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文 / 寒彻

就在美国政客频繁抛出“中国病毒”言论,煽动极右民粹和仇中情绪,转嫁国内矛盾,为自己的抗疫无能甩锅,这一无耻行径发生数天之后,中国政府终于忍无可忍,先是外交部发言人连发数条推文向美国开火,昨日,央视国际锐评再度重磅发声——“关于疫情的三个疑问 美方必须给世界一个交代”:

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越来越多的证据对美国不利,国内的舔美派竟然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文章称中美都是新冠病毒受害者,大国中只有俄罗斯疫情最轻,置身事外,所以俄罗斯是那只狐狸,“挑唆”中美互斗。

这篇文章给出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就其(俄罗斯)体量和人口来说,目前的确诊人数比例,实在是太低了”: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至于其他理由,这篇文章则基本是生编硬造、牵强附会:例如将美国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病毒基地,切换到去年9月俄罗斯国家病毒学和生物技术研究中心爆炸事故,然后再将“俄罗斯参加军运会”、“11月爆发流感疫情”这些有关美国的时间线强行套到俄罗斯头上。

遗憾的是,查阅一下国际新闻就可以知道,去年11月是美国流感疫情爆发季,俄罗斯则没有所谓爆发流感季的报道;或者换个角度说,按照指证新冠起源美国的一派的逻辑,美国CDC用去年10月开始的流感季掩盖新冠疫情真相,如今遮不住了,美国新冠疫情才呈现“大爆发”状态;那么按照上面那篇文章作者的逻辑,如果俄罗斯也是这个套路,又怎么解释俄罗斯现在感染的人数很少呢?而这恰恰是文章作者质证俄罗斯的起点。

这种自相矛盾的文章竟然在微信、凯迪、博客中国大肆传播,被批量转发,美狗们的用心真不是一般的歹毒,要说狐狸,上面这篇文章的作者才是真正的狐狸!

当然,“狐狸是谁”一文却激起了笔者对另一个问题的关注——为何俄罗斯至今的感染数字如此低?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论“防人之心”,特别是“防美之心”,那个在苏东剧变之后,被美帝折腾得死去活来的俄罗斯,完全可以当我们的老师了。

2018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就曾公开提醒中国:美国的生物实验是中俄永久的生化威胁!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表示,美国正在增加生物实验室的数量,并控制着俄中邻国的病原微生物的国家收集工作。俄国防部称,美国很有可能正打着和平研究的幌子加紧发展其生化军事潜力。俄国防部还表示,国际社会不可能检查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

除了美国本土的德特里克堡基地和普拉姆岛的病毒实验室,俄罗斯媒体揭露,美国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都设立了秘密的生化实验室。

美国新的《国防战略大纲》就提到,对于美军来说,发展生化武器是对核武器和常规武器之外最重要的补充。美国在全球总共设立了30多个生物实验室,世人不知道这些实验室在研究什么项目,很多连具体地址都不为人知。美国不仅核武器全球最多,生化武器的数量、规模、杀伤力也是全球第一。

翻开世界地图看一看,俄罗斯披露的这几个美国海外生化实验室几乎连成一条直线,横亘于中国、俄罗斯、伊朗之间,美帝的狼子野心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2011年10月,当转基因主粮安全问题引起民众广泛的时候,《中国国防报》曾经刊文《让生物战争走进国防视野》,遗憾的是,反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呼声在政策扶持和方舟子这样的科唬人士的共同努力下被压制下来。“生物国防”这个概念也只有彭光谦、从亚平、吕永岩、杨芳洲等少数在野的民间人士,还在锲而不舍地奔走呼告,但声浪已经微乎其微。

记者金微因为揭露某公司泄露中国人种基因的问题被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好在金微手上有强有力的证据,对方拿他没办法;而很多谴责和质疑该公司的声音被“公关”,就连本公众号也在疫情之前,因为去年一篇揭批该公司的文章而被关了一个月小黑屋。

买办资本的势力何其强大!

继续回到正题。不管俄罗斯的提醒有没有被听进去,俄罗斯自己在“生物国防”方面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这才是疫情至今还没在俄罗斯大规模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俄罗斯对于美国的生物武器攻击早已充满戒心。

俄罗斯政府多次对美国在俄边境附近部署生物医学实验室深表担心。俄罗斯外交部认为,美国和格鲁吉亚当局竭力在掩盖这支美军部队及其活动的真实情况,这支部队在从事特别危险传染病的研究。五角大楼还在争取将这支伪装起来的美军生物医学部队渗透到独联体国家。

2018年9月,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在莫斯科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他已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理查德?卢加尔实验室的活动进行调查。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美国设在格鲁吉亚的卢加尔实验室

俄罗斯国防部分析了吉奥尔加泽上传到网络上有关美国军事生物计划的文件后,发现该实验室中有严重违法迹象: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区的卢加尔实验室进行了包括人体实验在内的多项实验,且根据以前的文件记录显示,实验已导致多人死亡;卢加尔实验室还在研究利用昆虫进行生物攻击,例如使用无人机将攻击昆虫运送到攻击地点,通过生物攻击传播疾病。

2010年,中国多地就出现了蜱虫叮咬致病的事件,国的研究人员将“河南蜱虫叮咬事件”的元凶锁定为一种新型的布尼亚病毒。而让蜱虫携带病毒正是美国在普拉姆岛的病毒实验室的一项重要研究项目。

