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 王和岐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河顺文艺.第813期】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近期文章预告

*散文 小喇叭–李合吉

*纪实文学 三尺龙泉方寸印–王和岐

*诗歌  端午诗情–李明生、李保同、菊颜金星、春雨等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诗海撷英】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丙申祭屈原赋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 | 王和岐

公元二零一六年丙申五月,海峡两岸屈原后裔暨全国诗人代表秭归端午祭屈原。根据汤炳正先生考证结论:“屈原应当是生于公元前342年夏历正月二十六日。即楚宣王二十八年乙卯,夏历正月二十六日庚寅。”(见汤炳正著《屈赋新探(修订版)》华龄出版社)今年则是屈原诞辰2358年,特撰赋以祭。2016年丙申端午,此文由屈金星先生在武汉东湖屈子行吟阁公祭屈原会上,作为主祭文宣读发表。
 
(一)
 
岁次丙申,佳节端阳;艾粽馨香,汨罗荡荡(1)。
 
华夏子孙,酒奠沅湘;家国盛世,文脉昌昌。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二)
 
裔承炎黄,帝祖高阳(2);禹夏屈骜,屈姓肇创(3)。
 
春秋莫敖,芈月延芳;楚武子瑕,屈地食场(4)。
 
长宁秭归,屈氏祺祥;三闾灵均,日月星光(5)。
 
(三)
 
春秋战国,华夏云荒;七国争雄,秦楚齐强(6)。
 
屈平灵异,庚寅以降;才高行洁,器宇难量。
 
思游九垓,气吞八荒(7);崦嵫勿迫,鹈鴂晚唱(8)。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四)
 
怀王式微,斗筲弄强;党人汹汹,椒蘭狷猖(9)。
 
楚齐盟毁,怀王秦亡;国运悠悠,郢都数殇(10)。
 
百灵涂炭,万民罹殃;良士休休,天道洪荒(11)。
 
(五)
 
倾襄暗昧,屈原逐放;国是谁问?天柱何匡(12)?
 
枫桂凋落,沅湘激荡;伯乐既没,骐骥必妨(13)!
 
楚地悲恸,昊天涕淌;定心志广,汨罗何攘(14)?
 
(六)
 
鸾鸟凤凰,迁徙《涉江》;燕雀乌鹊,巢筑庙堂(15)。
 
江渚《远游》,《渔父》苍浪;民生禀命,吉日《九章》。
 
《离骚》《九歌》,《太一东皇》;《天问》《卜居》,《哀郢》《国殇》。
 
(七)
 
文星坠没,屈原沉江;志神永驻,《招魂》何方?
 
黄钟毁弃,火凤湘翔;精魄同住,汨罗家乡(16)!
 
傅说武丁,周文吕望;宁戚齐桓,党人不谅(17)?
 
(八)
 
辞赋文宗,诗歌解放;赋体创造,楚辞煌煌(18)。
 
美人香草,比兴雅章;宝玉明珠,琨玉瑯瑯(19)。
 
八极九霄,长江洋洋;八溟九垓,大河漭漭(20)。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九)
 
理想高寒,似梦如光(21);人生长勤,天地茫茫(22)。
 
恶恶自表,好修为常(23);民生民德,经营四荒(24)。
 
独立不迁,重华圃瑶(25);世浊独醒,改恶度良(26)。
 
(十)
 
华夏盛世,国运堂堂;民心凝聚,小康在望。
 
城狐社鼠,除疾涤殃(27);才俊贤良,凤吟龙翔。
 
上下求索,踏波劈浪;大国博弈,东风浩荡。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十一)
 
辞赋祖脉,延泽辉煌;文化自信,泰岱昆冈(28)。
 
大道无垠,大爱无疆;国步虎跃,凤翥龙骧 。
 
紫微北斗,辐辏宇廊(29);天地同寿,日月同光(30)!
 
