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旗下的二代战车——国军“勇虎”和M60A3主战坦克的故事

 

林淑民老阿姨镇楼,正在操作的是最新的CSVRC-518机动数位微波通信系统
林淑民老阿姨镇楼,正在操作的是最新的CSVRC-518机动数位微波通信系统

“勇虎”坦克缘起

台湾陆军的“勇虎”坦克计划还要追溯到1983年。当年12月,美国拒绝了向台湾出售M60A3主战坦克的方案,使得长期以来一直依赖美制坦克的台湾陆军装甲兵更新换代面临严重的“断档”问题。自从通过“火牛专案”向美军购进300余辆二手M48A1坦克后,该型坦克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总计装备了7个营,分别是独立装甲第51旅711和712营、42旅721营、73旅731和732营、64旅742营、以及86旅762营。这些二手M48A1坦克在出售给台陆军时仍维持着最初的90毫米炮和“大陆”系列汽油机的动力系统。随后台军“兵整中心”在1981年开始的性能重建计划中自行为这些坦克全部更换了ADVS-1790-2C型风冷柴油机,并非正式地更名为M48A3。除了这些M48A1以外,台陆军此时绝大多数装甲部队仍为装备老旧的美制M41A3“华克猛犬”轻型坦克。少部分战车营(如独立装甲95旅752营和独立装甲86旅761营)甚至仍在使用二战时期出现的M24“霞飞”轻型坦克。面对此时解放军装甲部队已经多数换装59式中型坦克,甚至开始换装配有从西方引进105毫米L7坦克炮的59-II与79式主战坦克的现实,台陆军装甲部队急需能与之匹敌的新锐坦克力量。


1975年“大汉演习”阅兵中第一次亮相M48A1
1975年“大汉演习”阅兵中第一次亮相M48A1

 作为拒绝出售M60A3主战坦克的补偿,美国同意以技术转移+商业销售的形式,向台陆军提供先进主战坦克的生产组装技术。最终得标的美国厂商是通用动力(GD)公司,负责向台军“兵整中心”和“中山科学研究院”出售相关车体和武器火控组件,代号M48H型坦克计划(H即意味着Hybrid,“混合型”之意)。由于“中科院”对相关火控系统的集成工作一度出现拖延,致使整个M48H坦克项目进度一度受阻。1988年,首批2辆M48H样车在台湾完成组装并被送往美国进行实地测试。1990年4月14日,首批量产型M48H坦克正式公开,并由时任台“国防部长”的郝柏村亲自主持仪式,命名为CM-11“勇虎”主战坦克。其中C代表着China,M代表着沿袭美军的M系装备编号,而数字编号“11”中的十位数“1”则意味着履带式主战坦克,个位数“1”代表着这是台湾自制的第一种履带式主战坦克。由于台湾此前从未设计制造过主战坦克,加之各种从美国购进的设备和原材料价格高昂,致使CM-11“勇虎”坦克价格不断上涨,最终达到约1亿元新台币(约合300万美元)一辆的“天价”,直逼美军最先进的M1A1型主战坦克的水平。


郝掰掰给勇喵亲自贴牌
郝掰掰给勇喵亲自贴牌

勇虎坦克命名仪式
勇虎坦克命名仪式

“勇虎”坦克大起底

为了规避“八一七公报”的限制,CM-11“勇虎”坦克采用了与M60A3坦克相同的底盘,行走系统和ADVS-1790-2C发动机动力包组件,M48A3中型坦克的龟壳型炮塔(来自美军“坦克坟场”中回收翻新的旧坦克炮塔),台“中科院”自行整合的数字式火控系统,和台军“联勤”军工厂翻新的美制M68A1型线膛炮。这样做的理由是,美国方面可以借口CM-11的炮塔与台陆军已有的M48坦克相同,不违反“八一七公报”中“对台军售不超出建交前的水平”条款限制。除此之外,M48A3的炮塔重量也比M60A3的原装炮塔略轻,使得CM-11的机动性稍好于美军原版M60坦克。当然,M48A3型坦克炮塔的内部空间也小于M60系列坦克,使得前者无法换装威力更大的120毫米坦克炮。许多人认为,换用M48A3炮塔也是美国人给“勇虎”坦克施加的“魔法封印”,使台陆军装甲兵的主战坦克不至于对59-II和79式坦克形成压倒性优势。

