12团谢嵩、苏振华、谢发生、吴德胜等9人获三等红星奖章,红12团侦察排被授予“神鹰侦察排”锦旗一面。

尾 声

往事如烟,心绪如潮,“神鹰侦察排”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的“英(鹰)姿”虽已定格,但“神鹰”张开的翼展却一刻也没有停止翱翔。

在漫长的革命战争期间,“神鹰”鹏程万里,勇攻直罗镇,会师山城堡,长征到陕北;建功平型关,激战在湖西,抗战灭倭寇;扬威鲁西南,鏖战双堆集,解放全中国。

在和平建设时期,“神鹰”雄风不减,在大兴安岭扑火,赴嫩江抗洪,建功演兵场,参加国际维和行动,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急难险重的任务。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讲完“神鹰”的故事,让我们把视线闪回201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你会看到伫立于北部战区序列的猛士车上,排序为第17号的“神鹰侦察排”战旗鲜红夺目,迎风招展,与排序为第2号的“模范红十二团”一团两面战旗,前后排列,相互辉映,双双行进在新时代军事变革、质量强军的宽广大道上。

(参加创作人员:欧阳青? 谢海巢? 叶征)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附录】

荣誉战旗名称:神鹰侦察排

授旗时间:1934年8月1日

授旗时战斗序列:红3军团红4师红12团司令部侦察排

授旗领导机关: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 1933年6月7日,红3军团在江西省乐安县大湖坪整编,由第5军3师侦察队抽调部分指战员组成12团司令部侦察排;1935年9月22日,该侦察排与团特务连合编为红军陕甘支队第12大队1连;1937年8月25日,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343旅686团3营9连;1939年7月,为八路军第115师独立旅1团3营9连;1940年3月,为八路军第115师343旅黄河支队1团3营9连;1941年1月,改称第115师教导4旅兼湖西军区10团3营7连;1942年12月,改称冀鲁豫军区6分区10团2营4连;1944年5月,为冀鲁豫军区第11军分区第10团2营4连;1945年10月7日,为晋冀鲁豫军区第1纵队2旅10团2营4连;1945年12月,为晋察冀军区野战军第1纵队2旅4团2营4连;1946年12月,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纵队2旅4团2营4连;1948年5月,为中原野战军第1纵队2旅4团2营4连;1949年2月17日,为第二野战军第5兵团16军47师139团2营4连;1985年10月1日,为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步兵47师139团2营4连;1998年10月,为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步兵46师139团2营4连;2017年4月,为北部战区陆军80集团军某合成旅2营4连。

荣誉战旗精神:听指挥,敢碰硬,能吃苦,勇当先,攻坚克难,永争第一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本文版权归《百面战旗红》组委会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对于严重侵权者,网站保留提起诉讼之权利】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诵读:李同生

李同生,有着27年的军旅生涯,现任山西省朗诵艺术协会副会长、秘书长,山西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团成员,崇尚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作品,求德思诚。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录音:劳丁

微信名:独钓老翁。平日里喜好音乐,读书,摄影,业余时间朗读文章,是一名忠实的朗读爱好者。自律格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银河悦读):罗援:艰难反“围剿” 神鹰遨苏区——《百面战旗红》之“神鹰侦察排”

(浏览 17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