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2024年是黄埔军校建校100周年。黄埔军校创办以来,培养了一大批能征善战和善于从事政治工作的精英人物,后来成为开国元帅的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等以及大将陈赓、许光达等一代将领,都曾经在军校任教或学习。黄埔军校被称为“将帅摇篮”。

1月20日,“黄埔百年·薪火赓续”黄埔军校建校百年百人口述历史开机仪式在广州举行,活动由辛亥革命纪念馆(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联手启动,将通过对百名黄埔校友及后裔的访谈,重寻黄埔师生当年英勇顽强、可歌可泣的事迹。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黄埔军校一期学员、抗日名将左权。

“为了民族解放,为了国家统一,黄埔军校建立起了真正的革命队伍。对姥爷来说,来到黄埔军校,他感觉就像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近日,黄埔军校一期学员、抗日名将左权外孙沙峰在接受中新网专访时,向记者讲述了姥爷的黄埔岁月。

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黄埔军校一期学员左权外孙沙峰接受记者采访。程宇 摄

20世纪初的中国,政局动荡、列强入侵。1915年5月,袁世凯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消息传到湖南醴陵一所乡村小学,讲台下,年仅10岁的少年左权,愤然而起。

“有一天老师走上课堂,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回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勿忘五九国耻’,之后就大哭了起来。”沙峰说,姥爷从这堂课中明白了何为国家尊严、民族危亡。之后,他也在自己的夹书板上写下了“勿忘五九国耻,五月九忆国仇”。

1924年,在“从军救国”的感召下,左权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堂,而后并入黄埔军校一期学习。全新的气象,让他不仅掌握了大量理论技能,也充盈了思想。“当时周恩来在黄埔军校任政治部主任,注重对革命精神的培养,经常给大家做讲座,每次大家都会特别热情地去听。”沙峰说,当时学员们都在大操场上席地而坐,很多人不方便记笔记也就不去做了,但左权每次都会很认真做笔记,“因为这些理论对他来说,是特别渴求渴望的。”

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沙峰翻看左权书籍和资料。程宇 摄

1925年,经陈赓和周逸群介绍,周恩来批准,左权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国民革命军东征讨伐军阀陈炯明,攻至淡水(今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城下,面对敌人坚固的城防,左权毫不畏惧,作战英勇。“冲到城下时,发现因为攻城梯太少,战士们没法上城,姥爷当时随机应变,组织战士搭人梯。”这使得学生军可以冲到城上,很快敌人就被击溃了。“攻打淡水城算是他第一次走上战场,第一次和敌人面对面热血拼杀。通过在黄埔军校时期参加的这些战斗,姥爷积累了经验,同时锻炼了自己的指挥能力。”

在此后的军旅岁月中,左权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将领。抗战全面爆发后,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的他,协助指挥部队开赴华北抗日前线,为八路军部队正规化、兵工厂建设倾注大量心血,取得百团大战等多场战斗胜利。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左权为指挥部队,不顾日军炮火轰炸,登上高坡组织突围,不幸被炮弹弹片击中头部牺牲。牺牲时他年仅37岁,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级别将领。

“当时敌人不断地用炮火轰击那个小山头,一些机关工作人员、党校学员没有战斗经验,面对炮火大家不敢跑,姥爷就不断站在山上呼喊让大家冲过去不要怕。”作为一名有经验的指挥员,左权完全明白在面对轰炸时,站在山坡的位置呼喊是非常危险的。“但当时他想的是要把队伍保护好的责任,他是一个民族英雄,他是为了民族独立去做的这件事情。”

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沙峰向记者展示左权家书。程宇 摄

1942年5月22日,左权在牺牲前写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尽显柔情:“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廿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每每翻看这些书信,沙峰总是感慨。“他是一个将军,打了那么多的仗,但是讲到我母亲的时候,他会把‘小可爱’‘小天使’都用上,他把能想到的最可爱的词都用在我母亲身上了。”

几年前,沙峰从母亲手中接过十余封左权家书,如今,他也将弘扬先辈事迹视为自己的使命。在他看来,信纸泛黄,峥嵘岁月却从未黯淡,而深刻其中的黄埔精神,同样能跨越山海,历久弥新。

沙峰回忆,母亲曾从台湾拿回过一个以抗日将领为主题的挂历,其中就有姥爷左权。“所以我觉得黄埔时期这些优秀的将领,为了国家和民族走上战场的这些人,他们是得到了我们全民族人民共同认可的。”沙峰认为,黄埔精神一方面是爱国主义精神,另一方面是为了民族解放、国家统一,不惜一切的革命精神,如今更应该继承发扬。“两岸能够早早和平统一,让我们的国家真正实现前辈们的理想。”

 
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中新社广东发布):黄埔百年丨外孙追忆左权:他为民族独立战斗到了最后一秒

(浏览 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