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河顺文艺.第549期】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抗战故事(2)

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平汉铁路破坏队

文 | 田新法

朋友们都听说过铁道游击队,那是以八路军鲁南军区铁道大队浴血抗日打鬼子的故事为原型,创作的文艺作品。其实,在中国全面抗战时期,还有一支活跃于平汉铁路一带的“铁道游击队”,——平汉铁路破坏队;这支队伍先后受国共双方领导,其抗战斗争的经历更加惊险、复杂,且影响面非常之大。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1938年11月,蒋介石接受中共的建议,在南岳军事会议上提出重视敌后游击战的要求后,国民政府天水行营在洛阳正式成立了“平汉铁路破坏队指挥部”,委任刘文松为总指挥。而刘文松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员,于1920年代入党,后脱离组织;是年在中共长江局同意后,又“恢复了组织关系”。之后不久,平汉铁路破坏队获得国民政府军队第一战区的全力支援,同时与八路军积极合作,开展敌后铁路游击战争。
在全面抗战的战略相持阶段,平汉铁路破坏队是在敌后最大规模的铁道游击队,长年活跃于日军最重视的交通命脉平汉路沿线,并一度将活动范围扩大到陇海、同蒲、津浦和正太等铁路线。他们既配合正面战场军队作战,也配合中共的抗日队伍八路军作战,破坏铁路、炸毁列车、消灭敌寇、惩处汉奸,被日军称为“平汉铁路之癌”
实际上,这支队伍是接受共产党命令,于抗战初期就组建起来的,后来也一直接受共产党领导。1937年12月,中共长江中央局在武汉成立,周恩来任副书记,项英是委员。周恩来、董必武和项英召集平汉路共产党员刘文松等在八路军驻汉办事处开会,决定由刘文松出面组织抗日队伍。刘当时是平汉铁路工会主任委员和国民党平汉铁路特别党部特派员。刘根据董必武指示,向蒋介石提出成立平汉铁路工人抗日组织的要求。在蒋介石有条件答应后,刘文松开始筹备平汉铁路破坏队。铁破队后来之所以又接受国民政府领导与资助,一是因为当时铁路归国民政府管理,二是当时共产党“给养”不足,中共有“借船出海”组建抗日队伍之意;而且,当时国共合作、全民抗日,这支队伍自然也就接受了国民政府的领导和资助。
其实,早在1938年1月,刘文松就利用特种工作团团长名义,在郑州、郾城、驻马店、信阳、江岸等铁路大站,以各站工会负责人名义发动工人参加抗日。组织江岸机厂技术工人自力更生,造出35连发手提式冲锋枪50支,作为工人抗日组织的武器。2月起,召集铁路员工到信阳李家寨柴家湾,接受“平汉铁路工人抗日训练班”训练。中共竹沟革命根据地司令员王国华安排石健民等,作为党在训练班中的“地下支柱”,对这些铁路员工培训2期,共培训800人,这些人后来成为铁破队的骨干。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1938年5月1日,中共领导的“第一战区铁道破坏第一总队”在武汉大智路老通成内成立。这支破坏队就是后来蒋介石同意成立的平汉铁路破坏队前身。第一战区铁道破坏队第一总队代理队长薛水秀,副总队长徐宽、萧汉庭,参谋主任魏遵轲,副官主任吕伯勋,军需主任周新起,秘书胡子超,民运组长李自然。2月中旬时,以刘松山为首的初期破坏队人员,就从临汾直赴延安。在延安参观了陕北公学、列宁党校。“五一”国际劳动节时,在延安南门外广场开大会,把“平汉铁路工人破坏大队”的横幅标志插置台前。5月8日毛泽东在延安枣园窑洞内,召集全体参战人员讲课,共讲课6次。5月中旬,参加会议的平汉铁路工人破坏大队在群众热烈欢送中,乘汽车到西安,再改乘火车回返。8月初由刘松山接任总队长。8月下旬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部长彭雪枫派来党员干部兰田(黄明鉴),开始了纯洁总队阵容的工作