2015年1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中,明确指出:“在俄罗斯看来,其当前面临的新型国家安全威胁多种多样,其中对俄最大的威胁依然来自美国和北约。首先,美国一直在加强部署和改进进攻性武器,在欧洲、亚太、中东地区部署反导系统、实践“全球打击”构想、发展非核高精度战略武器系统、部署太空武器、在俄邻国扩大部署生物武器实验室网络等,这些都对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峻威胁。”

正是基于这个担忧,俄罗斯很早就将生物国防作为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1、任何时代,两军交战,清除内鬼都是首要任务,俄罗斯做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将西方各类所谓民间组织统统扫地出门。2015年5月,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新法案,允许检察机关禁止外国组织或机构在该国境内活动及运作,原因是他们在俄罗斯从事危害俄罗斯国家安全的活动。像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孟山都、杜邦、美国大豆协会、谷物饲料协会……,这些基金会、民间组织以及资本公司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大量的合作项目,利用合作项目的便利,公然使用公关宣传费用进行舆论游说和洗脑,设立奖学金、论文奖以及项目扶助资金,培育扶植自己的代理人,影响所在国的决策。例如,像方舟子这种人实际上是背后就是美国的生物公司和医药资本。遗憾的是,我们国家从转基因到P4实验室,多年来一直在上演“鸡与黄鼠狼”合作的闹剧,石姓研究员嵌合一个冠状病毒都得拿到美国的实验室去做。

2、对于美国在全球力推的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生物技术,俄罗斯在生物安全角度会加大研究,为生物国防服务,但在推向社会的应用方面则是非常谨慎,以绝后患。2016年6月,俄罗斯议会上院联邦委员会批准了一项法案,除了科学研究用途外,全面禁止在俄罗斯境内种植转基因植物和饲养转基因动物。法案还规定,鉴于转基因产品对人类和环境的影响,禁止进口转基因商品。

3、俄罗斯还专门立法,来构建国家的生物安全保障机制,这比出台一般的“规定”级别和执行力度都要大很多。2019年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关于该国在化学和生物安全领域的国家政策基础的法令,其有效期至2025年。作为配套执行法规,2019年12月,俄罗斯联邦政府向俄杜马提交了“俄罗斯联邦生物安全基本法草案”。该法律草案严格遵循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美国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就公然退出了这一公约)的规定,制定了一系列预防生物恐怖、建立和开发生物风险监测系统的措施,旨在保护人类和环境免受危险生物因素的影响,并为确保俄罗斯联邦的生物安全奠定了法律基础。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如果当初病毒真的是某些邪恶国家故意扩散到中国的,那么,回过头来想想,他们在俄罗斯的生物国防的铜墙铁壁前则是很难有所作为的。

全球疫情爆发以后,同样是在欧洲,俄罗斯的疫情蔓延程度相对是最轻。此次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基于普京签署过的法令,俄罗斯采取了积极有效的防控举措,与欧美国家的消极防疫形成了鲜明对比。俄罗斯在第一时间就切断与疫情国家的交通联系,减少人员往来,以切断传染源,同时加强国内检测、隔离,希望将疫情置于可控范围内。

在俄罗斯国内,将防控重点放在监测、隔离的同时,也果断采取了取消大型活动、建议远程办公、弹性教学等系列防范手段。到3月19日,俄全境确诊仅为199例的时候,俄罗斯就已宣布全境中小学停课。

随着大批在欧洲的俄罗斯民众归国,俄罗斯的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目前累计确诊已经达到438例;已经控制住疫情的中国现在也面临相似的问题,境外输入病例高达374例。然而,相对那些一开始消极防疫的欧洲国家,与它们毗邻的俄罗斯已经算做的很不错了。遗憾的是,国内一帮媒体现在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盼着疫情在俄罗斯爆发,造谣俄罗斯隐瞒数据。

在2月初,中国疫情最严峻的时刻,俄罗斯就派来了医学专家带着救援物资协助中国抗疫,而美国承诺给中国的救援物资和资金,至今一个子都没到位,现如今中国也不需要了;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不是显而易见吗?

而今,疫情严重的意大利并没有向其北约盟友美国提出援助申请,反而由意大利总理亲自向俄罗斯求援,普京派出了9架运输机,载着100名俄军防化兵、军医以及医疗物资、消毒车,驰援意大利。这正是俄罗斯疫情防控得当的体现。

令人欣慰的是,受普京立法保障生物安全的启发,以及此次新冠疫情的启发——主要是新冠病毒真正来源问题,中国政府也终于意识到生物安全的重要性,紧跟俄罗斯的步伐加紧制定生物安全的法规。我国原有的《食品安全法》、《种子法》、《传染病防治法》还不足上升到生物国防的高度进行防范。

3月13日,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的生物安全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而实际上这个审议是在2019年10月下旬进行的。另据媒体报道,疫情背景下,中国将加速对生物安全法草案的二审。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俄罗斯和美国都当了我们的教员,只不过前者是正面教员,后来则是反面教员——

我们没有“害美之心”,但绝不能没有“防美之心”!

-?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中流微刊):御病毒于国门之外:俄罗斯构建生物国防给我们上了一课

(浏览 9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