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这段时间,抗美援朝战争长津湖战役中的冰雕连在军迷中引发热议,通常来说我们都认为有三个冰雕连,接下来我会另外写一篇文章讲一讲美军到底是对冰雕连敬礼还是补枪。本文主要讲一讲我们不知道的另一个冰雕连的故事。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我个人认为,长津湖战役中肯定是不止3个冰雕连的,因为战役到尾声的时候,在阻击阵地上那些冻饿交集的志愿军战士,已经很难区分他们是战死还是冻死。不过我说的第4个冰雕连是有记载的,来自于美军。
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长津水库之战》中提到过这个连队,他们的位置位于水门桥以北一点,已经无法知道具体是哪个连队,基本可以推测是志愿军180团(大概率)或179团(小概率)的部队。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美军陆战1师突围的先头部队陆战7团1营行进至接近水门桥时,在一些散兵坑里发现50余名已经冻僵的志愿军指战员。50多个人,对于当时志愿军第9兵团的情况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建制单位了。在12月6日的时候,第9兵团20军60师178团缩编为5个连,179团缩编为4个连,180团情况稍好,未缩编,但可以想象,人员早已不满编。缩编的178团和179团每个连人员反而会多点,180团没缩编,每个连的人员只会比178团和179团少。所以我说50多个人,已经是很大的建制单位了。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史只说美军接管了他们,把他们从散兵坑抬到了路边,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写的《朝鲜战争》也引用了这一幕,但日本人的叙述却说这些志愿军被俘了。由于这本书在国内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我要说一下,日本人在书中说美国公开史料写道:“中国兵被冻坏了,所以只是从掩壕内拉出来就当了俘虏。”所谓的公开史料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战史,原文我已经贴在前面了,上面可没说当了俘虏。在当时将近零下三十度的气温下,哪怕是现在的医疗水平,也不可能在这样严寒的野外条件下进行救治。美军陆战1师当时在逃命,也不可能把这50多个冻僵的志愿军指战员当成战俘带着逃命。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难道美军还会立即弄辆车来,车里弄得暖暖和和,对这些志愿军进行急救吗?美国大兵自己都没车坐呢。
日本人的这本《朝鲜战争》编撰水平不高,猜想和曲解的内容很多。因为考据学兴起后,有一个陋习,只要书上写了,就引为出处,根本不分辨正确与否,所以我在这里专门说一下。
我以前读到这一段时总是很好奇,想知道这些志愿军指战员最后的命运如何。美军仅仅是把他们从散兵坑里抬到路边,然后就什么都不做了吗?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直到我后来看了美国另一本书籍,我才知道美军对他们做了什么,为什么美国海军陆战队朝鲜战争战史只写了“抬到路边”?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据我所知,当时在黄草岭及以南的盘山公路这一线,志愿军在阵地上的部队几乎没有生还者,20军在《咸镜南道战役总结》中指出180团最后只剩下20人。美军称水门桥南北各个志愿军阻击阵地上遗体多达数百具。1950年12月8日那天黄草岭地区有暴风雪,美军在那天遭遇了严重的冻伤,有很多人需要截肢。美军的保暖情况要比志愿军强百倍,他们的冻伤情况都这么严重,可想而知180团那些在阻击阵地上的指战员是什么情况。我们的干部战士已经多日未吃热食,极度缺乏热量,其实很多人已经饿了好几天。
但是在12月9日,水门桥周围的高地上志愿军依然与美军进行了激战。幸存的、还能动的指战员依然在坚持战斗。
可以想象,在这些依然坚持战斗的指战员身边,他们的很多战友就像被美军发现的那50多个指战员一样,已经冻僵了。有的已经牺牲,有的一息尚存。
直到最后,所有阵地上没有一个志愿军指战员还能行动。也同样可以想象,除了已经牺牲的指战员,必然有重伤员和冻得奄奄一息的人。从狭义上讲,成建制冻死的志愿军叫“冰雕连”;但从广义上讲,12月9日在水门桥周围的阵地上,所有的志愿军都是冰雕连。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按照我们现在的定义,未经战斗就成建制冻得牺牲的志愿军连队才被称为冰雕连,这已经约定俗成了,就不要区分广义狭义了。
那么对于水门桥以北的那些一息尚存的志愿军指战员,特别是第4个冰雕连,美军到底做了什么?真的只是把他们抬到路边吗?