1938年9月3日,为阻止日军南下武汉、西取西安,刘松山带领破坏队开赴敌后,执行爆破铁路、断敌军运任务。破坏的目标是日寇盘踞的道清铁路。9月13日,有国民政府97军1个团和八路军百余人从左右方向掩护,乘夜于待王、李封两站间铁路道轨下埋置炸药1箱。次日早晨,日军1列兵车由东向西开来,刘松山他们在百米之外按动电钮,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车头炸飞路外,列车后部向前挤成一团。中国军队即刻向日军猛烈开火,列车上日军不知所措,5分钟后才开始还击。事后查明,此次战斗共毙伤日军120余人。随后,破坏队又与八路军配合作战。精选百余队员,在修武、狮子营两站间2千米的线路上,每人捆炸药5块,安上雷管导火索,放在间隔两轨的接头处,同时点火,使一侧路轨全部炸成废铁。破坏队又与当地群众一起掀翻了35千米的铁路路轨。日军不得不派重兵看守线路,连续抢修35天才勉强通车。当时,漯河《警钟日报》、武汉《大公报》和《中央日报》都用红字登载这一消息。国民政府认为破坏队战果惊人,由交通部转汉口铁路局,按参战人数、工资情况,每月给予3000元经费。
1938年11月,在国共合作的大背景下,“平汉铁路破坏队指挥部”正式成立,委任刘文松为总指挥。但平汉铁路破坏队内有共产党秘密组织,很快就被国民党侦测到。虽然国共已经合作抗日,但蒋介石推行“假抗日、真反共”方针,对共产党发展自己的组织和队伍尤为忌讳。国民党遂加强了对平汉铁路破坏队的监督力度。刘文松为保安全,在1940年5月,让铁破队第一大队所有官兵集体加入了国民党,并将一批未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送入国民政府所办的“西北游击干部训练班”,强化伪装。铁破队中存在暴露危险者,则被疏散至正在配合八路军进行百团大战的第二大队。
1939年1月17日,铁破队三总队配合自竹沟抗日根据地南下的李先念、周志坚率领的新四军鄂豫独立游击第六大队80余人,在信阳当谷山展开消灭敌甘润民部的战斗,击毙百余人,俘虏百余人,缴获机枪3挺、步枪120余支,全部交给新四军六大队收编和留用。他们又协同作战,在柳林车站、四里桥和应山北的余家店,向日军出击,三战三捷,毙敌甚众。
1939年初,铁破队技术员张启明带班长梁军峰和队员十余人,在安阳站北炸毁军车1列,毙敌50余人。继由中队长石玉林带队,在安阳南号志外埋雷,炸中进站军车1列,毙敌甚众。接着,在安阳、汤阴、浚县,又炸日军军车多次,使敌蒙受重大损失。也有许多队员因炸中敌车后,被敌枪击牺牲。在道清路,中队副聂子荣带队打入敌人赖以运输的煤矿内部,在矿工协助下,炸毁了焦作宏泰煤矿,使敌发生无煤供应、军车难行的危机。在同蒲路,技术员杜更戍带队员彭玉林等,于1939年3月在风陵渡站北,首次炸毁军车、救援车各1列,后又继续爆破数次。在津浦路,1939年10月起,在蚌埠宿县间,多次破坏敌铁路交通,炸毁日军乘坐的汽艇3艘,毙敌40余人。
1939年8月底,铁破队新编的3个大队同时离开洛阳,分赴指定战场,掀起了破坏高潮。10月9日夜,分队长周汉祥带队,配合八路军青年挺进纵队,在平汉路北段临洺关埋雷2处,先后炸毁敌军车、救援车各1列,毙敌20余人,断敌交通5天以上。
1939年前后,铁破队在信阳地带不断破坏铁路、炸毁桥梁、锯割电杆电线,断敌军运和电信,并在广水车站切断电源,乘黑炸毁敌备用机车3台;在李家寨、东双河间,炸毁桥梁1座、机车1台,炸翻敌车1列,袭击柳林小股敌军,夺得敌库存步枪100余支。
在夏县、平陆一带的第四大队,对同蒲至侯马铁路进行破坏。从1939年9月至次年2月的半年内,就爆破44次,毁敌机车22台、汽车电车3辆、车皮车厢140余辆,毙敌300余人。1940年春,副大队长兼中队长彭禹臣带队,配合38军17师营长史振青所部,在安邑附近生俘守桥日军1人、警犬1头,继埋雷炸敌供应车1列。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1940年7月28日,新华日报以《同蒲路上的爆破队》为题报道:“北战场上全面的游击战争展开以后,日寇全凭控制交通线来维持少数城镇和据点,支撑它无法取胜的侵华战争。势不可挡的游击战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破坏日军赖以运兵和解决后勤补给的交通线。最后,在平汉路、同蒲路沿线出现的这支新的队伍,不断在‘皇军护路队’的封锁圈内爆炸铁路和列车,使‘皇军’视若‘神经系’的交通线时常中断,运输给养毫无办法。这支新的队伍,是一支最熟练的铁道技术工程队。他们中有的是司机、司炉、路工、煤工、路长、站员、修路、卖票等铁路员工,以及铁路工子弟学校——扶轮中学的学生。这些人,过去都是吃铁路住铁路的。在保卫武汉的外围战中,他们配合抗日军队,在道清路上开始爆破活动,用炸药包做成的地雷,炸毁了价值20余万元的敌寇兵车。半年来,华北战区的几条铁路线上,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1942年6月,国民党河南省党部,会同第一战区长官部,在洛阳扣押了铁破队的指挥官刘松山和萧汉庭、潘希贤等,并下令捉拿队伍中其余20余名中共干部。不过,因国民政府农工总部部长马超俊等人在重庆发起抗议运动,此次调查最终不了了之。
