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提起周恩寿这个名字,大家可能都会有点陌生,但提起他的哥哥,就无人不知了,就是周恩来总理。

周恩来共有两个弟弟,二弟叫周恩溥,三弟叫周恩寿。周恩溥在1945年1月就不幸牺牲了,周恩寿则一直活到了1985年,传奇故事也非常多。

今天,咱就来介绍一下周恩寿的传奇人生。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周恩寿1904年出生于江苏淮安驸马巷内,周家在淮安一带是名门大户,不仅是书香门第,而且周恩寿的祖父曾做过山阳县知县,所以周家备受淮安百姓尊重。

但是,随着祖父的病逝,周家也渐渐开始衰落,周恩寿在1岁的时候,便由母亲带着他们兄弟三人,来到位于清河县的外婆家生活。但不幸的是,母亲在两年后也病逝了。

当时,周恩寿只有3岁,周恩来也才9岁,兄弟三人只好又回到了淮安驸马巷内的老宅中生活。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此时的周家,可以用“落寞”一词来形容,之前车水马龙、门庭若市的景象一去不返,父亲也为了生活,奔波于他乡,周家的许多宗亲,同样也为了生活远走他乡,一时间,周恩来兄弟三人衣食无着,生存都成了大问题。

他们的八叔周贻奎于心不忍,就把他们兄弟三人带回了家中抚养。虽然八叔八婶尽心抚养,但巨大的开销也让他们入不敷出,所以过了几年后,八婶母便将周恩寿送到清江浦的姨娘家,代为抚养。

八婶在临行前,对周恩寿说:“娃儿,莫要怪八婶啊!”周恩寿也知道八婶的难处,平静地说:“八婶母,我不怪你,我还要谢谢你。”

颠沛流离的童年,是周恩寿最不愿提及的一段过往,好在这一切很快就迎来了转机,在天津定居多年的四伯父周曼青,将他接了过去,还把他送进了新式学堂。

周恩寿知道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在学习上非常刻苦努力,成绩非常好,让四伯父欣慰不已。同时,懂事的周恩寿在放学后也会帮着四婶做一些家务,所以,在四伯四婶的眼中,周恩寿的方方面面都让他们非常满意。

1912年,周恩寿进入南开中学,当时,校园内流行着革命主义等进步思想,周恩寿非常感兴趣,同时,作为兄长的周恩来也多次对他说:“我希望你投身于革命事业中,做一些有益于国家人民的事。”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1924年,周恩寿加入了周恩来等人创办的“觉悟社”,成为一名交通员,他还向大哥提出,自己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总理听完后,非常高兴,就对他说:“你要想清楚,参加共产党意味着什么。”

周恩寿没有迟疑,说:“哥哥,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加入共产党。”就这样,周恩寿于1924年冬天正式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1925年,周恩寿来到北平,开始做地下工作,虽然资历浅,经验少,但令人称奇的是,他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各种任务,没有一次失败过,连大哥周恩来也称赞说:“同宇(周恩寿字同宇)在做地下工作这方面,非常有天赋,可以说是一名老党员了。”

1925年秋,周恩寿收到了周恩来从广州发来的电报,根据中央的指示,命令他即刻赶赴广州,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展地下工作。就这样,在北平工作还不到一年的周恩寿,就告别了战友们,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抵达广州后,周恩寿于1926年1月进入了黄埔军校第四期。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熟悉近代史的朋友都知道,黄埔军校第四期名将如云,比如林彪、刘志丹、伍中豪、段德昌、郭天民、唐天际、张灵甫、谢晋元、胡琏、李弥、刘玉章、赖传湘、高魁元、文强等等。

大哥周恩来虽然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但周恩寿跟其他学员没什么两样,没有丝毫特殊的照顾,周恩寿后来回忆说:“半年多里,我与哥哥只见过一面,他那天主动来找我,同我说道:‘同宇,一定要打牢基础,学好本领,我这个做哥哥的,是绝不会给你走后门的。’”

1926年7月,北伐战争在广州拉开序幕,周恩寿也加入到了北伐军中,担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宣传员,跟随部队深入前线进行采访任务。

北伐军攻打武昌城时,为了能拿到前线将士们浴血奋战的第一手资料,周恩寿冒着枪林弹雨,在前线阵地上进行采访,不料,一颗炮弹袭来,将他掀翻在地,顿时昏迷过去。

等到周恩寿醒过来时,武昌战役已经结束快半个月了,事后他才知道,是郭沫若冒死救了他。

周恩来得知此事后,给他写了一封信,叮嘱他说:“同宇,我钦佩你的勇气和革命斗志,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你若出了事,我怎么向父亲伯伯们交代?”

