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何正文将军在1949年2月全军统编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32师师长,这是一生“参谋长命”的他,第一次担任一个战术兵团的军事主官,很有扬眉吐气、大展身手之感,此后在渡江战役后的江南追击中带领94团轻取龙游县城,令我印象深刻,以后再讲他的战斗故事和主持落实百万大裁军。今天要讲的是,关于后来32师也卷入了朝鲜战地跳舞风,使我想起何将军再重庆的新婚以舞会形式进行庆祝。

    第一位夫人病故    

1950年12 月,身为三十二师师长兼大竹军分区司令员的何正文,奉命调到川东军区任参谋长,夫人何碧云留在大竹县妇联担任主任工作。

在战事频仍的岁月里,两个孩子分别归父母带,何将军一度需要在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行军,指导作战紧张时相当吃不消。

调到川东不足一个月的一天夜里,何正文接到大竹分区卫生队打来的紧急电话,告知何碧云因突发急病不幸辞世。何正文听闻噩耗,顿觉如五雷轰顶,悲痛万分,从此陷入壮年失伴后独自抚养孩子的苦境中。

    重庆市委书记牵线    

1951年1月,何碧云病逝的消息,很快就传到重庆市委书记王维刚、孟莎夫妇那里。由于两个家庭关系一直相处得非常融洽,对何正文不幸丧偶格外关心,合计着尽快给何正文物色一个更好、更合适的伴侣,帮他再组成一个家庭。权衡再三,又经过“摸底排队”,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在重庆市委办公厅当机要秘书的山东籍姑娘万玲身上。

万玲是什么样的姑娘呢?

万玲,1932 年8 月生于山东东平县城南门里一户书香门第,革命家庭。

祖父是清代当地一位很有名气的举人,祖母也是大家闺秀。

父亲万金山,抗日战争时期在山西临汾与日军的一次浴血奋战中壮烈牺牲,是一位为民族解放而阵亡的英雄。

伯父万金璋和叔父万金城早年参加了共产党,伯父系我党情报人员,后遭日军残酷杀害。

姑母万丹如,自幼读书,当过教员,抗日战争爆发后,即投身革命,成为冀鲁豫边区的一位女专员,全国解放后,她担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

哥哥万里毕业于当时的山东省省立曲阜师范学校,随后投身革命。嫂子边涛也是一位很早就参加革命工作的知识分子,曾是万玲的中学老师。

姐姐万云在学校就入了党,解放后曾到苏联学习,离休前她是北京市对外友好协会的副会长。

妈妈虽然没有他们兄妹那样功名显赫,但因父亲去世早,家庭的重担全都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母亲勤劳善良,意志坚强,在家境已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靠给人家洗衣、做衣等手工劳动挣钱,含辛茹苦地培养子女们上学,支持他们参加革命工作,儿子后来能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委员长,老人功在其中。
日寇侵占山东后,万玲就和姐姐万云跟随哥哥万里先后到冀鲁豫边区抗日小学和第七中学读书。1948年至1951年又在荷泽、重庆师范学校读书,1949年12月19日,她在学校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1 年师范毕业后,并没有去当老师,而是到重庆市委办公厅当了一名机要秘书。
时值芳龄的万玲,留着两条又粗又黑又长的大辫子,肤色白皙,长得既文静又秀气,性格开朗,举止大方,待人热情,为人诚恳,透着山东人的直爽、厚道,而且快人快语,办事干脆利落。一米七的身材,苗条而且匀称,经常爱穿一身列宁装,显得很得体又漂亮,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和教养。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 图文无关

于是,王书记两口子开始琢磨着用什么方式、方法来当好这个红娘。
终于有一天,万玲例行公事到王维刚书记的家里送文件,正好王书记的夫人孟莎也在家,便让万玲坐下拉拉家常。刚聊了没几句,两口子便在万玲面前提起了何正文,说他如何英俊、如何有才、如何会办事儿、如何通情达理、如何会心疼体贴人,等等。

万玲一听他们“闲聊”的内容话中有话,就说:“你们谈事儿吧,我在这里不方便,我走了。”孟莎一看万玲要走,便急忙站起来拦住她,说:“别走别走,再多坐一会儿嘛,来,先吃个桔子,可甜呢!”说着从篮子里挑了一个最大的桔子塞到万玲手里。

万玲盛情难却地接过桔子,但迟迟没好意思剥开皮来吃。

随后孟莎又问了万玲几句话之后,觉得再兜圈子不仅没意思也解决不了问题,就索性打开窗户说亮话:“小万,我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你看好不好?”

