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回望上个世纪,时间定格在1947年8月,刘、邓大军浩浩荡荡,穿越辽阔的烽火连天的中原大地开始了我军历史上著名的挺进大别山的军事行动。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刘伯承司令员作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动员报告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是解放战争中毛主席、党中央为发起战略反攻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而强渡汝河则是刘邓大军在千里跃进大别山途中的关键一仗,也是最紧张最激烈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战斗。它不仅创造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辉煌战例,而且为拉开我军战略反攻的序幕奠定了扎实基础。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千里跃进及战略展开图
刘邓部队要进大别山,必须要穿越黄泛区、沙河、汝河、淮河等四道屏障。8月20日,刘邓大军突破敌人重兵围堵,胜利通过黄泛区涉过沙河后,向汝河急进。至23日,一纵、二纵、三纵在击退国民党军沿途少数阻击部队后,均渡过汝河,逼近淮河。而此时,六纵和中原局领导机关、野战军指挥部直属队等数万人马刚到达汝河北岸,正准备强渡之时,国民党整编第85师就抢先占领了汝河南岸的渡口,炸断了先头部队搭建的浮桥,堵住了去路。而紧跟在背后的3个师的敌人,距离汝河北岸只有20余公里,不用一天时间就可以赶到。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部队通过黄泛区后,行进在大平原上。
汝河是淮河的一条支流。河面不宽,大约五、六十米;水深三、四米左右。八月份的汝河,水流湍急,河床深凹,河岸陡峭,根本无法徒涉。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部队能否在几个小时内强渡汝河,关系到整个跃进大别山的成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刘邓首长和李达参谋长到了六纵。刘司令员说:“情况就是这样,后有追兵,前有阻敌,现在只有采取进攻的手段,杀开一条血路。狭路相逢勇者胜!要勇!要猛!明白吗?”邓政委强调说:“现在没有别的出路,只有坚决打过去。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怕任何牺牲打过去。”很快,“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号召,象电流一样传遍整个部队,激励着每一位参战人员,整个汝河岸边沸腾起来。
当日傍晚,六纵副司令韦杰、旅长肖永银带领先遣部队十八旅五十二团,先期到达大、小雷岗村对面。这时,十八旅政委李震也率领五十三团赶来,命令二营选派几十个高个子战士在河里扛着仅能找到的30多块门板搭成“人桥”,迅速渡河增援五十二团。
24日凌晨两点,六纵主力开始抢渡汝河。借助火光,他们看见敌人在大小雷岗和东西王庄等村庄对浮桥形成了马蹄形的包围圈。肖永银旅长率领五十二团在左,邢荣杰参谋长率领五十三团在右,组成第一梯队,端着刺刀攻击前进,六纵政委杜义德在五十二团前卫营后面靠前指挥。
十八旅政委李震命令全副日械装备、全团战斗力最强的五十三团一营(700余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要绝对保证刘邓首长的安全。”他们冒着敌机的低空轰炸、扫射和守敌近距离的侧射,边走边打,在大小雷岗和东西王庄一带,从国民党八十五师固守的阵地中间,杀开一条血路,逐村肃清残敌,很快夺取王庄、范庄、大王庄、彭庄、贺寨、冯庄、张伍店等村庄,撕开了南进的缺口。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大、小雷岗阻击战斗经过要图
