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1974年国庆招待会

自从1949年解放以来,每年一度的国庆招待会都由周恩来主持,毛泽东从不参加,这已经成为惯例。

1974年9月30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5周年举行盛大招待会。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邓小平、华国锋、宋庆龄、陈云、李富春、徐向前、聂荣臻、滕代远等出席。
 
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宾努首相和夫人等外国贵宾和朋友应邀出席招待会。

党政军各部门负责人、首都工农兵代表、各条战线的先进工作者、各界代表同各国朋友共庆光辉节日。

当晚,华灯初上,长安街变成了一条皓光闪耀的银河。雄伟的天安门广场红旗飘扬,彩色气球上下跳跃,探照灯射出的巨大光柱像把银色的长剑在夜空中交错舞动,灯光照耀下的广场如同白昼。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里灯火辉煌,主席台正中悬挂着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巨幅画像。画像两侧是10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我国领导人以及各条战线、各个方面的代表和人士,来自世界各地的来宾共4500多人出席了招待会。

这次国庆招待会,是文革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招待会。晚7 点30分招待会开始时,周总理穿着那套人们很熟悉的深灰色中山装,与其他贵宾及党和国家领导人走到宴会厅入口处,大厅里几千人同时站了起来,大家使劲鼓掌,有人激动地流下热泪,不少人“周总理!周总理!”喊了起来。后排的人们一下拥到前边,都想离总理近点;不少外国客人忘了礼仪,激动地站在椅子上,以便更清楚地看一看周总理。

周恩来总理在充满团结胜利热烈气氛的招待会上致祝酒词。总理向大家招手致意,热烈的掌声响彻全场,经久不息。在他一再示意下,人们才渐渐地平静下来。乐队奏《国歌》之后,周总理致祝酒词,全场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周总理被掌声送上了讲台,用人们耳熟能详的清脆声音宣读着祝酒词:“贵宾们,朋友们,同志们:二十五年前,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在欢庆这个光辉节日的时候,我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代表中共中央、中国政府向全国各族人民表示热烈祝贺,向全世界人民和各国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给予我们的支持和援助。现在请大家为中国各族人民大团结,为世界各国人民大团结,干杯!”

周总理每讲一句话,人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周总理的祝酒词不到400字,人们的掌声远远超过了他致词的时间。当总理提议“为中国各族人民大团结,为世界各国人民大团结,干杯”时,会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人们举起酒杯目送总理回到主宾席的座位上,遥向总理祝酒,祝愿总理健康。

滕代远以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身份,被安排在主宾席就座。他的左侧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周建人,右侧是全国政协副主席许德珩。前一段时间滕代远因病一直没有露面,所以左右的两位老熟人不停的问这问那,与他交谈甚欢。

此时,只见周恩来陪着西哈努克亲王从那边走过来,依次向主宾桌的客人敬酒。滕代远等人起立,端起手中的橙汁,向他们表示敬意,并祝总理早日康复。

会场的一角,还有管弦乐队在场助兴。演员们以娴熟的技艺演奏了多支民族乐曲,在欢快美妙的音乐声中,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招待会结束了,人们开始有序退场。

滕代远慢慢站起来,在服务员挪开座椅后,用目光寻找跟随自己来的警卫秘书。此刻,有众多老同志和熟悉他的人上前与滕代远打招呼。其中,一位50多岁身着空军军服的将领挤上来,大声说:“滕校长,您好!”滕代远转身仔细看到这个将领,客气地握了他的手,疑惑地问:“你是……?”。将领随身马上立正,一个标准的军礼后说:“我是您的学生马宁,抗大六期毕业的,现在是军委空军司令员。”“好啊,好啊。”滕代远喜出望外,满意的点点头。看到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学生,如今已成长为我军军兵种的主帅,十分高兴。与马宁握手后嘱咐道:“要把空军建设成为使敌人望而生畏的打击力量”。坐在返回的汽车里,滕代远的心情很激动,不免回忆起许多当年的事情。

1939年12月,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委派时任中央军委参谋长的滕代远前往晋西北地区,统一领导我军各部队,处理和反击阎锡山挑起的“晋西事变”。经过数次艰苦战斗,晋西北局势稍趋稳定。在取得反顽斗争胜利后,1940年5月下旬,中央军委决定调滕代远任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总校副校长,原副校长罗瑞卿调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滕代远又挑起了新的重担,风尘仆仆地从晋西北战场赶到山西武乡王家峪八路军前方总部,与朱德、彭德怀、左权等领导人见面后,即去抗大赴任。

在敌后办学,是党中央的战略决策。抗大总校挺近敌后,给全国的学校做了榜样。随着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场上节节败退,许多学校纷纷迁往大后方,而抗大却向敌后挺近。它向国人展示:敌后不仅可以发展游击战争,还可以办学校,无疑给了抗日军民以极大鼓舞,给投降派以沉重打击。

处在日、伪、顽包围中的抗大总校于1940年4月15日在山西省武乡县蟠龙镇一带转移到山西省黎城县西井镇一带,不久又转移至河北省邢台县浆水镇一带,经常处于战斗环境,给教育计划的实施和生活带来很大困难。在抗大办学方向上,滕代远既着眼于部队目前作战需要,更把眼光放到未来我军的长远发展上。他指示训练部:“一个合成军队指挥员不懂得技术是战术的基础,就学不好合同战术,就跟不上时代。我军的装备落后是暂时的,会不断改进的。要把眼光放远一点,不能把思想束缚在‘小米加步枪’的水平上。”

为了粉碎日军在华北对八路军的全面进攻,八路军总部于1940年8月20日,组织兵力向华北敌占交通线和据点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战役,由于参战兵力迅速达到105个团,史称百团大战。抗大也派出部队直接参加战斗,以便从中获取、总结对敌作战的经验教训,充实抗大的军事训练教材。

1940年12月,抗大第六期学员全部结业,准备分赴各抗日根据地和前线战场。滕代远副校长恭请朱德总司令题词:“努力工作,造成铁的干部,准备反攻。”这一期是在敌后战斗频繁,条件艰苦的环境中边学习、边战斗、边总结经验中度过的,圆满完成了党中央、中央军委赋予抗大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为抗大继续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思绪没有因为汽车到家而中断,70岁的滕代远当晚夜不能寐,他失眠了。

次日就是“十一”国庆节。上午,在秋日明媚的阳光下,滕代远抱病参加了首都人民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的庆祝建国二十五周年国庆游园联欢活动,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出席社会活动。

(浏览 1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