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1947年6月30日,刘邓首长一声令下,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12万余人开始强渡黄河,我军冒着枪林弹雨,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用一天两夜一举突破号称能抵40万大军的黄河天险,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由此揭开……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刘伯承和邓小平

敌进我进、以攻对攻、两翼钳制、中央突破

1946年6月,国民党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公然撕毁和平协议,调集30万兵力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挑起了全面内战。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不到一年,其对解放区的全面攻势屡遭挫败难以为继,于是调整战略,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从1947年3月起,集中兵力瞄准陕北和山东两个解放区展开所谓“双矛攻势”,以图一举摧毁共产党在关内的三个重要根据地,即政治根据地延安、军事根据地沂蒙山区及交通供应根据地胶东,然后再转移兵力用于华北和东北。按照蒋介石的“剿匪新认识”,他就是要铲除共产党政权与军队的根基,使之变成“流寇”而加以剿灭;纵使达不到彻底消灭之目的,将战争钉在解放区反复扭打争夺,也会严重消耗解放区的人财物力,破坏共产党军政生存的经济基础。

而早在1946年6月内战爆发伊始,毛泽东就有了外线出击向南作战的战略构想,但在解放战争初期明显敌强我弱的态势下,这一计划难以迅速实施。

1946年10月末到1947年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多次致电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滕代远等晋冀鲁豫军区和野战军负责人,依据战局的变化情况反复询问、磋商“向南发展”“向中原出击”的可能和时机,可见在中共中央、毛泽东的战略图板上,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统区,始终是萦绕于心举足轻重的一步大棋。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之前,刘伯承司令员在干部大会上作动员讲话。

1947年春,国民党军集中兵力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两解放区,两解放区一时面临严重局面。为了反击敌人,更鉴于敌我双方战略机动力量的对比变化,毛泽东适时下出了敌进我进、以攻对攻、两翼钳制、中央突破这步妙棋。

“把战争引向更远的敌后”

国民党两大重兵集团进攻陕北和山东解放区的所谓“双矛攻势”,因其中原一带守备薄弱、机动兵力不足,呈两头粗中间细的“哑铃型”阵势,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决定以刘邓大军主力向敌人脆弱的哑铃“握把”——中原地区出击,“把战争引向更远的敌后”。渡黄河南进的突破口选在了鲁西南地区,时间则定在1947年6月底。

早在1938年6月,为阻日军西进,蒋介石下令扒开河南花园口大堤,致黄河改道,形成大片黄泛区。1947年3月,蒋介石再度使出“以水代兵”的故伎,违反国共曾达成的黄河归故协议,强行提前堵死花园口黄河决口,将黄河水引入故道,构成号称可抵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集结在黄河滩上的刘、邓大军

根据中央军委一系列指示,晋冀鲁豫军区和野战军作了积极而细致的准备。刘伯承、邓小平指示建立黄河河防指挥部,有条不紊地完成造船、护堤、配备船工等任务。经过整补,刘邓大军南进主力总兵力达12万余人,兵强马壮,士气高涨,枕戈待发。刘邓大军发起鲁西南战役,从目的说是要为挺进中原打开门户和通道,而从具体部署和实施看,如何渡过黄河天险击破河防之敌,如何攻歼可快速收缩据城固守之敌,如何对付各路机动来援之敌,是关系到战局进展乃至成败的三大关键。

在作了周密的战前准备和动员之后,6月26日,刘伯承、邓小平下达了鲁西南战役作战命令,一场具有极重要战略意义的大战已经箭在弦上!

12万将士向敌“黄河防线”发起突击

1947年6月30日夜,在从阳谷县张秋镇到鄄城县临濮集150公里长的八个地段上,刘邓大军12万将士向敌“黄河防线”发起突击。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刘邓大军渡河

黄河南岸,兵力不敷使用的国民党守军沿大堤每50米修筑一个暗堡、每15米一个单人掩体,借助宽阔的河床和汹涌的河水形成屏障。我军开始渡河时,前锋部队本欲趁夜幕掩护悄悄接近对岸,但船只下水不久即被敌哨发现,枪声骤起,照明弹划破夜空,早有准备的我炮兵立即开火,各种船只满载着战士向对岸强渡,最快的仅仅5分钟便驶过数百米宽的河面抵近对岸。战士们不等船停稳就纷纷跳下,涉水向河滩、大堤冲锋,先期已在南岸活动的独立旅也从敌人侧后出击,接应主力渡河。在我军突然而猛烈的打击下,敌河防部队或被歼或逃窜,号称可抵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顷刻间崩溃。当晚,刘邓大军4个纵队(一纵、二纵、三纵、六纵)的13个旅中,即有6个旅顺利渡河并迅速展开,其余主力部队也于次日晚上渡完。7月4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野战军指挥部从孙口-蔡楼渡口从容渡过黄河。