勇喵用的是M60A3底盘和M48A3炮塔组合
勇喵用的是M60A3底盘和M48A3炮塔组合

进行机动测试的勇喵
进行机动测试的勇喵

CM-11“勇虎”坦克最大的特色是由台“中山科学研究院”自行设计整合的上反式火控系统。该套系统由一具与M60A3 TTS主战坦克相同的AN/VGS-2型炮手热成像瞄准具,一具AN/GVS-5钇-石榴石激光测距仪(M60A3 TTS为较为老旧的AN/VVG-2型红宝石激光测距仪),一具与韩国K1系列坦克相同的M-1A1型全数字式弹道计算机组成(M60A3为老式的模拟式M21A型计算机)。相比M60A3,CM-11的GVS-5激光测距仪有效测距距离远得多,为300-8000米,并且集成在炮手热像仪中,能由炮手直接操作对目标进行测距,不需要像单独装设激光测距仪的M60A3那样必须由车长代劳。CM-11的炮手热像仪虽然与M60A3型号相同,但是却增设了二维稳定系统(M60A3仅有一维稳定系统),使之具备了真正的动对动射击能力(M60A3 TTS只能进行短停射击动态目标)。据台军实地测试和训练的经验,一般来说CM-11曾达到过82%的首发命中率,而M60A3仅有75%。当然,CM-11“勇虎”坦克仍然没有车长独立热像仪,这就使得它不具备“猎-歼”作战能力,降低了坦克的多目标接战能力。


正在试射的勇喵
正在试射的勇喵

CM-11坦克的主要武器为一门105毫米M68A1型线膛坦克炮,辅助武器为一具M2HB型车长机枪(装设于炮塔顶部的以色列设计的Urdan机枪塔上),一挺7.62毫米M240型并列和装填手机枪各一挺。“勇虎”坦克的M68A1线膛炮由台军“联勤司令部”军工厂翻新美军库存而来,在细节上与美军原版的M68A1炮(装设于早期型M1坦克上)稍有不同,没有炮身测曲器,热护套的结构也稍有差异。据说台湾自制M68A1线膛炮炮尾组件不能承受新一代弹药的膛压,因此只能向M60A3的老式M68炮一样使用80年代中期以前服役的弹药,不能使用更新的M900系炮弹。台军目前为CM-11和M60A3坦克所配发的主力穿甲弹为其自行生产的TC-84钨芯穿甲弹,性能介于美制M774和M833贫铀穿甲弹之间,与以色列制M413型穿甲弹系出同门(一般认为TC-84就是以色列授权生产的),能有效地击穿苏制T-72M1主战坦克,但无法应对T-72B或改进型96式的正面装甲。


105炮配备的破甲弹
105炮配备的破甲弹

TC-84穿甲弹
TC-84穿甲弹

 CM-11“勇虎”早期服役史

第一批在1990年接收CM-11坦克的台陆军战车营是驻扎于林口的独立装甲第51旅“雷霆部队”下辖的战车711、712营。作为防守台北地区的首要打击部队和1970年“嘉禾二号案”中第一支组建的装甲旅,第51旅一直以来都以优先换装先进装备而突出。刚刚换装“勇虎”坦克的711和712营随即在1991年全员参加了该年的“双十节”举办的“华统演习”阅兵仪式。值得注意的是,参加“华统演习”的711和712营抹去了战车上的部队番号标记,扮演“机械化249师”战车营的角色(真正的249机械化师战车营尚未换装CM-11)。


参加华统演习的勇喵
参加华统演习的勇喵

参加华统演习的勇喵
参加华统演习的勇喵

参加1995年长泰演习的51旅勇喵
参加1995年长泰演习的51旅勇喵

1995年独立51旅演习
1995年独立51旅演习

还是在湖口的独立51旅勇喵
还是在湖口的独立51旅勇喵

51旅的勇虎
51旅的勇虎

第二支换装CM-11的装甲部队是驻扎于台中的独立装甲第73旅“天山部队”所属的战车731、732营。接着独立第73旅后换装“勇虎”坦克的是驻高雄阿莲的独立装甲第64旅“少康部队”的战车741、742营。这两个营分别在1991年初和同年底开始接受“勇虎”的换装训练。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进行巷战训练的独立64旅勇喵组图

由于海湾战争爆发导致美国原厂零部件供应不足,使得“勇虎”坦克的生产速度有所减缓。受此影响, 第三批换装CM-11坦克的部队为驻湖口的独立装甲第42旅“迅雷部队”的战车第722营和驻台中后里的独立装甲第86旅“钟山部队”战车761营,时间为1992年。最后一批接收“勇虎”坦克的独立装甲旅战车营是42旅的战车721营和86旅的战车762营。这两个营于1993年开始接收CM-11坦克。


