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担任129师师长时的刘伯承

1938年2月,为配合友军反攻太原,129师分散活动的各主力部队向正太路东段井陉地区的日军进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接连打了3个成功的伏击战。前两个伏击战是按刘伯承师长“吸打敌援”的思想打的。所谓“吸打敌援”,就是以一股部队佯攻敌人的军事要地,以主力埋伏在敌援兵必经之路,待机伏击之。吸打敌援,选择佯攻点很重要,刘伯承说:我们要打敌人不能独立坚守,必须求助外来援兵的目标,就是古人说的“出其所必趋”,“攻其所必救”。

第一个伏击战是长生口之战。正太路河北井陉西南的旧关,是井(陉)平(定)公路上的重要据点。刘师长命令386旅第771团和772团埋伏在井陉、旧关之间的长生口附近,769团于2月23日拂晓攻入旧关,毙敌40余人,日军退守碉堡顽抗。战前刘师长已向陈锡联团长面授机宜,一面攻击碉堡,一面命令通信连不要剪断日军电话线,借以吸引井陉的日军出援。果然,井陉日军接到旧关守敌求援电话,立即出动200余人,分乘8辆汽车赶来旧关增援。2月22日清早6时左右,这8辆汽车刚刚经过长生口,就被预先埋伏的386旅两个团截住,130多名日军被击毙,5辆汽车被炸毁,荒井斗吉少佐等5人被活捉,残余的敌人,乘3辆汽车狼狈窜回井陉。

第二仗是神头岭之战。刘伯承师长选定黎城作为佯攻目标,在邯(郸)长(治)大道上的神头岭作为伏击山西潞城来援之敌的中心地区。3月16日凌晨,769团1营按计划一举突入黎城城内,与敌展开激烈巷战,消灭敌人100多名。上午9时,由潞城出援之敌1500余人,进到神头岭时遭386旅3面猛击,大部被歼。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第三仗是响堂铺伏击战斗。

自从神头岭战斗后,日军加强了对邯长大道的控制,在黎城以东的东阳关增设了据点。邯长大道及由长治到临汾的公路,是敌人的交通要道,虽经我多次打击,但敌人的汽车仍来往不断,运输繁忙,为进犯黄河各渡口的敌人提供物资弹药保障。师首长研究决定,在邯长大道上再打一仗,由徐向前副师长指挥,以师的主力伏击敌运输车队。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1938年,徐向前与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负责人在南宫合影,左起徐向前、符竹庭、宋任穷、肖华

徐向前副师长亲自率领干部察看了地形,把伏击地区选定在东阳关与涉县之间的响堂铺地区。响堂铺是邯长公路上的一个小村镇。镇南侧山势陡峭;镇北侧也是高山,但山势较平缓。两山之间是一条长长的峡谷,日军依山顺谷修建了一条简易公路。响堂铺恰是由河北进入山西,翻越太行山的咽喉。选择在这里伏击日军,既利于我军展开战斗;更可抓住敌人要害,予其沉重打击。

进入战斗地区前,邓小平政委、徐向前副师长亲自到769团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作了战斗动员。邓小平政委对大家说,上次神头岭战斗,让你们袭击黎城,你们还对师里有意见,说只啃了骨头,没有吃上肥肉。这次可是块大肥肉,得下劲吃哟!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徐向前副师长说:“现在的抗日形势起了急剧的变化。敌人已经饮马黄河畔,国民党的军队大部分早已退到了黄河西岸。3月8日,我们师部却收到了蒋介石颁布的‘不准一兵一卒过黄河’的命令。表面上看起来,是要我们在敌后抗战到底,好得很。其实呢,他是打算把我们困在敌后,借日本人的手消灭我们。同志们,我们不怕这个!我们八路军早就提出了与华北共存亡的口号。我们一定要保卫华北,保卫山西,这是华北的屋脊。我们的担子很重。我们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给友军做一个榜样,去影响和帮助友军打游击。”

邓小平政委还强调,这次伏击战就是要打他个出其不意,要快、要狠,务求全歼,等敌人反应过来时已结束战斗,留给他们的是一摊血、一堆尸、一道烟。

我们通信连除了保障通信联络外,抽出几十人与特务连在前面打“蛇头”。当敌人的运输车队进入我军伏击圈后,我们将敌人迎面堵住,这是能否打胜的关键。因为战斗打响后,敌人会拼命挣扎,如果让敌人突出去,整个伏击战就落空了。师、团首长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我向他们表示:请首长放心,我们连全部是长征过来的红军战士,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堵击任务。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响堂铺伏击战(资料图)

