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1934年和1941年的春节

1934年和1941年的春节

温 海 明

春节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也是中国人一年中看得最重要的节日。在人们眼里,春节就是“万家灯火”,不管一年有多忙,工作上有多少事情,到春节的时候,都要停下来,好好歇息,尽情娱乐。春节就是“合家团圆”,不管在哪里,不管离家多远,都要回家过年,共享亲情。

即使在旧社会的春节,乞丐也不会出来乞讨,小偷也不会半夜行窃,土匪也不会半路抢劫,春节成为人们心中最安全的节日。正因为人们都如此认为,在革命战争年代里,春节便也变成最危险的节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今天幸福的时节,笔者给大家讲两个武乡春节的故事,以缅怀那些为革命胜利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前辈们。

一九三四年的春节

 

    现在有不少国粉们说起民国来,不是大师多,就是政府民主。殊不知,民国时期最大的缺陷,就是人民民不聊生、流离失所。在农业时代,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但在民国时期,土地兼并严重,社会贫富悬殊,人民挣扎在死亡的边缘,用革命的暴力手段推翻旧社会是历史的大趋势。共产党的成功,正是顺应历史潮流,做了燎原的星星之火。

以我们武乡县为例,不到14万人的县,就产生了“”四大家、八小家、七十二个圪糁家”的大小地主。四大家之一的裴会宝,一家占有土地7000多亩,赵太和占有土地5400亩,郝泉香占有土地4500亩,还开着当铺和商行。大小地主和富农不到人口总数的5%,却拥有耕地总面积的54%。占农村人口76%的广大贫苦农民,占地却不到30%,还是远地、薄地。

地主的给农民地租每亩3斗至4斗,甚至5斗。农民被迫贷地主的高利贷,月利息高达1角:“本加利、利加本,一年来个驴打滚”。当时的武乡,传唱着一首民谣:“农民头上三把刀,赋多、租重、利息高;穷人面前三条路,逃荒、要饭、坐监牢。”

1934年和1941年的春节


1927年12月,武乡人李逸三在参加广州起义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又到洪湖苏区参加武装斗争,曾任鄂西红军游击队第二纵队政委,红六军十六师政治部主任、军部秘书长,洪湖军事政治学校秘书长兼代理校长,见识了苏区的“打土豪、分田地”,积累了一定的革命经验。1932年,李逸三回到家乡武乡。1933年5月,李逸三结合大革命时期苏区的经验,积极筹建党组织。同时,与史怀璧、高沐鸿等组织发动贫苦农民成立抗债团,向武乡的地主展开斗争。1933年8月,李逸三和中共山西特委书记维公取得联系后,迅即回武乡成立了中共武乡县委,并任县委书记,更把领导农民开展“五抗”(抗租、抗债、抗粮、抗税、抗丁)作为党的中心工作。

抗债团通过散发传单,制造舆论,发动群众。一时间在武乡的故城、段村、蟠龙、洪水等地满了年成坏,不还债”“共产党来了,地主寿命不长了等传单。抗债团还从团员中选拔出忠实勇敢、身强力壮的人员组成硬抗队,专门对付那些反动透顶的劣绅土豪。外号活阎王的下北漳村地主李林春被埋伏在路旁的硬抗队队员王中秀痛打一顿气病而死。大有赵太和家的楼房被火烧。西区抗债团则宣称:若不摧垮地主债,群众就要受大害。岸北村地主黄林忠不敢再借故敲诈勒索。

这一连串的斗争让地主豪绅对共产党恨之入骨,武乡乡间地主豪纷纷秘密告状。县公安局梁缉拿上李逸三写的《二次世界大战》一书去太原和国民党大特务武誓彭(武乡段村人,时任山西反省院院长)密谋抓捕武乡共产党。李逸三在其自传中写道:1934年春节的夜里,武乡县公安局派出警察半夜包围了我家里。清晨时分,巡官带着警察,冲到我家里,我问他们:“你们要干什么?”巡官说:“县长请你回县。”就这样,他们把我捕回到县衙,囚禁在县监狱旁边的一个院内,同一天,武光汤、武骏图也被捕,他俩被关在这院的东头,我被关在西头房间里,共青团员张超也被捕押起来,关在另一处。与此同时,对高沐鸿、史怀璧下了通缉令。

87年前,1934年春节,在大家欢度节日之际,领导农民进行五抗运动不到半年的中共武乡县委书记李逸三就被国民党阎锡山当局抓捕,戴上手铐脚镣关进监牢。之后他被押到太原法院,以“宣传共产”的罪名,判处徒刑6年,直到1937年5月,中国共产党和阎锡山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才被释放。

 

1941年的春节

    电视剧《亮剑》中,日军乘李云龙在赵家峪结婚之夜偷袭,造成八路军团部损失惨重,李云龙妻子被日军掳走。这一段情节,真实地反映了日军的狡猾、凶残。在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为了对付八路军的游击战,采取了“分进合击”“铁壁合围”“辗转掘剔”“夜围昼袭”等战术。这其中最狡猾的就是“夜围昼袭”。所谓“夜围昼袭”。就是在深夜悄悄摸到八路军驻地,不进行攻击,等天刚刚亮时发起突然袭击,这样就破解了八路军善打夜战,能乘夜色分路突围的特长。

1934年和1941年的春节

一九四一年,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直机关,在陈赓旅长的率领下,进驻武乡县韩壁村。一月二十六日——一九四一年除夕之夜,武乡、沁县东窜之敌先后到达西营、蟠龙一带。当夜虽有七七一团控制着陈家垴、侯家垴一带高地,可蟠龙至韩壁大道无警戒部队。二十七日——一九四一年春节凌晨六时,正是村民起床燃放鞭炮之际,潜伏一夜的日军发起突然袭击,蟠龙之敌沿柳沟窜至韩壁东侧;西营之敌经护驾垴窜至韩壁西侧,以两面合击旅部及所属部队。本是日军的枪声,八路军部队起初还以为是村民的放炮声。等发觉不对,日军已经突入村中。八路军根本没想到狡猾的日军竟然在除夕夜和春节对八路军进行突然袭击,陈赓旅长和政治部主任苏精诚立即指挥部队突围,经冲锋肉搏数次,激战两小时,我军才撤至土河坪、朱家山一带的安全山区。此役,三八六旅部损失惨重,旅长陈赓险些牺牲。三八六旅政治部主任苏精诚,光荣殉国,牺牲时年仅三十岁)。陈赓将军后来回忆,这是他一生经历过最危险的时刻。

我们应该记住这一天,80年前,一九四一年的春节凌晨六点,人们燃放的鞭炮声里还有狡猾凶残日军偷袭的枪声,在那个春节,有数不清的八路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武乡韩璧这块土地!

战争总是突然发起,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始终要记住居安思危!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武乡县党史地方志研究室):1934年和1941年的春节

(浏览 4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