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延安《解放日报》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1941年5月16日创刊,1947年3月27日,党中央主动撤离延安时停刊,共出刊2130期。这期间《解放日报》多次报道关于359旅南泥湾大生产系列内容,宣传了359旅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贯彻党中央“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和推行“南泥湾政策”的光辉篇章。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一文中的九连是原47军139师415团9连,这是一支具有红军血统的红军连队,连队的前身可追溯到中国革命早期的湘赣农民赤卫队、红二方面军6军团,359旅717团三营九连,我参军就被分配在了这支光荣的连队,在这个光荣的能征善战有着历史荣耀的连队里,我从战士任职到连长,无不为红九连的光荣历史而自豪,红九连的红色连史,时时刻刻激励着我鞭策我成长,从新兵蛋子到连队的第一天开始,便接受了红色连史教育的第一课,悠久的连史,辉煌的战绩,大江南北的足迹,保存完好的原始锦旗、资料等深深震撼了我,连队荣誉室保留着的延安时期《解放日报》有关连队报道,让我惊叹不已。

读到《九连在一九四三年》一文后,感觉到中国革命来之不易,人民军队波澜起伏艰难发展不易,一个连队的点点滴滴,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个战争年份连史回顾,我看到的是:什么是自强不息,什么是艰苦奋,什么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什么是南泥湾精神,什么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人民军队的发展历程。

——张晋湘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延安《解放日报》“19431222(星期三)第4版”《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作者:李元贵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一、丰裕的生活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吃、穿、住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今年,从一月一日至十月底,我们的伙食是这样:吃小米四万九千三百八十六斤,麦面一千五百八十八斤。其间吃了五次饺子,六次枣糕。吃菜四万七千六百七十斤。吃猪肉二千七百七十斤,牛肉六百五十斤,羊肉一百二十公斤。吃油九百四十五斤八两。吃盐一千二百五十三斤。此外,还吃豆腐二十次,每次六十斤。吃鸡鸭蛋六次,每次二百五十个。这当然不是说我们没有困难问题,但好多问题是我们连单位解决了;洗脸盆十二个,用钱一千二百四十元。草帽四十顶,用钱四千元。鞋百三十五斤草烟,用钱六千一百五十元。门帘布十三条,用钱五千一百四十布一百双,用钱四万元。麻十五斤,一千一百七十元。至于穿的,公家发了一套单衣、一套衬衣、一套罩衣,过年时还要发一套黄呢子衣。发了二斤羊毛打袜子。鞋子公家发了两双,而自己做的,除穿外,经常可以保存两双,每人都有一件毛衣、毛背心和一双毛手套。

我们住的窑洞是用石灰粉了的,每个窑洞都有看书写字开会的大桌,吃饭的小桌,碗筷放在木柜里,牙粉牙刷插在做的很雅致的布袋里,放笔有笔筒,放鞋有鞋板,墙壁上贴着首长的格言:“练习武艺,投弹第一,首长负责,亲自动手,风雨无阻,假期不息,人人必到,个个必投,生产是英雄,打仗是好汉。”窑洞是整齐、清洁、朴素的。阳光射来,煞是好看。

战士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么简单,他们希望过有文化的生活,应这祈求,我们俱乐部,购置了些书籍:史可法守扬州,火烧山,游击队唱词,小尾巴的故事,红军的故事,列宁与正义,斯大林与真理,此外还亲自动手,创造了大正琴,胡琴,象棋,军旗,朴克等,看那些小故事的时候,常常看到战士天真的笑,有的说:“那将来也烧他一回山。”游击队唱词,用山东大鼓,河南坠子调到处可听到唱了,而琴声弹起来时,使人简直疑惑这是个音乐学院。

我们相信,我们今后会生活得更好。因为我们有了生活所需要的一切,有了会创造生活所需要的一切本领。我们有了足够的粮食,谷子三百石,糜子六十石,包谷五十石,豆子四十石,除给公家留一部分外,足够自给。也有了足够的菜,山药蛋、南瓜、白菜、萝卜、茄子、菠菜、黄瓜、豆角、西红柿、辣子、葱、蒜、韭菜、芹菜合计收了十二万二千斤。冬天来了,我们连单位给每人解决一双棉鞋,现已大部分做成。烧木炭的同志早烧下了四窑。

我们已获得了如何计划经济,建设革命家务的经验。如果我们有九万斤谷草,计划除留一万斤喂牲口外,其余都卖掉,以每斤五元计算,就卖四十万元,用以买猪等。五千斤糜草,一万五千斤包谷秆,两千二百斤豆壳,全喂羊喂驴。现有猪六十六个,羊一百个。喂猪分三种:大、中、小,大猪可喂以大部剩饭豆渣,喂毕圈于栏内,使其少跑而速肥,中小的猪,谷糠草菜和煮一起,喂之最宜,这可防其肥腻而不长,小猪最忌喂粮食,经验证明,小猪喂粮食只肥不长,猪栏修得可美哩,地全铺板。周围栅栏,后一窑洞,上搭椽磨,真是风雨无妨,阳光充足,最合卫生。所以战士说“猪住起了洋楼了”,而放羊的是在家里放过十只羊的老手,他说:“羊你不能使它太饿了才去放,人常说:'牛饿见草拼命吃,饿羊遇草胡乱跑,不能随便叫羊碰头,因为它火上来了,整天连草都不吃,你分也分不开。”五十八只鸡,十九只鸭,十四只兔子,都有专人负责照管。做了三百双布鞋,结了三十件毛衣,打了两个窑洞,盖了两间房子,修了工具:扫帚五十把,连枷五十条,木铣六十把,木杈六十把,木耙十把,筐子七十担,筛子二十个,连枷五十条,佣板二十把,一个人两条扁担两副绳子。

