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编者按:日前,网上传出金日光教授对于北京疫情防控的建议,看了这个建议,觉得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义。请大家看到金老这份建议之后花几秒钟时间多分享、多转发一下,因为您的每一次转发都是为了自己、为了国家早日战胜疫情,早日回归宁静的生活做贡献。

大家好!
我叫金日光,是第八、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体委委员,北京化工大学老教師,现年近90。
当年在全国政协,在钱(学森副主席)老的劝导下,我等理工专业的人员,用当代科学理论来解读《黄帝内经》及中医药学原理,钱老还叫我们解读張仲景的《伤寒论》,吴又可的《温病论》等,从中知道中国历史上有过300多次的疫情,每一次都用中医中药的方法来加以淸零,所以古人防疫抗疫的方法很值得学习,因此借这一建议书,向北京市党政领导和同胞们,说说我对北京疫情的几点看法和建议,仅供参考。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我从政府通告中看到最近北京市,特别是朝阳区的疫情较为严重,我本人也住在这个区,不能不很关注。因为此次冠毒基因RNA是人工嵌接的高阴性病毒,故须要以阳性扶阳药为主,才有可能达到<清零>的目的。所以我对当前北京“清零”有如下几点具体意见和建议:
简言之,一是要用大蒜,或“甘草干姜汤”,或红茶等,解决我们每一个人的“口腔清零”的问题。
简言之,二是用“聚宇能香包”,或艾叶解决我们每家,每单位办公室、使人在的“空间清零”的问题。
简言之,三是用三方三药时,最好首选<清肺排毒汤>等,达到北京全线清零的目的。
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教导中医们,要用当代科学解读中医药学原理,还要能说明白知其所以然。虽然我本人不是中医,但是我一直解读中医学原理,所以我的上述建议,也得让大家明白其中的知其所以然,不能不细说
一、从“医食同源”原理,看如何做到“口腔清零”?

1.建议巧用“大蒜”
最近网里正在传有一位江苏启东市第十二至十七届人民代表汤永涛先生写的文章,他建议用大蒜防疫。有不少群友问我有沒有道理?
我看了他的以上的建议,感到很值得推荐!为什么呢?这可用大蒜的生命动力源阴阳精分布参数來解读。通过北京化工大学硕博生们的計算可知:
K(阴精/阳精)
=3.847<<4.23
故大蒜是高阳性的中药材!
r1=0.223
r2=0.273
r2(阳精气)>>r1(阴精气)
故大蒜是地地道道的阳中之阳(气)的高扶阳性中药。因此对高阴性病毒而言,具有全盘杀灭的功能。在这里大蒜素起到了把上述阳气牽引至病毒表面冠状蛋白处,使阳精气顺利地通过冠毒脂肪膜,以至侵入到病毒内,直接攻破RNA的高阴性复制中心,达到杀病毒的目的。所以,大蒜是真可以作为抗毒的重药材来加以大胆用!汤永寿先生还说,少年儿童出版社《十万个为什么》植物2册P230页指出:大蒜素杀菌能力是青霉素的100倍。他从网络搜索出神奇的大蒜素:能阻断RNA病毒的合成,大蒜对人百益无害。所以他说大蒜对防控新冠、流感和市民的保健养生有很大益处。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为什么大蒜可以药用呢?这还可以从古老的中医文化中寻找答案。
唐朝时期的《黄帝内经太素》一书中写道:“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反映出“药食同源”的思想。
中国中医学自古以来就有“药食同源”(又称为“医食同源”)理论。这一理论认为:许多食物既是食物也是药物,食物和药物一样同样能够防治疾病。在古代原始社会中,人们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发现了各种食物和药物的性味和功效,认识到许多食物可以药用,许多药物也可以食用,两者之间很难严格区分。这就是“药食同源”。目前冠毒的行经很广,但是只要第一步口腔源头没有堵住,以至于第二步隔离、第三步治疗,疲于奔命,被动应战,所以第一步极为重要!
