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在1949年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号角声中,有着“西康王”之称的国军上将刘文辉毅然宣布起义,为大西南川康解放贡献了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国家林业部部长,获授一级解放勋章,尤其为新中国的林业发展鞠躬尽瘁,留下极好的名声。

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生于1895年的刘文辉,毕业于保定军校,是四川军阀刘湘的叔叔,俗称“刘幺爸”。

虽然是刘湘的叔叔,刘文辉比刘湘还小7岁。他在川军中靠侄儿刘湘提携和自己出色的才干脱颖而出,刘湘一度失势时,刘文辉联络10多位川军将领通电拥戴刘湘重新出山。

北伐军占领武昌后,蒋介石任命刘文辉为国民革命军第24军军长,刘湘为第21军军长、加委川康绥抚委员长。“二刘”此时已经基本平起平坐。后来因为各自利益,叔侄反目,上演过“二刘争川”的闹剧。

1938年1月,出川抗战的刘湘死于汉口。刘文辉成了四川举足轻重的人物。

抗战期间的1941年3月,刘文辉在雅安接待了中共中央代表华岗,由此结识了许多进步文化人士,政治立场更加转向进步。1942年2月他与周恩来相识相见,周恩来明确表示支持刘文辉反对蒋介石的控制,商定了今后联系方式,并指派共产党员王少春到刘文辉身边任职当联络人。

人民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相继胜利,应中共中央南方局约请,刘文辉请民盟中央委员曾庶凡全权代表赴香港商谈起义,派参谋长与邓锡侯商量统一川康起义事。1949年8月,刘文辉向周恩来报告起义准备、请示行动。周恩来电告:大军即将西指,积极准备,相机配合,不宜过早招致不必要损失。

渡江战役后,解放军占领了南京,杭州、武汉、上海等大城市以及华东、华南等地相继解放。中共中央迅速决定进军大西南,摧毁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块基地。

而蒋介石极不甘心,仍作困兽之斗。他调令胡宗南等残部集结西南等地,企图以川、康、云、贵以及重庆为据点,固守西南,再作决战。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蒋介石飞到成都,召见张群、刘文辉、邓锡侯等官员和将领,为他们打气壮胆。隔日,蒋介石特别造访刘文辉,观察其动静。

刘文辉在蒋介石面前沉着应付,未露破绽。

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早年戎装的刘文辉)


但对刘文辉不放心的蒋介石,又派张群、胡宗南约邓锡侯来刘公馆开会,要刘文辉、邓锡侯与胡宗南“合署办公”,还提出将其各自家属先运台湾“保护”起来。

刘文辉、邓锡侯借机大发受中央军排挤的牢骚予以搪塞。佯装气愤的刘文辉说:“搞无产阶级革命的共产党能容我吗?”他用此话,怼得张群和胡宗南哑口无言。

1949年12月5日下午,张群又把刘文辉叫到励志社,加以催逼。

刘文辉出来后急忙到邓锡侯家中商议对策,决定当晚虚张声势,在刘家宴请张群、顾祝同、胡宗南、肖毅肃、王陵基等人。

刘文辉在宴会上声色俱厉表态说:“我是大军阀,又是大官僚,又是大地主,又是大资本家,样样占齐了。共产党搞的是无产阶级革命,哪里还会要我,我只有和共产党拼一条路。”

1949年12月7日,蒋介石亲自邀请刘文辉、邓锡侯到成都军校,与胡宗南等一起商议川西决战一事,实则暗地里部署好了伏兵,就等他两人出现一举抓捕。

久经风雨的刘文辉,看出这是一场“鸿门宴”,根本就没去。他与邓锡侯商议过后,决定逃离开成都,前往彭县,立即通电起义。

蒋介石和胡宗南等了半天,不见两人前来。一问才得知刘文辉已经离开成都了。

蒋介石暴跳如雷,没想到他让刘文辉当了十几年的西康王,最后还是背叛了他。

有关刘文辉将军起义的历史经过,许多文史和影视剧都有描述和再现,本篇不必赘述。

这一历史事件中,有两个“节点”,攸关刘文辉的性命,倒是可以述说一下。

第一个节点,是刘文辉机智逃离成都。

就在蒋介石通知去军校开会的12月7日下午1点,刘文辉与邓锡侯二人决定分头出城。刘文辉乘汽车来到成都市北门,发现已有胡宗南的宪兵把守,就远远就下了车。他让司机开空车出城,声称去凤凰山机场接客人,而自己则悄悄从左侧的一个城墙缺口翻出城去。邓锡侯已先到城隍庙,二人会齐后如脱笼之鸟,立即登车前往起义地点彭县。

