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从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到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毛泽东一直关注着抗美援朝战争。与志愿军将帅直接面谈,是毛泽东了解朝鲜前线真实情况,调整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方针和激励前方将士的重要渠道。

会见彭德怀,对战略方针进行重大调整

1951年2月20日,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专程回国,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朝鲜战况,请示今后的战略方针。21日,在中南海,毛泽东见到彭德怀,幽默地说:“彭老总,我们的同志和朋友对你不乘胜追击很不理解!”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周恩来、彭德怀、毛主席三人的合照

彭德怀说:“根据我们对整个战局的分析,我们虽然打了几个胜仗,但还没有从根本上削弱敌人。李奇微这个人很狡猾,他要利用我军装备落后与作战弱点,以强大的火力杀伤我有生力量,或实施侧后登陆,他的战役企图已经十分明显了。所以我们决定,把主力撤回到三八线附近,利用有利地形,实施战术反击,然后再图进攻。”

一旁的周恩来说:“我们打过三八线,敌人诱我南下,会重演仁川登陆的故伎。彭总没有上他的圈套。彭总提出轮番作战,斯大林称赞彭总有办法。”

毛泽东说:“在撤退这个问题上,有些人有意见,可以不必介意。关于朝鲜战局的发展问题,按照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的原则办。”

主席表了这个态,彭德怀十分高兴,兴奋地说:“我回国要的就是主席这句话!”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朝鲜战场

毛泽东与彭德怀会见后,审时度势,及时调整了作战方针,从“大举歼敌”调整到“打小歼灭战”,从争取“速胜”调整到“准备持久作战”,确立了“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并指出,历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以达到歼灭任务。今后,只要求我军每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等军一个整营至两个整营,也就够了。如果这样办不到,则要求每次每军歼敌一个整营为适宜,积少成多。

三次接见邓华,笑谈“零敲牛皮糖”

邓华曾任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委,协助彭德怀参与组织指挥抗美援朝战争。后来,又接任彭德怀担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毛泽东曾先后三次在北京召见邓华,了解战况,部署任务,面授机宜。

抗美援朝战争进行七个多月,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歼敌23万余人,把战线推进并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1951年4月,美军上将李奇微接任“联合国军”总司令。他发现志愿军的攻势一般只能持续一个星期左右,这是志愿军后勤供应不足造成的。于是,李奇微发明了对付志愿军的“磁性战术”,即在志愿军七天进攻期,避其锋芒,主动撤离,但保持着与志愿军的接触,待七天之后志愿军干粮袋和弹药需要补给时,利用装甲机械化部队快速穿插、空降部队伞降和地面主力部队“齐头并进”的组合战法,对志愿军进行反扑。

为了应对“磁性战术”,在1951年6月初,第五次战役正处于收尾之时,毛泽东下决心召见一线指挥员。彭德怀委派邓华等志愿军第38、39、40、42军的主要领导赴京汇报战况。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1951年,彭德怀司令员(右3)在朝鲜成川郡桧仓与邓华(右1)、陈赓(右2)、甘泗淇(右5)、王正柱(右7)等合影

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毛泽东握着邓华的手,久久地看着他:“邓华同志,你瘦多了啊。劳师远征,辛苦辛苦!”邓华深受感动。入座后,毛泽东向邓华讲起应对“联合国军”的作战方针:“德怀和你都是湖南人,晓得‘零敲牛皮糖’是怎么回事吧?对美英军,目前应实行战术小包围,打小歼灭战的方针,敲他的牛皮糖。”他一针见血地说,“我们的战略方针是持久作战,积极防御。就是要边打边谈,打谈结合,以打促谈,争取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解决朝鲜问题。”

听了毛泽东的比喻,邓华心里有了底。志愿军采用“零敲牛皮糖”战术,使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彻底失灵,志愿军重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

接见刘西元:一直打到杜鲁门罢手为止

1951年6月,毛泽东召见首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第38、39、40、42军领导。此时第38军军长梁兴初因病住院,为此其他三个军毛泽东接见的都是军长,唯独第38军接见的是军政委刘西元。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1950年10月,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左)、副军长姜拥挥(中)和政委刘西元(右)入朝初的合影

第38军在第二次战役中,以较小的代价,取得了毙伤敌7485名,俘敌3616名(其中美军1042名)的重大战果,彭德怀在嘉奖令中呼之“万岁军”。

志愿军四个军的领导抵达北京第一天,毛泽东即电话询问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听说有一个叫刘西元的军政治委员刚从前线回来,就是打了大胜仗的那个军,我想找他来我这里谈谈。

第二天下午3时,刘西元随同萧华驱车来到中南海颐年堂毛泽东住处。刘西元回忆:“毛主席魁伟的身躯伫立在门口等候着,我格外地震惊与不安。车未停稳,我就急忙跨出车外向毛主席立正敬礼:‘主席您好!’”他们边谈边走,进了主席的会客室。“你们打了很好的仗,名气可大啦!胜利之军呀,打败了美国佬。”

毛泽东接着问刘西元:“你们在前方直接与美国佬较量,依你们看,这美国佬到底怎么样?”

