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八路军将领亲述武乡抗战—鲁瑞林

反攻首夺第一城

——解放段村战斗纪实

 


八路军将领亲述武乡抗战—鲁瑞林

鲁瑞林

 

鲁瑞林(1911-1999),甘肃临夏人。1931年11月参加宁都起义,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历任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政治处科长,太行军区五分区副司令员、政委,三分区司令员、二分区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长期在武乡指挥抗战。解放战争时期,鲁瑞林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十三纵队副司令员、第十八兵团六十一军副军长、六十二军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中共贵州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99年7月于广州逝世,享年88岁。

 

 

一九四五年,日本侵略者投降后,蒋介石一面玩弄假和平,邀请毛泽东主席到重庆进行谈判,一面密令阎锡山向我晋东南解放区进攻。为了积极扩大和巩固解放区,准备粉碎国民党的进犯,晋冀鲁豫中央局依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在抗战胜利前夕,即指令全区主力兵团立即进行紧急动员由分散转为集中,并号召广大群众与民兵参军参战,组成声势浩大的反攻大军。一九四五年八月中旬,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率领太行西进部队七个团向南同蒲路挺进。太行六分区第十三团,一分区第三十一团奉命编属太行纵队第二支队。下旬分别于河北武安及赞皇地区出发,向晋东南沁县地区集结。准备对日伪展开反攻作战。当时部队每团仅有两个营,技术装备较差,但基层干部和战士经过艰苦抗战的锻炼,政治素质较好,具有一定的战斗经验和基本技术,加之在胜利形势的鼓舞下,全体干部、战士情绪饱满,斗志昂扬,行军途争各团贯彻了形势任务教育,着重于揭露蒋介石在抗日时期消极抗战,胜利后又公开勾结日伪妄图篡夺胜利果实的阴谋,同时传达了坚决进军受降,展开对日伪反攻,保卫胜利果实斗任务,各部队纷纷表示,坚决歼灭拒不投降之敌,誓死保卫胜利果实!与此同时,朱德警卫团、七六九团奉命分属太行军区三分区第三、四支队指挥,分别在武乡蟠龙、洪水地区集结。左权独立营和七六九团第五、第十一连于武乡上广志一带组建为第五十一团,亦隶属四支队指挥。准备协同友邻西进,以阻止与消灭由平遥,介休地区北进的阎锡山匪军,保障友邻夺取太原

进军途中,我军为控制白晋线,造成围歼进犯上党之(锡山)军的有利条件,十三团、三十一团受命协同友邻围攻沁县,迫敌投降。八月二十二日,反邻进逼城郊后,守敌日军顽抗拒降,我当即发起攻城战斗,二十三日,十一团由西城加入战斗,十三团为预备队,与敌激战数日。后查明长治千余日军迁返途中麇集沁县,城内敌军兵力较大,为避免消耗仗,上级决定先打孤立分散之敌,遂撤围沁县,转攻段村

段村镇位于武乡县境中部,周围丘陵起伏,群山绵延,马牧河、涅河相汇于此,又从城南顺流东下,城内千佛古塔巍峨,原来是一个美丽的古镇。一九四0年夏天,段村镇被日军侵占,成为日伪分割我太行腹心地区的重要据点,他们设置了洪部、宪兵队、警备队等机构,豢养了许多汉奸建立了伪政权。将四周不少地方划进维持区”。日军疯狂地四出扫荡,施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抓丁抢粮,宰杀耕畜,后情景惨不忍睹一九四二年,敌人进行了残酷的年关扫荡,武乡遭受了空前的血洗,全县被杀死一千多人,抢去粮食两千石。敌人三天两头四出奔袭,扫荡的方式经常变换,有什么分散装置”、“灵活进牛刀子战术铁壁合围反转电击抉剔扫荡等花样繁多的恶毒手段,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惨案。一九四五年春,敌人狗急跳墙将我地下交通员张九、魏子玉等十三人一齐抓捕入狱,用各种毒刑折磨拷打最后将张云九、魏子玉铡头示众后,还将人头挂在城门上继续恫吓群众就在八月二十日晚,驻在段村的剿共军还到赵家抢了百十来担麦子,又剥光了妇女身上的衣服,日伪暴行,罄竹难书,人民群众,无法安生。段村变成了一座恐怖的人间地狱。这个武乡境内最大的敌据点,所占地势极为重要,东扼武东煤铁基地,城南沁武公路直通沁州城,西边可控白晋线上的南沟火车站,北面与榆社之敌连成一片。敌人在城垣修了稠密的射击设施,沿城西北百米处横刨的自然壕加修碉堡,构成坚固的外围防御体系。城高七米,城上开有射孔,四角筑有高碉环城外壕深、宽各六米城郊北山、王家、东村山都设有外围据点。城内主要街道有巷战工事。东北角日军洪部院顶筑有高碉,乃外壕之坚固支撑点。段村守敌系伪绥靖军第二师第二团,还有日寇一个指导小队,伪警备队个中队,共二千余人。匪首段炳昌系伪第二师师长,原属阎顽,投降日寇后,更加嚣张,是个罪大恶极的铁杆汉奸。其兵力部署是:外围四周王家一个连,北山一个连,东村一个连,其余驻守城内。日寇一个指导小队驻于洪部,团部住于伪县公署。敌恃其城垣工事坚固,外围据点地势高,火力可控制段村周围的有利条件,打算负隅顽抗。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太行军区李达司令员指挥的西进部队向段村之敌发起进攻。参加围攻段村的有:决九团、七六九团二、三营,三十一团一营,十三团,朱德警卫团、十四一营与武乡、武西独立营。战斗前夕,决九团团长贾定基等深夜侦察地形,在东沟草丛中险落井中。针对敌人防御重点西、北两面的特点,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和太行三分区司令鲁林,副司令员郑国仲在下城红河台指挥部亲自指挥四面包,先夺取外围据点,趁其失去外围火力支的同时,从城东突破,以优势兵力歼灭敌人。具体部署以决九团、三十一团、七六九团分别由东、西、北三面攻城,由决九团担主攻任务,七六九团二营攻击王家外围据点,民兵攻北山。造成敌人错觉,牵制其兵力,便于决九团从东门突破。布置十三团于)()公路的长街地区、朱德警卫团于松村占领有利地形,堵击沁县和南沟火车站可能出援之敌,同时分区已动员黎城、左权、武乡、武西等县的广大民兵群众支援前线,配合正规部队作战。武乡一区和四区民兵在段村附近围困松村敌人,三区民兵埋伏在段村周围阻击白晋线的援敌