(十二)
 
芈月女雄,屈平贤良;国盛民强,必赖栋梁。
 
巾帼女杰,华夏柱梁;经天纬地,和睦远疆。
 
大国雄风,烈烈扬扬;双百圆梦,赳赳昂昂!
 
稽颡回向,恭沐尚飨!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1)端午节,亦称“端午”、“端五”、“重午、”“端阳”、“蒲节”、“天中节”、“天长节”、“沐兰节”、“女娲节”、“娃娃节”、“诗人节”、“龙舟节”、“解粽节”、“粽包节”等。系中国民族传统节日,流行于全国大多地区。始载于《太平御览》卷三十一引晋周处《风土记》“仲夏端五。端,初也。”指五月的第一个五日。古代“五”与“午”通用。据闻一多《端午节考》:系古代持龙图腾崇拜民族的祭祖活动日。普遍认为,是为纪念楚国爱国诗人屈原。梁吴均《续齐谐记》:楚大夫屈原遭谗不用,五月五日投汩罗江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并命舟揖拯之。后来前者演变为吃粽子,后者演变为龙舟竞渡。端午这一天,人们还包粽子,佩香囊,饮雄黄酒,在门上悬挂菖蒲和艾,以“辟邪”。这种习俗一直保留到今天。唐宋以后,端午被规定为大节日。近年国家规定端午为公休日。

 

(2)“裔承炎黄,帝祖高阳”:屈原《离骚》首句:“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高阳,古帝颛顼的别号。颛顼的后裔熊绎,是周代成王的臣子,被封于楚国。传国于春秋时代的楚武王熊通,生子名瑕,受封于屈地,因以屈为氏。屈原为其后代,故屈原说自己是颛顼的后代子孙。

 

(3)“禹夏屈骜、屈姓肇创”:“夏代有屈骜,曾被夏王启讨伐。他是屈氏的姓祖。

 

(4)“春秋莫放,芈月延芳;楚武子瑕,屈地食场”:《辞海》:芈,春秋时,楚国祖先的族姓。《史记·楚世家》:“陆终生六人……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后也”。《国语·郑语》:“融(祝融)之兴者,其在芈姓乎!”屈氏以封地命姓,出于芈姓,其始祖是春秋时的楚国莫敖。春秋时,楚武王的儿子瑕,宦至莫敖,位于令尹之下,楚武王封瑕于屈地(在今湖北秭归),作为瑕的食采之邑,故史称屈瑕,或莫敖瑕。屈瑕的后代以封地命姓,遂成屈氏。

 

芈姓,屈姓之源,春秋战国时,楚国王将芈氏公主芈月嫁与秦王作妃,芈月内修外联,平定北方周边,为秦国强大,统一中国奠定了政治、经济、文化和人才基础。参见《芈月传》。

 

(5)“三闾灵均,日月星光:”屈原;名平,字原,又自云名正则,字灵均。他生活在战国后期的楚国。“三闾堂”、“汩罗堂”,都是根据屈原命名的。屈原在楚国官曾做过:“三闾大夫”。他是贵族,贵族中最盛者昭、屈、景三家,他便是三家其中之一。据王逸说:“三闾之职,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屈原序其普属率其贤良以厉国士”。他当然是当时楚国的贵族总管了。屈原有深厚“民德”思想。他《离骚》中有:“皇天无私阿兮,览民德焉错辅”;“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这体现屈原的民本民德思想。

 

(6)“春秋战国,华夏云荒……”: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诸侯争霸,形成齐、楚、燕、韩、赵、魏、秦七强,最后形成秦、楚、齐三强格局,势力最强大。

 

(7)“屈平灵异,庚寅以降……”:屈原《离骚》“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汤炳正《屈赋新探》(修订版):“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岁星恰恰出现于孟春正月的那个月、庚寅的这一天我降生了”。“摄提”是岁星的星名,“摄提格”则是岁星的纪年的名。”“摄提”指年,“孟陬”指月,“庚寅”指日。这里“摄提”指“大角摄提”。《史记·天官书》:“大角者,天王帝廷。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勾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孟陬”:正月。夏历正月为寅月。