1943年9月,刘文松去世,平汉铁路破坏队总指挥一职由中共党员刘松山接任,直至抗战结束。
1944年1月21日,平汉铁路敌破队“工作队”在军统别动队354人的掩护下,以其专业的桥梁爆破技术(中美合作所的技术支持),将长达4华里,梁柱多达119根的黄河新铁路大桥炸断,摧毁梁柱50余根。直至3月25日,日军才勉强重新通车。迟滞日军攻势3个月之久。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抗日战争胜利的1945年8月,平汉铁路敌破队全体队员,履行自己的诺言,全部解散并复原上路。曾经浴血奋战的抗日战士们,又回到自己参加队伍前的工作岗位,大部分成为了普普通通的铁路工人。
由郑州市政协编辑的《平汉路工人破坏队队史》中说:“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是一支组织严密,有9个分队,最盛时有2000余人的队伍。从1938到1945年的八年抗战期间,他们活跃在平汉、道清、同蒲、津浦、陇海、汴新、淮南等7条铁路线上,不断在‘皇军护路队’的封锁圈内炸毁日军铁路和列车,使‘皇军’视若‘神经系’的交通线时常中断,运输给养根本无法完成”。
据河南省档案馆《军委会江北交通工作队历年战绩统计表》统计,自1938年9月至1945年7月,破队共炸毁机车1690余辆、铁路钢桥110多座,钢轨330多华里,毙伤日军13000余人,有效配合了中国正面战场上的抗日斗争。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刘松山】1897年生,湖北汉阳县人。1910年在汉阳机器厂当学徒。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被中国政府派赴欧洲参战。1921年回国后,在汉口一家轮船上当车工。1923年爆发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他领导海员工人支援铁路工人罢工斗争,被捕入狱。后因时局变化获释。出狱后结识平汉铁路工会负责人项德隆、周天元、刘文松。后随刘文松到汉口,组织铁道大队,支援北伐战斗。1926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任平汉铁路总工会纠察总队队长。领导铁道大队,阻截军阀吴佩孚北逃,颠覆军列火车,配合北伐。1928年中共组织送他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军事。1929年回国后,被派到天津从事铁总秘密工作。1930年在中共组织的打击反动工会首领刘文松(其入党介绍人,后叛变)中,认为刘是他的恩人而态度不坚决,因此脱离中共。1932至1949年5月间,先后任平汉铁路郑州分工会和国民党郑州区党部负责人等许多要职。1943年9月接任平汉铁路破坏队总指挥一职,组织敌破队开展了一系列对日战斗行动,并取得了辉煌战果。1949年武汉解放前夕,中共中原局城工部利用刘在平汉铁路的影响,阻止白崇禧部队的搬迁阴谋,对其进行策反。刘接受任务后,对白崇禧的命令采取阳奉阴违态度,明呈暗拖搬迁时间,指示警务武装配合工人纠察队,保护铁路财产,维护社会治安。武汉解放时,平汉铁路管理局财产、档案等基本保存下来。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镇压反革命时,刘被定为反革命处决。1984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复查,发出市法(84)刑再字第38号文件,认为刘反革命罪判处死刑属于错杀,应予纠正,改按投诚起义人员对待。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写于:2023-07-12)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作者简介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田新法  男,古稀老汉。大学文化。籍贯河南林州。从戎23年,铁路工作近20年。出版文学作品集《春天过后不是秋》《文乐极境》等。现为河顺文艺【文乐极境】专栏作者。

【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文乐极境】中原地区铁路的抗日奇兵 | 田新法

(浏览 1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