万玲一听说要给她介绍对象,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然后便很羞怯、腼腆地说:“不,不,我还小呢,先不谈对象,谢谢您。”

王书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听这事儿要黄,也憋不住劲了,赶紧走过来做万玲的“思想工作”。
王维刚书记一本正经地对万玲说:“我们要给你介绍的这位朋友,是川东军区的参谋长何正文,四川通江人,三十刚出头,别看年轻,可人家却是爬雪山、过草地经历过长征的红军战士。人不仅长得温文尔雅,而且文武双全、多才多艺,是位很难得的人才。”

    首次邀舞被拒    

几天之后,何正文在由军地双方共同组织的联欢舞会上,与万玲不期而遇。

在此之前,王、孟夫妇俩已经给他打过“招呼”吹过“风儿”,何正文便主动上前邀请万玲与之共舞。

而万玲由于对王书记夫妇的好意还没考虑好,自己对与何正文谈不谈对象也没拿定主意,更重要的一点,这件事还没来得及跟妈妈和哥哥商量,于是便婉转地谢绝了何正文的邀请,告诉他回去有事、又不会跳舞而溜之大吉。

何正文首次与万玲邂逅“邀舞”被拒,反而更加从心里喜爱上了万玲。然后他又去找王夫人孟莎,请她再次相助。
其后一个星期天,孟莎把万玲叫到家里,说有点事要找她谈谈。

万玲欣然前往。一到王书记家,见何正文已经坐在他们家客厅里,正要告辞时,孟莎抱过来一个大西瓜,说:“小万,快,快来帮我把西瓜切了招待客人。”

西瓜切好后,孟莎从中挑了两块大的,给何正文和万玲每人手里递上一块,然后说:“这西瓜就是专门为你们俩买的。你们先吃着,我去找老王有点事儿,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先谈谈吧,啊。”
这一下万玲就不好再走了,于是她借吃西瓜和何正文不注意的机会,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何正文。果然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心里禁不住甜蜜蜜的。

其实那时还有很多老领导,老首长也在关心何正文参谋长的婚事。像时任重庆市党政主要领导的陈锡联、段君毅、张霖之等,都在撮合这件事,想尽快为他挑选一个既聪明贤惠,又知情达理的好姑娘组成新的家庭。
当年五一节大阅兵刚结束,段君毅在操场一侧碰到负责指挥阅兵式的参谋长何正文,便神秘而又高兴地问:“听说你和万玲在谈对象?”何正文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虽然未点头也未摇头,其实已经表示默认了。

段君毅拍着胸脯、成竹在胸、大包大揽地说:“我了解万玲,这姑娘不错,长得又漂亮,找了她算你有福气,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保证让你如愿以偿!”

何正文听了段君毅这几句话,心里立即像灌进了蜜似的,忙给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风趣地说:“感谢领导的关心和帮忙,我这厢有礼了!”段君毅过来紧紧握住何正文的手,两个人都会心地笑了。
原来段君毅和万玲的哥哥万里是多年的老战友,二人情同手足,无话不谈,平时他又是万家的常客,是看着万玲长大的,自然也对万玲非常了解。另一方面他对何正文的人品、才华、具体情况也十分熟悉,要不他怎么敢在何正文面前拍胸脯、打包票呢。

     万家相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接触的机会多了,感情的温度表自然越升越高。

有一天,万玲约何正文去她家打台球,何正文不知就里,满口答应。他哪里知道,这却是万玲替母亲安排的一个相女婿的机会。因为老人家眼看着“老疙瘩”的婚事就要成了,可还没见过未来的“东床”长得什么模样儿,于是万玲便借打台球的机会,想让母亲好好看看何正文,好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把关拿主意。
别看何正文当时已是川东军区的参谋长,指挥千军万马、征战疆场可以镇定自若、运筹帷幄,可当他一踏进万家的家门,并被万玲介绍给她的妈妈、未来的岳母大人时,他的大将风度一下子全跑到爪洼国去了。脸也红了,嘴也笨了,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称呼老人家、跟老人家说点什么好了。
万妈妈一看何正文除没有她理想中的身材那么高大、魁梧外,长得确实很英俊帅气,又文武双全,心里就有了个八九不离十,于是老人家便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问何正文:“你今年多大啦?”同时也算打破僵局,给了何正文一个台阶下。
也许是何正文有意回避他比万玲大十几岁这样一个“不利条件”,怕老人家嫌他年龄偏大而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于是便含蓄地回答说:“三十郎当岁(哦,我叫椿三十郎)。”万妈妈一听说三十郎当岁,心里说这小子还挺“滑头”,一“郎当”是几岁呢?不过也没好再细盘问,就让他们“打台球”去了。
之后一段时间,万妈妈几乎天天得拿出何正文的照片,仔细地端详再端详,生怕看走了眼。有一天她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问万玲:“哎,玲子,你过来,我怎么看何正文这小子的脸上麻麻拉拉的呢?”万玲忙过来对妈妈有点嗔怪似地说:“哪能呢,真人都看了无数遍了,怎么会麻麻拉拉的,准是您看花了眼了。”
俗话说:有父从父,无父从兄。意思是家里的大事,一般都要由父亲来作主;父亲没了,就得是兄长尤其是长兄说了算。万玲一看母亲这一关过了,于是就想选定一个时间,让哥哥看看未来的妹夫怎么样,也好为她拍板定案拿主意。