“部队刚出国时,对打美军心中没有底,后来打了几仗慢慢有底了。美国人最怕近仗夜仗,最害怕我们同他们拼刺刀,甩手榴弹,抄他的屁股。二次战役,我们部队就是插到美军的后面,把敌人堵住了,配合兄弟部队打了胜仗的。”刘西元坦率地说。

毛泽东高兴地说:“这就是军事学、战略学,我们打胜仗的办法就出在这里头。美军既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他们装备好,仗着飞机大炮来欺侮我们;我们的办法就是利用敌人的弱点,发挥我们的长处,把敌人调开,分散开,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利用夜战同敌人拼刺刀,拼手榴弹,一口口地把他们吃掉!”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1951年3月,邓华(左二)与萧华(左一)等在北京合影

晚上,毛泽东设晚宴招待萧华和刘西元。饭桌上,他又仔细询问了志愿军在朝鲜的生活情况。毛泽东很有感触地对刘西元说:“战争不是我们想打不想打的事。杜鲁门把战争搞到我们头上来了嘛!你不打也得打。为了支援朝鲜,保卫我们的建设,我们硬是要把这场反侵略战争打赢,一直打到那位杜鲁门总统罢手为止。”

接见秦基伟:战争是吹不得牛的

1953年6月16日上午,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接见了上甘岭前线指挥员、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美军发起对上甘岭的进攻。11月26日,志愿军第15军司令部发布上甘岭战役战绩公报:“在43天的战斗中,我打退敌排以上进攻900余次,与敌进行大规模争夺战29次,以11529人的伤亡代价,毙伤俘敌25498人,击落击伤敌机300架,击毁敌坦克40辆,大口径炮61门,使敌所谓‘一年来最大的攻势’,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消息传到北京,全国人民沸腾了。12月16日,毛泽东发表论朝鲜战争局势及其特点的讲话,高度评价上甘岭战役。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1952年10月,秦基伟在朝鲜战场听取第45师135团英雄八连指导员王士根关于坚守上甘岭的汇报

在菊香书屋,毛泽东与秦基伟握手后,请他坐在自己的身旁。“你们在上甘岭打得不错呀!美国佬好对付吗?你在朝鲜待了三年,有什么经验教训呀?”

“刚入朝时,对它的活动规律摸不着,有点生疏,后来交了几次手,就感到美国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并不可怕。美国佬有三个长处:一是机动快,二有制空权,三是后勤及时充足。但他也有三条缺点:一怕夜战,二怕近战,三怕死。”

毛泽东笑着说:“张牙舞爪到处要吃人的大老虎也被志愿军战胜了,可见确实是一个纸老虎。”

秦基伟说:“我们开始没想到,敌人会在上甘岭投入这么大的兵力。范佛里特开始计划使用两个营的兵力,用五天时间伤亡200人就可以拿下上甘岭。”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上甘岭战役中的志愿军战士

毛泽东说:“牛好吹,戏难唱呦!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时,不是吹要在圣诞节前饮马鸭绿江,让美国士兵回国吗?南朝鲜李承晚他们也说:‘战争一旦爆发,便立即占领平壤,在短时间内统一北方全境。’战争是吹不得牛的。历史并没有按照他们的逻辑发展嘛!”毛泽东意犹未尽,接着说,“现在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能打得赢已解决了,能守得住也解决了。历史上没有攻不破的防线,上甘岭防线没有被攻破,这还是奇迹。”

接见曾泽生:你们打得不错

1951年3月15日,曾泽生带领志愿军第50军回国休整。不久,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他。1955年第50军从朝鲜回国,毛泽东又单独接见曾泽生一次。

曾泽生是志愿军第50军军长、国民党军起义将领。第50军的前身是起义的国民党军第60军。1950年10月25日,第50军首批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进行大小战斗95次,毙伤敌军14052人。在第三次战役中,全歼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这是“联合国军”的“王牌”坦克部队,也是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消灭的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坦克部队。特别是在第四次战役中,第50军在汉江50昼夜阻击战中,美军装甲集团几次打到师、团一级指挥部所在地,志愿军整个防御体系始终稳如泰山。

由于志愿军第50军特殊的背景、贡献,毛泽东给予了曾泽生特殊的礼遇。

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曾泽生与毛泽东

1951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率部回国休整的曾泽生。毛主席和他谈话内容广泛,国际国内古今中外。当毛主席把话题转到朝鲜战场时,详细询问了汉江南北五十昼夜战斗情况,曾泽生一一向主席作了汇报,但事后他又感叹地对朋友说:“前沿阵地我很清楚,纵深一些地名不好记,一些分队驻地我忽略了,所以回答得不详细,我当时感到愧疚。毛主席日理万机,不仅掌握着大兵团作战,而且对小分队也了如指掌。”这次会见,曾泽生最难忘毛泽东鼓励50军的一句话:“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还是蛮漂亮嘛!”

在毛泽东的鼓励下,1951年7月,曾泽生二赴朝鲜。1955年4月12日,志愿军第50军奉命回国。5月的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再次接见了曾泽生,说:“你们打得不错啊!”

摘自《党史博览》2020年第10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老兵读史):毛泽东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

(浏览 9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