42旅勇喵
42旅勇喵

86旅的勇喵
86旅的勇喵

至1995年台“兵整中心”共生产450辆CM-11“勇虎”坦克,配属于5个装甲旅的10个战车营,每营3个连,每连14辆,加上2辆营部车共计44辆。被“勇虎”坦克替代的5个营M48A1中型坦克(全部改装ADVS-1790型柴油机)被先后移交给机械化249师的战车772、774、780营,以及机械化109师的战车781、782营,取代了原有的M41A3“华克猛犬”轻型坦克。除此之外,“兵整中心”还利用多余的100套“勇虎”坦克的火控组件和翻新M68A1炮,额外挑选了100辆车况较好的M48A1坦克,将其改装为CM-12型(即代表着台湾自制的第二种履带式主战坦克,注意CM-12坦克无“勇虎”称呼)主战坦克,全部配属于驻屏东万金的独立装甲第95旅“精实部队”的战车第751、752营。


95旅CM12
95旅CM12

95旅CM12
95旅CM12

 相比老旧的M48A1改进型中型坦克,CM-12主战坦克拥有与“勇虎”坦克在纸面上相同的火力性能,并保有了原来的机动性和防护力水平,同时价格更为低廉。在外观上CM-12与CM-11“勇虎”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的车首装甲为原M48A1系列坦克的圆弧形而非后者M60A3底盘的平直形。除此之外,CM-12坦克尾部的发动机舱也没有改用M48A3/M60系列坦克的标志性格栅散热窗口。需要指出的是,由于CM-12坦克属于“土法上马”的工程,因此存在着许多设计缺陷:除车辆本身的油箱未扩容致使最大行驶里程仅有CM-11和M60A3一半以外,CM-12坦克的炮塔设计未考虑额外增加的电子仪器散热问题,致使车辆火控系统非常容易出现过热死机情况,让台陆军维修单位苦不堪言。


还是CM12
还是CM12

M60A3 TTS主战坦克的来台之路

随着CM-11“勇虎”坦克的陆续列装服役,受限于“八一七公报”的美国政府此时已经拥有了向台湾出售M60A3坦克的充足借口——既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勇虎”坦克已经将台陆军装甲兵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个档次,那么出售与CM-11同属战后第二代水平的M60A3TTS也就顺理成章了。1994年8月,美国政府同意向台湾出售160辆二手M60A3TTS型主战坦克,并在1996年5月批准了第二批300辆坦克的出口合约。


运抵台湾的M60A3
运抵台湾的M60A3

从1995年开始,第一批160辆M60A3坦克开始陆续抵达台湾,至1997年底全部交付完毕。第一支接收M60A3型坦克的战车营是机械化249师战车780营,换下了该营此前使用的旧式M48A1。随后接收M60A3 TTS的战车营是机械化249师战车771营和机械化109师战车781营。以上两支战车营均在1996-1997年之间完成了换装训练。值得一提的是,在1995-1996年的台海导弹危机期间,驻金门的战车第701群(隶属第284步兵师“登步部队”管辖)第773营也收到了2个连28辆M60A3 TTS型主战坦克,这也是台陆军在1998年“精实案”启动之前所拥有的全部M60A3坦克部队。


780营M60A3组图
780营M60A3组图

780营M60A3组图
780营M60A3组图

780营M60A3组图
780营M60A3组图

 相比“勇虎”和此前因价格过高而取消采购的XM-8“装甲火炮系统”(后者的价格一度涨至680万美元一辆,远超最先进的M1A2坦克),台陆军购进的M60A3 TTS坦克可谓物美价廉:第一批160辆总价仅9200万美元,平均单价不足60万美元;第二批300辆总价也只有约2.23亿美元,但是其性能却达到了CM-11坦克约90%的作战能力。需要指出的是,许多传言声称第一批交付台陆军的M60A3 TTS坦克为美军在海湾战争中的剩余物资,这些坦克在移交时大多已经残缺不全,车况极差。不过依据目前公开的资料,美军在海湾战争中使用的M60系列坦克主要为海军陆战队坦克营的M60A1型,而非传言中的M60A3 TTS(实际上当时装备M60A3 TTS的美国陆军第四步兵师及国民警卫队部队从未派往沙特)。实际上,这些卖给台湾的二手M60A3 TTS均来自美军战略预置仓库的坦克,虽然有些已经储存数年,但在出售前都经过了系统的检修,达到了完全可用的水准。


773营M60A3组图
773营M60A3组图

773营M60A3组图
773营M60A3组图

773营M60A3组图
773营M60A3组图

重组装甲部队的“精实案”

从1998年开始启动的“精实案”堪称最近几十年以来台陆军编制和组织的最大变革。在“精实案”中,台陆军的各个机械化师和独立装甲旅编制被全面打散重组为合成兵种的装甲旅和装甲步兵旅,下辖5个联兵营。装甲旅下辖3个战车营和2个装甲步兵营;装甲步兵旅为2个战车营与3个装甲步兵营;每个战车营下辖2个战车连和1个装甲步兵连,而装甲步兵营下辖1个战车连和2个装甲步兵连。装甲旅拥有8个战车连和7个装甲步兵连;装甲步兵旅拥有7个战车连和8个装甲步兵连(除金门的装甲584旅以外)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第二批M60A3 TTS也陆续开始运抵台湾,并于2002年交付完毕。

