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海峡两岸两个退役多年的空军军官的接触

     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期,92共识促使两岸关系平稳,我当时已经从空军转业十多年了。

      我曾经在一家国外大公司驻北京办事处当经理。

      在北京市的和平宾馆开房办公。每年总公司都要召开有各地分公司(办事处)经理参加的年会。我在香港参加年会时,几经遇到过公司台北办事处的林姓经理。

      中国的酒文化,能够让酒杯后的两个陌生人,生分人,在酒杯碰撞时消除那些尴尬和局促。

      聊天中我知道林经理也是我的军界里的同行,也是退役多年的台军空军军官。我们是同行也是对手。

      90年代台湾的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军人还都有着那种夸张的、较大陆的优越感。林经理告诉我他在台湾最高的空军指挥所从军,是情报官。我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空军情报官,我个人认为我们指挥所的参谋等都是为空军升空作战等服务的情报官。

     我尽管已经离开空军十几年了,我还是有必要的戒心和规矩的。

      林经理在酒憨一点儿后,告诉我他在台湾指挥所时,你们福建机场起飞的几架飞机他都知道,我问他知道什么?他自豪地说:你们的飞机什么时候起飞的,高度多少?什么时候落地的?

       我借着酒劲告诉他:台湾海峡也就200多海里,你说的这些信息,一个破雷达都可以随时得到此信息。

      我告诉他:你们全台湾的任何一个机场上起飞的飞机,我们都知道,告诉你我们知道什么:你们的每一架飞机的编号、隶属联队、飞行空域、飞行训练科目、飞行高度、飞官(他们这样称呼)的姓名,有时我们连你们这位飞官的祖籍、配偶、子女的情况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马上笑呵呵地说,他知道,他在指挥所里就听前辈们说过,他们在天上一架飞机的飞官的祖籍老家的父亲,在大陆的空管电台里直接呼喊着这位台湾飞官的小名,“小狗子,我是你爹,快飞过来吧……”.他们的指挥所紧急指挥这架飞机落地。

      我们多次接触,两人探讨了一个问题:我们都在为什么从军备战,分别依靠什么训练备战的。

      我说现在(当时)都对90后的年轻人有看法有想法。

      日本人当年打我们打台湾基本上靠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所谓的效忠天皇和盲目的武士道精神。在亚洲曾经称雄一时。

      现在我们90后,他们也是90后。这些90后还迷信天皇吗?还崇拜武士道精神吗?

      你们台湾的90后,明白为什么服兵役准备打仗吗?做好准备为什么打仗吗?

      林经理说他当年当兵时是必须服兵役的,是为了保卫家乡的。我说:得了吧,你的家乡在广东xx县。他呵呵一笑。

      我告诉他我当兵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保护国家完整。就这样的目的,你们没有。

       所以你们的军政教育等于零。你们的士兵在气温高于30度时,好像就不进行军事训练了。……

      我说宣传不是宣教。你向我推荐几首你们军队传唱的军歌,我向你推荐几首我们普遍传唱的军歌。在歌词中找找从军的感觉吧。

      他没有推荐我几首,也就一首“梅花”,我说那是你们所谓的GUOGE,软踏踏的。我给他多次分别推荐的有:《我是一个兵》《游击队歌》《三大纪律歌》、《解放军进行曲》、《打靶归来》。后来的《咱当兵的人》、《小白杨》、《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为了谁》、《军港之夜》《十五的月亮》《一二三四》《我和我的祖国》《说句心里话》《我爱祖国的蓝天》……..他曾经问我《打虎上山》算军歌吗?我说我们军人都爱听爱唱,是京剧唱腔。

      后来我多次问他,听歌了吗?他说听了,我静静地问他:怎么样?他想了想说道:“好听”“就好听吗?”“震撼”。

      他有一次认真地问我:你们军人都像歌里唱的吗?都相信歌里唱的吗?我也认真地说:我们军人和老百姓,都像军歌里唱的,都相信军歌里唱的是真实的。否则不会这样经久不息的传唱至今的。

        记得当时他弱弱地说:应该让台湾的年轻人也听听,他们会听进去的……..

那年海峡两岸两个退役多年的空军军官的接触那年海峡两岸两个退役多年的空军军官的接触

长按以下二维码并识别,进入《北京瞧办主任》公众号,可以放心审阅精彩内容

那年海峡两岸两个退役多年的空军军官的接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瞧办主任):那年海峡两岸两个退役多年的空军军官的接触

(浏览 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