 

屈原出生年月日的不平凡,器宇广大,思想活跃,才高行洁,立志保国,强国卫民。《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屈原“博闻强志,名於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国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堪任之。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必害其能”。太史公评屈原:“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他原定计划,是要多培植些同志出来,协力改革社会。到后来失败了……”(梁启超语)。

 

“九垓”,垓:亦作“畡”,谓兼该八极的九州地面。“九垓”亦作“九垓”,韦昭注:“九畡九州之极数也”。亦作“九阂”、“九陔”。

 

“八荒”:八方荒远之地。贾谊《过秦论·上》“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颜师古注:“八荒、八方荒忽极远之地也”。

 

《离骚》有诗句“思九州之博大兮,岂唯是其有女?”

 

(8)“崦嵫勿迫……”:屈原《离骚》有“望崦嵫之勿迫;恐鹈鴂之先鸣”诗句。近代伟大文学家鲁迅曾书此集句联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上联大意是让太阳神羲和停车,不使很快迫近落日之山;下联大意是要及时作为,莫待鹃啼花谢,青春空逝。言自己有强烈的伟大使命感,迫切的紧迫感。

 

(9)“怀王式微……”:楚怀王时,楚国逐渐走向衰微。楚王朝本来就有激烈的派别斗争,到楚怀王时代已有派别组织。据潭介甫《屈赋新编》:“考《屈赋》共有九个作品,中有两篇讲到“党人”字样,即《离骚》(9.68.76)三处和《怀沙》(8)一处,共计四处……可见这班“党人”就是椒、桂、蕙、茝和其下属的派系无疑。”在楚王朝,屈原官居左徒,靳尚官居右徒。最后靳尚从内拼合子兰、子椒乃至郑袖,在外勾结秦国张仪,终于楚怀王也成为他们的得力助手,采用阴险毒辣手段,排挤打击屈原等爱国贤良正义力量,屈原终于无法立足。

 

(10)“楚齐毁盟……”:刘向《新序·节士篇》:“屈原为楚东使于齐以结强党,秦国患之,使张仪之楚,货楚贵臣上官大夫靳尚之属,上及令尹子兰,司马子椒,内贿夫人郑袖,共潜屈原。”当时楚国政局复杂,政治上已分为两派:一派是左徒派主张连齐抗秦,屈原为首;一派是右徒派,主张合秦抗齐,以靳尚为首。靳尚阴险成性,和屈原争宠,目的只为夺权。他们外与张仪勾结,哄骗怀王,专作卖国间谍坏事;内与子椒、子蘭等伙同,把屈原培植的人才引入邪路,反过来排挤屈原,孤立屈原。楚怀王十八年的五年(怀王19——23年)屈原在朝,奸邪略息国事平稳。二十三年(公元前306年)直楚灭越,其国力已扩展到东海边,全有吴、越的旧地,形势为之一振。那时屈原已三十多岁。

 

(11)“百灵塗炭,万民罹殃……”:楚怀王又用屈原,右徒靳尚进谗言,集矢屈原,造谣诬蔑,楚国迁鄢都,屈原家室被劫掠,东向逃难。后楚怀王被靳尚、秦张仪设诡计欺骗,劫他往秦国,逼勒割地,死在秦国咸阳。后楚襄王听信令尹子蘭等谎言,将屈原放逐江南。最后楚国被秦灭亡。在秦国强大攻势下,楚国不断退却,数次迁都,最终灭国。二十四年,秦欲结外援亲楚,楚又背齐而合秦。二十六年,齐、韩魏认为楚国违背他们的纵约以合秦,共伐楚。二十八年(公元301年),秦合齐、魏、韩共兴师伐楚,楚军大败于垂沙。楚国内外交困,莊屩起义。屈原被放逐时,“适合凶荒,人民离散”;“兵败地丧,民散相失”。