随着“精实案”的推行,台陆军开始逐步试点全新的“联兵旅”概念。驻守台湾岛北部的第六军团装甲部队率先开展整编工作。原装备CM-11坦克的独立装甲第51旅在1998年率先完成了联兵旅编制试点工作,随后解散。其下属的战车711营和装甲步兵111营划归全部使用CM-11坦克和CM-21装甲运兵车的六军团装甲542旅“迅雷部队”(前独立42旅),分别成为其战车第3营和装甲步兵第2营;而战车第712营则转隶同样装备“勇虎”坦克的南部八军团装甲第564旅“少康部队”(前独立第64旅),成为该旅战车第3营。


51旅精实案试点时期照片
51旅精实案试点时期照片

疑似51旅试点时期照片
疑似51旅试点时期照片

疑似51旅试点时期照片
疑似51旅试点时期照片

随后重新组建的六军团装甲步兵第351旅“雷霆部队”则全部改用第二批新接收的M60A3 TTS,其下属联兵营全部来自被解散的机械化第249师:该旅战车第1、2营分别为原战车第771和780营,装甲步兵第1、2、3营源自第249师装甲步兵182、184、185营。


351旅“雷霆部队”M60A3TTS
351旅“雷霆部队”M60A3TTS

351旅“雷霆部队”M60A3TTS
351旅“雷霆部队”M60A3TTS

参加汉光23演习的542旅
参加汉光23演习的542旅

驻守南部的第八军团除前面提到的驻高雄阿莲装甲564旅“少康部队”全部使用CM-11“勇虎”以外,屏东万金装甲步兵第395旅(原95旅“精实部队”)则接收了原109师装甲步兵171、181营,改称为装步第2、3营,继续使用拼装货CM-12坦克为主要装甲突击力量。


由原独立51旅转来的564旅战车第3营
由原独立51旅转来的564旅战车第3营

参加汉光23演习的564旅勇喵
参加汉光23演习的564旅勇喵

参加联勇演习的395旅CM12
参加联勇演习的395旅CM12

随着“精实案”的进一步推动,更多的部队也随之进行了编制调整。驻守台湾岛中部的第十军团独立装甲86旅“钟山部队”在“精实案”末期先后为其麾下战车761、762营换装第二批到货的M60A3 TTS,改称称装甲586旅“钟山部队”战车第1、2营,该旅还在原有兵力和装备基础上接收了原机械化109师战车781营和装步173营,分别改称战车第3营和装步第2营。原86旅换下来的CM-11经过挑选后,有2个连被移编至机械化249师战车772营。772营在接收“勇虎”后随即移防宜兰,改称步兵152旅战车营。第十军团配备“勇虎”的装甲步兵第373旅(原73旅“天山部队”)则接收了原109师装甲步兵174、176营,分别改称装步第2、3营。


586旅M60A3
586旅M60A3

373旅勇喵组
373旅勇喵组

373旅勇喵组
373旅勇喵组

373旅勇喵组
373旅勇喵组

驻澎湖的装甲503旅“汉威部队”则以原战车703群战车775、776、777营和机械化109师装步175营为班底组建了战车第1、2、3营及装步第1营,并将原步兵第168师步兵第5营改编为装步第2营,全旅装备M60A3 TTS。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1999年503旅成立仪式

驻金门的装甲584旅“登步部队”(由前步兵第284师和战车701群合并而来)有些不同。原战车773营改为584旅战车第1营,继续装备先前运到的28辆M60A3 TTS;由原战车779营(原701群778营已经解散)和装步191营(由284师852旅步兵第9营改编)分别重组而来的战车第2营及装步第1营则装备了以老式M41A3改进而来的M41D轻型坦克,成为当时台陆军中唯二装备M41D的单位。


金门的M41D
金门的M41D

金门的M41D
金门的M41D

驻守基隆及台北淡水河要地的步兵176旅装步营和178旅战车营(由步兵226师“虎啸部队”改编而来)则分别接收了各一个连的CM-11坦克,分别与2个连的V-150轮式装甲车一道成为扼守台北要地的两大联兵营。

最后一个接收M60A3 TTS的战车营是仍采用纯战车营(3个连)编制的花莲战车785营,该营于2002年接收最后一批抵达的M60A3坦克,随即改称“花东防卫司令部战车营”。


精实案时期编制
精实案时期编制

(浏览 8,917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