万玲把自己的想法跟哥哥一说,哥哥自然很高兴,就说:“好啊,你早就该把他带来让我看看。”
几天之后,万玲就把何正文带到了哥哥家。万里一见何正文长得五官端正,仪表堂堂,心里很满意。接着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场面上的话,“面试”就算完成了。过后万里回到家里对妹妹说:“行,这个人有才,身体很好,长得也不错,我同意。”

    终身情定一二九   

就这样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何正文一看条件基本成熟,就开始催促万玲尽快完婚。

之所以如此心急,一是因为他非常喜爱万玲,生怕夜长梦多发生变化;另一方面家里确实需要有个人照应。

万玲刚从学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加上年龄又小,缺乏生活经验,本不想这么快就结婚,但经不住何正文苦口婆心、真情实意地做工作,心一软,就把自己的印章交给了何正文。

在组织部门批准他们的结婚申请后没几天,何正文对万玲说:“十二月九号是个好日子,不光寓意天长地久,还是’一二·九’运动的纪念日,既好记又有纪念意义,咱们就选这个日子结婚吧!”
1951年12月9日,何正文和万玲喜结连理。
由于这次结婚的生活条件、经济条件比第一次大有好转,因此何正文和万玲把双方的领导、同事、战友、知己和朋友都请了过来,一起喝了喜酒,抽了喜烟,吃了喜糖。

晚上部队还组织了一场舞会以示助兴。那个年代,风华正茂的军人和地方干部们凭着各自感觉、跟着对方脚步轻歌曼舞,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大家汇聚一堂、欢声笑语,共同祝福何正文与万玲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舞场虽然没有鲜花绸带、没有果汁饮料,只是从山上采一些青松翠柏的枝叶点缀其间,但这些“松柏长青”却象征着何正文与万玲之间的爱情,将像松柏那样万古长青,永不分离。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一生恩爱得人赞    

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何正文与万玲已经恩恩爱爱、和和睦睦地度过了半个世纪。在何正文将军从副总参谋长的岗位上退居二线后不久,万玲也从她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北京铁路局离休了。

她健身有方,养生有道,年逾花甲,仍然步态轻盈,耳聪目明,精神矍铄。当然,这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缘于她同何正文将军的朝夕相伴,和睦相处,使她能够经常保持一种好心情,好心态。
两个人都从岗位上退下来以后,老两口在共同的业余爱好上,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从此何将军打网球有了专职“陪练”了。

万玲原来由于工作一直都很繁忙,没有时间打网球,现在通过当“陪练”,既学会了打球的规则、技巧和球艺,也在和老将军的一比高低中,锻炼了身体、陶冶了情操、磨炼了意志。

万玲常常当着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对老将军说:“上班时没有时间陪你,现在退下来了,能多陪你锻炼锻炼,把过去的’损失’补回来!”
何将军和万玲在近五十年的共同生活中,不仅没红过脸,没吵过架、拌过嘴,恰恰相反,他们之间更多的是相互支持、理解和宽容。这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不光难能可贵,而且是难以置信的。然而这样的“奇迹”,确实就发生他们身上。

他们用一生的真爱构筑了这样一个将军之家,革命之家,幸福之家,温馨之家,也为儿女、为亲朋、为工作人员、为左邻右舍,做出了很好的榜样。为此,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委员会和办事处,把“五好家庭”的荣誉证书授予他们,还把一块红色的匾牌挂在了他们家的大门口。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何副总长在太行分区和成都军区工作时的老部下、在郑州空军干休所离职休养的原15军副军长、武汉军区空军副参谋长靳钟,曾评价说:

假如还要我给何副总长补充一点“评价”的话,那就是两个字 ——多情。这个“情”字,当然包括亲情、友情和爱情。

虽然何副总长大部分关于“情”的内容,都被他的亲人、朋友、同志、同事、上级、部下们所了解了,但还有一种情,确是极少有人知道的,那就是他对夫人万玲的爱情,一见钟情,一往深情。

时下人们一提起情感问题,都爱讲一个“缘”字,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何副总长和夫人万玲的结合,不正是“有缘鲁蜀一线牵”的嘛!