 

楚国800年古国,在战国时期与秦、齐并列三强。终因国政不修,亲小人,弃贤明,逐屈原,纷党争,放弃屈原“连齐抗秦”的正确主张,采用靳尚等“合秦拒齐”的错误方针,毁坏楚齐连盟,最后在大国博弈中,不仅失去统一中国的机会,而且最终被强秦灭国。

 

历史不断重复。450年后,魏、蜀、吴三国时代,蜀、吴因联盟毁败,最终在大国博弈中被曹魏灭国,统一天下。

 

“良士休休,天道洪荒”:《诗经·唐风·蟋蟀》有“好乐无荒,良士休休”句,这里反其意用之。楚国弃良士不用,重用奸谗小人,使国家文明倒退。最终,有800年悠久历史,以炎帝火师祝融为祖,以火凤凰为图腾的楚国,终于走向被灭国的万劫不复深渊。

 

(12)“倾襄暗昧……”:楚倾襄王时,屈原多次提出正确治国主张和国家外交博弈战略,均得不到采用。倾襄王三、四年时,屈原仍拟进说湣王合力抗秦;倾襄九年,屈原济湘“南征”,到零陵,循九疑山,就重华陈词;得到“義可用,善可服”的教训;倾襄十三、四年,屈原顺湘水“北征”,转到洞庭。郑袖由宫逃出,经鄢水、转漳水、达到郢都。郑袖遇屈原,忽不免恻然隐痛。倾襄五十五年,屈原本想仍由北往齐游说抗秦大事,不料楚王已同秦、韩、魏、赵、燕五国的兵伐齐,夺取淮北。真是国事难问,国柱难匡!楚国由于错误的选择与虎狼强秦为盟,国策彻底失败,导致灭亡。

 

(13)“枫桂凋落……”:在屈原《离骚》中:“帷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枫树、丹桂香木名。丹桂是桂树的一种。这里枫、桂比喻群贤。唐戴叔伦诗《过三闾廟》:“沅湘流不尽,屈宋怨何深?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伯乐既没……”:《怀沙》是屈原的绝命诗。诗曰:“伯乐既没,骥焉程兮,民生禀命,各有错兮。定心广志,余何畏惧兮,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写罢此句,屈原怀抱大石头,跳进汩罗江中。

 

(14)“楚地悲恸……”:屈原被放逐后,先后在沅水、湘水、汩罗江一带流浪,境遇十分悲惨。这个时期,他先后写了《涉江》、《哀郢》、《怀沙》等作品。记叙诗人流浪行程,抒发对楚国保守势力强烈不满情绪,表达自己坚持崇高理想和不屈不饶的斗争精神。《哀郢》写诗人离郢东迁之所思,即“哀故都之日远,”自己虽然被放逐,仍然心系楚国。这充分反映了诗人真挚高尚的爱国情怀,主张改革政治家之胸襟。忧国忧民之国士风范,虽被谗被逐,不改热恋故土,忧国忧民之贤良之心。

 

(15)“鸾鸟凤凰,迁徙《涉江》……”:《涉江》是屈原楚辞中一篇。“燕雀乌鹊,巢筑庙堂”:是说小人、奸人、占据朝廷庙堂,掌握国政。

 

(16)“文星坠落……”:《国殇》是屈原《九歌》中的一篇。它是哀悼为国牺牲的将士的祭辞。古时,人未成年(男不满二十,女不满十五)而死,叫做殇。国殇,就是为国牺牲。《招魂》,是屈原《九歌》中的一篇。潭介甫《屈赋新篇》:“考《招魂》的名义本是后起的,古时相传,只是叫做‘復’,意谓‘升屋呼魂以復於魄’。”

 

