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本文内容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开国将士后代联谊工作组:18612602848

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来源:彭士禄

宋任穷同志是我国核事业初创时期的主要领导人。1956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成立第三机械工业部,主管原子能事业,他是首任部长(1958年2月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简称二机部,他仍是部长)。直到1960年,中共中央决定调他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他才离开核事业。我们习惯称他宋部长。在任内四年左右时间,为争取苏联的技术援助、建设综合性原子能科学研究基地、大力开展铀资源勘查、搭建各级领导班子、加强职工队伍建设,宋部长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建设和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今年是他诞辰100周年,核工业人深深怀念和崇敬这位功勋卓著的老部长。

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1956年全国科学技术规划会议中,由左至右李四光、宋任穷、聂荣臻、李富春、周恩来、郭沫若等


宋任穷部长长期从事军队工作,经历了长征,身经百战,战功显赫,是人民解放军的上将。一开始到三机部工作,他对原子能事业可以说完全是个外行。但他虚怀若谷,不耻下问,而且问就问个明白,对业务十分钻研,事业心极强。

 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由左至右:二机部副部长刘杰刘西尧二机部部长宋任穷苏联专家陈毅元帅


我是1958年从苏联留学回国的。我在苏联开始学的是化工机械。为了适应国内原子能事业的需要,1956年周恩来总理决定选一批中国留学生改学核动力专业,当时我正好化工机械专业毕业,服从祖国的需要,又改行继续学了核动力专业20多门课程。回国后,我先是被分配在504厂(铀同位素分离工厂),几个月后,1958年调到原子能研究所,从事核潜艇动力装置研究,担任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负责全面工作。同时,我还应郭沫若院长之聘,以副教授身份经常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讲课,讲反应堆、热工水力。

一天,宋部长来原子能研究所视察,深入各研究室,见到我亲切地问了些我家里的生活情况,因为他知道我父亲彭湃和我的简历;接着就详细询问了有关核潜艇的特性,潜艇核动力的优点,核反应堆的基本原理、堆型类别、大体结构、技术难点,以及国外发展情况和我们的研究进展程度。他问得特别仔细,而且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层又一层,直到他完全清楚明白了才休止。他这么大的领导干部,对技术业务问题竟然问得如此精细,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至今仍不能忘却。

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1959年11月,二机部部长宋任穷赴新疆铀矿勘探519队24队视察工作

1960年他离开北京去东北赴任,从此我再没有直接见过他。但我知道,他对我国原子能事业,对我国核武器、核潜艇研制,乃至改革开放以后核电站建设,仍然一往情深,十分关切。

我1973年参与728工程(即秦山核电站)改变堆型论证,1983年担任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建设总指挥,1987年担任秦山二期工程董事会董事长。1992年4月和1993年1月,他以古稀之年,不辞辛劳先后到秦山核电站和大亚湾核电站视察,并在秦山核电站题词“精心操作、严格管理、质量第一、安全第一”,在大亚湾核电站题词“发展核电、安全第一”,给核电建设者们以很大鼓舞和深刻教育。1986年4月,他还分别为第一次公开介绍我国核工业历史的《当代中国的核工业》一书和以报告文学形式歌颂核工业建设者艰苦奋斗精神的《秘密历程》一书作了序,给读者以启示和引导。他还在北京参观了秦山核电站摄影展览,使核电工作者得到很大的鼓励。

宋任穷部长虽已离我们而去,但他为创建我国原子能事业所作出

的卓越贡献,他统筹全局、高屋建瓴的领导才华,他不耻下问、勤于钻研的学习精神,他实事求是、艰苦朴素、平易近人的思想作风,都永远留在我们核工业人的心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开国将士后代):彭士禄回忆:我们永远敬仰的老部长

(浏览 1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