周恩来在信中写得很平淡,但周恩寿不知道的是,大哥在获悉他受伤的消息后,三天三夜都没有睡过好觉,嘴里不停地念叨:“是我不好,没有尽到一个做兄长的责任。”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北伐结束后,周恩寿因为一点小事,跟哥哥吵了一架,离开了部队,跑去了吉林,在吉林铁路局工作。

1928年4月,周恩来和邓颖超等人要去苏联,但在路过大连的时候,被日本人扣押了起来,周恩来就给弟弟秘密写了一封信。

周恩寿在东北还是有点关系的,再加上日本人还不知道周恩来夫妇的身份,就在周恩寿的跑动之下,把大哥和大嫂救了出来,并把他们安全送上了列车。

1945年冬天,与大哥分别十多年的周恩寿,通过多方关系,终于在北平见到了大哥,并提出想重新为党工作的想法。周恩来看着目光热切的周恩寿,说:“同宇,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谨防国民党在我们背后下黑手,既然你还想工作,那就做回你最熟悉的地下工作,你看如何?”周恩寿立即答道:“一切听哥哥的安排!”

周恩寿辞别大哥后,来到了天津,按照党的指派,与天津地下党员周世昌取得了联系,没过多久,在天津的闹市区,一家名为“民生”的客栈开业了,老板正是周恩寿。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民生客栈”表面上是一家客栈,背后却是我党在天津的重要联络站,同时,通过民生客栈,周恩寿帮助我党筹集到了一些活动经费和药品,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此时的周恩寿,面对地下工作更加娴熟,多了一份从容不迫,以至于后来周恩来提起此事时,还欣喜地对邓颖超说:“说实话,做地下工作,同宇要比我好得多,这是他的长处。”

但是到了1947年,一场飞来横祸却正在悄悄向周恩寿袭来。

民生客栈有一个邻居,人品很坏,经常与周恩寿发生口角,当时,国民党为了保住天津,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到处搜捕地下党员,这个邻居就向国民党特务举报说,民生客栈很可疑,经常有不明身份的人来,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地下联络站。就这样,周恩寿被捕入狱。

国民党特务在民生客栈里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就把突破口放在了周恩寿身上,严刑拷打,金钱诱惑,用尽了各种手段,但周恩寿始终没有屈服,一个字也没有说。

周恩寿被捕入狱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津,也传到了周恩来的耳朵里。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周恩来虽然是我党的重要领袖,但他在国民党内的威望也非常高,就通过各种关系,营救弟弟。再加上周恩寿始终没有透露半点消息,国民党反动派也找不到证据,只好把他放了出来。

建国后,周恩寿在“华大”学习一年后,被分配到了冶金部,做着一些普通的工作,薪水很低。

按理说,周恩来身为新中国的总理,完全可以给弟弟安排一个好工作,至少是薪水高一点的工作,毕竟周恩寿家里还有四个孩子,日常开销很大,但周总理却对弟弟说:“同宇,我现在是人民政府的总理,更是一名共产党员,我要接受人民的监督,我不可能给你走后门,这一点你要清楚。”

周恩寿也是一位高风亮节的人,没有抱怨,反而笑着说:“哥哥,你知道吗,二十多年了,你还是和黄埔军校时一样,一点都没有变过。”

1959年,被胃病困扰多年的周恩寿,去医院治疗,遇到了内务部长曾山。曾山也知道,周恩寿是周总理的弟弟,做着一些普通的工作,薪水少,经济压力大,于是,他就把周恩寿调进了内务部,安排他做了一名专员,经济情况稍稍好转了一些。

但是,周总理知道此事后,特地给曾山打了一个电话,说:“周恩寿的职位一定要安排得低一些,绝对不能高,因为他是我周恩来的弟弟。”

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1963年春节,西花厅里非常热闹,周总理特地请来了周恩寿一家人,吃了一顿饭。

期间,周恩来向周恩寿提了一个请求,说:“同宇,你的胃病好些年了,一直没有好转,对工作影响非常大,而且,你又快到退休年龄了,我想着,你能不能提前办理一下退休?”

周恩来随即又说:“你是我的弟弟,长期带病工作,肯定有不少病假,传出去影响不好,你退休以后,就在家教育孩子,要是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你给我提,我想办法给你解决。”

周恩寿说:“哥哥说的对,我这病的确对工作有影响,现在又快到退休年龄了,我答应哥哥,等过完这个春节,就去办退休手续。”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因病逝世,当时正在家中养病的周恩寿,听到这个消息后悲痛欲绝,但是,因为他当时的特殊处境,不能亲自去送别哥哥,成为他心中最大的遗憾,常常对妻子王士琴说:“我没能送哥哥最后一程,实在是不应该啊!”

1985年5月13日,周恩寿在北京病逝,享年81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历史客栈2020):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可惜离开了部队

(浏览 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