凌晨三时,十六旅旅长尤太忠、政委张国传分别率领四十七团、四十八团跨过浮桥,接替大、小雷岗的坚守任务。大、小雷岗离浮桥南岸约二里地,像两只触角伸在外面护卫着桥头。部队南进时从大雷岗旁边穿过。小雷岗在左前方,紧傍河堤,离敌人主力所在的汝南埠很近。十八旅冲过去时,据守大、小雷岗的敌人虽暂时被打退,但他们撤出时放火烧了村里的房子和村外的秫秸堆,撤出后又不断用炮火轰击浮桥和附近村子,造成房屋多处倒塌,阵地烟尘弥漫。敌分三路向小雷岗猛扑,四十八团沉着应战,连续打退了敌人3次冲击。战至八时许,敌再次发起攻击,突入了小雷岗阵地,占去了一半村子,直接威胁浮桥,情况十分紧急。尤太忠批准四十八团团长李耀光以营的预备队,实施反冲击,并以河堤上的侧射火器全力支援,将敌人逐出村外,恢复了阵地。此战,一营营长陈达身先士卒,壮烈牺牲。我架设的浮桥在敌机和炮火猛烈扫射轰炸下,曾被打断,坚持在浮桥旁指挥的参谋长赖光勋立即命令工兵连带头跳下河去抢修抢接,保证了中原局、野战军和纵队机关渡河。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十八旅工兵连在汝河上架设的浮桥
敌攻不下小雷岗,夺占不了浮桥,遂改变进攻方向,企图攻占大雷岗,拦腰截断我南进通路。10时后,敌以4个连兵力向大雷岗发起攻击。坚守村外开阔地的四十七团一营尖刀连,依托工事,把敌人放近打,与数倍于我的敌人进行白刃格斗,敌人遭受惨重伤亡才进至村边。四十七团以猛烈火力迎头痛击,将敌阻击在我阵地前沿。敌不甘心失败,以两个营再次进攻。经过一上午激战,我军以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使敌失魂落魄。尽管敌冲锋号吹了几遍,敌人的士兵始终趴在地上不敢向前半步。旅长尤太忠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令团长安仲昆先集中火力予以杀伤,随后令2个连和五十四团1个营从敌侧翼勇猛反击。顿时,敌人被杀得东奔西窜,弃尸200余具。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四十七团血战大雷岗的情景
与此同时,由岳城渡河的左路十七旅,掩护纵队野炮营和辎重部队安全渡过汝河。旅长李德生以其主力进到汝南埠东南,击溃敌人一个营,直接威胁汝南埠之敌侧后,有力地配合了十六旅、十八旅的作战。敌八十五师惧怕被围歼,龟缩在一起不敢妄动。十八旅乘机将五十四团一营调上去,变后卫为前锋,在前面扫荡前进。
当指战员们看到手拄木棍的刘伯承司令员与邓小平政委一起,和普通战士一样昂然行进在南进的队伍中时,大家的情绪更加高涨,任凭敌人的飞机、大炮怎样疯狂,部队一直像一条斩不断的铁流,滚滚涌向前方。
激战中,刘邓首长、中原局和野战军机关、纵队直属队和南下工作团的数名领导干部,全部安全渡过汝河向彭店前进。杜义德率领四十六团在万金店顽强阻击敌人后,也渡过汝河。
下午4时,十六旅拆掉了浮桥,以四十八团在在闾河店,四十七团在彭店以北,逐步阻击追敌。
部队到达彭店后,刘伯承司令员高兴地说:“这一仗打得好!我们这次能突出敌人的重围,主要靠我们向敌人采取了坚决的进攻,迫使进攻的敌人变成防御,主动变成被动。打仗就是这样,在关键时候只有勇猛才能战胜敌人。”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刘伯承司令员行进在三角山顶
8月27日,刘邓大军渡过淮河,分别占领固始、潢川等县城,顺利完成了挺进大别山的最后行程,像一把利刃插进国民党军的战略纵深。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刘邓大军徒涉淮河
此战共歼敌8500人,其中俘敌4400人,毙伤4100人 ,胜利完成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空前壮举。
这一战略举措迫使国民党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从而扭转了全国的战局。刘邓大军挺进并转战大别山,与陈粟、陈谢兵团的外线出击,从根本上改变了全国战局,揭开了全国性战略进攻的序幕。

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新华社关于刘邓大军进抵大别山的新闻报道
当毛主席在延安接到刘邓的报告“我军已胜利完成渡过黄河、进入大别山之任务,敌人追剿计划完全失败。”时,他大大吐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本文作者赵国庆系原陆军第十二军政治部宣传干事)

文章部分内容摘自《一代名将杜义德》。转载请注明来源。

点亮在看 你最好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毛主席接到刘邓报告后,对周恩来说:“我们终于熬出来了”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5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