八月二十五日晚,指挥所发出攻击的信号,号角齐鸣,杀声四起,解放段村的战斗打响了。七六九团三营向西南制高点王家据点、民兵向北山发起攻击。轰隆轰隆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步枪声机枪声响成一片,一、三营和五十一团均为攻城预备队,二十六日拂晓、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七六九团三营在机枪、大炮的有力掩护下再攻王家。十一连搭起云梯,连长南风兰一声命令下达:上!突击队身带手榴弹爬上梯子,敌人把上汽油的被子点燃后从枪眼里扔出来云梯着火,无法攀登。我炮兵严密地封锁了敌人的火力点,手榴弹连续抛向敌人,战士们喊着:冲呀,杀!登梯而上,领了王家据点,全歼伪军一个加强连。同时决九团一营占领了东村山,准备乘敌混乱从东门以南城墙实施突破。战士们像猛虎一样冲上城墙。但担任突击排的一连二排正在登城时,遭到碉堡密集火力阻拦,云梯被打断,攻击未成,这时天已大明,城下被敌人火力封锁,二排无法返回,即跳进外壕待避决九团巧妙地利用青纱帐隐蔽了主力,故一白天,敌仍未能发我主攻方向,没有向东城增加兵力,决九团很快总结了失利原因,接受首次受挫的教训,重新组织侦察,对压制敌人火力取了有效措施,明确了进攻的组织分工,命九连从南门从东助攻,分散人兵力火力,当日十八时,再次发起进攻,全团两挺重机枪,十一挺轻机枪集中使用,仍令一连担任主攻该团用仅有的一门八二迫击炮,抵进距五十米实施平射,两发炮弹即将东南碉堡摧毁,城上敌射孔也被我轻重机枪压制时,在隆隆的炮声中,弹横飞,烟雾弥漫,烈焰四起,把敌人阵地打成一片火海,映红半个夜空。架起云梯,二排不顾一天的饥饿劳累,奋勇向城头攀登。五班四名战士刚登上城墙,敌便从北侧反扑过来。青年战士周威连续将手榴弹投入敌群,将敌击退。二排趁势向突破口两侧发展,控制了东门和城东南碉堡。一营主力从突破口进入城内,沿东街向西进攻。三营七、八连也加入了纵深战斗。战士们喊着:趁早缴枪吧缴枪不杀在一连突破的同时,九连也乘敌动摇,突破南城,进到城东南角,他们发现高塔上的敌重机枪疯狂地扫射着,封锁着我前进道路。我军区首长为保护千佛古塔,不准炮轰战士龚金来、张顺机动地从后面冲进塔内,全歼敌一个重枪班

二十五日夜,由西攻城的三十一团一营以奇袭手段攻击城西北敌外围主碉。由于动作不隐蔽,未获成功。翌日晨,该团又以工兵团绕到其侧后爆破,将碉堡炸垮,守敌一个排被迫投降,当日扫清外围后,部队进逼城郊作攻城准备。该团分析了城西敌防御较强,而西南临浊漳河敌防卫薄弱的情况后,决心避实击虚,置重点于西南城角突破,以一营全力主攻,并集中全部火器一两门迫击炮,十八门太行掷弹筒给予支援,而以三营一部住城西攻配合,二十六日二十时,在统一行动下,三十一团集中火力压制突破口,顿时硝烟四起,炮火连天。突击队二连仅以十分钟战斗即全部登城,一连三连相继与残敌投入巷战,一时喊杀震破夜空,只见刀光闪闪,人不断倒下