《黄帝内经》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只要把握扶阳的原则,万事万物融会贯通,都是“冠毒”的克星,都是“动态清态”丹方妙药。譬如说,像李跃华医生的苯酚穴位注射法、艾灸、香囊,等等。例子很多,不胜枚举。这些方法虽然都是灵方妙药,但是都有一定的限制条件,做不到家家具备、人人实用。汤永汤先生推荐的“大蒜治冠毒”的方法,简单、方便、实用,建议北京战“疫”全覆盖,全市推广,尽快堵住“毒源”,早日动态清零。汤先生具体说不管 新冠阳性患者、隔离接触者或广大市民,都可用生大蒜二三囊切片或捣碎,与空气接触10分钟左右,产生大蒜素,用冷开水浸泡,取部分早中晚加点温开水,这样几天下来就可以治好,常人可以达到预防的目的!
2.建议妙用“古方”炙甘草/干姜
怎么样“治未病”、防患于未然,疫苗本应具有预防功能,但目前还作不到这一点!那么怎么办呢?
《黄帝内经》中早就有答案:“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如何理解“正气存内”?扶阳!比如“甘草干姜汤”就是医圣为我们留下了具有预防功能的扶阳名方。据我所知,这是汉代大医張仲景提出的方子,他的亲戚朋友,当年因伤寒上百人丧命。为此他提岀了极为简单的方子: 
炙甘草 10g
干姜 10g
《神农本草》说,甘草能解毒,干姜能祛寒邪,于是他用这两味药来防治伤寒病,创立了千古名方“甘草干姜汤”。
2020年武汉发生新型冠毒疫情的時候,河南通许县医院就用“甘草干姜汤”作为预防方,特别是后來在不打疫苗的条件下,创造了医患全员“零感染”的奇迹。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不少朋友问我,究竟是什么原因创造的奇迹?希望我能科学解读“甘草干姜汤”的神奇之处。
我说还得从这两种药的阴阳参数才能知其所以然!
从这两味药的数据看,都是典型的高阳性药材!比如:
东北的甘草
K=3.789,远远小于4.23。这当然是典型的阳药!
r1(阴精气)=0.822
r2(阳精气)=1.198
r2远远大于r1
可见,甘草是地地道道的高阳性扶阳中药。
另一方面,大家要知道这个药的包围和排解病毒的参数Q=K(r1+r2),大约等于8。
这个数值在中药里少有,而且这个药的最大特点就是用高阳电群,包围高阴电性病毒,当然排解作用就很显著了。
同時该药的阴阳精很丰富,对缺少阴阳精的老人来说,甘草也是很好的扶阳药,所以建议像我这个年龄的老同志不仿多喝喝这种汤。甘草的品质与生产地有关系,比如湖北的甘草也不错:
K=2.091 
r1=1.061
r2=1.134
总体上,稍稍弱于东北的甘草,但完全可以通用。在具体用甘草時最好先炮制成灸甘草,这样使甘草里生命动力阴阳精更好地溶解在汤里。
再来看干姜。大家千万不要把干姜和生姜混淆,两者差別很大。干姜的参数大家都知道:
K=3.25
这当然是典型的阳性中药,但是岀来怪事了:
r1=0.218
r2=0.088 
r1(阴气)远大于r2(阳气)
可见这味药还能滋阴。所以干姜既能滋阴又能扶阳。但是干姜的最大特点是r2趋向于0,恰恰对人的肾、肝、心包,能提供很好的阳精气,还能提高性功能。与此同时,干姜的通天气能Eq=K/(r1xr2),约等于200,阳精通天气参数(1/r2→很大),故使阳精离子<炮弹>,来攻击病毒的高阴性复制保垒。因此,干姜的杀毒功能很强!这就是河南通许县为什么不打疫苗,也能预防冠毒的科学解读。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本人一直就用这两种药。但天天做汤,我嫌麻烦,为图省事,就把这两味药打成粉,用开水冲泡后喝。我也知道,如果先做成汤,两味中药的生命动力阴阳精离子,在水的作用下会形成正八面体,从而吸纳大量的宇宙中微子、光子等能量,使汤的能量倍增,预防作用更佳。因此,建议大家好好先做汤,再喝!