这使我们更坚信这个真理:人类的历史,就是人民的历史,是劳动者创造的业绩。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二、紧张的生产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我们没忘记,我们的甜是从艰苦努力中得来的。回忆我们过去。开荒时,手打起了血泡,血染在镢把上,然而还紧张的挖,腰痛了,胳膊痛了,头痛了,然而还是紧张的挖。一个战士挖浅了,班长宋三说:“挖深点!”那战士说:“有树根。”“把树根挖掉。”以这样认真态度,来完成开荒任务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锄草阶段真是火热的季节。我们的汗,流到眼里,流到嘴里,滴在“禾下土”, 衣服被汗浸透了,显得很脏,并发臭味,这在寄生的公子哥儿看来,颇不“雅观”。但在劳动人民的儿子我们看来,是光荣,因只有这样才真正是做人。

炎热的太阳,是我们禾苗的滋养者,所以我们在她的光耀下,只是细心的松土锄草,不容马虎。要是哪个锄得潦草了,马上引起吕天文同志的不满:“马虎的锄,等于不锄,锄一点,总得像一点。”他这严正为公的话,同志们都乐意默认了。

秋收是我们心劲最大的时候。称作飞毛腿的陈根大,是十六岁的司号员,他担担子往返六里,爬一大山,他人小手勤腿又快,别人担两趟的时候,他担三趟,一天担了十八趟,许多战士赞他:“陈根大,能吃苦,担起一溜烟,好像飞毛腿。”路上还唱自己编的歌:“担上担子往前走,咱的买卖有成就,打好糜子吃枣糕,软溜溜地美的太。付班长刘耀宏每次担一百二十斤,但每次空回到地时、总要拾起路上丢下的穗子,所以别人说:“今年劳动英雄一定是你他说“这是上级的号召,不要丢掉一颗粮食么”。而战士刘新成,担糜子担了一天半,积劳而病:头痛,班长叫他休息,他说:“这么点病,都不能支持,算什么吃苦耐劳。

那天,太阳早偏西了,我们廿个人开始割八十亩大的一块谷子到傍晚,情绪是紧张的,手舞的像织布梭子,该收工了,但五分之二还没有割完,开荒就是劳动英雄的渠振祥说:“割完它吧!”癞子马上附和说:“割就割吧!有月亮。”大家一致赞同了:“割吧!有月亮。”最后还是副指导员说:“太晚了。使人过累,再割十亩回去。”像饿鹰抓食似的,紧张的割着,回家时皎皎月儿笑着迎接我们。就在这样的情绪中,完结了秋收。

但我们不仅自己紧张的生产,而且直接间接帮助群众生产。春耕时前后派了八十个人,给群众开荒地六十五亩。锄草时派了三十个人,给群众锄了六十亩地。还到延长固临背米五次,费人工三百二十个,背五十三石五斗,这间接帮助了群众。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三、战斗的学习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一切为了战斗,因此,军事变成了学习的中心,为加强理解军事的深度,配合学文化,而政治则是阐明时局的形势。这就是学习最热烈的八月的内容。

每个战士都记熟了首长的格言:“练习武艺,投弹第一,首长负责,亲自动手,风雨无阻,假期不息,人人必到,个个必投。”在行动中也执行着这格言,一到就投,饭前饭后也投,游戏时投,大小便去路上还投,总之,一切空隙时间都投。普遍的范围,由首长以至伙马夫,都在热潮之中。提到进步是惊人的,一排长杨松林过去投十多米,一个月时间,进步到xx米,同一时间内,由二十八九米,进步到xx米以上者,十五人之多,平常的都在xx米以上,成绩是空前的。射击练习,则是本着学以致用的原则,在野外实地练习,努力与否,可在投弹射击中看出,未脱靶者占全数的百分之xx, 副排长田老保,副班长刘福隆三发皆中十环,荣获全团射击第一名。

现在我们已开始了冬季整训,又要练习武艺,提高觉悟,加强文化了。我们相信我们将来会更坚强。

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的军队,我们学会了如何战斗,怎样建设革命家务,也学会了如何健壮自己,提高自己。

中国不会亡,中国人民必解放,因为有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下的军队,将带领人民踏进幸福之门,走上解放之路。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八日

《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说明

1、359旅南泥湾大生产末期,奉党中央的命令,于1944年11月和1945年6月,先后分别两批组成南下一支队和南下二支队,南下深入敌后抗日。

2、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两个南下支队都奉命北上,1946年南下一支队10月在中原解放区,南下二支队5月在东北黑龙江省密山县,先后恢复了359旅的番号。两个359旅下辖的717团、718团、719团的番号也同时恢复。

3、在中原的359旅,突围到达陕北后,1946年11月编入晋绥军区二纵队。1948年11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第五师,原辖的717团、718团、719团,依次编为13团、14团、15团。后参加解放新疆战役。全国解放后,编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编为新疆军区农业建设第一师;第13团编入第五军第15师,后又编入农业建设的第四师;第14团、15团,编为农业建设第一师的第一团,第三团。

4、在东北的359旅,1947年1月,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一师,所属717、718、719团依次改称第一、第二、第三团。1947年9月,独立第一师改编为第10纵队第28师,原辖第1、2、3团,依次改为82、83、84团。1948年11月,10纵队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军,28师改为139师,原辖82、83、84团,依次改为415、416、417团。

——张晋湘

本文提供:张晋湘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十纵47军子弟后代):《九连在一九四三年》

(浏览 2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