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河顺民间文艺. 第154期】 待客| 佚名

【河顺民间文艺. 第154期】 待客| 佚名

 

别没完没了了,今天还有亲戚呢……”老李皱着眉,不耐烦地吆喝着正在从糖果盘里往自己衣兜里塞瓜子的小孙子。

      闷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的李婶儿,抬头瞅了瞅爷孙俩,又把目光落在了糖果盘上。哎!今儿都大年初四了,眼看就晌午了,他到底还不来了呢?

     “按来准备吧,还是那八道菜。”李婶儿嘱咐老头子。

老李道:“初二不来大概齐就不来了。咱老家的风俗你还不清楚呀?初二就是给姑、舅、姨拜年的日子。初三人家都往老丈人家跑。你倒好,从初二准备到今天,昨天炖的鸡还没吃完呢……”

   “该准备准备吧,快晌午了,别弄个措手不及。”

老李磨磨蹭蹭地从壁橱里掂出一包瓜子来,准备把盘子续满,李婶连忙喊停:“打住打住,那是我网购上了当的小瓜子,让咱们孙子吃,拿上面格子上的,是我从超市里买的,奶香的。”

老李连忙把小瓜子放回原处,又从上一格子里拿出一包来,一边倒一边说:“其实吧,我倒是不希望他们来。你看这房子,哪能落得下脚?还脏了你那长了本事儿侄子的鞋呢?等咱孙子考上大学了,咱也不用在城里憋憋屈屈地租房子了,到老家敞敞亮亮地招待‘后家’。”

“你这就不对了。他们小的时候,咱家还不如现在的房子呢,不是照样来给他姑姑磕头吗?”李婶说着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年前刚置办的”金百合”牌火红嫣紫的沙发巾,又来到卧室抻了抻新铺的蓝白相间的四件套,心说:话是那样说,那时候孩子们小,没啥好歹,现在不同了,时代和人都在进步,“家庭”也得跟得上,别让孩子们嫌弃了他老姑……

  “那是他们小时候,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们是‘临淇家的——是些儿勒’。”老李道。

“噗!” 李婶儿差点儿笑出声来。“哪有那样的人,都是人们嫉妒人家才编排人家的。”

“你别说,我看你家亮子就是这样的人。你看这两年发的——那肚子顶上怀了六个月的孕妇了。”老李把煤气打开,坐上钢蒸锅,准备蒸上鱼,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过脸来对着老伴儿说道:“听别人传言外面金屋藏娇还有一位,还生养了一个娃⋯⋯”

“别听他们胡说,我们李家就不出这样的人。”李婶儿打断了老头子的话。

“不就是开了个影楼吗?搞得那排场跟大老板似的,屁股底下坐几十万的车,叫什么宝马?我听别人说,开豪车的说不上来还有贷款呢,就是装门面。”

“你别瞎扯了,你也装一个宝马给我看看?让咱儿子也装一个看看。不是我贬低你们,就知道去给人家打工,还嫌弃这嫌弃那的。关火吧,别把鱼蒸囔了不好吃。”

“来给你磕头怎地了?不来磕头又怎地了”老李关了火,话音一转说道。

“诶,你别说,我还真在乎这个头,有这个头就说明我娘家有人,在你面前我就硬气!”“再说了,这日子就是见娘家人的日子,见了面我感到亲,见不到,心里面空唠唠的。”

   “什么叫娘家有人你就硬气?这话说的好像几十年我一直欺负你似的。”

“你可不一直气我来着嘛!”

“平时,时不常的掂些点星来照照他老姑,比一个头实惠,再不济来个电话问候一下,也叫人心暖和。平时跟路人一样不闻不问,过年了来磕个头有啥用?”

“人家平时忙,这不都攒到过年了吗?趸在一起问候。”

这时候,小孙子蹦跳着来到跟前,拽着奶奶的衣服说:“奶奶,我饿了,几点开饭呀!”

李婶儿拿出手机一看,11.50分。“宝贝儿,再等等,你叔叔一来咱们马上开饭。”

老李指着菜板上的豆腐,问李婶儿:“炒还是不炒?你指示。马上中午了。”

小孙子顺着爷爷的手势,从菜板上抓了两块生豆腐塞到了嘴里。

炒还是不炒?这真是令人作难。一向果断的李婶现在也犹豫开了。

“要不你给亮子打个电话。”

“不能打,打了好像咱要‘头’一样的。”

……

12.30过去了。

李婶家里家外跑了五六趟,还是没有看到侄子的身影——今天怕是不来了,李婶心中想到。

再一次从大门外面回来,李婶儿失望地对着老头子说:“估计他明天来,你们先吃吧。昨天剩下的那半只烧鸡和这条鱼,你和孙子先吃了它,其他的菜晚上咱们热着吃……”

“怎么说我们先吃,你不吃啊……”

“我不饿。”

“别生气了。老婆子,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穷到街前没人问,富到深山有远亲,再正常不过了……”

“你说这话怎么这么别扭,亮子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他会来的,会来的。”李婶自顾自地嘟囔着……

                   ——完——

 

 

 作者简介

作者,佚名  林州市河顺镇人,文学爱好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林州河顺民间文艺):【河顺民间文艺. 第154期】 待客| 佚名

(浏览 5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