南京国民党军智囊团和美军顾问团接到战报几乎同时惊呼:“东方的‘马其诺防线’失守了,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刘邓大军强渡黄河战役纪念馆

攻郓城、克定陶

遭遇当头棒喝的国民党军的“收缩反应”十分迅速,解放军炮声响起仅几个小时,7月1日拂晓前,驻扎肖皮口、皇姑庵的整编五十五师第七十四旅、第二十九旅,便一溜烟退至师部驻地郓城,驻鄄城的第一八一旅和整编六十八师主力则猬集菏泽。我军过河的一纵随即调整部署,急行军直插郓城,于2日抵达城关附近,将有“防守将军”之称的整编五十五师师长曹福霖所部两个旅和地方保安团、还乡团武装共约1.5万人紧紧围住,发起夺取城关、扫清外围的战斗。为保城池不失,曹福霖严令各部据关死守,并派出督战队,败退者格杀勿论。即使城墙上有督战队的枪口,也难阻外围守军的溃退。至4日晚,四关守敌被全部肃清,我军一纵各部开始挖掘网状交通壕向城墙迫近,为攻城作准备。

郓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它扼据黄河与大运河交叉的三角地带,位处要冲又饱经战事,城池建造得十分坚固。守敌依托高7米、宽3米的砖质城墙和坚固四门,修筑大量工事,构成多层次防御体系,意图固守待援。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坐落于郓城的鲁西南战役指挥部旧址

河防崩溃,郓城被围,国民党“哑铃阵势”的“握把”有被斩断之虞,蒋介石急忙从豫北、豫皖苏抽调三个整编师和一个旅,命第二兵团司令王敬久指挥,分两路北援。根据敌情变化,刘伯承、邓小平命令全军兵分四路,一纵打郓城,二纵取曹县,六纵南攻定陶,三纵进至定陶以东冉堌集、汶上集一带,监视并待机打击东路援敌。

7月7日,经过连续三昼夜的土工作业,一纵的网状交通壕、攻击壕已掘到距郓城城墙百米之内,数十门山炮、野炮、榴弹炮进入掩体,全部在500—1000米距离内准备抵近射击。当晚总攻开始,主攻西门的一旅以猛烈炮火和连续爆破,将一段城墙炸塌成马鞍形的大斜坡,一团以迅猛动作冲上突破口,一部分兵力对付疯狂反扑的敌人,主力不顾一切向城内纵深猛插,一营直捣位于城中心十字街的敌五十五师师部,二旅、二十旅也分别从北门、南门攻入城内。我军这种“猛虎掏心”内外夹击的打法,使敌指挥系统陷于混乱,城内守敌则被我军分割成多处孤立的小块加以围歼。敌军守不住、打不赢、突不出、逃不掉,躲在地下掩蔽部的曹福霖眼见大势已去,换便装与两个旅长率百余亲信从地道窜出东门外,趁夜逃往嘉祥。

7月8日拂晓5时,刘邓大军渡河后第一仗——郓城攻坚战胜利结束,全歼敌五十五师师部及两个旅1.1万余人,俘敌8300余人;一纵伤亡1928人。刘伯承、邓小平向全军通令嘉奖一纵,称赞其“创造了一个兵团单独攻坚和歼敌两个旅的先例,争取了大反攻中第一个光荣和重大的胜利”。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定陶战役后,大批俘虏被押下战场。

定陶是鲁西南地区敌我争夺的又一重要立足点,是我大军过陇海路南下必须扫清的障碍。7月10日夜,六纵总攻定陶的炮声打响,十六旅、十八旅分别从东门、北门破城而入,十七旅在城西、城南兜歼逃敌。攻城部队入城后勇猛穿插,割裂包围大块守敌,激烈的巷战持续了几个小时,11日凌晨,敌人顽抗的最后堡垒天主教堂被攻克,敌一五三旅被毙伤200余人,3130人做了俘虏,全军覆没。

粉碎了蒋介石的“黄河战略”

鲁西南战役自1947年6月30日至7月28日,历时28天,刘邓率领12万大军强渡黄河后,在郓城、定陶、曹县、巨野、金乡一带灵活转战,共歼灭国民党4个整编师师部及9个半旅约5.6万人,粉碎了蒋介石的“黄河战略”,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战略部署,揭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

1947年8月7日,刘邓大军经过10天的短暂休整,从鲁西南出发,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波澜壮阔的全国解放战争从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刘邓大军渡黄纪念地

本文系祖国网据历史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THE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国军和美军顾问团同时惊呼:“足抵40万大军的中央战线被攻破了”

(浏览 1,04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