二、“芳香疗法”,如何才能“空间清零”?

许多阳性中药的阴阳精,可催化生成具有芳香味的有机分子,其官能团具有杀病毒,杀病菌的功能。古人聪慧地利用这一特性,作抗疫的武器。
1.建议大量用香囊杀毒
从当前全国多地疫情爆发情况来看,古人用香包直接杀灭空间病毒的方法很值得学习。比如在中国历史上有300多次的疫情,都是用中草药香包来抗疫杀毒的。 
祖先历次在遇到疫情时,都是用中草药汤汁与香囊来阻挡疫情传播的,把中草药制成香囊挂在门前,出门挂在身上,疫毒传染就得到控制。因为病毒是由空气流通被人吸入后感染的、先辈们聪敏的把藿香、艾草、雄黄、薄荷……等多味中草药加工装入香囊配戴,随着人们行走移动中草药散发的气味,飘留在空气中就有驱疫化瘟的效果,这样就有效的阻止病毒传播,还很好地净化了空气。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目前全国多地突发疫情,封城、封路,既使停工、停课,也不能停住病毒在空气中的流动,戴口罩能相对隔离灰尘及飞沫,不能绝对挡住病毒的入侵,因为口罩它必竟没有杀灭病毒功效。因此祖辈则用中草药香囊防止病毒传播防疫为上上之策。
目前病毒传播的首要方式之一就是空气里的气溶胶的流动,让人吸入空气中的病毒而被感染,而此时聚宇能中草药香包,恰恰把它能散发出来的带有大量负氧离子的中药气味,杀灭漂浮在空气中的病毒。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气体流变学者从原理上说,起码在5米之内,有可能杀死空气及其附近附着的病毒,所以看来古人用香包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王琦院士也指出,通过中药的挥发物质,可达到芳香避秽,改变病毒依附的生存环境,中药香囊的挥发性物质能够刺激血清lgA,、lgG水平,从而提高免疫力 ,避邪除障,净化周围环境。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钱老(钱学森)的劝导下,我等理工人员用当代科学语境解读《黄帝内经》,从中看到2000多年前,古人把砭石作为头等医术来治疗各种疾病。为了了解其内秘,通过当代科学检测,发现其能聚焦宇宙中微子、太阳光子等能量。于是钱老鼓励我们把古人的智慧和当代高科技材料融合创新,作成现代化的砭器。因此,北京聚宇能自然科学研究院方厉远院长科研团队,根据我提岀的原理,用天然砭石粉经过一千多度的高温烧结,成功地研制成聚宇能微型新材料砭石金字塔。正如前述,这个材料是由2000多年前《黄帝内经》里第一种长寿医术砭石作为主体,在没有放射线的情况下,可以发射3000-5000个负氧离子/立方厘米(联合国WH0标准1500个负氧离子)杀病毒功能。可以说这是国内外首创的聚宇能型金字塔和中药香囊融合的高科技产品,从而大大加强了传统防疫香囊的功能,是古老的中医药智慧与现代最高科学的融合,真正实现了中医药守正创新的成果。看来聚宇能香包是最先进、最安全、最廉价、最可靠、最科学的中医药文化的<免疫屏障>。现在我们国家主张用“动态清零”的战略方式,最终还得用中医药,才有可能杀灭这个人工造的新型冠毒。可以说聚宇能香包随身携带是实现个人空间“清零”的重要措施。
2.建议用艾叶祛邪
有些朋友说很奇怪古人遇到疫情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用艾烟,艾叶香囊(含有艾草等中药的香包)來杀毒空气里邪气。为什么?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为回答 这个问题,我到处去查艾草的生命动力源元素分析数据。有一本书叫《中药微量元素大典》,我从中找到资料后再加上日本的一些数据,请北京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硕博生们,计算艾叶的生命动力源阴阳参数,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完整的报告,把我惊呆了!为什么?请看计算结果:
K=2.432,远远小于4.23。
大家都从《当代中医药生命动力学》里看到过的几百味中药里,几乎没有见过如此高阳性的中药。比较接近的有桂枝的K=3.198,红豆蔻的K=3.121,丁香的K=3.146。在人体里胸腺算最高阳性的组织,其K=3.05,所以当年钱老说上述中药材是上天赋给人类的特供药。现在看来,艾叶是更具阳性的中药材。大家想想,古人是在不知道K值的条件下,早就知道艾草是非常阳性的中药材,不能不令人惊叹!