(17)“傅说武丁……”:屈原《离骚》:“说操筑于傅岩兮,武丁用而不疑。吕望之鼓刀兮,遭周文而得举。宁戚之讴歌兮,齐桓闻以该辅……”意思是说:奴隶傅悦在傅岩发明版筑法筑墙,被殷高宗武丁发现,举任为贤相。吕望即姜尚,在朝歌鼓刀当屠夫,遇到周文王得到举用。宁戚是春秋时卫国人。传说他在齐国经商时,有一天晚上,他一边喂牛,一边敲着牛角唱着怀才不遇的歌。齐桓公听了,知道他是个贤人便用他为卿。

 

“惟此党人不谅兮,恐嫉妒而折之”。语出《离骚》。这意思说,由于内部结党营私小人嫉妒,贤人得不到任用。只有象武丁对傅说,文王识吕望,宁戚遇齐桓那样,有贤明君主,任用贤才,国家才有希望。

 

假若“党人不谅”,小人得势,傅说、吕望、宁戚等才良也不能被任用,国家栋梁必然会被摧折!

 

(18)“辞赋文宗……”:梁启超《屈原研究》载中华民国十一年十一月三日《为东南大学文哲学会讲演》中,开宗明义指出:“中国文学家的老祖宗,必推屈原。从前并不是没有文学,但没有文学的专家”。

 

郭沫若说:屈原“解放了中国的诗歌,利用民间歌谣,创造并完成了中国的一种诗体”。见《郭沫若文集》。屈原的“艺术是富于革命性的艺术”。《楚辞》的出现,无论从内容和形式上都为我国文学开创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屈原在诗歌形式上,继续和发展了《诗经》的四言形式,创造了四、五、六、七言长短不拘的形式,形成一种崭新诗体——楚辞体,中国辞赋之先河,被誉为“中国文学家的老祖宗”,中国诗歌之父。

 

(19)“美人香草……”:屈原在楚辞中,发扬《诗经》广泛运用的比、兴、赋艺术手段,充分使用“美人”、“香草”、“宝玉”、“明珠”等等比喻,都成了抽象意识的象征,全部成了有生命之物。这种比喻手法的运用,不仅对修辞学作出重大贡献,而且参与到整个作品的艺术构思之中。

 

(20)“八极九霄……”:屈原《楚辞》的浪漫主义创作方法,极大地影响了后世诗歌,文学创作。在我国文学史上,《诗经》为我们开辟了现实主义道路,而《楚辞》则是我国的浪漫主义创作之源。屈原诗歌浪漫主义有一鲜明特点,就是深深扎根于现实生活中。诗人的丰富想象,强烈感情,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对神话传说的运用,对美女香草的描绘,都是从现实生活中升华而来的。他执著于浪漫,又不脱离和逃避现实。他既真实地写出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反抗斗争,也真实地写出了整个时代的动乱和变革。屈原这种浪漫主义的爱国主义精神、忧国忧民之心志和对黑暗政治的坚决斗争,对后世产生了极大影响,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屈原的作品,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思想之深邃,艺术之高超,都是前所未有的。唐代大诗人李白歌道:“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公台榭空山丘。”屈原的人格和作品,光照千古。

 

(21)“理想高寒,似梦如光”:梁启超认为“屈原脑中,含有两种矛盾原素。一种是极高寒的理想,一种是热烈的感情”。就是说,屈原抱负远大,理想崇高,有太阳一样的梦想。

 

(22)“人生长勤,天地无疆”:梁启超认为:屈原“他在哲学上有很高的见解,但他决不肯耽乐幻想,把现实的人生丢弃。他说‘惟天地之无穷,哀人生之长勤。往者余弗及兮,来着吾不闻’”(《远游》)。他一面很达观天地的无穷,一面很悲悯人生的长勤……他曾写那境界道:“经营四荒兮,周流六漠。上到列兮,降望大壑。下峥嵘而无地兮,上寥廓而无天……”屈原对人民有坚定的、博大深沉的人本主义原爱,忧国忧民,热爱社会,关注民生,思游八极,经营四荒,是伟大的思想者。他的思维极其开放,睿智深䆳,无涯无际。