第二个节点,是刘文辉幸运躲过胡宗南派人在其住宅埋下的炸药爆炸暗杀。

这段故事可是戏剧性的,因为后来的爆炸结局令人哭笑不得。

1949年12月8日,蒋介石得知刘文辉等人打算“投共”,火冒三丈,立刻派时任国民党西南第二路游击军总司令王缵绪去追赶。

王缵绪与刘文辉见面后,代蒋介石传话说:“过去的一切都是误会,无论如何要请二位回成都一趟,一切都好商量。如不相信,可以让蒋经国来做人质。”

刘文辉、邓锡侯摇头冷笑,干脆予以回绝。

12月9日,刘文辉、邓锡侯和潘文华(国民党重庆行营副主任)三人正式通电宣布起义。

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这时,成都市内已一片混乱。后来蒋经国在记载说:“成都社会风气比重庆更为复杂,街头巷尾构筑无用之木栅,真是自欺欺人···,城里秩序渐恶,到处汽车拥挤,冷枪时发,成乐公路之夹江、峨嵋附近,盗匪如毛,四出活动,南路亦复如此。”

12月10日早上,蒋介石和随员正共进早餐,副官送来一份窃获的卢汉给刘文辉的电报。内容为“要刘文辉会同四川将领扣留蒋介石,为人民立功。”

蒋介石看完电报,气得脸色发白说:刘文辉与卢汉早有勾结!成都是不能久宿,立刻收拾行装与顾祝同、蒋经国等飞往台湾。

蒋介石上了专机,召见胡宗南指示:“顾总长随我走后,由你代理西南军政长官。你的任务,当前是迅速消灭刘文辉部队。”又加重语气说:“炮轰刘文辉公馆!”

临走仍不忘惩罚刘文辉,还具体命令胡宗南把刘文辉在成都玉沙街的公馆彻底炸毁。可见蒋介石对刘文辉的愤恨。

唯命是从的胡宗南,于是马山命令其第三军军长、成都防卫总司令盛文,首先解决刘文辉、邓锡侯驻蓉部队。盛文派兵围剿了24军驻武侯祠董旭坤团,包围缴械了95军驻华兴街秦述观营,再派760团团长缪银和带人去执行“蒋总裁”关于捣毁刘文辉的新玉沙街公馆命令。一时间,成都城里,只要是姓刘的都格杀勿论。

亊前,盛文派人将刘文辉公馆的情况作了摸排。当时.刘公馆的护卫只有三十多个兵,另有刘文辉过去的少校副官、省会警察局侦缉大队长汤国华自告奋勇,带来便衣队20余人参加保卫。

盛文部估计会遇到武装抵抗,因此选在12月13日午夜行动。

他指令属下254师师长陈岗躞派兵两连,包围了刘公馆,先用美式大炮向大门轰了两发炮弹,再用机枪、步枪同时射击,并呐喊助威。

枪炮声和喊叫声在半夜乱成一片,新玉沙街附近的老百姓吓得魂不附体,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刘公馆守卫人员也用轻武器奋起抵抗,正当陈岗躞准备再用大炮轰击时,一些川籍将领担心造成严重火灾,便要求盛文下令炮下留情,以免累及无搴民众。

但射出的两发炮弹已将刘公馆门坊炸毁,堵门的卫士死、伤各一。在攻击部队的猛烈射击下。刘公馆的卫队当场阵亡六人,其中包括刘文辉夫人杨茧光的族侄,打伤了多人人。公馆护卫人员和汤国华的兄弟,见中央军来势凶猛,抵挡不住,纷纷逃命了。

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胡宗南的这些属下冲进刘公馆后,立即砸窗橇户,翻箱倒柜,到处搜寻值钱的财宝。

在公馆花园草坪侧边的平房粉壁内,他们发现另有一层钢板墙壁,猜测是库房。便蜂拥而上,用巨石撞、刀斧劈砍,但都无法打开。

最终一位军官见钢板门上有“成都协成银箔厂监制”字样,立刻派人在华兴街找来该厂技工,这才把钢门打开。里面果然尽是金条、银元、鸦片、字画、古董等贵重物品。

经过一阵疯抢,军官、士兵有的腰包里塞满了金条;有的抢上银元一箱;有的一手提着布袋盛满金银,一手夹着鸦片大烟;也有的捞到古董玉器和珍稀药材。

带队军官一面大吼不许乱抢,一面又将金条拼命往自己口袋里塞,洒了一地黄澄澄的沙金根本没人顾及,撕拉扯破的宇画、书籍一片狼藉。

附近几条街的铺户,从参抢士兵手中买到的东西有麝香、鹿茸、虫草和各种听装纸烟、古董、玉器等。也有发了横财的士兵,怕他们的上级索要,乘乱溜之大吉。被人杀死夺走赃物的事,随后也发生数起。