3月30日深夜,响堂铺四周万籁俱寂,山峦、树林淹没在夜幕之中,参战的各部队悄悄地顺着小道和山沟,摸进了指定的伏击地域。我们连埋伏在交通线东头紧靠路边的一个小店里。3月的太行山区,春寒逼人,冷风刺骨,穿着薄薄的棉衣,大家不住打着寒颤,只得悄悄搓揉冻僵的手脚,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公路。31日8点多钟,公路上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战士们精神为之一振。敌第14师团山田辎重部队两个汽车中队,180辆汽车及掩护部队由黎城经东阳关开来。9时许,敌车队全部进入我伏击地带。“啪、啪”,两颗绿色信号弹升上天空,徐向前副师长发出了总攻的命令。一看到总攻的信号,我们通信连、特务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密集的手榴弹将第一辆汽车炸毁,堵住了日军前进的道路。日军仓皇应战,疯狂反扑,我们以猛烈的火力向敌人压过去。这时,整个伏击圈上憋足了劲的指战员同时向日军的汽车大队猛烈攻击,手榴弹连珠炮般向敌人砸去,机枪、步枪也随之吼叫起来,5公里长的山谷立刻火光闪闪,烟尘翻滚。日军开在前面的汽车被击毁,其后尾则被771团斩断。车上的敌人遭到这突然的打击,晕头转向,开足马力想夺路而逃,可是前进无路,后退无门,乱作一团,有的汽车撞上了崖壁,有的汽车几辆撞在一起。车上的鬼子,有的被打死打伤,有的摔下了车。活着的鬼子急忙跳下车来,有的趴在车底下、车轮后,有的钻进了路旁的洞子里垂死顽抗。但是还没等敌人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我伏击部队就全线发起冲锋,冲上公路用刺刀与敌人拼杀,有的枪刺断了,就和敌人肉搏在一起。

特务连连长朱作昭在与敌人肉搏中身负重伤。团长陈锡联命令我立即担任特务连连长,带领同志们继续战斗。通信连由钱副连长接替我指挥。这时公路上陷入了混乱状态,我们也有不少伤亡,大家更止不住心头的怒火,奋不顾身地冲杀。躲进路边防雨洞里的日军士兵非常顽固,拚命抵抗。我让每班分组合围洞里的敌人。尽量靠近洞口用手榴弹打,钻进洞里的日军全部被我们塞进去的手榴弹炸死。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1938年,任129师385旅769团特务连连长时的李德生(中)

在抗日战争中,我们在缺乏重火器的情况下,手榴弹发挥了巨大的威力,由于我们平时练得好,打起仗来投得远,投得准,有时一个班、一个排一起,每人连续投出几枚手榴弹,敌人就倒下一大片,大家再冲上去同敌人拼刺刀。我们就是用勇敢加刺刀、手榴弹,打败了装备精良的日军。

当面的敌人肃清后,我们特务连按预定计划向西发展,进行搜索,刚跑不远,我看到10几个鬼子正向南边的山上爬。我命令2排长李忠泰带领全排像一阵风扑了过去,用机枪、手榴弹一顿狠打,终于把敌人压回公路。3营11连和我们一起把这些鬼子收拾干净了。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车厢旁、岩石边,到处都躺着鬼子的尸体。打扫战场时,我们连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6班长袁开忠奉命率领全班战士去搬运胜利品。“啪”一声枪响。他猛然回头一看,在离他一丈来远的地方一个鬼子军官正躲在一块岩石后面,用手枪向他射击。袁开忠来不及上刺刀,提着枪猛扑上去。那鬼子见来势凶猛,连忙扔掉打光了子弹的手枪,拔出了指挥刀。没等敌人摆开架势,袁开忠用枪击落了敌人的指挥刀,互相扭抱着厮打起来,袁开忠一口咬住敌人的耳朵,痛得敌人哇哇乱叫,然后迅速掏出手榴弹,朝鬼子头上猛砸,敌人晕过去了,袁开忠拾起一把刺刀戳进鬼子胸膛。同志们看见袁开忠气喘喘地跑回来,满脸都是血,都跑上去慰问他。直到这时,袁开忠才发现自己在咬敌人时,把门牙扯掉了3颗。7月7日抗战周年纪念日,袁开忠被选为杀敌英雄,还给他镶了3颗金牙。

我团7连是个新组建的连队,除干部班长有枪,战士只有梭镖。打这一仗时,陈锡联团长把7连安排在特务连后面,一边打仗,一边捡枪,仗打完了,新战士也全部背上了缴获的日本武器,他们非常兴奋,我们也替他们高兴。

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战斗进行中,敌108师团慌忙从涉县调200多人乘6辆汽车来援。当援敌进到椿树岭地区时,遭到预伏的769团1营的猛烈阻击,击毁敌人汽车1辆,残敌退回涉县。黎城及东阳关敌军400余人也出动援救,被772团击退。响堂铺战斗,共歼灭日军400余人,缴获长短枪130余支,重机枪2挺,迫击炮4门和大批军用物资,烧毁汽车181辆,日军第14师团山田辎重队两个汽车中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到下午5时,日军出动10多架飞机,对响堂铺地区狂轰滥炸,但我129师部队早已安全转移到秋树垣一带。

40多年后,徐向前元帅赋七言诗一首回顾这次战斗:

巍巍太行起狼烟,黎涉路隘隐弓弦。

龙腾虎跃杀声震,狼奔豕突敌胆寒。

扑天火龙吞残虏,动地军歌唱凯旋。

弹指一去四十载,喜看春意在人间。

本文系祖国网据《李德生回忆录》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THE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刘伯承的此种战术很厉害,打出了八路军游击战的典范!

(浏览 76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