 

(23)“恶恶自表,好修为常”:梁启超认为:“屈原看不过人类社会的痛苦,所以他:“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离骚》)”。社会为什么如此痛苦呢?他认为由于人类道德堕落……所以他在青年时代便下决心和恶社会奋斗,常怕悠悠忽忽把时光耽误了。他说:“汩余若将不及兮,恶年岁之不吾与……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也。”(《离骚》)。要和恶社会奋斗,头一件是要自拔于恶社会之外。他说:“民生各有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他从发心之日起,便有绝大觉悟。他赌咒和恶社会奋斗到底,他果然能实践其言,始终未尝丝毫让步。但恶社会势力太大,他到了‘最后一粒子弹’的时候,只好洁身自杀。”

 

(24)“民生多艰,经营四方”:屈原常忧国忧民之心,哀叹民生多艰多难。他写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离骚》)。

 

“经营四荒”见(22)中解。

 

“独立不迁,重华圃瑶”:梁启超认为:屈原“他断然排斥‘迁就主义’;他认定真理正义,和流俗人不相容,受他们压迫,乃是当然的。自己最要紧是立定脚跟,寸步不移。他说:“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橘颂》)。他根据这“独立不迁”主义,来坚定自己立场,宁死不屈,决不随随波逐流。他在《离骚》中写道:“……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屈原《橘颂》中展示自己“受命不迁”、“深固难徏”、执着、坚定的民族立场。他深厚的爱国主义很强烈的民族思想、民本民德思想,是始终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重华圃瑶:”屈原《涉江》中有“驾青虯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句。青虬:黑色的龙;白螭白色的龙。螭,传说中无角的龙。重华,古帝虞舜的名。传说昆仑山上有瑶圃,盛产美玉。这两句说:“叫青虬和白龙驾着车拉着我,跟着古圣虞舜,去梦想中的天国游览瑶圃。”

 

“世浊独醒,改恶度良”:屈原在《离骚》中写道“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在《涉讧》中写道:“世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这是比喻崇高理想。“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渔父》中写道:“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屈原不断严厉批判浑浊的恶社会,保持“独立不迁”主义,清醒的思维,洁身自好,决不自甘堕落。正如《史记·自序》谓:“不流世俗,不争势利,上下所凝滞”。屈原立志改良,宁死不屈。他在《离骚》中写道:“不抚壮而异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也!”他和恶社会这场血战,真已到矢尽援绝的地步。他想改革社会,最初从政治入手,“奔走先后”,最终失败。

 

“城狐社鼠,除疾涤殃”:社:土地庙。指城墙中的狐狸,土地庙里的老鼠,比喻所有祸国殃民的坏人和害人虫。现在,国家政治清明,用铁的手腕荡涤一切污泥浊水。

 

“辞赋祖脉,延泽辉煌;文化自信,泰岱昆冈”:华夏文学之祖屈原开创的民族文化传统,不断弘扬光大,创造新的辉煌。中国人民有空前的文化自信,象岱宗泰山、昆仑山一样坚定不移。

 

“紫薇北斗,辐辏宇廊”:紫薇,指紫薇恒星官名,在北斗以北,按《天步歌》,有星15颗,分两列,以北极为中枢,成屏藩的形状。北斗,也叫“北斗七星”,指宇宙的中心。比喻中国成为世界强国和中心力量。

 