下面我就来讲一讲美军到底做了什么。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早在12月1日的时候,美军就已经发现水门桥被炸断。当时破坏不严重,美军的护路工兵把桥修好了。12月3日,志愿军180团再次炸断水门桥,美军第10军第73工兵营再次抢修成功。但是我们不屈不挠的战士又一次炸断了桥,这次破坏得更严重。12月6日,美军陆战1师第1工兵营营长帕特里奇中校乘坐直升机来到水门桥进行了现场勘查,回去后他向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少将建议空投M2车辙桥进行修复。12月7日,8套M2车辙桥被空投到古土里,美军接收到其中6套。
当时的美军心急如焚,得到了车辙桥后,就让运载的卡车跟着先头部队陆战7团1营前进,在水门桥周围的战斗还未彻底结束,美军已经开始修复水门桥。但美军在修桥时发现水门桥又一次遭到了破坏,志愿军这次炸了桥基,现在不仅断口达到29英尺,超过了他们运来的车辙桥,美国人还缺7英尺;而且桥基也严重损坏。因为美军陆战1师逃离水门桥被美国人视为重大事件,所有涉及这一段的书籍都详细记载了修复水门桥的过程。可几乎所有的书都直说美军运来M2车辙桥,发现长度不够后利用木材制作了木制桥板。可是如果没有牢固的桥基,别说区区木制板桥,就算钢桥也是承受不了坦克和重型卡车的。桥基是怎么修复的?美国人的书不肯讲了。直到2018年,Hampton Sides所写的《朝鲜战争最伟大的战役:陆战队在长津水库》这本书的出版。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这张照片正好可以看到车辙桥下面木结构的桥基
这个美国作家填补了我刚才指出的问题,光有足够长度的桥板是不够的,必须再搭一个牢固的桥基。水门桥旁边有小铁路,枕木可以利用,木材足够,但需要沙袋。严寒的气温下,土地都冻得像铁一般硬,根本挖不动。(只是美军懒而已,他们已经装了一些沙袋了。土确实冻得很硬,但美军工兵营有推土机有挖掘机还有足够的汽油,想装沙袋只需要费点力气罢了。)
于是美国人把目标瞄准为我们战士的遗体,把他们扔进了桥基了。美军陆战1师从水门桥逃生,桥基是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我认为不可能全部都是遗体,因为有很多重伤员,还有些冻僵的人并没有死,虽然冻得奄奄一息,全身僵硬,但肯定有很多人没死,虽然已经濒临死亡,但还是活人。美国人记载的陆战7团发现的,在散兵坑里冻僵的50多个志愿军指战员肯定被扔进去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已经被抬到路边。美军要去抬其他遗体,需要爬山,而他们已经在路边,美军不会舍近求远。同样的道理,当时周围的阵地上肯定是有未牺牲的志愿军重伤员的,你觉得美军会甄别这些志愿军指战员是不是死了,甚至还会去救治他们吗?肯定不会,他们只需要志愿军的身体去当沙袋。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对于这一幕,美国人自己都知道自己做得很过分、很残忍。美国人写道:
“把他们用作结构材料似乎是一种可怕的权宜之计,但也许并不比把他们留在原来的地方更糟糕,留在暴风雪中,冻成扭曲的形状,他们苍白的脸上带着痛苦和愤怒的表情。至少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得到一种掩埋,在桥梁下部结构内。”
“收集尸体并把他们扔到跨度的空隙里,是个艰巨的任务。这看起来很糟糕,但对当时来说只能这样。这是一个恐怖的事,对他们的灵魂造成了又一次的伤害。”
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在当时的战场条件下,急于逃命的美军把志愿军遗体扔下去当桥基,还在人类可以理解的范畴之内。短短几行字,美国作家Hampton Sides却连续用了“可怕”、“恐怖”、“糟糕”、“灵魂造成又一次伤害”来形容,其实也说明有些志愿军一息尚存,并没有死。只不过在美军眼里,已经都一样了。
这就是第4个冰雕连的故事,我们中国人没有人知道,美军掩盖真相没有说,一个美国作家在2018年终于把真相写了出来。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写水门桥,连载中写到水门桥就草草两笔。这座桥里是我们战士的遗体,被美军残忍地扔了进去,其中很可能还有当时没牺牲的,被美国人活埋了。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但我也一直在想,这些牺牲的指战员在死后依然保护了自己的战友。美军修复水门桥时,承担重体力工作的,是100多个志愿军战俘。如果桥基不是自己战友的遗体构筑,美军会毫不犹豫枪杀他们,把他们填进桥基里去。这也算是不幸中之万幸吧。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长津湖战役,美军对冰雕连做了可怕的事,连美国人都觉得太残忍了

(浏览 1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