下面我们再看看艾草的r1和r2是什么情况:
r1=0.27
r2=0.26
可见r1/r2=1.10,而人体里肺的r1/r2=1.07,相当接近。这说明艾叶发出的气对肺有好处,同時以高阳精包围高阴性病毒,以阴阳精气破坏病毒RNA高阴性复制中心。由上可以看出古人选用艾草防毒抗毒是非常英明的,希望大家更好地学习古人的智慧!
3,建议喝红茶水以防毒
大家可能听说国内生产红茶的地方,感染冠毒的人相对的少。日本的一些学者也发现红茶水能把冠毒杀得很厉害,他们发表了文章,但说不出知其所以然,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于是国内许多喝红茶的网友们问我对红茶的看法。我给大家说十几年前的事,现在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院长黄璐琦院士资助考察大黄的生命动力源阴阳元索分布,我顺便让我的硕博生也考察国内最好的茶叶的生命动力源阴阳元素分布,当時很惊奇地发现一些茶叶的怪事。
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比如,
祁门红茶的K=4.33,相当接近4.23,故有相当阳性了,但特别注意到
r1(阴精气)=0.0332
r2(阳精气)=0.0105
也就是r1→0,r2→0,这与人类身上抗菌抗病毒的淋巴系统的r1=0.062,r2=0.052类似,而且更小,说明这个红茶也如同淋巴系统一样具有非常大的通天气能,故有抗疫的功能。看来其他红茶,如云南大叶红茶(r1=0.083,r2=0.0244)滇茶(r1=0.888,r2=0.0717)也比其他茶叶小,但祁门红茶显得最好!所以看來日本学者偶然发现还是有相当道理的。所以大家不仿多喝点红茶有助于防毒抗毒!
三,在三方三药中建议最好用<清肺排毒方>!

我在网上详细地分析过三方三药的扶阳功能,从数据上看
第一位,清肺排毒方,阳性1.32
第二位,化湿败毒方,阳性1.24
第三位,宣肺败毒方,阳性1.00
血必净注射液,阳性,1.23
金花清感颗粒,阳性,1.13
连花清瘟颗粒,阳性,0.89
由上可以看岀,虽然这些药都可以用来防毒抗毒,但是从疗效功能上看还是有所差别。其中清肺排毒方的扶阳抗击病毒的功能最好。对此武汉战疫中都有过证明,治愈力可达99.28%,这是个真正的特效药!我对这个药作过详细的分析,完全符合钱老我等人提出的963九宫九药类配制原则!这种药的最大特点是不仅治感染病,而且对各种基础病都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对感染的老弱病残者极为合适,可以挽救老者,同样的方法专门考察过北京同仁堂的<藿香正气水>也作过分析,也是高阳性中药(阳指数1.5),香港,韩国都说有良好的抗疫效果。党中央一直号召关心每一人的生命,像我这样老者也应得到关注,我们的北京不要像某些国家一样把感染而死的全说成基楚病而死,建议北京对老人感染者尽可能用清肺排毒方来治疗,以便使老者从死亡线上抢救过來!
最后在这里我再一次强调,李跃华大夫用极微量的具有艾草成分的阳性苯酚注射到穴位上,而且还可以制成“自体疫苗”,既能抗冠毒,又能治疗各种疾病,应该大力推广,这一方法已在哈萨克斯坦开诊所的常明医生,罗马尼亚的阿晨医生,意大利的马凡力 医生,德国丹青医生等, 通过几千上万人的抗疫治疗过程,完全证实了李医生的预疗方法是中西医结合的最简易的抗疫武器,很值得在北京首用!
来源: 九州风雨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金河堤):国宝级老教授郑重建议:用古人抗疫的方法,把首都北京建成全国一流的清零战略基地

(浏览 12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