“天地同寿,日月同光”:屈原《涉江》中有“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句。这里比喻祖国强大,繁荣富强,与民族文化同象昆仑山之美玉一样,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本文站在当代世界大国博弈的高度,站在全新的角度,用全球视野,来分析认识屈原所处春秋战国时期,秦、楚、齐三强博弈的成败得失。本文对比分析同属屈氏家族的芈月和屈原,分别在秦国和楚国的不同地位,不同作用,不同命运和不同结局,从而使人们认识国家政治环境、内外政策、政治改革、政治思维、人才文化作用,对大国博弈,国家兴衰成败的作用。同时,高度评价、赞赏屈原为中华民族留下的宝贵精神文化财富,传秀文学文化传统,对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在实现“双百”目标中的文化作用。

 

第一节:起。开门见山点题,在国家正逢盛世,文化繁荣形势下,纪念屈原的重要意义。
 
第二节:考证、叙述屈氏渊源,提出芈姓是楚国之祖,屈姓之源,芈月对秦统一中国的作用,肯定文星屈原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象日月星辰一样永放光芒。
 
第三节:屈原生活在春秋战国时期,在诸侯争雄,秦、楚、齐鼎立的三强格局中,屈原才高行洁,志高行远,本应为楚国强大,统一中华作出贡献。
 
第四节:楚怀王软弱昏昧,重用小人,抛弃屈原“连齐抗秦”的正确主张,采用“合秦抗齐”错误对外国策,最终惨死咸阳,国家衰败,万民遭殃。
 
第五节:楚倾襄王听信谗言,放逐屈原,使楚国丧失栋梁,政治没落。屈原流落沅湘,处境悲惨。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第六节:屈原在流浪中,不断反思楚国的成功、失败,创作出大量楚辞,抒发表达自己对祖国的热爱,人生抱负、对民生民德的关注,对社会、历史、人生、宇宙的思考,为后人留下宝贵思维、文学哲学的文化财富。

 

第七节:评述屈原作为中国历史第一个真名姓的文学家,之所以成为文学家之祖,对创造中华诗歌独特、崭新体裁——楚辞的作用和贡献。他开创了中国文学浪漫主义先河。

 

第七节:屈原命丧汩罗江,天人同悲。为什么中华历史上最大人文悲剧会产生在楚国?为什么有800多年历史的强大楚国会失去统一中华的机会,最终被强秦灭国?根本原因是屈原这样的优秀人才被弃逐不用,是“小人”、“党人”以权谋私,置国家大局于不顾,谗陷贤良。假如傅说、吕望、宁戚等贤良遇上这样的君主与“党人”,也会遭遇屈原同样下场,对个人和国家都是莫大的悲剧。

 

第九节:纪念屈原,要学习屈原抱有崇高远大理想,热爱祖国,关注民生民德,以人民为本,始终坚持“恶恶自表,好修为常”,加强自身修养,立志推进改革。

 

第十节:歌颂伟大祖国正逢盛世,国运昌隆,民心思富,即将实现小康。党和国家内修外联,在国际上的大国地位正在日益强大。

 

第十一节:我们要弘扬屈原开创的优秀文化传统,增强民族文化自信,施行大道,重用人才,为中华民族复兴奋斗。

 

第十二节:结。国家中兴,圆梦“双百”,关键是人才,芈月和屈原的启示是一面历史镜子。以史为鉴,中国民族必定会建成现代化世界强国!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2016.5.25)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 作 者 简 介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王和岐  山西省长治市潞州区黄碾镇人,大学本科学历,高级经济师,国家煤炭行业高级职业经理人,国际科学研究院客座教授。曾任山西潞安集团副总经济师,调研室与史志委员会主任,兼史志办主任,兼任档案馆馆长,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篆刻委员会主任。中国书画家研究会会员、中国煤矿书法家协会理事,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山西省老年书画家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山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理事,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

王和岐从事书法、篆刻、文学艺术活动50余年,书法作品经常参加省市部全国展览并获奖。广州亚运会期间曾创作发表百米草书长卷《广州赋》,及百米行书长卷《中国潞安赋》。

 

-End-

【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诗海撷英】丙申祭屈原赋| 王和岐

(浏览 9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