胡宗南和盛文知道刘文辉在西康办有好几处金矿,并开有商业公司经营贵重药材,家产一定很多,但又估计刘文辉谋划反叛,重要东西应该早已运走了。

直到听说抄获的物资十分丰富,这才下令追査,并成立淸査委员会。

最后,他们报给总部查抄的物品有:保险柜7个,装有黄金三四百条,玉器古玩多件;钼箱20 口,装有银元和贵重药材、鸦片烟一百几十包; 大小皮箱50余个,内盛满皮、呢、毛衣服及各类衣料,还有各种疋头上千件;听装纸一卡车;大小汽车三辆,新轮胎一卡车。

盛文假意向胡宗南请示处理办法。胡则批示:金银奖励官兵,鸦片烟派员监督焚毁。

分赃时,盛文本人分得黄金70根,士兵每人只分得银元二三元。后来,杨森的军需处长魏又新到盛文防卫总部领饷时,还看见办公桌上堆有金牛、金马、金狗等金铸品。这堆金质物件,据说是在刘公馆土里挖出来的。

被焚毁的鸦片,仅是象征性的一点,烈火中焚烧的多是名人字画和线装书籍。据说,被烧掉的有文微明的山水画一幅,唐寅的仕女画一幡,王原祈的山水两幅,董其昌的行书横幅一件.郑板挢的竹子蠹屏一堂,刘石庵的单条,对联各一副等稀世珍品。还有张船山、 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等近代名书画家字画多件。

胡宗南、盛文心犹未足,在逃离成都前,密令打劫刘公馆的官兵暗地在公馆内的三幢砖房下面各埋了一大箱一触即爆的梯恩梯炸药。

他们估计中央军撤走后,刘文辉及其家眷一定会返回公馆查看其库房和住宅损失,如果入室触发炸药,必遭灭顶之灾。

孰料,刘文辉极其家眷还真是命大。

在胡宗南部队逃离、解放军部队入城前,出现了两天真空时间。

趁这个机会,在保卫刘公馆战斗中逃脱的公馆卫士李成孝,伙同方正街的密友王老幺,贼眉鼠眼钻进刘公馆,企图也抢点残余财宝,中饱私囊。

哪知他们刚上了一层楼房,就引发了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附近几条街的房瓦玻璃都被震得稀烂,刘公馆的两幢砖瓦房则被炸成破壁残垣。

充当盗贼的李、王二人,当即被炸得血肉横飞,成了刘文辉一家的替死鬼。

成都解放,解放军军管部门立即派人前去排除了尚未爆炸的炸药。

12月27日,刘文辉回到成都,急忙赶来查看自己的住宅。

他走进瓦砾遍地的庭院,只见十几天前战死的卫士的尸体仍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一片慘不忍睹的景象···

刘文辉心情沉痛地令人买棺木一并掩埋了战死的卫士。看着被折腾得不成样子的家,不由感叹说,“我是个吃斋念佛的人,这些财物对我就是身外之物,但我的女人就很难过了”。

刘文辉的长子刘元彦,退休前曾任人民出版社编辑。他回忆:

“父亲的24军在成都武侯祠附近有一个营的驻军,起义消息一公布,胡宗南的部队马上打了进去,致使大部分官兵牺牲。胡的部队还用大炮轰炸成都新玉沙街我们家公馆。他们不但将家里财物洗劫一空,在撤走前,竟在住宅里秘密埋下大量炸药,企图等我们归来后,把全家炸死。但在我们还没回成都之前,有想趁机发财的人闯进去,结果引爆了炸药”。

刘元彦回忆,在胡宗南部逃离成都之后,“父亲回到成都,住在舅舅家里。我见他面带笑容躺在床上,显得很累的样子,得知家人都平安,他很高兴。”

大西南解放后,刘文辉受到我党重用,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当时,刘伯承元帅任主席,副主席六人中,中共三位是贺龙、邓小平、王维舟;党外三位分别是刘文辉、熊克武、龙云。

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刘伯承与刘文辉等在一起)

1959年,已经65岁的刘文辉调到北京,住在史家胡同,出任国家林业部部长。在部长岗位上,他尽心尽力履行职责,经常到基层调查研究,解决问题,为中国林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文革”动荡岁月,刘文辉被周总理安排住进解放军医院保护起来。1972年他不小心摔断了腿。1975年1月,在第四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再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同年被发现患了癌症再次住院治疗。

1976年1月8日,刚出院的刘文辉得知周总理逝世的消息,心情十分沉痛。他强忍泪水,让人用担架抬着他前往北京医院,向周总理遗体作了告别。

不久,刘文辉因病情恶化,于1976年6月在北京逝世。留有遗著《走到人民阵营的历史道路》。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世界通史):1949年刘文辉起义 胡宗南洗劫刘宅还暗中埋下炸药 结果把谁炸死了

(浏览 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