何正文对能找到万玲这样家庭出身和教养如此之好,人又长得如此漂亮、聪明、大方的伴侣,可以说是心满意足。

对此,他不仅自己常说“感到幸福、荣幸和骄傲”,局外人对他们的评价往往也是八个字:“珠联璧合,郎才女貌。”

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开国少将何正文之子何凡、儿媳陈宁英

 

何正文

何正文,汉族,1917年生于四川省通江县板桥口乡。1932年参加当地游击队,后改为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升任四川军区参谋长。1955年,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授予少将军衔和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5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职务上离休。2000年9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人物生平

参加红军

何正文1917年生于四川省通江县板桥口乡贫苦家庭,不满8岁给地主打零工,读过两年半私塾。 1932年的一天,何正文的家乡来了红军,一位手拿望远镜的红军问何正文多少岁 ?何正文答15岁,那位红军大笑:我比你大12岁,该是你大哥哥。他给何正文讲 了不少革命道理,令何正文激动不已,夜不能寐。第二天,何正文参加了红军, 编入红四方面军73师独立营,后来他才知道这位大哥哥是王树声。何正文在红军 半年升为班长、排长。73师扩编为红31军时,任92师276团排长,在战斗中负伤, 伤愈后任红31军军部手枪营排长、副连长。

携手长征

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西进翻越夹金山时,因雪山气候严寒,何正文体力不支昏倒在雪坑里,被指导员胥光义和战友们救起,走过了夹金山。紧接着翻越党岭山, 夜宿零下二三十度的半山腰。第二天爬雪山时,指导员胥光义由于过度疲劳陷进了雪窝里,自己无力爬出来,何正文率学员把他救了起来。何正文与胥光义互相救援的动人事迹,一时传为佳话。

抗大学习

1935年何正文到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学习,因在校期间工作出色,引起红军大学校长刘伯承的注意,刘伯承专门听取了何正文关于连队工作的意见,给了他不少教诲。抗日战争期间,何正文先给129师副师长徐向前当参谋。他一度改名何化一 。有一次刘伯承找他谈话,问他“你不是叫何正文吗?为什么改名叫何化一呢? ”何正文回答说:“当兵打仗嘛,要文干什么,就改了。”刘伯承听了认真地说 :“工农干部必须重视文化学习,没有文化是干不好革命的。”刘伯承多次找他 谈话,关心他的学习,指定他读《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三本书 ,要求他写正楷毛笔字、做日记、写总结。在刘伯承的教导下,何正文成为太行 山区四位出类拔萃的参谋之一。

英勇抗战

毕业后何正文担任游击纵队大队长、129师随营学校连长 、副营长、营长、团参谋长。1942年5月中旬,在粉碎日军对太行、冀南等抗日根 据地进行的夏季大扫荡战役中,他率该团一营三连李长林排在十字岭节节阻击敌 人,掩护彭德怀、罗瑞卿等首长和最后一批总部人员转移。他们在八路军左权副参谋长的指挥下边打边撤,不幸左权英勇牺牲。后担任军分区参谋长、军分区副 司令员。 

平原征战

1947年,何正文在秦基伟的9纵担任参谋长,后出任11军32师师长,立下不少战功 。1948年4、5月的宛西战役,他协助秦基伟指挥部队将敌围于观音堂地区全部歼灭,击毙伤敌军1,800余人,俘敌2,700余人。同年11月至翌年1月的淮海战役,他协助秦基伟和李成芳政委指挥9纵,协同二野3纵作战,一举攻占战略枢纽宿县,歼敌12000余人,包括一个师和一个警察总队,切断了津浦铁路,将刘峙兵团分割为南北两大股。继而,9纵又奉命胜利地进行了双堆积围歼战,陈官庄围歼战,为淮海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解放之后

1952年,何正文升任四川军区参谋长。1955年 ,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授予少将军衔和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年仅38岁。1957年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

文革期间,何正文过了六年“黑帮”生活,被批斗200余次仍刚直不阿。1973年何正文奉调总参谋部,1974年升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负责全军的军事训练、防化部队建设和外事工作,主持全军参谋长教导队集训,1975年亲任全军教导队长集训队队长,知名度渐高。他在军事训练工作中加强了部队基础训练,组织了野营拉练,注重夜战、近战训练。

1980年负责全军体制编制、武器装备、正规化建设、民兵、预备役工作。 1982年精简整编,何正文牵头拟制了三总部机关人员精简18.2%的方案,邓小平阅后批示:这个方案不是比较令人满意的方案。但可作为第一步进行,以后再进一步研究。何正文为提出了一个不能使统帅满意的方案感到内疚。 后来顶住人情压力,主持了裁军百万、合并为七大军区的工作,实现了统帅把军队规模压缩到300万的目标。

何正文1985年退居二线。2000年9月29日,何正文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 这件事上可看出对跳舞有不同看法,不同环境、不同的情况就会适用不同的评价。同样是1951年年底的舞会,祝福新人的正常社会交往也只会让旁人祝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诗外刀光英雄地):我32师后48师老领导何正文将军与万里委员长的妹妹喜结良缘

(浏览 3,6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