七六九团三营在攻占王家后,从下城沿水渠到达西城下。突击队用炸药和手榴弹开路,战士们肩扛跳板、云梯、刀,入城内与决九团汇合。决九团一营以迅速的动作抢占了县公署,歼灭了敌团指挥所。一连二排一直逼到敌人跟前,起手榴弹说:你们赶快缴枪,不然就全部消灭。他们只好放下武器。乖乖地走到另一边排成两行坐下,拍手高喊说:欢迎八路军不杀俘虏我军收起枪后,他们便拥上来拉老乡关系。城内的敌人失去指挥后,遭我数路穿插,混乱不堪仓惶逃命。匪首段炳昌见大势已去,惊慌失措,率领残部二十余人从城西北角地道逃窜。大批民兵、民工呐喊助战,搜索溃散的敌人,城内大街小巷一片活捉段炳昌的喊声,不少企图从地道逃往城外的敌人,当了我们的俘虏。至二十七日七时,只剩下东北角的日寇据守的洪部炮楼仍在顽抗,洪部据点有日寇一个小队。我们几次喊话,让他们放下武器保其性命安全,将来送回日本,但他们仍不断向来往行人开枪。决九团三营四面包围,夺取了外壕后,因缺乏重武器难以接近,遂将其围困起来。十一时,分区调来一门山炮和一个工兵连,协助七连再次发起攻击,山炮头一发炮弹即将碉堡掀掉,战士们赶忙抬梯子,搭跳板,但敌人又扔出手榴弹,封得很紧,炮台的东南角被我山炮炸垮后,突击班班长杜明亮冲到炮台跟前,围着炮台的枪眼里塞手榴弹,接着李壮来也冲了上去,战士们一连向炮台掷了几十颗手榴弹,在七连的勇猛冲击下,残敌全部消灭,段村解放了!这次战斗,计歼灭伪剿共军第二师二团大部,日寇一个小队,连同伪警备队共约八百余人,缴获八二迫击炮四门,各种枪支六百余支。

十三团受领堵击任务后,于八月二十五日到达长街地区,利用有利地形构筑阵地。正面展开一、九两个连,而置团主力后待机。二十六县日军两个中队及伪军一部约一余人,果然沿沁段公路出援。夜二十四时,敌进至我预伏阵地前沿,遭我火力突然杀伤后,朝九连阵地疯狂攻击。午夜至拂晓连续冲击达十余次。二十七日晨,敌集中力量攻击,九连在弹药缺乏情况下,利用刺刀、铁锹与敌搏斗,将其击退。此时段村已告解放,即停止攻击,我军也撤出战斗。与此同时德警卫团和十四团一营克复了段村和沁县间的松村据点

段村的胜利解放靠得是我军广大指战员的英勇善战,但和我党深入开展的敌工工作以及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援也是分不开的,早在一九四0年,武乡县抗日政府就根据斗争形势的变化,相应地开展了工工作,不断派人打入敌人内部,掌握敌人的活动情况,瓦解其实力,为我方传递情报。先后绘出了洪部部署图,做通了东村炮楼伪军连长李庆明的工作,段村战斗中,李庆明带领全连伪军投诚。一九四三年六月,剿共军开到武乡后,为了解敌人新的动向和军事情报,争取伪剿共军反正,我第三军分区决定争取伪师参谋主任张效翰抗日。武乡县抗日政府城工部负责人郑文奎,太行军分区敌工科凤鸣、情报站董成旺等同志,对张进行了细致的工作,使其认清了抗日形势,决心弃暗投明。解放段村前夕,地下交通员魏留香给张送去一信,张表示要照我方指示行事,段村战争打响便积极准备反正二十七,张假称开会将十余名首脑人员反锁于会议室,段炳昌逃跑后,张效翰立即集中所属各部,解装整队,率千名剿共军投诚。

段村战斗中,根据地人民以极大的热忱参加了支前工作。群众组成救护队运输队,帮助部队送粮送饭,运弹药,抬担架,押送俘虏,车水马龙,一队队支前大军积极投入了战斗的铁流之中,还是在攻打段村前夕,各村就自动组织起来准备米面,史家村六十六个妇女两天两夜,便推了八石五斗白面。攻开始后,三十里以内村庄的妇女,都冒着炮火往火线就连敌人制造的无人区,生活极端困难的马牧、型庄等村,也都主动送了饭来。直到二十八日,还有的村庄给部队送饭送慰劳品。《新华日报》记者李光在《活跃在解放段村战斗中的妇女们》一文中赞扬道:在这次收复武乡段村的斗中,妇女们起着重大作用。在战场上所表现得勇敢热情及不困难的精神,都是出人意想的。也正是由于军民同仇敌忾并战斗,才使敌人盘踞多年的段村镇胜利解放

段村战斗是我军向敌伪进攻中太行区收复的第一座县城是由游击战向阵地战发展的开端。它极大地锻炼了部队的斗争意志,鼓舞了根据地的人民。太行展开了空前规模的参军运动,仅半月左右,即有三万名优秀青年光荣入伍。段村的解放为上战役拉开了胜利的序幕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武乡县党史地方志研究室):八路军将领亲述武乡抗战—鲁瑞林

(浏览 4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